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苏倾年骗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儿个新年。

万家灯火拥簇,光芒灼灼。

晚上的时候,苏倾年带孩子回了一趟苏家,但两个小时不到就回来了。

新年苏家长辈都在,他本来也没在意,但是苏锦云说:“苏倾年同学,苏伽成打电话让我回去领红包。”

小孩子心性,苏锦云对红包这事挺执着的,索性苏倾年就当饭后散心一样,带他回苏家一会儿。

领了红包就逃跑。

苏倾年回来的时候,我在花园里和家里留下的几个人摆弄烟花。

他回来的正好,我问:“打牌吗?我们几个人凑一桌,新年图个热闹。”

苏倾年表示赞同,一晚上下来,就我一个人输,输得欲哭无泪。

我仔细算算,是阮景好几个月的工资,大部分就兜在了苏倾年的钱包里,他居然一张牌都不放我。

我之前斜着眼看向他,让他懂点事,但他居然不为所动,一直死磕我。

看他钱包鼓鼓的,我郁闷的和桌上的几个人出去放烟花。

快到凌晨十二点了,苏锦云今天也还是没有撑住,固定的生物钟让他早早的在十点之前就回了房间睡觉。

十二点一到,所有的烟花都被点燃,流光溢彩,光芒万丈。

今天北京的夜空很清明,还有淡淡月光漂浮,在烟火的渲染下,变的很璀璨也很明亮夺目。

去年我是在昏迷中度过这日子的,什么感觉也没有!

而今日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至少是幸福的。

回卧室的时候,苏倾年给我封了一份红包,我疑惑的接过来问:“你不是早上给我发过了吗?”

“那是给苏锦云和顾锦心母亲的,而现在这个是苏先生给苏太太的。”

唉,说甜言蜜语的苏倾年,一直都让人招架不住的。

我打开,里面是我刚刚输了的钱,还有一张金色的银行卡。

我拿在手上,对他晃了晃问:“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给苏太太的。”苏倾年拥着我坐在床上,愉悦的说:“虽然我知道顾总不缺钱用,但是作为丈夫,该给他妻子的,一点都不能少。”

很好,这很强势。

睡觉之前,苏倾年也说:“顾希,新年一过,我们就准备婚礼。”

我以为这句话的承诺很重,不是那么难实现,但还是高估了自己!

新年一过,我出国谈合同的时候带上了苏锦云和顾锦心这两个孩子。

因为我答应过苏锦云,他考试如若考一个好的成绩,我就带他出去旅行。

其实之前苏倾年也想要一起出来,但是颐元的事离不开他。

至少不能奢华的拥有半个月时间!

待我带着孩子回国的时候,是苏倾年来接机的,他看见我们出来,率先抱着我紧紧的拥在他的怀里,随后从一旁的阿姨手上抱过顾锦心。

苏锦云见了有些吃醋道:“苏倾年同学,你没有抱你的儿子。”

苏倾年斜眼看着他,随即道:“大男子汉的,要什么拥抱?让你母亲抱你,她双手空着的。”

我:“……”

我主动的蹲下身子,将苏锦云抱在怀里,这孩子脸腾的一下红了。

其实抱苏锦云我是有些吃力的,因为他快七岁了,是个小大人了。

苏倾年看见,一只手抱着顾锦心,一只手从我怀里捞过苏锦云抗在肩膀上,向机场外面走去。

去国外的这趟,其实收获挺多的,合同也拿下了,更安安心心的陪着孩子到处走了半个月的时间。

而且那份合同,很多问题都是苏倾年提起过的,回答起来如鱼得水。

苏倾年送我们回到别墅之后,就上班去了,听他说下午有两个会议。

而我正在房间收拾行李的时候,接到苏伽成打过来的电话。

他说:“顾希,我们见一面。”

半个小时后,我到了他指定的咖啡厅,远远的看见他坐在窗边。

视线落在窗外的人流上的。

我过去坐在他对面,平静的问:“你今天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其实,刚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我有些震惊,心里疑惑的不行。

实在想不通苏伽成找我有什么事。

苏伽成收回视线,目光淡若的看着我,随后温和的语气对服务员说:“给她来一杯绿山咖啡。”

他知道我的喜好。

等服务员离去,苏伽成才自顾自的说起来道:“阿洛其实一点都不喜欢绿山咖啡,但是有一个叫宋之琛的男人喜欢,而那个男人又因为一个女人喜欢。我在想阿洛这么多年咽下的咖啡,应该可以倒满她整个辈子的悲伤。”

阿洛就是季洛。

苏倾年说过,苏伽成喜欢季洛。

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单身。

我也忽而发现,苏家的人一个比一个痴心,比如苏伽成,比如苏倾年。

我没有接话,我知道他还有话说。

果然,苏伽成又说:“等这边的事都做了一个了结之后,我就去美国将阿洛带回来,免得她一生过得太苦,顾希你说我这个决定怎么样?”

