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温柔的男人/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之琛不愿回我邮件,我也没有法子,索性放下电脑躺在床上。

透明管里的水色液体流的很慢,我看着看着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坐着一个人,他正拿着刀在削苹果。

苏倾年没有抬头,微微垂着头专心的做自己的事,很认真。

等他将一个苹果削的没有扔在垃圾桶里的时候,我才伸手拉住他的手掌,笑着问:“你怎么过来了?”

苏倾年被我这么一个动作弄的手臂一颤,他抬头望着我,目光深沉道:“顾希,刚刚在睡梦中你又喊了宋之琛的名字。”

啊,这个场景和多年前一样。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他都是藏在心里自己琢磨自己误会的,但他这次坦诚的问我,想知道原因。

我拉住苏倾年的手掌,放在自己脸颊边,轻声的解释说:“倾年,我担心宋之琛,季洛说他生病了。”

“所以梦中也要喊他的名字?”

我一笑,说:“苏先生,你这样吃醋的模样会让我乱想的。”

苏倾年不以为然,嗤笑一声,藐视的看着我问道:“你觉得我在吃醋?”

“难道不是?”见他脸色不好,我连忙讨好他说:“苏先生以后如果我再喊别的男人名字,就满足你一个要求好不好?什么都可以的。”

听见我说这个话,苏倾年突然目光灼灼的看着我,再次确定的问:“什么要求都可以?”

我突然有种将自己套进去的感觉。

但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舔都舔不回来,我点头确定。

苏倾年见我这样,伸手顺势的揉了揉我的头发,自己决定道:“那刚才那个也算,这事先给爷欠着。”

他说起这个,我想起宋之琛,我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苏倾年很聪明,他知道我想问什么,他微微抬头看了眼输液瓶,说:“宋之琛的病是遗传,虽然发作的时间不确定,但是他的状况比他的父亲好的很多,所以这么多年来他还算正常。你担心的事,不要多想,都会好的。”

苏倾年他这是安慰我?!

我点头,的确,他说的对,我现在不要去乱想。

苏倾年忽而起身将门口的护士叫了进来,在护士给我取了针管以后,他从床上将我扶起来,替我穿上外套。

我好奇的问苏倾年道:“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间在医院?”

这个问题我刚刚就想问了。

苏倾年挑眉的看着我,凑过脑袋附在我耳边轻声说:“你男人有的是本事,特别是在找苏太太这件事上。”

他嘚瑟,我立马反驳他道:“那我出车祸的一年,你都没有找到我。”

“呵,是吗?”

其实我心里清楚,苏倾年不是没有找到我,而是他知道我在顾家后,就放心的留我在顾乔身边养伤。

他甚至还和顾乔见过面。

这件事,是顾乔在我离开他出去旅行的时候告诉我的。

不过当时并没有当一回事。

因为当时并不去在意这些。

苏倾年一直都在付出,努力,关心我,是我一直矫情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坐进了苏倾年的车,后面的两辆车都跟在他的车子后面。

苏倾年从后视镜里看见,打趣着我说:“没想到苏太太现在出行的架子这么高,这一年逆袭的很成功啊。”

“胡说八道什么啊?”

我笑着又说:“其实如果当年我说了我是顾家的女儿,后面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吧?至少当时顾乔在,你母亲不会阻止,甚至也不会让我失忆。”

虽然当初是季洛出的主意,虽然我失忆是主动的。

但有袁瑾在,她心底考虑的事多,她知道我是顾家的人后。

她就不会让别人对我做什么。

苏倾年闻言,也点头,视线落在前方说:“我母亲活的比较现实,如果她当初知道你是谁,她可能会看在我的份上会阻止,甚至要送你回顾家。”

袁瑾活的现实,但也真实。

“其实顾乔六年没有找我,也只是想磨练我,但是我好像和以前还是差不多的样子,没什么改变。”

“变了,顾希。”苏倾年偏头看了我一眼,勾着唇解释说:“你变的坚强勇敢,也会自己独立思考问题了。”

苏倾年这话错了,比起以前,我好像变的更加现实了而已。

曾经的六年,我受着没有金钱的日子,变的现实,我受着赵郅母亲的压迫,变的隐忍没有脾气,而我为了家里的和睦,受着季欣乔的白眼,还要装作表面和谐,变的虚伪好笑。

这些,苏倾年应该都不知道。

但是,这就是现实,在这个社会没有谁不受气,甚至没有谁单纯的如一张白纸。毕竟,在公司里勾心斗角的事也不在少数,背后捅刀的也不在少数,人都会学着长大。

我曾经经历的也不少。

我和苏倾年回到别墅后,他在厨房捣鼓东西,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他拿了两个热鸡蛋出来递给我。

