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她的爱,执念入骨。/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天回北京,今晚苏倾年很早的蹭到房间来,看见我在收拾行李。

他眸子眯了眯,好奇的问:“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过去?”

我不过在这住了几天,的确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带过去。

但是这里的很多衣服都是苏倾年一年前亲自给我买的,我想带过去。

我摇摇头,说:“没什么重要的,但是这些衣服不穿太可惜了,再说还有一些新衣服都还没有穿过。”

“顾希,即使你不是苏太太,好歹你也是顾总,别总表现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放这以后回来穿。”

节约是美德,他懂什么?!

他说的也是,不过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装进行李箱打包起来。

而且苏锦云送我的相册那么的宝贵,我小心翼翼的用衣服裹了几层,然后放在行李箱中间。

我刚把行李收拾好,就被苏倾年打横扔在床上,他微微垂头语气有些低哑的看着说:“苏太太,你骗我。”

看他这样子,显然已经发现我的经期已经过去了,毕竟这么多天了。

不过这……很重要吗?

而且不知道他怎么发现的。

我下意识的解释说:“昨晚刚过的,别闹,明天早上要赶飞机。”

我说了这话,苏倾年果然不闹,自己脱了外面的淡色毛衣蹭上来,将我抱在怀里,语气低低的道:“睡吧。”

我周围都是他的气息,淡淡的,闻着的感觉很好。

我将自己脑袋往他胸膛里使劲的蹭了蹭,随即安心的闭上眼。

这一夜睡的很安心,第二天清晨起来的时候,苏倾年已经不在卧室。

我起来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坐车过去也要半小时。

我连忙起身洗漱,出去的时候,苏倾年在阳台上吸烟,修长的两根手指轻轻的夹着烟。

他的视线落在远方的。

苏倾年背对着我看着外面清晨的景色,积雪堆积,行人匆匆忙忙。

我过去从身后抱住他的腰,将脑袋放在他背上,轻声的问:“苏先生,我们要走了吗?”

苏倾年将烟掐灭,伸手按住我放在他腰上的手,轻轻的用自己的指腹摩擦了一会,痒痒的。

随后他转过身,微微垂头落了一个吻在我额头上,嗓音冷艳道:“要回去,我还等着苏太太回去疼我。”

我疼他?我立马想起了昨晚他戳破我,但是也没有要我的事。

不过他让我回去疼他,这话说的要多让人心荡漾就让人心多荡漾。

他说话总能将你诱惑住。

苏倾年恐怕就是故意的,故意这样说,毕竟他太了解我这么个人。

我和苏倾年是互相了解的,即使我再狼狈,再经受不住诱惑,或者在他面前再丢脸,即使晚上睡觉不规矩,即使说梦话甚至偶尔磨牙之类的。

他都不会嫌弃我。

甚至习以为常。

我和苏倾年的爱情,在七年前就是这样的状态,平凡也平淡。

与大多数人的爱情一样。

苏倾年拖着我的行李箱出门,然后将景江的门关上。

我明白再一次回来可能要很久。

与苏倾年坐了出租车去了机场,等了几分钟就开始过安检。

但是正要过安检的时候,苏倾年被人喊住,他偏过头去看见是谁后,随后将行李交到我手上,低头轻声对我叮嘱说:“你先过去,我两分钟后就过来。”

我偏头看了眼喊住他的那个男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他的身边还跟着好几个黑衣保镖,阵势很足,他神情也很严肃。

我拉着行李箱,说:“你早点过来,等会飞机就要起飞了。”

苏倾年嗯了一声就转身离开。

我进了机场里面,坐上飞机不过五分钟,苏倾年迈着长腿就进来了。

他今天穿着一身西装,天蓝色的衬衫,和平常的穿衣有些不一样。

我想他等会下飞机肯定有什么事,这个预感果然是没错的。

因为下飞机后,他直接对我叮嘱道:“我要去公司,你先打车回去。”

他补充一句道:“地址我发在你了手机上,你等会过去。”

苏倾年送我离开,然后才自己转身进了另一辆早已经等候着的车。

苏倾年最近神神秘秘的,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过应该和颐元有关。

我听话的回到苏倾年给我的地址,是上次我来北京住的那个别墅。

难道苏倾年他这一年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的吗?

