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顾希,进步很大。/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声音如此苍老,愤怒,熟悉,我低低的笑出声来,心底略为满足。

苏州一生位居高位,这被人堵着挨打,应该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我在他身上跌了这么多次,唯有今天是我最得意的,即使我也挨了打。

但是总的算来不亏。

我直接挂断他这个电话没有说话,抱着笔记本电脑到卧室里去。

宋之琛给我回了邮件,他说:“最近在家里陪小孩子,过几天就要离开美国出去旅行散散心,不过姐姐提议让我自己开车,她说乐趣更甚。”

自己开车,走到哪算哪吗?

我想了想敲打着键盘道:“快新年了,新年过后出去散心?其实这样也不错。之琛今天季洛找我了,她对我说了很多,她也说她明天来美国。她现在找不到你很着急。”

我还是将季洛的事告诉他了。

宋之琛的邮件回的很快,他说:“嗯,新年出去,还有季洛的事我知道了,我会和她沟通的。”

“那之琛,我睡了?”

“晚安。”

我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是哪里怪我却说不上来,索性不去想。

我抱着笔记本电脑看了几分钟的文件,觉得身上痛,头有点晕沉沉的,就决定将电脑关机睡觉。

苏倾年回来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本来睡的很沉,他也没打算吵醒我。

但是他搂过我身子拥在他怀里的时候……劲道不大,甚至很轻柔,但是碰到身上的淤青。

我醒的很快,龇呀了一声,连忙从他怀里出来,脸皱成一团。

苏倾年伸手打开床头的灯,脸上有一瞬间的懵逼,随即沉呤道:“怎么?”

我摇摇头,不能让他知道他父亲打我的事,不然他会很为难。

我故意装作有些委屈的说:“今天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身上疼。”

听闻我这样说,苏倾年伸手准备撩开我的衣服,我连忙按住他的手讨好的说:“有些淤青,不重。”

“笨蛋,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倾年皱着眉头骂了我一句,直起身子坐在床上目光如炬的盯着我,看的我心底一虚。

我连忙背对着他躺下,声音喃喃的说:“你别管我,明天就好了。”

“爷不管你管谁?”

苏倾年直接下床,打开房间里的大灯,浅紫色的光芒流转在他身上,额前的短发微微的上扬。

凌乱更显英俊。

苏倾年迈着长腿过来我身边,这次不管不顾的翻过我的身体。

我痛的下意识的啊了一声,连忙伸手按住他的手掌,想让他住手。

可是苏倾年直接下手干脆利落的脱掉我的白色衣裙,半晌沉默不语。

我趴在床上背对着他,但是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如此的炙热亦或者如此的暗沉。

苏倾年手掌抚摸着我光裸的背部,桑音低沉的问:“苏太太,这就是你说的摔一跤?全身都是!当我小孩骗?”

我默了默,说起来苏倾年他只是担心我,心疼我而已。

我伸手抚上他结实的手臂,轻声解释的说:“苏倾年,我被人打了。”

“然后呢?”

“你说过被人欺负不能无动于衷,你说过如若下次我再这样被人欺负不还手……你就将我剁了喂狗,喂藏獒,让它们啃我的骨头,舔我的血。”

这话在我以前被关小雨欺负,他从北京赶回来的那次,警告过我。

苏倾年微微的勾着唇角,满意的动了动手掌摸了摸我光裸的背部,特别低压着声音问:“然后呢?”

“我也打了他。”

“结果呢?”

“他气急败坏的咒骂我。”

他没有咒骂我。他只是威胁我说下次遇见我,就会杀了我。

我相信苏州这个话,只是他目前也没有动我的法子。

“顾希,进步很大。”

苏倾年夸了我这么一句,也没有问我是谁打的我,或者我打的谁。

其实他不用问,给他一点蛛丝马迹让他分析,他都会猜的出来。

所以……后来的时候,苏倾年将他父亲所有的触手都给斩断了。

而且我感觉的到苏倾年心底有些难过,睡觉的时候,他将脑袋抵着我颈子处,略有些可怜。

甚至略有些依赖我。

而且苏倾年心疼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都已经将早餐做好;我起床要穿衣服的时候,他亲自动手伺候我;我要用毛巾擦脸的时候,他从我手心里抽走,伸手轻轻的替我擦拭。

他温柔的不像话,不像苏倾年。

而我在一楼吃早餐的时候,苏倾年就回了二楼的书房。

他刚上去,我就端着两杯牛奶脚步轻轻的跟上去。

我想在书房里待一会陪陪他。

没想到书房门没有关好,我听见他在打电话,声音异常愤怒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苏倾年声音坚定的说:“我知道你特别讨厌那些野丫头,但是她是我老婆,你欺负她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会怎么想?”

