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天成案子证据已找到/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伽成的话,其实我刚开始是将信将疑的,但一直以来从他口中听来的话,都不会有太大的差错。

所以我让阮景查了查周六六。

周家与苏家的关系是那种像很多世家相处的状态,关系不好不坏。

但是私下和袁瑾又比较好,和苏倾年的关系比较亲密。

也就是说,个别来往。

反正无论如何,苏倾年是做了一件让人不可饶恕的事。

他总是这样,消磨我的耐心。

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李欣乔还在昏睡中,一直迷迷糊糊的说着什么。

应该是精神疲惫,脆弱。

现在晚上八点钟左右,我想了想出医院去了检察院。

如若不出意外,萧炎焱一如既往的在加班,她总是这样勤奋。

一个案子如若不水落石出,她总是能将自己所有的精力放上去。

我在下面给她打了电话,她略有些惊讶,但是很快的就下来了。

我和她去了附近的摊位喊了几个小菜,又点了一打的啤酒。

等坐下她才询问:“你怎么突然过来这边了。”

“有点私事。”我笑了笑,问她道:“这边的案子如何了?”

萧炎焱喝了两口拉罐啤酒说:“之前有基础,所以调查起来都是很容易的,很多证据都浮出了水面。”

“听总检说,和我们预想的不一样,苏伽成身上摘的很干净。”

“嗯,是这样的。”萧炎焱解释说:“苏伽成摘的特别干净,所有的证据都是指向了苏素文。他们在想办法将苏家的三个兄弟牵扯进来啊。”

我略有些好奇的问:“那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苏州,苏易,苏励,这三个人同时牵扯进来,没人能动的了苏家,恐怕最后会绕过苏素文。”萧炎焱忽而叹息一声,说:“顾希,我们一口气吃不了大胖子,他们要将苏励牵扯进来,可是我们不能,苏素文只能轻飘飘的过了,会有人替她背黑锅的。”

权势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一个人犯了错会有人直接庇护的。

“苏素文,不动可以。”

其实仔细看这件事的发展,将苏素文牵扯进来的最后目的,只是将苏伽成的罪行逃脱了而已。

苏伽成……这是一个比苏州还厉害很多的狠角色啊。

不过他说倦了这样的生活,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是保持中立态度。

看他以后要怎么行事再说。

我说:“这案子听起来像要接近了尾声,很快就会查到苏易的头上。”

“其实差不多了。”

这时候凉菜先上来了,萧炎焱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又接着说:“我以为会花几个月的时间,其实算起来一个月就绰绰有余了。到时候我会找萧家从政的人庇护我,这个案子如若不出意外,下周就会提交上去。”

“嗯,到时候顾家也会尽全力。”

“顾希,苏易一倒,苏州就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而苏励除了家族,是不太会管事的。”

是啊,最终的目的就是苏州。

让他尝试什么叫做无能为力,什么叫做绝望和嘶声力竭。

与萧炎焱分别后,我不想回医院,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下。

刚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手机又响了起来,依旧是苏倾年。

这个男人,恐慌了啊。

我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接起来。

“顾希,你要做什么?”一个略为愤怒的声音传来。

他总是能质问我。

我轻声的笑了笑问:“苏倾年,你说我究竟要做什么?”

对方一愣,道:“顾希,这几天你给我闹失踪,你在玩火是吗?”

“苏倾年,周六六是谁?”我直接问他。

苏倾年在那边沉默了,随即问:“顾希,你都知道了?”

我反问:“你想瞒我多久?”

“对不起。”苏倾年低哑的声音传来说:“这事是我的错。”

他只是说了对不起,却不肯解释,我直接将这个电话挂断。

我的心里难过,苏倾年这个滚蛋,给解释一下也是好的啊。

直接对不起,谁他妈想要?

我摸了摸发红的眼眶,这么久以来他都是这样,做事不顾我的心情。

而我也没怎么去质问他。

因为,我相信他。

可是这个信任不是对等的。

他怪我不肯问,死埋在心里,可是我问了,他又不肯解释。

即使之前的解释,也是谎言一场。

我不再去想这些糟心事,马上躺到被子里去闭着眼。

睡一觉就好了。

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醒来的时候,苏倾年反而没有一个电话打过来。

我的心渐渐地冷却了下来。

我去医院看了李欣乔,她的精神比昨天好的多,脸色也没有那么苍白。

她看见我,还热情的打招呼道:“姐,你来的真早,吃早饭了吗?”

