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当初的原因,顾丹暂时不说。/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顾这话没什么其他意思。

就是单纯的抱怨一下。

其实说实话,从生顾锦心到后面一两个月的时间,当初我的心理是有问题的,我害怕有人抢走我的孩子。

所以我一直暗示自己世上没有顾锦心这个人,因为我害怕被人抢走。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出车祸时候无助时的模样,我害怕的心情。

那时候我就那样跑出苏家,带着一股特别决然的心情。

就连顾乔也骂我,骂我心事想的太重,别他妈得了臆想症。

我没有得臆想症,但是我却一直暗示自己没有这个孩子的存在。

顾锦心她一直都是危危险险的来到我的身边的,真的很不容易。

直到生了孩子一个月后,顾乔给我找了心理医生疏导我。

又放我出去旅行,缓解压力。

那时候才好了一点起来。

但是遇到苏倾年后,我又想起他父亲的所作所为,我更加的恐惧。

但是再恐惧的心理,也被苏倾年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安抚了下来。

说到底,是我心理变态。

我没有接老顾的这个话,反而是苏锦云替我解围说:“姥爷,锦心一直都是另一个阿姨养着的,我前天也刚刚才知道,你别怪阿姨。”

真是一个特别懂事的孩子。

吃了饭后,我根据阮景给的地址给司机报了,然后回到公寓。

公寓里应有尽有,而且打扫的很干净,可以直接入住。

我在公寓里陪了他们一会,老顾走了一段路身体就疲惫了。

很早的就进卧室休息睡觉。

雪姨送我和苏锦云下楼。

等到楼下的时候,我让苏锦云拿着我的手机离我们五米远的距离玩耍。

雪姨知道我有话要说,她率先开口语气依旧温柔的说:“你爸这事没有拒绝,他同意做手术了。”

这事我是知道的。

我问雪姨道:“爸最近身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恢复的很好,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让你爸心情放平和,他最近情绪波动很大,经常半夜失眠。”

我疑惑,关心的问:“有什么事吗?”

雪姨表情有些难过,犹豫了一会,对我说道:“小希,你妈妈来过。”

我惊讶,连忙问:“顾丹去做什么?”

雪姨摇摇头说:“你爸说她只是过来看看,也没有说做什么,但是自从她来了以后,你爸开始这样了。”

“雪姨,这事我知道了,我回头去问问顾丹,你先上去吧。”

我顿了顿,又连忙补充:“手术时间会安排在新年后,你别担心。”

雪姨点头,然后给苏锦云说了一个拜拜,就转身上楼了。

我带着苏锦云回到别墅,丢下他自己一个人在客厅玩耍。

然后去了书房给顾丹打电话。

顾丹接到我的电话有一丝惊讶,她疑惑问我道:“小希,你有什么事吗?”

她总是这么淡定,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你找我爸做了什么?”

“你都知道了吗?”

顾丹笑了笑说:“我就是多年没有见过他,路过去看一看他而已。”

我直接脱口道:“你会这么好心?”

她几十年都不去看望我们,现在却突然要过去看望老顾。

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能见我语气不对,顾丹沉默了一会,半晌才对我说:“小希,别将我想的那么坏,毕竟你爸曾经是我的一个情人,我去看看他能有什么?”

顾丹的情人很多,她好玩,当初见老顾长得合她的心意。

所以她想都没想,和老顾结婚了。

但是她结婚后也不收心,一直维持着和其他情人间的关系。

就连生了我之后也是这样,老顾心里难过但没处说。

之后就遇见了雪姨。

雪姨是小三,但是不算太坏。

后来顾丹就和老顾离婚,回到北京继续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就连我知道的,她最近一直都在国外游玩。

她一生活的很自由。

顾丹可能知道我的想法,她继续解释说:“你爸好歹和我结过婚,我听说他身体不好,去看一看他很正常,但是他要和我吵架,所以我就回了他几句,不知道他现在心情怎么样。”

我突然明白老顾为什么会失眠了,肯定是顾丹说话刺激到他。

我平和问:“你怎么说他的?”

“他说我像小姐一样天天到处勾搭男人,我生气就说他没用一直拖累人,一直都在拖累你和他现在的妻子。”

老顾怎么说这种话?

