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请我喝茶?!/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宋之琛的离开。

季洛第一次这样对我坦诚,第一次说出了对我的恨意。

即便我觉得自己还是挺无辜的。

因为在我眼里季洛就是一个彻彻底底和我感情打不到边的人。

但就是因为她的参与,我和苏倾年之间错过了六年。

季洛心中的宋之琛,永远都停在了年少的模样。

她追的那个男孩子永远都是她的翩翩少年郎。

而且因为她的话我也突然明白,为什么当初宋之琛面对我冲动告白的时候会犹豫,会说考虑两个月。

因为他的病是家族遗传,他小心翼翼又特别敏感。

也一直用冷漠包裹自己。

其实宋之琛这个男人他活的一直都不容易。

我心底很心疼他。

这一刻坐在我对面的季洛也变的有些悲情,也有些无奈和可怜。

季洛爱人爱的太苦太深。

这与萧炎焱不一样,萧炎焱的爱是理智的,也是积极的。

萧炎焱甚至比季洛更痴情,默默的爱了苏倾年二十多年的时间。

季洛说了这么多,我微微的垂着头想了想,抬头看着她说:“既然喜欢之琛,当初就不应该想着来算计我,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好好的待在他身边,陪着他,他心中不可能没有感觉,只是季洛你现在好像……”

好像没有了资格。

季洛她现在好像已经消耗完宋之琛的耐心,再也联系不上他。

而我好像也越来越……

其实说到底我也是没有什么资格的,我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季洛听我这样说,她脸色略有些苍白,手心紧紧的握着咖啡杯,语气略悲伤道:“顾希,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吧,明天我就去美国,只要找不到之琛,我就不会回来。”

季洛顿了顿又道:“你给不给我他的联系方式都不重要了,一年不行就两年,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她太痴情太执着。

我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但季洛离开之前对我好心的说:“顾希,苏倾年的父亲,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想要进苏家的门,不容易。”

我从来没有说想进苏家那个门,甚至得到他们的承认。

我和孩子要住在他父亲的家,很显然他父亲没有住在苏家。

而我要离开的时候,咖啡厅突然进来了两个穿着黑衣的人。

穿着黑衣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向着我这个方向走来。

我愣了愣,等他们站在我面前,我镇定问:“你们是谁?有什么事?”

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顾总,我家老爷想邀请你过去喝杯茶。”

喝杯茶?!

哪有那么简单。

而且老爷?什么年代了还是这么个称呼,听着很搞笑。

我笑了笑,淡定的问:“你们家老爷是谁?”

他也特别淡定道:“顾总过去就知道了。”

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想来没什么危险,只是我问:“我为什么要过去?请人喝茶他自己不会过来吗?”

穿黑衣的人冷静说:“顾总不过去,我们就会请你过去。”

难道要动粗了?

我视线扫了眼咖啡厅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有二十号来人。

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我还真不怕他们做什么。

我镇定自若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随即笑着看着他们说:“这么多人,你敢请一个试试?”

可能他们也考虑到是公众场合,忽而点头说:“顾总,好自为之。”

然后就转身真的离开了。

我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给阮景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

阮景不过半个小时就过来了。

我跟着他回公司,临时开了一场会议。

顾家几位股东都反对我和苏家解除合约,但是我都压了下来。

我想了个计策说:“我有我的安排,这合约解除是暂时的,你们放心,即使没有苏家我们的利益也不会受损,这两个月你们谁想放假的,我都批准。如果两个月后公司利益有所损失,我自愿辞去顾家董事的职位。”

这事他们会答应的,他们不愿意我这么一个丫头嘚瑟。

我不做顾家的董事,他们会找顾乔的父母回来接手。

顾乔的母亲我知道,当初顾乔执意将顾家留给我的时候,她就闹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不愿意将顾家白白的让给我。

但还是被舅舅带到美国去了。

我叹息一声和他们散会,想着公司的未来。

其实顾家的公司被顾乔打理的很好。

我接手过来的是一个发展前景特好,也是一个资产雄厚的公司。

我在公司待到下午,我见阮景还在办公室忙。

索性想就先回自己的别墅。

而且公司有属于我的专车。

我坐上车后看着车窗外陆陆续续下班的员工。

朝九晚五的白领。

曾经我在检察院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生活。

我收回视线好奇的问前面司机道:“上一任顾总还在的时候,他每天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哪里?”

