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总检大人出事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上楼,苏锦云也没有下来。

想来苏锦云是在上面陪妹妹玩。

我一个人在一楼显得特别无聊,所以就进厨房帮阿姨做饭。

也是直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们三人才从楼上下来。

苏倾年将孩子交给阿姨,等吃了饭之后他带我们出去置办年货。

苏倾年用育儿袋将孩子抱在自己胸前,却将车钥匙扔我手上。

他的意思让我当免费司机。

好吧好吧,忍着。

我忍着脾气开车,一家人去了商场,这里有很多人都在置办年货。

我拉着苏锦云的手走在前面,苏倾年走在我们身后。

而他的身后还有两个人,是阮景派给我保护我的人。

不过等会要让他们出劳力了。

苏锦云挑选了很多东西,他喜欢的都放在车兜里,我也由着他。

商场里人多,苏倾年低着头和孩子说话,时不时的抬头看我们一眼。

我发现他这个动作后,心里很暖。

我觉得,苏倾年现在已经完全的沦为了奶爸,甚至知道怎么带孩子,甚至比我这个做母亲的还厉害。

他比我厉害应该很正常,因为他带过苏锦云七年,而我……

越想,我就越觉得愧疚。

索性摇摇头,取了一旁几张红色的剪纸,放在车兜里。

苏锦云看见,看着我问:“阿姨,这个是什么?”

“剪纸,上面写着福字。”

苏锦云哦了一声,又悄悄的多拿了两张塞进来。

我见他这个动作隐忍的笑了笑。

可爱的苏锦云。

苏锦云最后还选了毛笔墨汁还有很多种宣纸。

见他这样,我好奇的问:“锦云你会写毛笔字?”

他摇摇头,解释说:“太爷爷经常会教我,但是我不太会,我想买回去自己练习练习。因为苏倾年同学会写毛笔字,所以我也想学会。”

苏倾年会写毛笔字这个我是知道的,但是苏锦云一直以他父亲为榜样,这个就很让人欣慰。

我偏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苏倾年,他也正抬着眸子望过来。

见我望着他,他两步走过来,疑惑的问:“看着我做什么?”

我说:“就看看你。”

“嗯,我知道我好看,但是当着孩子的面还是学会矜持一点。”

我:“……”

我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苏倾年伸手敲了敲我的脑袋,叮嘱道:“别对爷翻白眼,很丑知不知道?”

“是是是,我丑你帅。”

三十多岁的男人了,像个孩子一样天天的不正经。

可能见我语气太过敷衍,苏倾年反问我道:“苏太太,不服气?”

“没有。”我非常识趣道。

苏倾年眉头一皱,伸手捏了捏我的脸,不客气道:“小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里里外外还有哪里我不了解的?”

他尾音上挑道:“特别是这身体。”

还好他低声说话,不然商场这么多人,我真的不想和他再说话。

他却跟上来不依不饶。

最后还是顾锦心哭闹起来,他才忽视我,哄了孩子好大一会。

离开商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左右的时候。

不出意外还是我当司机。

其实本来有司机,但是苏倾年不愿意一辆车上除了一家人还有其他人。

这个霸道的男人,所以他压迫我。

不过我挺乐意的。

两个人将东西搬到房间里去,我、锦云,和家里的阿姨就开始收拾房间。

大扫除过后就开始贴窗花。

我去门口贴了一副红色的对联。

上联:欢声笑语贺新春

下联:欢聚一堂迎新年

横批:合家欢乐

苏锦云不认识那个聚字,他问我,我将拼音给他用手机打出来。

他跟着读了一遍说记住了。

将别墅捣鼓完也是快晚上的时候,阿姨喂了孩子正在厨房做饭。

今天顾锦心吃了4次的奶,晚上睡觉的时候可能也只能跟着阿姨睡。

我去了顾锦心的房间,苏倾年正穿着家居服和苏锦云陪着她玩。

四个多月大的宝宝可以扶坐着几分钟,也会有想要爬的意识。

但往往爬不动。

只能坐在那里,两个小手支撑着地上,不久就自己摔倒。

还好是毛毯,摔不疼她。

顾锦心穿着白色的公主裙坐在地上,一脸无辜的望着苏倾年许久。

苏倾年也盘腿坐在地上看着她,鼓励她向他爬一小步。

但是还是失败了,因为顾锦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模样特别的委屈。

委屈到生无可恋的样子。

苏倾年见她这样就不忍心了。

做父亲的心里很柔软,苏倾年又是个闺女控,更加的柔软。

阿姨上来,正要喊我们下去吃晚饭,结果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接过来,脸色瞬间苍白,苏倾年看见,连忙问:“出什么事了?”

