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贤惠的苏先生。/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动作很缓慢,手掌落在我身上轻轻的抚摸着。

他碰到淤青的部分,都会停顿一下,等他摸够了,等我能深刻的感受到他的情绪,他才出声,嗓音略微低沉道:“顾希,我会很轻,不疼的。”

我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我主动的趴在苏倾年身上,将脑袋放在他肩膀上,苏倾年忽而站起身。

他的手掌到处拔撩,点火,将我带到卧室里去,随后将我放在床上。

裹床单这事,是一件愉悦的事,即使无论做过多少遍也是这样。

苏倾年脱掉上面的衣服,也不着急脱裤子,我见了站起身勾住他的脖子,将唇瓣贴上去吸允。

在苏倾年的身子留下自己的痕迹,这是我很少做的事。

苏倾年不推开我,反而伸手搂住我的身体,等我松开的时候,他才目光隐晦的看着我。

这目光如炬,如火,像一匹黑夜中的狼,锁定目标,只等待时机逮捕。

苏倾年忽而将我抱在自己怀里,我双腿立马缠住他的腰,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看,我多么主动。

他微微垂头吻上我,唇瓣在我脸上留恋,温热的气息而来,潮湿的,魅惑的,动人心魄的感觉直击心中。

我微微仰着头,他的唇越来越低,双手将我搂的越来越高,最后渐渐的落在了我的颈子上。

还有……锁骨上传来他的劲道,他在同我一样,在上面留着痕迹。

想到这我笑了笑,立马伸手推开他的脑袋,低头含住他的喉结,舔舐。

苏倾年闷哼一声,喉结滑动,我心里愉悦的紧,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的,想要认真的挑逗他。

我双手划过他的胸膛,双腿从他身上下来,脑袋埋在他精致的锁骨间,随意的留下自己的痕迹。

“嗯?”苏倾年的双手放在我腰上,性感的嗯了一声道:“这么主动?”

我笑着,嘴唇贴在他身上,声音的问:“你不喜欢吗?”

“敢不敢再主动一点?”

我明白他的意思,伸手立马脱下他的白色棉质长裤……

苏倾年一愣,立马抱起我,将我放在床上,我躺在床上笑着看着他问:“苏先生,忍不住了?”

“忍不住又如何?”

他承认的坦荡,说到底还是我的战斗力不行,被他翻云覆雨半晚上。

的确,在这方面,他更厉害。

但是他的动作不大,可能怕把我弄疼,真是一个好好先生。

最后我眯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时候,苏倾年将手从我的脖子下来穿过来,搂我在怀里,嗓音低沉沉的问:“愉悦吗?”

我:“……”

这我怎么回答?

我沉默,埋在他胸膛里不说话,见我这样,苏倾年的手指顺着我的耳发,提醒道:“下次和我闹脾气的时候,想一想不能碰我的后果,自己就主动的认错,我不会怪你的。”

这他妈什么逻辑?!

但我也知道他说的是我们两人没有和好的日子,他很想念。

毕竟上次在天成集团办公室,他当着我的面做了那样的事。

而且单身男人都会这样。

那他……

这样想着我就问出声了,苏倾年听见手臂顿了顿,手指半弯曲着弹了一下我的额头,力道也不小。

我一愣,抬头不明的看着他,苏倾年将我搂的更紧,低声笑着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好吧,他有理。

我有些疲惫的躺在他怀里,苏倾年也微微的平复着气息。

最后我不知道我怎么睡了过去,第二天清明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昨晚阮景给我的文件,我才看了一页。

不过还好,距离新年过后,还有两周的时间,也不是很着急。

不过我醒来的时候,苏倾年已经在浴室里,我穿上睡衣进去,他正对着镜子认真的刮胡子。

白色的泡沫,涂满了整个下巴,显然是刚刚动手不久。

他见我进来,依旧专注于自己的事,我好心提议道:“要不要我帮你?”

帮他做这事,也是七年前两人感情好的时候,那时候还将他的下巴划破,他眼睛瞪着我许久不说话。

但是也不能责怪我,毕竟是他自己愿意让我替他做这事的。

还有……七年前的苏倾年,比现在有些稚嫩,比较可爱。

毕竟那时候他24,如今31了。

“你确定行?”

我认真说:“不试怎么行?”