“拿这个敷一敷,爷给你做晚餐。”

真贤惠的苏先生。

真贤惠的……小哥哥。

他曾经就是这样待我的,因为比我大四岁,他体贴的不行。

处处的照顾着我。

我七年前怀孕的那几个月,他一日三餐,甚至衣服那些都没有落下过,也没有说请保姆之类的话。

他闷不吭声的做了几个月的家务。

甚至我晚上偶尔腿疼,他也能醒来给我按摩很久,他真的很赞。

我上楼换了一套宽松的纯棉睡衣,然后下楼坐在沙发上,将鸡蛋用毛巾包裹起来放在腿上滚动。

苏倾年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我这样,他过来将我从沙发上轻轻的捞起来,依偎在他怀里,从我手上取走鸡蛋。

苏倾年直接撩开我的睡衣,然后用鸡蛋在背上敷着,还轻轻的替我按着肩膀,我舒服的叹息一声。

越来越不对劲,背上的微微凉意传来,直到他伸出舌头舔舐。

我才脸红的想要推开他,他却固定住我的身子,哑着声音说:“别动。”

我很不好意思,因为我和他这一年之内除了医院里的那次,几乎没有过什么亲密的举动。

而且那次,我还来姨妈。

他拔撩起我,却……

苏倾年的动作越来越大,手掌已经移动到前面来,自动的摸上来。

我说过,苏倾年很乐意挑逗我。

所以在他吃了半晌的豆腐之后,他看我隐忍,面色潮红,看我呻吟声不断,看我手指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时候,他却不肯下一步。

随即松开我去了厨房……厨房。

我略有些郁闷的理好衣服,躺尸在沙发上,半个小时后苏倾年端着饭菜出来,他看见我神情略有些不满,他明媚的笑着问我:“很想要?”

这话怎么能说的这样直接?!

我摇摇头,连忙从沙发上起来,坐到饭桌旁,忽略他吃晚饭。

他做了几个小菜,都是很清淡的,还有一个白菜汤,也很清淡。

我吃了一碗饭就饱了,然后丢下他上楼。

在此之前苏倾年看见,连忙出声阻止我道:“我还在吃,你不陪我?”

我不理会他,径直上楼。

我去书房将电脑打开,将阮景传给我的邮件都看了一遍。

公司这两个月的利润都在持续上涨,是一个不错的数据。

未来两个月维持住就行了。

阮景也说,新年后,国外有一份合同,需要我亲自出去,签约。

而现在,他都在给我准备资料了。

那份合同,是挺重要的。

阮景说,那个公司对领导人的业务熟稔程度要求很高。

阮景他非常希望我在一个月内,能够了解那个项目。

了解那个项目不难,毕竟从小到大我就是读书厉害,只是不精通。

在我还在看这个文件的时候,苏倾年打开书房门进来。

我望过去,他已经换了家居服,淡色的毛衣白色的棉质长裤。

那腿……真他妈的长。

不能看他,我连忙收回目光。

苏倾年过来将我从椅子上捞起来,等他自己坐下,才将我放在他身上。

苏倾年拥着我,我斜了他一眼,道:“你这样我怎么看文件?”

“哦?能看懂吗?”

他直接毫不留情的戳穿我。

“看的懂我会看吗?”

苏倾年闻言,却特别认真的说:“那我教你,苏太太。”

只是他那个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去,轻轻的摸着我的肚子。

我这样,能有心思看文件?!

我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感觉……差点让我心灵防线崩溃,我知道等会苏倾年又会……

我连忙按住他的手,将自己的身子依偎在他怀里,委屈的说:“这文件,我看不懂阮景会说我的。”

“嗯?等会我教你。”

苏倾年尾音上挑,嗯了一声,性感的一塌糊涂,他伸手脱掉我的衣服,将我的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

他的目光坦坦荡荡的望着我,喉结上下浮动了一下。

我连忙伸手按住,我有喉结控,特别是性感的一塌糊涂的苏先生。

苏倾年可能看见我目光呆滞,他微微垂着头低低的轻笑了一声,像优雅的钢琴曲一样,动人心魄。

我好像又中毒了。

而且……中毒不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