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李欣乔因我受伤。/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底忽而难过起来。

感觉之前建立的信任,在几个钟头的时间,就被戳破了。

就被苏倾年的谎话与苏伽成几句无心的解释戳破了。

我有点看不清我爱的这个男人,即使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很了解他。

我想我的脸色现在很不好看,苏伽成出声问:“顾希,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我没事,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我只是难过被骗而已。

这比刚刚听说苏伽成一直害我的消息还要难受,还要震惊。

苏伽成见我情绪忽而不对,抿了抿唇想说些什么,我连忙阻断他,转移话题道:“我觉得你今天找我来,并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听我这样说,苏伽成忽而笑了,他道:“是,对你没有意义,但是对我的意义可就大了,顾希你以后会明白的。”

后来我才彻底的明白,这意义究竟指的是什么!

苏伽成离开后,我在咖啡厅坐了许久,自己开车去了嫂子家。

总检已经出院,身体恢复了很多,他对我说:“萧炎焱的案子有进展,但是证据指定的不是苏伽成,而是他的表妹,苏素文,苏励的女儿。”

其实我已经猜到了。

在医院遇到的那个助理,其实苏素文身边的,而且那个医生所说的朋友,不是指的苏伽成,而是苏素文。

而且,宋之琛给我留下的U盘里面有记载苏素文的事。

他说,苏素文和苏伽成是共通的,意思就是他们两人做事都是互知的。

说难听点,就是狼狈为奸!

这就是我一直没有想到的人,上次在苏家偷听到她和苏满满的对话,我还听见她说我毕竟是嫂子。

我还觉得她没有那么多心眼,原来……在金钱面前,都是算计。

那么苏素文肯定也知道苏州以及苏伽成对我做的事了。

我仔细想着那天她们的对话,还有之后出现的苏伽成。

忽而明白过来,他们都是算计好的,而苏满满可能是被利用了。

毕竟,她真的单纯。

很显然啊,这次苏素文替苏伽成背了黑锅,也许不是黑锅,而是苏伽成可能将所有的事推在了她的身上。

或者说是苏素文自愿的。

难怪苏伽成让我们顺藤摸瓜。

还有这件事苏素文牵扯了进来,苏励最后难道会袖手旁观吗?

这个案子,的确不好翻啊!

所有的人都动不得,但是所有的人都该动一动,都该动下去!

“总检大人,这个案子比想象中困难,特别的困难啊。”

我心情低落,略有些惆怅。

总检大人藐视的看了我一眼,说:“邪不胜正,你个丫头片子担心什么,萧炎焱说这事始终要有一个解决办法,这个案子很有挑战性,她很喜欢,她说给她三个月时间,一定查出来!”

萧炎焱的能力不在话下,肯定能查个水落石出,但是肯定也会有人阻止她的,就怕和总检落了一个下场。

虽说不敢动她,但是上面权势的人很多,想要弄丢她的职位很简单的。

我和嫂子在客厅里说了几句话,就离开这里回了顾家的别墅。

我给阿姨打电话,让她转交给苏锦云,苏锦云很快接过来问:“阿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还是没改过来喊我妈妈。

但是心已经走向我了。

我笑了笑,轻声说:“锦云,阿姨这几天有事,先不回家了,你做哥哥的要好好的照顾妹妹好吗?”

苏倾年这样骗我,我根本不想回去,本来他大晚上的将我丢在马路上,我认了也原谅他了。

可是现在想起来,真的搞笑。

因为他的一个谎言,那天还和他做了半夜的爱,还调情……

呵,我真是傻瓜啊。

他心底难道一点都不会觉得因为欺骗我而感到愧疚?

“好的,阿姨。”

大人有事,他一般不会多问。

苏锦云又坚定的语气说:“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妹妹。”

“嗯,阿姨相信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躺在床上心底更加觉得委屈,这时候阮景打电话过来,我按了通话键接了起来。

他恭敬的说:“顾总,已经准备好,老爷子的手术安排在一周后。”

老顾的手术也确定了,等过几天的时候再去看看他。

又再一次挂了电话,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我觉得异常的孤独。

随即我打开手机,下载了邮箱,有五条未读邮件,全是季洛的。

她找不到宋之琛,她快疯了。

但是我没有回复这些邮件,但也没有删除,我再次看了看我和宋之琛之间所有的邮件回复。

最后一次联系,是快一个月前。

新年那个快乐,是自动回复的。

其实,我很想知道他的现状如何。

但是,没有消息应该就是最好的消息吧,我只能这样想着。

在顾家的别墅待到晚上,苏倾年打电话过来,我没有接。

索性他也没有打了。

而再次接到一个电话的时候,是李欣乔那姑娘打过来的。

但是接电话的却不是李欣乔本人。

而是一个陌生的声音道:“你是李欣乔的家属吗?她现在生命垂危,急救中,你赶紧过来一趟。”

靠,这是怎么回事?!

