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季洛的短信。/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阮景对顾乔的评价很高。

他刚说完这句话,我的手机震动就在衣兜里响了起来。

震动了好几次,有几条短信。

我取出来看了眼号码备注,微微一愣,她还没有离开吗?

现在这个点还没有上飞机吗?

我用手指在屏幕上解锁,随即滑开短信,是季洛发了三条过来。

很长的三条短信。

季洛第一条说:“顾希,我离开中国了,我有种我不会再回来的预感。过去的恩怨我要对你说一声抱歉,但是我还要说一句抱歉的话就是我依旧会恨你,因为我爱的之琛爱的是你。”

季洛第二条说:“顾希,苏倾年很爱你,当年是我在他心底一步一步的种下了你们之间的隔阂和互不信任,其实他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即使误会再深,他也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也没有想过会报复你。”

季洛第三条说:“顾希,之琛早已经得病了,他的父亲没有活过四十岁,现在他的父亲只是他的继父,我想他可能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这事,因为他不想让你担心,你看他对你一直都那么好,好到让我吃醋。但是我没办法不担心,我爱他,爱到深入骨髓。”

我猜到没错,宋之琛的身体就是有问题,季洛知道恐怕就是了解宋家父亲的情况……或者宋之琛告诉过她。

但是宋之琛那样的性格会对旁的人说起吗?!

还有宋之琛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他的父亲是继父,我以为……

还有什么叫宋之琛的父亲没有活过四十岁?这是什么意思?!

在我还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季洛又发了一条短信说:“顾希,如果我这次找不到之琛,也就表明这辈子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你欠他很多。”

这句话犹如惊雷,季洛她说这话就是想让我膈应的,对,就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我就相信了。

我握着手机的五指越来越紧,阮景可能见我不对劲,喊我道:“顾总,你怎么了?”

我茫然看着他问:“我怎么了?”

“脸色很苍白,看起来很害怕。”

是的,我很害怕。

我连忙将宋之琛的邮箱发给了季洛,我希望她能找到宋之琛。

虽然她以前算计了我那么多次,但是在宋之琛的问题上,她比谁都谨慎,比谁都害怕,担忧。

她这次说的话,我信。

到了公司后,我给宋之琛发邮件,他很快的回复我道:“什么事?”

我松了一口气,说:“没事。”

宋之琛关心我问:“怎么?”

我想了想,编辑邮件发过去道:“之琛,新年后,我要带着锦云旅行,我会来美国找你玩。”

“好,到时候带你们去玩。”

他答应的很干脆,但是我心里就是突突的,就是不稳妥。

我将我和他所有的邮件来往都重看了一次,我终于发现一个问题。

他聊天好像和以前不一样,现在从来没有主动的提及别的话题。

甚至还找借口说自己有事。

很快的结束话题。

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是现在又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看着他最后这一条邮件,我想了许久在键盘上打了许多字又删除,删除了又写很多。

最后发送过去的是:“之琛,季洛说你生病了,你还好吗?”

我没有再收到他的邮件,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又给他发了一条邮件。

他还是没有回音。

我盯着电脑发呆,直到中午等到苏倾年给我打电话过来。

我接起来问:“在楼下吗?”

“嗯,下来。”

我关上电脑,坐电梯下去,苏倾年的车子停在公司不远处的道上。

我在保安八卦的视线下,不好意思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偏头看着苏倾年,他正发动车子,侧脸直直的对着我。

线条轮廓恰到好处,我本来想问问他关于宋之琛的病情。

因为他对宋之琛很熟悉,曾经的几人是朋友,他肯定了解这些。

季洛知道的,他从来不会少知道。

可是我发现,我不能问。

苏倾年最敏感的话题就是宋之琛,问他等于给自己找事做,触霉头。

苏倾年可能见我情绪不高,他微微偏过头问我道:“在想什么?”

想什么?我很担心宋之琛。

季洛的话已经像颗地雷埋在了我心底,让我时刻担心紧张着。

我摇摇头,转移话题问:“中午我们吃什么?你过来难道公司不忙吗?”