司机有点疑惑我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认真的道:“这两年顾总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夫人的陵墓。”

嫂子埋葬的地方。

快到新年了,而且现在是下班时候,北京也特别的堵。

我对司机说:“去花店,然后我们再去陵墓看一看顾总。”

顾乔离开几个月,我还没有去看过他。

北京的天下着雪,我伸手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

然后抱着两捧花来到山上。

顾乔对我说过,嫂子到死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会原谅他的话。

但是我觉得嫂子应该会原谅他。

因为在生死面前,什么都可以放下。

生死面前。什么都是虚无。

我将两束花放在墓碑前,嫂子的照片清晰可见,是个漂亮的姑娘。

我曾经见过几次,她对我挺好的,会亲自下厨给我做饭。

只是在嫂子家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见过顾乔在,甚至连他的生活气息都很少,是个很孤单的家。

我后来问过顾乔这事,顾乔说:“你嫂子和我,这中间有隔阂。”

我不知道这隔阂是什么,但劝过他要好好的和嫂子过下去。

只是没想到七年时间,转瞬即逝,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都离开了我。

其实,我心底也怕,怕宋之琛有一天也会这样。

因为他的病好像更严重了,季洛她心底也担心的不行。

家族遗传的精神病,更严重的时候会是什么?

为什么仅仅他离开不过两三天,季洛就这样的着急?

其实我刚刚在咖啡厅的时候就想问季洛,但是见她脸色不好,我竟硬生生的将这个问题压下。

我待了一会离开这里回到山下。

看着突然多出来的一辆黑色轿车,我愣了愣,他还是找上我来了。

我镇定的笑了笑向自己的车旁走去,这时那辆车的车门也被打开。

一个身穿西装的威严老人从车上下来,他目光如炬的看着我,眸子里还有一些淡淡的厌恶。

我一直都不知道他为何讨厌我。

他是我丈夫的父亲,可是他从不喜欢我,这真悲哀。

而这也是我第三次见苏州。

第一次是七年前他威胁我的时候,第二次是苏倾年带我回苏家的时候。

那时候他一直很神秘的在书房,而苏倾年也总是带我出去,以至于我在新年的前一天才见到他。

那天他和季家沉稳从容的说着合约和解除婚约的事,那晚他吩咐人将我的车撞了,以至于我昏迷几个月。

第三次就是今天。

我笑着没有先出声,只是很镇定的看着他,即使我心里很慌乱。

而且他给我的感觉一直都很可怕。

半晌,他终于出声,语气特别冷漠道:“顾希,七年过去,为何你一直阴魂不散?”

我阴魂不散?!

我微笑着说:“苏先生,我和你见面的次数统共不过三次,哪里来的阴魂不散这个说法?”

“别装傻,小姑娘。”

苏州冷笑了一声,他向我这个方向走了一步,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可能看见我这个动作,嗤笑着问:“怎么?你怕我这个老头子?”

是的,他说的没错,我怕他。

我也不傻,肯定知道中午那黑衣人说的老爷子就是苏州。

因为我认识的,能自称老爷子的除了苏州没有其他人。

听他这样说,我忽而笑着问:“你今天见我想做什么?”

我不想落了下风。

他皱皱眉说:“对你,我从来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离开我儿子。”

我知道,他一直都是希望我离开苏倾年的。

但是我摇了摇头坚定说:“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和他有婚姻关系,苏先生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

他镇定的看着我问我道:“是吗?小姑娘你看看这周围没什么人,这山上又是坟墓,你说我将你弄死在这,有没有人会发现?”

他一年前就想杀我,我当然相信他这个话,我心里惶恐起来,但是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能怕他。

“你一年前没有杀死我,苏州你打算来第二次吗?”

“是又如何?”苏州又向我走了一步,我站在原地听见他说:“小姑娘,你永远不会成为苏家的媳妇,既然你不愿意离婚,只能让倾年丧偶了。”

苏州的话我信,我额头上立马有着冷汗。

我问:“为什么我不行?即使我能配上苏倾年也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