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被茶水烫伤。/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州现在,只是一个劲的防备我,不让我有任何的得意。

苏州真是一个让人郁闷的人。

我郁闷的不再去想这个事,直接起身去厨房做晚餐。

但是苏倾年却没有回来。

而是直到半夜的时候,身上带着淡淡的酒味进了卧室。

他见我躺在床上还在玩电脑,一愣,语气略有些不好的问:“怎么大半夜的还没有睡?”

“看部电影。”

其实电影没有什么可看的,只是我不想直接承认说我在等他回来。

闻言苏倾年勾了勾唇,手脚利索的脱掉身上的衣服,过来将我手上的电脑放在一旁,提议说:“看电影还不如做一场愉悦的事。”

他又带着我裹了半夜的床单,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才依偎在他的怀里睡过去。

第二天我自然上不了班,但醒来的时候苏倾年已经离开了。

直到晚上回来的时候,他眼睛里布满血丝,我有些心疼的喊他去睡觉。

他也听话,径直的去了卧室。

我去厨房给他熬了一碗五谷粥,用小火温着就去了卧室。

地上苏倾年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我捡起来放在一旁沙发上。

苏倾年看起来很疲惫,睡觉时候的眉头都是轻轻的皱着。

这也怪他自己,明明很累昨晚也要拉着我做那些事。

唉,我叹息一声就离开房间了。

刚下楼,阮景就打电话说:“顾总,一切安排妥当,可以出发了。”

是的,现在时间八点左右,而苏州白天打电话过来,他口气生硬的约我晚上九点在茶楼见面。

我答应了。

没有拒绝的道理。

我出门看见阮景站在门口,我过去的时候,他恭敬的拉开车门。

我坐进去等他上车后,我才对他说:“今天多带点人,以防万一。”

苏州这人,小心防备着才好。

“顾总放心,人手是够的,而且我们的人提前去踩了点。”

我点点头,他做事很让人放心。

到了苏州指定的地方,我下车和阮景进了一间很大的包厢。

随后有人进来煮茶,煮茶的姑娘穿着一身暗红色的旗袍。

看上去很典雅。

距离九点还有五分钟不到,而苏州还没有来这里。

我将视线放在窗外,整个城市的灯光都亮了起来,歌舞升平。

远处还有一家KTV的招牌。

五分钟过后,我并没有打算多留,刚起身的时候,苏州就从外面进来。

这个时间点踩的真好。

他应该就一直都在的……应该说在隔壁的包厢里观察我。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周围,远处的顶端果然有一个不大的摄像头。

我看向阮景,他对我点头表示知道,但是这不是重点。

我等苏州坐下,我才淡定的出声问:“你今天找我做什么?”

他的伤好像很严重,手臂还是被纱布包裹住的,没想到我们的人下手也真重,丝毫没有留情。

苏州的脸上一派威严,他皱了皱眉头,声音冷漠的问:“你现在是和宋家勾搭起来了吗?”

他居然问这个问题!

我笑了笑反问:“什么是勾搭?”

“顾希,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接受你进我们苏家的大门吗?”

苏州不在意我的反问,而是直接转移话题看着我,目光炯炯。

我没想到他会直接这样问我,我下意识问他道:“为什么?”

“顾家和苏家虽然有生意往来,但是苏家一直看不起顾家是真的。”

我笑着反问:“你这话说的,难道顾家就看得起你们苏家了吗?”

你不屑,我们顾家照样不屑。

苏州阴暗的笑笑,反问我道:“你不是看起苏倾年了吗?”

苏倾年也是苏家的人。

我不想和他兜这些圈子,直接问:“你今天找我来,究竟做什么?”

“顾家,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顾乔的父亲和你的母亲,是我们苏家最大的仇人。你别总以为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是你去问问你的母亲,她当年伙同他的哥哥,究竟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我声线一紧问:“什么事?”

“哈哈,顾希想知道吗?可是我偏不让你知道,而且我想顾丹也不会告诉你,不知道到时候你会怎么抉择,是依旧坚持自己的,还是……”

苏州笑的特别得意,他说话说了一半,但是足以勾起我的好奇心。

当年的事……

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皱着眉头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苏州,你不会是害怕吗?”

苏州一愣,出声反问我道:“我能害怕什么?”