苏倾年不在意道:“公司有什么可忙的?陪你吃饭最重要。”

我:“……”

他说甜言蜜语是常态,特别是裹在床上的时候,特别会说情话。

而且他的小心思是愿和你穿情侣装或者情侣鞋的,。

苏倾年是个很浪漫的男人,即使他从来不送我鲜花玫瑰。

而此刻我觉得有些对不起他,因为他辛辛苦苦经营的苏家,被我……

我叹息问:“苏倾年,顾家和宋家最近和苏家的合同都开始解约了,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嗯?”苏倾年嗯了一声,将车开到一辆白色的车后面慢慢行驶,语气更加无所谓道:“你说的是你和宋之琛联合起来对付苏家吗?顾希,这第一个着急的不是我,而是我的父亲,再说了苏家如若连这点困难都熬不过,那它几十年的基础也是白打了。”

无所谓加莫名的自信。

其实苏倾年说的没错,这根本动不了苏家几十年的根基。

但是能让苏州抓狂,再说这仅仅是第一步,我要想个办法对付苏州,而不是将苏倾年的公司搞垮,或者将我儿子未来的公司搞垮。

而我又听见苏倾年语气略为低哑道:“顾希,我难过的不是因为你想要对苏家做什么,而是你第一时间相信的是宋之琛,而不是我。”

我解释说:“不是这样的,苏倾年我没有想过要对你做什么,你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就好。”

两个月时间,无论输赢,我都放弃,都不再拿以前的事做计较。

“顾希,这话应该我来说。”

苏倾年默了默,偏头不争气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顾希,我是你的丈夫,你应该来依赖我,至少在苏家的这个问题上,我们是统一的。”

他补充说:“我母亲也是统一的,她和我们一样的立场,她还希望我们生个孩子,她说可以姓顾。”

姓顾?我想起上次袁瑾说的话,她的意思是苏锦云只能是苏家的继承人,而顾家也是一样的。

所以再和苏倾年生一个孩子,可以姓顾,可以继承顾家。

袁瑾想的真长远。

还有袁瑾也明确的说过让苏州自己跌一跤,也不算一件坏事。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时苏倾年伸出一只手放在我脑袋上,语气哄骗道:“顾希,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这次不会再有人敢动你。”

苏倾年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怀上孩子的几率……呵呵。

我没有再期盼过什么。

苏倾年带我去吃了中餐,点的都是清淡的菜,他说我身体不好,不许我动那些油腻的东西。

吃了午饭之后苏倾年将我送回公司,我下午处理了一些文件。

也和阮景探讨了一些问题。

苏倾年今天中午想表达的意思是让我给他一段时间。

所以我对阮景说:“宋家那边,可以不用寻求他们的帮助,苏州攀上的那些政治要员,你都写一封投诉信,还有这个举报的力度要大。”

这时候我想起来了一个人。

曾经对我和董佛很好的总检大人。

我将总检大人的名字告诉阮景,让他帮我查一查他的电话。

曾经很多人的联系我都没有了。

下午的时候,阮景把总检的号码给我,我接过来存在了手机里。

明天找个时间去见一见总检。

不过现在的时间,我要去苏锦云的学校,今天是他考试的最后一天。

我很想去接他回家。

只是到了的时候,我发现和预料中的一样,苏州做了防备。

只是来接孩子的是袁瑾。

我下车过去到她身边,客气的道:“袁总,来接孩子吗?”

袁瑾一点也不意外我出现在这里,她也点了点头说:“来接锦云。”

袁瑾说:“最近都是倾年管理公司,我轻松了不少,不过我知道这是暂时的。我的儿子什么心性我是了解的,我以后只能靠我的孙子享福了。”

袁瑾的话意外的多了起来,我一愣道:“苏倾年最近很认真。”

在天成集团不过几天,就喝的醉醺醺的,很辛苦的模样。

袁瑾冷漠的点头道:“我知道,他为了你,为了他的妻子,他开始和他的父亲正式开始了争斗。”

我沉默,我接不上这个话。

随后袁瑾下逐客令说:“顾希,你走吧。这个孩子你接不走的,他的爷爷下了死命令让我接到医院里去,他还说……”

他还说什么?!

我好奇的看着袁瑾,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沉默的看着校门口。

我不想让孩子等会看见我,因为我带不走他,而且袁瑾也让我走。

我坐回到车里,等了五分钟左右,苏锦云背着小书包就从里面出来。

他过去仰头天真的看着袁瑾,两人笑着互相的说了几句,然后他拉着袁瑾的手坐进车里离开。

我在车上等到校门口所有的孩子都离去时,我才让司机带我去医院。

我身体不好,医生昨天说过让我今天记得去医院再打两瓶吊针。

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打开笔记本电脑,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宋之琛的邮件。

这与以往不一样。

宋之琛,是故意不回消息的,我不相信次次基本秒回的他没有看见我发的这个邮件。

这只能说明他在逃避我这个问题。

宋之琛,他犹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