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误会一场/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事,都是谜团。

还有,阮景说,这段时间苏家在苏倾年的掌控下,渐渐的强势了起来。

苏家有几个股东,因为作风问题而被苏倾年罢黜了。

而顾家,经济也特别好。

其实,一切都在好起来。

但是我心里,就是越来越惶恐。

这是很久都不曾有的感觉,那是以前我胆小懦弱时才有的想法。

我将U盘取了下来,然后装回行李箱,还有两本日记本。

其实那套公寓房里还有许多东西,我却只带了这些回来。

我想那座公寓,可能一辈子都会被苏倾年封锁起来。

任何人都不能再去碰触。

我刚将行李箱放好,窗外的风声大了起来,我过去床边看了看。

雪已经停了,风却猛烈的刮起来。

苏倾年消失了整整三天两夜,是在第三天晚上除夕的时候。

他才神情疲倦的回来。

那时候,我们正打算去老顾家吃个团圆饭,他之前没在家所以也没有计划他。

而且他一回来就开始在床上躺尸。

我坐在床边看了他许久也没有打扰他,随后起身下楼。

苏锦云盯着我好奇的说:“阿姨,刚刚苏倾年同学回来,只和我们打了一个招呼,就上楼了,很冷漠的样子,是他工作太累了吗?”

苏锦云还在费尽心思的给苏倾年找着借口,真的是他亲生的。

我配合的点点头说:“嗯,太累了,我们现在去姥姥姥爷家吃饭吧,他们刚刚打电话过来一直催促。”

刚刚客厅里的座机都要被老顾打烂了,一直催我们过去。

苏锦云问:“会有红包吗?”

“会的,新年哦。”

苏锦云看着我不解的问我道:“可是明天才新年啊。”

我好脾气对他解释说:“可以提前发的,因为明天新年我们不会过去,姥爷会想着这点的。”

苏锦云不缺钱用,但是小孩子在过新年的时候,就是期盼红包。

沙发上放着我的挎包,我拿起来,心想终于有手机用了。

阿姨刚刚就走了,她晚上九点左右会过来的。

而且明天也是照常上班。

只是晚上会回家和家人团年。

我怀里抱着顾锦心和苏锦云离开。

我到了老顾的那套公寓,雪姨已经做好了饭菜,她看见我们来,立马从我怀里接过孩子。

雪姨说孩子很漂亮,还送到老顾的跟前,让他看了看。

老顾想抱,雪姨没给。

吃过饭之后,老顾给两个孩子一人发了一份红包。

后来,顾锦心的我拆开看过,金额很大,有六千六百六十六元。

但是我随后也给放在了小盒子里,上面还记载着具体的年份,还有谁送的,我想等她以后长大给她看。

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老顾很舍得给自己外孙和外孙女下血本啊,他这么多年从来没给我发过这么大的红包。

吃了团圆饭,我带着孩子回别墅。

离开之前老顾问了苏倾年,我笑着向他解释说工作太忙,在出差。

回到别墅的时候,阿姨已经回来了,她正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进去抱歉的对她笑笑说:“不好意思,除夕也让你过来。”

“没事,家里一大家子人,不差我一个,再说了太太给我发了那么多工资,我很高兴留下来。”

我点点头,将怀里的孩子递给她,顾锦心已经睡下了。

阿姨带着她回房间。

我在花园里让一直跟在我身边保护我的人等着十二点整的时候,点燃别墅里的所有烟花。

这是之前买回来的,就等着新年的那一刻放出去。

苏锦云本来也想一直等,但是实在熬不住,就回房间睡觉了。

我也索性上楼回自己的卧室。

我打开门进房的时候,身子突然被人搂住,苏倾年手臂死死的禁锢着我,脑袋的黑发还很潮湿。

他将脑袋抵在我肩膀上,低声细语道:“刚刚看见你和苏锦云在楼下待了很久,我在想你多久才会记起我。”

他的语气有一丝埋怨。

我忍住心中的情绪,不经意问:“你这三天去了哪里?”

“妹妹出事了,这几天一直在医院里,还有帮她办离婚协议书。”

不是周六六吗?

怎么扯到苏满满身上去了?!

而且苏满满怎么突然就离婚了?

我后背靠着门,伸手摸了摸他的颈子,安抚问:“满满她和她丈夫怎么了?”

“不是满满,是我另一个妹妹,周家的女儿,你不认识。”

我略有些惊讶,苏倾年很坦诚,而且周六六结了婚了?

明明看起来很年轻啊。

而且前几天还看她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离婚了呢?

难不成是我瞎想了几天?