我着急问:“我妹妹她出什么事了?”

“被人砍了,刺了几刀。”

闻言,我连忙穿好衣服,打电话喊了一直陪着我的几个保镖起来,吩咐他们从北京往我以前那个城市,连夜开车。

李欣乔虽然以前不好,但是她已经有所改观,而且我和她生活了这多年,听到她出事,我心里还是担忧。

更何况,她是雪姨的女儿。

但是她为什么会被人砍?

到了李欣乔所在的医院,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五点的时候。

我着急的走在前面,后面的几个保镖寸步不离的跟在我身后。

在他们觉得陌生的城市,他们行事更加的小心翼翼。

护士看到我们这一行人,有些震惊,连忙问:“请问有什么事?”

“李欣乔病人在哪里?”

“刚抢救结束,还好没什么事,你是她家属吗?我带你过去。”

护士非常热情的带了我们过去,我在病房里看见……昏迷的李欣乔。

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死气沉沉的时候,在我的印象里她一直都是跋扈的,甚至是张扬的。

我让护士给她办理了单人病房,然后去值班医生的办公室。

值班医生说:“这姑娘送过来的时候,很危险,身上全是血,但是她在救护车上昏迷前告诉护士,有事给她姐打电话。护士拿过她衣兜里的手机,翻了联系人,就打给了你。”

我点头,问:“她为什么出事?”

医生对我解释说:“这事我们具体也不知道,但是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她就一个人躺在路边,身上全是刀伤,而且有热心群众报警了,昨晚警察过来询问了一番,也带走了她的手机。”

我担忧问:“她没什么事吧?”

医生摇头说:“现在已经没事了,就是伤重,应该要昏迷一段时间。”

我回到病房,看见李欣乔的身上全是伤痕,就连额头也是被撞过的。

她到底惹了什么人?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李欣乔才虚弱的睁开眼,醒来看着我。

她眼圈有些微红,暂时不能说话。

等到了晚上之后,她才低声的说:“我没想过,第一眼睁开,看的会是你,以前的事现在想来,真的很后悔。”

“没事,都过去了。”我转移话题道:“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李欣乔忽而问我道:“姐,你还记得关小雨吗?”

这人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问:“她怎么了?”

李欣乔缓缓的解释说:“她的两个哥哥都是社会上不正经的人,听说关小雨进了监狱后他们就来到这城市,去了监狱询问关小雨的事。他们愤恨伤害自家妹子的人,一直都在调查你的消息,但是一年来也没有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查到我身上来了。”

所以……她是为我背了黑锅?

忽然之间,我有些对不起她。

我安慰她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这些,这些都过去了,以后都会好的,是我对不起你。”

等她好了,在具体问她这些事。

“没事,我以前对她也不好。”她笑了笑点头说:“姐,我没有找我爸爸,是因为家里没有钱为我治病了,而我也不想让他担心。”

一年过去,她真的懂事了很多。

我笑着替她捏了捏被角,笑着说:“以后有事,都可以找我,对了你手机里有那两个人的联系号码吗?”

“没有,但是我能记住他们的微信号,这个可以联系上他们。”

“嗯,你先休息一会,等会醒了再给我说这些事。”

她点头闭上眼。

等她睡下之后,我将这个微信号写下来,递给外面的保镖,道:“将他们引诱出来,用找到顾希这借口,等见面后将他们狠狠地打一顿再送到警察局去。”

李欣乔的手机昨天被警察带走了,我想了想又说:“将她的手机,一起带回来。”

“是,顾总。”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到,李欣乔会因为我受这么重的伤。

这时我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苏倾年打过来的,但是我一直选择的忽略。

我吩咐了这几个保镖,接到苏倾年的电话通通不要接。

苏倾年这个骗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