我将行李放到二楼卧室里去,然后又打车去了顾家。

阮景在我下飞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回来了,还给我派了两个人过来。

我将我的一些东西,还有给苏锦云买的一些衣服装了几个行李箱。

等把行李装上车的时候,我让他们两个人别跟着我,去公司找点事做。

回到别墅我将衣服都取了出来,也将自己的一些文件放在了书房里。

书桌上有苏倾年写的一些字,我好奇的伸手拿起纸张瞅了瞅。

很平常的一些句子。

是苏锦云小学课本上的,没想到苏倾年练字会练这些。

但说起来苏倾年的字好看的爆。

我笑了笑,这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我看着这号码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季洛给我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是关于宋之琛的事。

说起来,我两天没有联系他了。

我接起来,冷漠问:“什么事?”

“顾希,我知道你今天回北京,能出来和我见个面吗?”

她对我的行踪掌控的真准确。

我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因为有些话我需要当面问季洛。

在赴约之前,我打开电脑给宋之琛发了一条邮件。

我问他道:“这两天在做什么?”

很普通的一句话,但是我就是想要得到他的回应,不然我会担心。

他没有用手机,这是我唯一能联系上他的途径。

这次是季洛先在咖啡厅等我,她远远的看见我来,对我温和的笑了笑,很清雅脱俗的样子。

我过去坐在她对面要了一杯美国绿山咖啡,与季洛喝的一样。

是的,宋之琛爱喝,是以前我给他推荐过,而季洛爱喝是因为她喜欢的男人喝这个。

而苏倾年是因为我喜欢而喜欢。

服务员刚离开,季洛就着急的问我道:“之琛是回美国了是吗?”

我一愣点头,目光看着季洛,她精致的脸有着明显的憔悴和难过。

我说:“他前几天刚回去的。”

季洛突然着急的对我说:“顾希,我找不到他了,我现在只能求助你,你能将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一直高高在上的季洛,仅仅因为要宋之琛的联系方式,也开始求我这个让她一开始就讨厌的人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给她,宋之琛没有给,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摇头,说:“不能给你的。”

她颤抖着声音问:“为什么?顾希,以前是我不对,但是我都是为了之琛着想,你现在有了苏倾年不要之琛,可以!但是……你不要的人是别人珍之重之的,是别人求而不得的……你为什么不肯帮我?”

季洛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有些难过,更有些颓废,目光里都是浓浓的悲伤。

季洛爱宋之琛,是到了骨子里的。

不然她不会对我这么低声下气的。

但是我该怎么办呢?!

这时候咖啡端了上来,我握在手心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好半晌,季洛才调整情绪的问我道:“顾希,以前我们的关系很好。”

我知道,但是自从她发现宋之琛喜欢我过后,就开始远离我。

“顾希,就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你也不愿意告诉我吗?”

她期待的目光看向我,我低头喝了一口咖啡,犹豫道:“之琛没给你,我不太好给你。”

“我明天就要去美国,但我想在离开前见你一面。”

她又想追到美国去。

而且她的意思表明,我给不给她,她都会追着她想要的去。

她真的义无反顾,奋不顾身。

我好奇问:“为什么要见我?”

季洛默了默,伸手顺了顺自己的长发,许久才说:“顾希,我在想我为什么就输给了你,可是输就输,为什么偏偏要输掉我的之琛,在这个世界上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包括季家,包括你,因为我在乎的人只有之琛,哪怕是去死,我都愿意。”

她爱宋之琛,已经执念入骨。

季洛说:“我爱之琛的时候,我还是个丫头,但他已经是翩翩少年,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是六年级。

那时候他和苏倾年在一个班,我那时候很小很小,但是我就认定那个少年就是我一辈子要信仰的人。我每次借着去找苏倾年的借口去看他,只是没想到后来他转学去了美国。那段时间我很伤心,但老天对我是很好的,因为在大学的时候,我又遇见了他。”

这个事,宋之琛对我说过。

“大学啊,都是一个很美好的年龄,单纯美好不说,而且还特别的自信,我一直都以为他会喜欢我的。因为我的条件一直都不差,只是没想到他去了你那座城市读研回来后就变了。变的开始精神恍惚了。”

我一时失语,季洛讲她和宋之琛的事,我不知道怎么接话。

季洛又对我说:“他这个精神上的问题,其实是家族遗传,你看他那么聪明其实就是一个疯子,被宋家极力的隐瞒着,只是因为你和苏倾年在一起后,他的病又被你诱导了出来。”

我错愕,我知道宋之琛的病,但是一直没想过是家族遗传。

季洛声音低低的说:“顾希,那时候我就恨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