我嗯了一声,拉着苏倾年的手走到床边,本来也没有多想问什么。

苏倾年却特别有兴趣聊天,他解释说:“周家的女儿和我母亲有远亲的关系,从小就她和我关系好。”

原来一直以来季洛和他只是表面上的关系,他其实也一直不屑提季洛的,更不屑提宋之琛。

就像季洛和宋之琛很少提他。

各有各的傲气。

远亲,就是有血缘关系的了。

真的是我乱想了一些日子啊。

我问:“她怎么出事了?”

“她不听话,非要违背她父亲的意愿,和一个外国男人结婚!最近因为家庭不合才回到中国,没想到那个男人也跟到中国来。”

苏倾年坐在床边,拉着我坐下,伸手将我拥在他怀里说:“她想离婚,但是男人不许,前几天她去医院想打掉孩子,但是发现了。而那男人知道后性子暴躁的打了她,所以她才向我求助。而且她性子随意,直爽,坚强,又特别的无赖,更特别的执拗,居然和一个强壮的男人在医院里打了起来。”

难怪前几天在医院见到她。

“她既然结婚了,为什么要做亲你脸颊的动作?”

我这话是下意识的,但是苏倾年瞥了我一眼,直接戳破我说:“那天你都看见了?为什么在车上不问我?”

说这话的苏倾年态度有些不好。

他继续道:“顾希,以后有什么事别自己在心里瞎琢磨,如若我猜的不错,你又瞎想了好几天。”

我败的体无完肤。

但我还是下意识的反驳说:“我没有多想。”

苏倾年直接跳过我这个话,解释说:“她就是那样的性子,知道我不会让她做这样的动作,所以才想着要逗我,她就是一嬉皮笑脸的货。”

“不过,她孩子还没有打成,也没有被他的父亲打掉。而我那个妹妹反而要坚定的生下这个孩子了,她说既然他命运多舛都还在,说明他该来到这个世界,倾年哥哥,你别劝我。”

我想,其实苏倾年当时根本就没有劝她,只会讽刺她几句。

我问:“后来呢?结果怎么样?”

“事情解决了,也离婚了,那个男人也被送回自己的国家了。”

事情解决,可能用的暴力手段。

而我这几天想的东西,被苏倾年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就给解决了。

但是,当时那个情况,那个女孩热情的样子谁不会多想?

苏倾年将这事得前前后后都给我讲了一遍,其实也是真的不容易。

可能是不想我误会。

苏倾年突然拉着我倒在床上,随即翻身压在我身上,长腿禁锢着我的双腿。

目光在房间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魅惑,他伸手掐住我的下巴。

苏倾年使了点劲,我下巴微微的疼,他提醒道:“以后,有事直接问,如若我今天不说,你是不是就死埋在心里,然后渐渐的对我产生成见?”

我连忙求饶道:“我不会!”

“不会?我看你比谁都会,顾希,下次再这样,我不会和你说好话,会直接揍的你说不了话。”

“你这是家庭暴力。”

他不以为然道:“我是以暴制暴。”

窗外的烟花齐齐放了起来,我偏过头望出去,窗外的颜色五彩斑斓。

颜色互相交叉,升到空中消失。

我缓了缓语气,说:“苏倾年,现在是新年,你给孩子的新年红包准备好了吗?”

身上的衣服渐渐脱落,苏倾年的声音传来道:“伺候好爷,明天的红包算你的一份,伺候的不好,我将你扔出去,孤身一人过年。”

我不满问:“你为什么不伺候我?”

“你不是说我帅的想让你操吗?给你机会你不要?”

我:“……”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不正经的话,让我的身体发热,微微颤抖。

他非常会调情,我颤抖着身子趴在他身下,望着外面的烟火。

挨家挨户的接二连三的放了起来。

在这个新年,终于有了年味。

而今年新年,我终于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我很幸福。

我喘息着,扯着身下的床单,苏倾年却还在我身上动作。

我五指紧紧的握着床单,身体被撞的厉害,我连忙求饶道说:“苏倾年,我有点受不住了,不来了。”

“嗯。”

他妈的苏倾年就只敷衍的嗯了一声!

不管不顾的释放着自己最原始的感情,继续做自己的动作。

直到很久的时候,他才微微喘息趴在我后背上缓了一会。

随后抱着我去浴室洗澡,他替我洗了,还强烈的要求我帮他洗。

即使我闭着眼睛,他也不放过。

他这是几天没吃肉,一吃肉就停不下来了吗?

在迷迷糊糊之中,我听见苏倾年轻柔的声音说:“明天,母亲、爷爷还有我妹妹满满会过来过新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