“我嫂子家出事了,倾年你在家里,我去医院看看。”

苏倾年知道我说的嫂子是谁,上次我给他解释了很多。

也包括这个孩子被谁养着的。

他好心的对我说:“我陪你去。”

我摇摇头,但是他说话一直这样,只是决定,不容我反驳。

我没有告诉苏倾年原因。

其实是总检大人查案的时候被人打成重度昏迷,还被革职。

是的,被革职了。

能做这个手脚的,我只能想到一个人,就是苏倾年的父亲。

苏州。

打人他一向在行。

只有他才会做这样幼稚的事。

就在我以为所有的事就是苏州做的时候,我发现很多事都和我预期想的不一样,包括最后的策划人。

苏倾年送我去医院,然后在车内等着我,离开之前他眸子专注的看着我说:“你上去吧,我在这等你。”

我疑惑问:“你不上去?”

“我和他们不熟,免得他们不自在,我就在这等你。”

他想的很周全。

不上去也好。

我上去的时候,嫂子和萧炎焱都在病房里,而总检大人还昏迷中。

调查这个案子的是总检大人和萧炎焱,如今萧炎焱没事。

也是他们不敢动萧炎焱的原因。

毕竟萧炎焱和他们是邻居,又是世家,被发现了就不好说话。

我进去担忧问:“总检大人现在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

嫂子眼圈很红,想来是刚哭过的原因,脸色也很苍白,她拉着我的手解释说:“医生说被人打的厉害,但是好在都是皮外伤,只有轻微的脑震荡,等会醒来就好了。”

我说:“是调查这个案子出的问题,嫂子我对不起你们。”

这事有我的责任,因为说到底是我让总检大人去查的。

萧炎焱多年的神情一样,她听我这样说,冷漠着说:“顾希,这事和你没有关系,这是我的工作。”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们还要谢谢你的举报,不然没人想着去查,也没有人敢去查。”萧炎焱顿了顿,继续说:“郭检暂时不能查案子了,但是还有我,他们不敢动我的。”

突然我们明白,萧炎焱在安慰我。

我陪着嫂子坐了一会,她问顾锦心的事,我说最近很好。

她说:“你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喂过孩子,奶水不知道还有没有,应该是请的阿姨吧?”

我点头,说:“她的爸爸请的阿姨。”

嫂子眼圈还是很红,她握着我的手说:“你和炎焱回去吧,这里有我看着他,不会有事的。”

我摇头说:“我再陪你坐一会。”

“陪我坐什么,你快回家去陪孩子,锦心可能想你了。”

嫂子赶着我和萧炎焱离开,无奈,我和她一起进电梯离开。

萧炎焱问:“最近过得怎么样?”

“很好。”

“听嫂子说,你有了孩子了。”

我说:“嗯,两个,一男一女。”

萧炎焱冷漠的表情终于轻微的笑了笑,我神情略有些震惊。

萧炎焱高兴的语气说:“恭喜你,顾希,如愿以偿。”

是的,我如愿以偿。

那么,她呢?

一个默默爱了苏倾年二十多年的女人,她心里会怎么想的?

“谢谢。”

我只能说这么一句。

到车库的时候,我远远的的看见苏倾年身子正靠着车背对着我。

而他的手臂被一个年轻的姑娘抱着,而那个姑娘就是前天那个拥抱着他的女人,他没有拒绝的女人。

她怎么在这里?

两人正低声说着什么,女孩笑的很高兴,贴的他更近。

萧炎焱显然也看见了,她低声对我说:“那个女孩,我认识。”

我脸色非常的不好,下意识的问:“她是谁?”

“是周家的千金,周六六,和苏家一直都是世交,苏倾年从小都挺护着她,也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可能是当做妹妹的原因吧。”

又不是亲生的妹妹,凑那么近做什么?还有说有笑的。

苏倾年拍了拍她的肩膀,周六六松开他的手臂,就扬长而去。

离开之前还要亲苏倾年的脸颊,苏倾年伸手阻止敲了敲她的脑袋。

他声音颇大,我听见他说:“小丫头片子,以为像小时候?回国后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

“我喜欢你,我就是想亲你怎么了?怎么?你要打我?”

苏倾年赶着她道:“快滚快滚。”

“我就不!”

基本没人和苏倾年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就连我也没有。

周六六得意的声音传来,随即无所谓的顺了顺自己的头发离开。

我小声的对萧炎焱说了再见,然后在拐角处等了几分钟,才出去。

苏倾年看见我走过来,语气关心的问:“没什么事吧?”

“没有,都挺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