“那再给你一次机会。”

再给我一次机会?显然苏倾年也想到了从前那件事。

我从他手中接过刮胡刀,他忽而伸手将我抱起来坐在浴室的台上,背对着镜子,我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

我一只手固定着他的下巴,一只手拿着刮胡刀慢慢的开始推。

苏倾年这时候的目光是特别专注的落在我的脸上,我脸颊微微有些红,扯开话题道:“为什么不用电动的?这样很方便啊。”

“习惯了。”

我哦了一声,手上很认真,这次不想将他的下巴划破。

还好,这次任务完成的很好。

我从上面下来,让苏倾年自己对着镜子看,我忽而伸手摸着他的脖子道:“苏先生可能要穿衬衫系围巾了,不然这样出去,公司的员工看着这些痕迹都会笑话你的。”

“是吗?”苏倾年不在意道:“夫妻生活和谐,他们羡慕都来不及。”

他总是有话堵我,但好在他低头洗了脸,就转身出去了。

我洗漱后化了一个淡妆下楼,苏倾年已经做好了早餐。

我过去夸他道:“最近你很贤惠。”

苏倾年闻言,将一杯牛奶塞在我手心里,道:“那你喊一声老公。”

“老公。”

喊一声又不少块肉。

而且这也能让他心底愉悦。

这事何乐而不为?

苏倾年揉了揉我的脑袋,随即丢下我上楼,我望了望对面的空牛奶杯,原来他已经吃了早餐。

我突然明白,他在惩罚我,昨晚我吃了晚餐,没有等他直接上楼。

这个……幼稚的男人!

苏倾年再次下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西装打好了领带。

不说话,仅仅从楼下下来的这个动作,让人看上去就觉得很禁欲。

一眼看上去很禁欲的男子。

苏倾年是个宝啊。

我收回视线,苏倾年过来敲了敲我的脑袋说:“爷上班去了。”

我与他不同路,点点头说:“你去吧,中午的时候我过来找你。”

昨天是他跑的,那今天我过去。

“嗯。”

他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就出门了,消失在我视线里。

苏倾年是不喜欢管理公司的,他对这个的兴趣不大。

在很多年前,在我还在天成集团兼职的时候,他就对我讲过。

“真羡慕你们大学生,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那时候我反问他道:“你不也是从大学生过来的?”

闻言他笑了笑,说:“这倒也是,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姑娘。”

我换了衣服等了五分钟,阮景就过来了,他现在住的地方离这不远。

我本来让他不用早上每天来接我,但他说这是顾乔生前吩咐的。

让他尽量跟在我身边。

我到公司后,就开始埋头的看着阮景给我的资料。

我不懂的他还给我讲,但是几个小时过去我不懂的还很多。

不不不,还特别多。

我对这专业性的,也是摸不着太多的头绪,很让人苦恼。

索性阮景也不逼我,只是温和的笑了笑回到自己外面的办公室工作。

在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终于收到宋之琛的邮件。

他说:“小希,以后我就这样称呼你吧,你现在过的很幸福我就很放心了。以后我可能会很少回中国,但是你别乱想,我会好好的活着。你问我的那个病,其实没有那么严重,我也想过我未来会做什么,我甚至计划了很多,而现在我一个人要去实现这些计划,但是不包括你,也不包括季洛。而且以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都不会再用这个邮箱。祝你幸福。”

宋之琛是打算和以前所有联系的人断绝关系,重新开始?

这样也未曾不好。

只是我心底还是略为担忧。

我想了想回复道:“好运。”

我不能多说什么,宋之琛有自己的路走,只要他好好的就行。

我想了想又发条邮件说:“身体不好的时候,记得告诉我。”

这次他没有再回复,我也没有在意,我想可能是季洛知道这个邮箱后,他才不想用了吧。

毕竟季洛疯狂,会一个劲的给他发邮件,打扰他。

我也能肯定,季洛没有找到他。

因为他刚刚说过,他计划的这些事不包括我,也不包括季洛,只包括他自己一个人。

只是,那些事是什么?!

宋之琛活的不快乐,我很希望他生命中出现一个姑娘。

这个姑娘热情洋溢,像一团火一样融化他冰冷孤寂的心。

唉。

我起身拿上外套,然后与阮景说了一声,就离开公司了。

我下楼,自然有专车等着,我向他们报了苏倾年公司的地址。

说起来,我除了在做检察官的时候,因为天成的案子去过一次颐元,就再也没有去过这个地方。

七年前也没有。

颐元对我来说很神秘,苏家对我来说也很神秘。

包括苏州,也包括苏伽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