原来苏倾年再给苏州打电话。

他肯定的说我是他老婆。

苏倾年又哑着声音道:“你不去惹她,难道她会没事来打你?”

苏倾年突然略有些无奈道:“父亲,你别消磨我对你的最后一点耐心,包括母亲,你在消耗我们对你的为数不多的亲情。你现在在医院吗?如果我猜的没错,现在只有苏伽成在你的身边吧。你看看你,活了大半辈子,你自己的妻子包括你的儿女都不想在你身边伺候你。你说苏锦云?他一个小孩子能分的清善恶吗?”

苏倾年很少这样长篇大论的,我怕他发现会觉得尴尬,连忙端着牛奶杯轻声的下楼了。

苏倾年恐怕也是无可奈何,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父亲。

其实他很为难吧。

但是他却说要帮我对付苏州,要亲自拿回苏家的实权。

他是不喜欢管理公司的吧,不然他不可能和苏锦云与世无争六年。

不然也不可能将公司一直交给自己的母亲打理,而自己却悠闲安逸的做个甩手掌柜。

其实说起来,是我让苏倾年为难了。

但是苏州也不肯轻易的放过我。

越想越觉得是一件惆怅的事,苏倾年现在不想让自己的父亲独裁,也为了让我心底压抑的那口气散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夺过他手中的权力。

苏州快六十岁了,适合每天逗逗鸟,领着自己的孙子玩。

而不是一直和别人尔虞我诈。

苏倾年下楼的时候,已经换好了一套西装,最近他一直穿的西装。

无论是浅色的,白色的,还是银色的,深色的,他都有穿过。

每天不重样。

但是衬衫白色居多,天蓝色为辅。

其实这样西装革履的男人,看上去异常的有精气神。

而在外人面前显的特别精干或者成熟稳重,甚至冷酷。

苏倾年的气质本来就是矜贵自持的,这样走出去,犹如贵族。

苏倾年伸手理了理自己袖口间的金色纽扣,走下来到我身边,手掌拂开我半边的头发道:“好吃吗?”

他说的是他做的早餐?

当然好吃,我笑着肯定的点头,苏倾年低头唇瓣在我耳边摩擦了一会,然后一吻落在我额头上,叮嘱道:“我现在去公司,中午过来找你。”

中午过来找我?!

那就是公司了。

我点点头,推开他道:“快去上班吧,等会阮景会过来接我。”

“那我走了?”

我催促说:“快走吧。”

“苏太太给个吻。”

苏倾年微微偏头将脸凑过来,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我实在无语。

他这事做的也不少,我踮脚蹭上去随即离他远一点。

苏倾年勾了勾唇,心情略好的离开别墅,头也没回过来看我一眼。

我等他背影消失过后,然后才收拾碗筷去厨房洗漱。

今天是苏锦云考试结束的日子,听苏州的语气,我是不能轻易见到孩子了,他应该会有防备的。

我摇摇头不去多想,等会下午的时候去苏锦云的学校看一看。

如若可以的话将孩子接过来,不行的话苏倾年也会想办法。

我将厨房收拾后换了一套宽松点的衣裙,刚下楼阮景就过来了。

我对他笑一笑,关心的问着他道:“阮助理,吃早餐了吗?”

阮景闻言轻轻一笑,说:“刚刚过来之前就吃了,谢顾总关心。”

我点了点头,将桌上的笔记本拿在手上,阮景立马接过去。

见他这样主动我也没客气。

坐上车的时候,我发现我昨天的那个司机已经被换了。

阮景可能知道我的疑惑,他轻声的对我解释说:“现在给顾总配的司机,是很有能力的人,他能保护你,而且后面那辆车也会一直跟随你。”

是的,现在出行比以前谨慎多了,我也怕遇见苏州那个疯子。

那个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喜欢我,也一直看不惯我的疯子。

即使他是我的公公。

但是这个心照不宣,他从不承认有我这个儿媳,而我亦是一样。

互相不稀罕。

我满意的微笑着,对阮景说:“你考虑的很周全,以前乔哥哥遇见的麻烦事也不少吧?都是你在保护他。”

“顾总自己也有能力,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他很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