129.很容易被满足。/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到景江的时候,苏倾年他不在家里,我想可能去天成集团了。

但是到晚上他回来的时候,依旧是满身酒味,甚至有一些香水味。

他喝的一塌糊涂,连指纹锁也不知道怎么输,还是敲门后我去开的。

打开门苏倾年直接瘫在我身上,将身子的重量压向我,我脚步晃了晃,然后伸手吃力的扶住他。

苏倾年身上的酒味很浓,在我的印象里他喝酒一直很有节制。

我想前几天他应该也是喝醉了,只是孩子在家,所以他没有回来。

我搀住他的身子,将他移动到卧室里去,他嘴里也一直在念叨什么,我听了好几遍才听清他喊着:“小希。”

这是苏倾年以前喊我的名字。

但是再次相逢后他要么喊的是苏太太,要么直接就是顾希。

而这样缠绵情深的喊我小希,这是自从我和赵郅离婚后,和他相遇后,第一次,第一次被他这样唤着。

我心里有些软软的,将苏倾年放在床上,替他脱了鞋子,正想帮他将外面的大衣脱掉,他直接伸出手臂抱着我压向他的胸膛,紧紧的。

我的脸趴在他胸膛上,我抬了抬脑袋,他又给我按回去,声音喃喃道:“小希,别闹,小哥哥要睡觉。”

小哥哥……

当初年龄小,我天天跟着他屁股后面唤小哥哥,叫个不停。

而且那时候我喜欢闹腾,每次他睡觉之后,我都有本事把他吵醒。

只是吵醒过后,他肯定会惩罚我,将我压在身下做爱做到我求饶。

如果我不肯求饶,他不会放过我,苏倾年会一直等到我示弱。

想起以前,想起和他以前生活的场景,心里的感触特别深刻。

我用了点力拉开他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替他脱了身上的衣服以后,我去浴室端了一盆温水出来。

不想让他难受,我用白色毛巾替他擦了擦身子,苏倾年应该有经常健身,因为他身体纹路特别的深。

我手指在上面滑过,越摸越舍不得离开,最后暗骂自己没出息。

我连忙稳住心神替他擦拭一遍身体,然后给他将被子盖上。

我盘腿坐在床上,苏倾年这样喝醉后安安静静的模样很难得。

我裂开嘴角笑了笑,然后软下身子将自己塞在他怀里去,伸手搂住他的腰。

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苏倾年还在睡觉,窗外的白光落了进来,我起身将窗帘拉上,然后去了厨房。

喝醉酒对胃也不好,醒来脑袋应该也有一些晕沉沉的,我熬了一点五谷粥,用小火温着,等苏倾年醒来。

我将昨天的衣服扔洗衣机里洗了,一个小时后取出来挂在阳台上。

苏倾年还没有醒,应该是昨晚喝的太多,身子很疲惫,不愿睁眼。

我过去趴在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睛,睫毛真的很长也很浓密。

我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正起身打算出去的时候,手臂被人攥住,我猛的回头,身子已经落在他的身上。

我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问道:“昨晚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陪客户。”

陪客户也不应该喝这么多啊。

我哦了一声,昨晚在他身上闻见了香水味,不过苏倾年这样的男人,我对他有百分之百的信任。

我只是好奇什么客户需要他陪,甚至喝的不省人事。

我问:“昨晚谁送你回来的?”

苏倾年听我这样问,他挑着眉,声音低低的问我道:“怎么,不放心?”

他一副嘚瑟的样子,我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说:“对啊,你喝这么多酒不可能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吧?”

苏倾年手掌在我腰上摩擦道:“是助理送我回来的,苏太太担心我?”

看他眸子越来越深,我连忙从他身上支起身子,说:“快起来喝点粥。”

不出所料身子又被他拉了回去。

“别闹。”

“苏太太,吻我。”

苏倾年这是要起床吻吗?

我立马皱着眉头嫌弃的说:“酒味重。”

“呵,你嫌弃我?”

苏倾年立马松开我起身,看也没有看我自个就进了浴室洗澡。

我等了十五分钟,然后去厨房端了一碗五谷粥出来,又温了一杯热牛奶,还将冰箱里的凉菜端出来。

刚放好没两分钟,苏倾年就从里面打开门出来了。

他穿了一件白色的宽松毛衣,还有一条休闲的长裤。

这样显的他整个人长手长脚又特别温和,像邻居家的大哥哥一样。

他过来坐下喝了半碗粥,才抬头出声问我道:“今天什么时候去医院?”