“这是你的事。”

苏伽成忽而沉默,模样看上去有一些悲伤,甚至有一些颓废。

他说:“顾希,天成的案子其实可以翻案的,这样你们就可以顺藤摸瓜,就可以将苏州和我的父亲打倒!”

“你怎么突然这样说?”

苏伽成给萧炎焱说天成案子的时候只是顺带,可是现在……

苏伽成为什么要这样做?

忽而之间,难不成他转性了?

而且,顺藤摸瓜,摸的第一个人就是他,难道他想到全身而退的法子了?

“顾希,我厌倦了。”苏伽成又低头喝了一口咖啡,随即皱了皱眉,全部倒在一旁的垃圾桶里说:“我早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可是,即使这样,也不应该就这样出卖自己的父亲啊?

萧炎焱说过苏伽成的手段和苏州很像,就连苏倾年也这样评价过他。

可是他现在却当着我的面说,他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给我传达的信息是他想要临时退出?

哦,对,他刚开始就说等这边的事一了结,他就要去带季洛回来。

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苏伽成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我淡定的问他:“为什么告诉我?”

这时候,服务员端着咖啡上来,我握在手心看着对面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苏伽成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温和的,也有些婆婆妈妈的管着苏倾年的家事,但是从别人了解的来看,又是狠毒的,甚至不择手段的。

“其实,我对你是不算好的,七年前我就一直不喜欢你,因为你是霸占了阿洛的位置上位,所以苏州做的事,我一直都知道,也没有阻止,甚至帮他执行命令,所以……顾希,一年前那场车祸是我听从苏州的命令……这是我的错,还有阿洛以前对你做的事,都是有我参与的,我都是执行者。”

我神情一凛,我从没想到执行命令的一直是苏伽成。

我忍住想要将手心的咖啡泼在他脸上的冲动,冷漠问:“那么,为什么,现在要坦诚的告诉我这些?”

“顾希,你真的变了,要是以前你手中有一杯滚烫的咖啡,你早就给我泼上来了。”苏伽成笑了笑,又温和的语气说:“我也说过,我厌倦了。”

苏伽成,一直都在说这话。

而且他一直连名带姓喊的苏州。

“你这话,不能让我相信。”

苏伽成说:“相信与否,都不重要。”

真是淡定的男人。

“苏伽成,你是我的仇人。因为你自己承认的,一直以来,你都是扮演着伤害我的角色。”

面对我这番质问,苏伽成不以为然,他忽而偏过眸子,看向窗外。

我也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我有些错愕,现在这个时间点,苏倾年不是正在公司开会议吗?

咖啡厅的对面是一家棋牌室。

他怎么就陪周六六来棋牌室了?

无论他们有没有血缘关系,至少,苏倾年在这件事上,他骗了我。

苏伽成的声音传入耳中说:“他身边的人叫周雅兴,因为是六月六出生的,所以小名叫周六六。而大家也习惯喊她周六六,听说她刚留学回来。”

“我知道。”

苏倾年对我说过这件事。

“她的父亲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在政界的号召力比我的父亲还要大。”苏伽成道,“我记得她小时候和倾年走的最近,还一直扬言道要嫁给他。”

嫁给他?!

我着急,连忙问苏伽成道:“她不是袁瑾的远方亲戚吗?”

“嗯?”苏伽成不解的看着我,反问:“谁说是姑姑的远方亲戚?”

苏伽成可能见我一脸迷茫,他说:“周六六和姑姑没有关系,不过姑姑和她的父亲关系一直很好。”

我不确定问:“那她结婚了吗?”

闻言,苏伽成笑了笑对我解释说:“顾希,周六六刚刚回国,在没有家族的认可之下,她们这样的人,是不能提前结婚的。”

苏倾年除夕那天全他妈说的都是谎话,什么外国男朋友?

什么结婚掉孩子?!

什么离婚?

全他妈都是忽悠我的。

苏倾年说我不问他,可是他自己给了我什么样的解释?

问他也是谎话,犹如一年前一样,让我怎么去问他?

怎么敢去问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