可能是多年后见到她,心里还有怨气,还是有些生气。

互相争吵,那顾丹说他这几句也没有什么,可能打击到老顾自尊了。

老顾平时虽然脾特别气软,邻里邻居也说他,是挺没面子的,但是被顾丹说,他心里肯定很难受。

换个立场想,他以为顾丹就是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

我叹息一声,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好,这是他们两人的事。

还是找个机会劝劝老顾吧。

“你别在意我爸说的话,她就是心直口快,没什么恶意的。”

我客套的安慰顾丹。

“嗯。”

我本来想挂了电话,但是想起前几天苏州说的,我连忙问:“你和舅舅,苏州之间有什么恩怨?”

这次顾丹直接愣住,没有说话。

我又问:“不能说吗?”

顾丹的声音传来说:“不是不能说,小希,等我想想怎么说,可以吗?”

她这话的意思是,现在不能告诉我。

她需要时间考虑。

我不想勉强她,点头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后我比较好奇的是,什么事让顾丹犹豫不肯说?

苏州和他们之间有什么爱恨情仇?

想这个事,没有一个所以然。

索性就不想了,直接下楼陪苏锦云玩,一个小时后就和他去市中心了。

苏锦云提议去市中心给顾锦心买礼物,顺便一起给她置办一个小房间。

顾锦心现在虽然不需要,但是苏锦云这样热情,我也乐意陪他。

我们两人在商场逛了很久,买了很多东西,然后全部带回家。

一下午就在设计房间。

苏锦云按照自己的喜好给顾锦心布置,还在小床上铺了粉红的床单。

顾锦心的床特别小,只够苏锦云身子的两个大小。

苏锦云躺在上面还特别愉悦道:“以后我可以和锦心一起睡觉。”

我说:“好啊,等妹妹再长大几个月,你就可以和她睡觉了。”

“几个月的时间感觉很长。”

我说“那没有办法啊,妹妹还小,还没办法和你一起睡觉。”

“哦。”

苏锦云有些失望,我不忍想了想又说:“今晚你可以和我们一起睡。”

“真的吗?”

苏锦云眸子发亮,眼睛明亮的看着我道:“阿姨,真的吗?”

“嗯,可以和妹妹爸爸一起睡。”

苏锦云很高兴,但是他担心一个问题道:“苏倾年同学会不会赶我出来?不让我和你们一起睡?”

“苏倾年同学说过没有小妹妹的时候别和我们一起睡,但是现在有小妹妹了,你就可以了。”

我说的一本正经。

苏锦云很高兴,特别欢快的抱着房间里的洋娃娃和玩具放在一旁。

与苏锦云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的性格渐渐地开朗起来。

不再对我那么生疏。

而我心里也为他的变化感到高兴。

快到晚上的时间了,我去厨房将刚刚买回来的鱼处理了。

打算给他们熬鱼汤。

苏锦云也在一旁一直给我打下手,这种感觉很满足。

当我和苏锦云还在厨房的时候,苏倾年打电话过来,说:“小希,今晚加班,你们别等我。”

苏倾年说他加班,这个很正常。

但是我做出来的鱼汤想让他尝尝,所以我和苏锦云打算给他送过去。

鱼汤做好之后,我和苏锦云吃了晚饭,然后就到颐元了。

晚上下着雪,我给苏锦云戴上毛衣,又紧了紧他身上的衣服才下车。

刚下车的时候,苏倾年正在公司门口送一个漂亮年轻的姑娘上车。

而那个姑娘还抱了抱他,他也回抱了一下,拍拍她的脑袋。

我不知道是礼节性的拥抱,还是他自然而然……所以接受。

我拉住苏锦云隐藏在黑夜里,等苏倾年上去十分钟后。

在电梯里,苏锦云问:“阿姨,刚刚为什么不喊住苏倾年同学?”

我笑着解释说:“苏倾年同学刚刚送客户,我们不好去打扰他的。”

其实我心里很乱。

等找个时间问一问他。

看吧,我就是这样的敏感。

我和苏锦云上去的时候,苏倾年有一些错愕,他站起身过来,疑惑的问:“你们怎么来了?”

“给你送鱼汤啊。”

苏锦云解释,将自己手上的保温桶递给他,苏倾年勾了勾唇,特别愉悦的接过去,坐在沙发上倒出来。

我望着周围,疑惑的问苏倾年道:“倾年,锦心在哪里?”

苏锦云也说:“对啊,小妹妹呢?”

苏倾年端着碗给苏锦云喂了一口鱼汤,解释说:“刚被奶妈抱下去喝奶去了,她饿的很频繁。”

“你请了奶妈?”

苏倾年挑眉问我道:“不然呢?总不能让孩子一直饿着。”

他说的理所当然,然后又道:“等新年后,就请个人回家,可以做饭,也可以给孩子喂奶,一举两得。”

“嗯,听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