这几天我都要去医院的,我低头看了眼时间,不过十点过。

“我等会去超市买点排骨回来,我想给爸炖点骨头汤送过去。”

苏倾年点头,放下筷子道:“天成这边没什么事了,今天我陪你。”

“你在天成忙什么?”

我有些好奇,苏倾年闻言对我眨眨眼,幼稚说:“这是个秘密。”

“哦,好吧,秘密。”

我让苏倾年吃了饭洗碗,然后自己穿上衣服出了门,开车去了超市。

我选了当天的新鲜排骨,又想起苏倾年会做西餐,我又取出手机查了查做西餐需要的材料。

回到景江的时候,苏倾年正在客厅看一些文件,他看见我回来,放下手中的东西过来我身边,问:“买了一些什么东西,花这么长时间?”

我从刚刚离开这里到现在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的确挺长的。

我笑了笑,指了指手上的塑料袋说:“买了牛排,你要给我做西餐。”

“哦,想要我给你做?”

我挑眉反问他道:“你不想吗?”

“那你喊一声老公。”

苏倾年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起来我和他领证快一年,但从来也没有这样称呼过他,毕竟太肉麻。

我斜他一眼,自己走进厨房,苏倾年也跟进来,语气略为不满道:“喊一声又不会丢一块肉,而且还有好处,这么划算的买卖你确定不做?”

我从口袋里拿出排骨洗净,没有搭理他,苏倾年不甘寂寞的过来将我搂在怀里,哄骗着说:“苏太太就一声,喊了我立马给你做牛排,还有这排骨汤我也给你炖,你就安安心心的出去看电视玩电脑,这个交易怎么样?”

这交易太划算,我立马识趣乖巧的喊了一声:“苏倾年老公。”

“不是这样的。”

他这个骗子,想要我喊两声。

“老公。”

唇瓣突然被吻住,苏倾年将我身子抬起来放在平时切菜的台上,他身子压过来,手掌固定住我的后颈,将自己的舌头伸进我的唇里扫荡。

我突然明白,我的那声老公,让苏倾年心底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他一只手掌开始从衣摆下来伸进来,在我身上到处拔撩,我有些受不住轻轻的仰头呻吟了一声。

苏倾年听见更加的亢奋,将我猛的收进自己怀里,下意识的我双腿立马缠上他的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我知道他很想要,而我和他已经一年多都没有真正的亲密过了。

苏倾年吻着我半晌才松开,他的眸子红红的,很深沉,也很隐忍。

他将我放下来,哑着声音说:“苏太太,自己一个人去客厅玩。”

我昨天才给他说我姨妈还在,他可能想到这问题,所以才松开我的。

看着苏倾年这幅欲求不满的模样,我轻声的笑了笑跑去客厅。

我从客厅里望到厨房去,苏倾年背对着我正在忙碌。

一声老公就能让他服软,苏倾年这个男人也太容易被满足了。

今天周一是苏锦云考试的日子,我本来想打电话问一问他状况如何。

但是想起现在是中午,他有睡午眠的习惯,所以我也就放弃这个想法了。

我不想打扰他的休息。

我无聊,索性翻开苏倾年刚刚放在客桌上的文件,是天成集团的。

是一些大合同,想来苏倾年目前的重心是放在了天成集团这边。

按照苏倾年的话说,颐元公司虽然他是总裁,但是有很多老一辈的股东都是听他父亲吩咐的。

再加上这些年他和孩子一直在美国生活,所以他对颐元公司的事一直都是漠不关心,交给自己母亲的。

苏倾年现在要做的就是拿回他作为总裁该拥有的东西。

还有他也说过:“现在这社会不适合那些跟不上新思维的人了,换成一批新的股东也好。”

新的股东……指的是他自己。

这个只是我的猜测。

而且购买股份需要大量的资金,也需要那些人同意,不知道苏倾年这人会想什么办法,但我相信他能做到。

而且我目前不知道他具体想做什么,等回北京的时候再说吧。

阮景也说,他们那边在行动了。

我放下这份合同,将电脑打开放了一部电影,觉得无聊索性又关了。

厨房里渐渐的有香味飘过来,我登上邮箱账号的时候忍不住的望过去。

苏倾年炖汤的时候系上了围裙,我视力极好,从镂空的窗户望过去,后面的绳索被他打成了死结。

苏倾年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比如现在做饭的样子。

我低头轻声的笑了笑,用鼠标打开邮箱,有一封未读邮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