李欣乔变的有些不是她自己了。

但这样的李欣乔很讨人喜欢。

我点头,说:“过来看看你,等会我就要回北京了,我给你请了看护。还有那两个人已经进了警察局,他们以后不敢再找你的麻烦。”

“谢谢你。”李欣乔点头道。

我摇摇头,这事是因我而起,说到底是我对不起她。

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我直接坐车去了公司。

阮景看见我回来,汇报说:“顾总,一个月时间过去,顾家的营业额增长了不少,那些股东看着数据没话说。”

“嗯,他们也说不了。”

阮景出去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看了眼邮箱,除了几封是季洛的还有一封顾丹发过来的。

季洛的好几封都是之前发送过来的,但是最后两封是前几天。

第一封:“顾希,我找到了宋之琛,看着他好好的,我本来应该高兴,可是我却更加难过了。因为……从始至终我在他生命里都是过客。”

第二封:“顾希,找到不过几天而已,他又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会继续找他,即使他不那么需要我。”

季洛真的属于疯癫的状态,如若苏伽成能带回她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我不会回复季洛的邮件,她只是压抑的久了需要倾诉倾诉。

而我明显成了垃圾桶。

顾丹的邮件很简短,是昨天发的,她说:“后天我就回来了,到时候你想知道的事,我都会告诉你。”

那时间应该是明天。

说实话,出去了几天我有些想孩子了,趁着下午的时候我回别墅。

苏锦云过几天就开学了,他正在客厅里的桌子上认真的做作业。

他看见我回来,很惊喜道:“阿姨,你终于回来了。”

“嗯,回来看看我家锦云。”我过去揉了揉他的脑袋问:“锦心呢?”

苏锦云听见我这样问,他解释说:“锦心被苏倾年带到公司去了。”

“家里就你一个人?”

顾锦心去了公司,那阿姨肯定也去了,家里就只有苏锦云一个人。

“嗯,只有我一个人。”

我问:“你为什么不跟着他们去?”

他一个小孩子也不怕寂寞?

“我快开学了,作业都没有做好,如果我也跟着去,那我就只会和锦心玩了,做不成作业的。”

苏锦云懂分寸,懂事情缓重。

我捏了捏他的脸,陪着他坐了一会,眼看着到下班时间,苏倾年可能要回来了,我不想和他碰面。

我对孩子解释说:“锦云,阿姨最近都有事,恐怕要过几天再回来看你和妹妹,好吗?”

“嗯,阿姨。”

我没有再去公司,而是去医院看了看老顾,见他精神状态都很好,我就直接回顾家了。

我没有告诉雪姨李欣乔的事,因为李欣乔之前拜托过我不要将这事告诉雪姨,让她担心。

顾家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过,我去了宋之琛之前的卧室。

里面没有他的一件衣服,就连被子也是叠的整整齐齐的。

他带走的很干净。

我关上门,回到卧室。

直到楼下的保镖上来喊我道:“顾总,我们几个做了晚饭。”

他的意思让我也下去吃。

其实他们几个除了保护我,平时做的事挺多的,人都不错。

我心里突然有些暖,打开门笑着道:“难为你们几个大男人了。”

他解释说:“我们对这些生存技能都很熟稔,顾总,我们是全能型的。”

“真感谢你们这些全能型的人。”

与他们坐在一起吃晚饭,本来他们之前不肯的,但是执拗不过我。

“等会你们就随意的选几间客房休息,顾家很安全,不用值班。”

“是,顾总。”

吃了饭,心头很满足,我回了卧室看了一会文件就睡觉。

直到身上传来异样的感觉,我猛的睁开眼,定定的看向摸着我的男人。

窗外还夜色朦胧,苏倾年坐在床边摸着我的脸和手臂。

我坐起身子退后几步,瞪着他问:“你过来做什么?”

苏倾年漠然着脸说:“顾希,你在怨我,所以我来了。”

真是一句搞笑的话,他不应该是躲得远远的吗?

“苏倾年,你真自大。”

自大到以为他来,我就会原谅他,自大到以为他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他。

苏倾年没有在意我这个话,而是转移话题说:“顾希,锦云说你今天回去过,我想你不愿回家,就只能在顾家,所以我过来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