他这时才吩咐人换了一杯滚烫的茶水,煮茶的闻言递给他,他端过来,放在鼻尖轻轻的闻了闻,没有喝下去。

苏州继续出声道:“让你出来,还有一点就是……”

他突然伸手,猝不及防,一杯热的茶水想泼在我脸上。

但是方向偏了。

全他妈泼在我脖子上了。

我连忙伸手捂住脖子,阮景立马护在我身前,外面的人也闯了进来。

而苏州看我难受的模样,笑着说:“顾希,你觉得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吗?或者认为我不会对你还手?你打我的,我终究要还给你。”

我的喉咙烫的发紧,我瞪着他没有说话。

苏州被自己的人团团围住,保护的真是滴水不漏。

我笑了笑,推开煮茶的姑娘,拿起一壶的热水都倒了过去。

全淋在了前面护着他的保镖身上,而他依旧从容不迫,淡定自若。

苏州这个老头真坏。

我不去看他们,立马和阮景离开,坐在车上阮景吩咐人去医院。

我的喉咙烫的很厉害,脖子上红了一片,阮景用湿润的锦帕擦拭着我的脖子,担忧问:“顾总没事吧?”

我摇摇头,只是很烫很痛。

我也突然明白,苏州今天喊我出来,对我说顾家的事,一个是为了让我心塞,二个是报复我。

我觉得重点是报复我。

一行人进了医院,医生惊讶,但还是随即替我剪掉脖子上的水泡。

又用棉签擦了擦,抹了药膏。

我突然很生气,特别的生气,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苏州是这样的人。

我也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报复心理是这样的强烈。

脖子上被烫的厉害,红晕的一片,我在医院里待了不过十分钟就回去了。

苏倾年还在别墅睡觉,我怕他等会醒来的时候,会找我。

我让阮景将这件事保密,刚回到别墅的时候,我就接到阮景的电话。

他说:“顾总,刚刚苏州离开的时候,是带着小少爷的。”

带着苏锦云的。

难道今晚苏州是……

他今晚就是想惩罚我,即使那杯茶水倒不到我身上。

他也会拿孩子来威胁我。

我无奈,到厨房里的地板上坐着,又将一个玻璃杯打碎在厨房的地板上,现场已经做好,万无一失。

只等苏倾年验货。

一个小时后,苏倾年才从二楼下来,他来厨房看到一片狼藉。

我偏过头看着他,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我的脖子上,蹲下身,语调清冷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玻璃杯打碎了,我被烫着了。”

我故作委屈,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被他的父亲欺负了。

不能一直总让他为难。

苏倾年闻言,眉头狠狠的锁着,修长的手指在我脖子处停留了一会。

他讽刺我道:“热水,被玻璃杯装着,然后能将自己的脖子烫着?顾希,你到底是有多愚蠢?”

他打横将我抱起来,径直的上了二楼,然后去拿了医药箱过来。

刚刚我用棉签将脖子上的药膏擦了,我怕他怀疑我,毕竟他很聪明。

苏倾年打开医药箱,然后取出烫伤的药膏,替我抹在脖子上。

他问:“水泡被你自己挤了?”

我点头说:“刚刚用手指碰破了。”

“下次别这么鲁莽。”

苏倾年语气不好,我自然乖巧的听话,随后他将药膏扔在医药箱里,手掌摸了摸我发红的脖子道:“不许吃辣子,不许碰冷水,也不许喝太烫的水,还有不许进厨房。”

四个不许,我心里突然很暖。

我笑着说:“我知道了,厨房里有粥,你去吃点晚饭吧。”

“笨蛋。”

苏倾年不争气的看了我一眼,眸子里深沉沉的,很失望。

他说:“顾希,你真愚蠢。”

丢下这一句就径直下楼了。

再上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他好像在楼下洗了澡,因为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很清香。

头发也是湿漉漉的。

苏倾年过来将我捞起来抱在自己怀里,拿过一旁的书本,与我看起来。

纯英文的,我只能知道大概的意思,有些英语单词我也不懂。

我问苏倾年,他也没有理会我。

好吧,我沉默看书。

十分钟之后,苏倾年扔下手中的书,伸手固定住我的脑袋。

随即伸出舌头舔舐着我的唇,舔舐着我的脸,弄的我一脸潮湿,我挣扎,伸手推着他。

苏倾年却毫不在意,拉着我的手从他的衣服里伸了进去。

摸着他的皮肤,一直到胸膛之上,我心里有些恍惚,下意识的笑了笑。

可能苏倾年看见,他蔑视道:“就这么经不住诱惑?”

我一愣,回神,立马将自己的手从他的衣服里抽出来。

苏倾年挑眉的笑了笑,伸手捏了一把我的胸,说:“苏太太,你脖子上有伤,早点休息,明天给你。”

我:“……”

是我战斗力太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