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苏州恨我的原因/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有些厌恶苏倾年的这些话。

他是怎么做到云淡风轻的?

我直接从床上起来,绕过他走向门口,苏倾年却突然起身,迈着长腿,几步过来伸手攥住我的手腕。

他将我抵在门上,眸子定定的看着我,像积蓄着无限的火焰。

缓缓的灼伤着我。

苏倾年,语气轻巧的说道:“顾希,我骗你不是有意的。”

这他妈什么解释?

我的心异常的冷漠,我现在是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的,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我想起曾经的种种,略有些压抑和难过,我语气平静道:“苏倾年,你一年前也是这样,我当初失忆的时候,你用自己的的谎话讲了我们之前的相遇,还有很多事也没有告诉我。你却说是我自己不愿意问,让我以后想知道什么就都问你,可是问你的时候,你都告诉了我什么?除夕的那天晚上真是难为了你,编造了那么多的谎话来对我解释这么多。”

苏倾年眸子一闪,表情有些难为情,更有些话压在舌尖脱口而出,但是终究收了回去。

他低着声音问:“顾希,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对吗?”

“至少,现在是。”

我看着他,他却忽而沉默了,伸手想摸摸我的脸,但是我躲开了。

苏倾年的手一僵,随后道:“不原谅我没事,有时间多回去看看孩子。”

他说完这句话就拉开我抵住的门离开了,什么解释也没有。

苏倾年他究竟要做什么?

难道他厌倦和我生活了吗?

可是我们和好到现在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啊,仅仅两个月而已。

苏倾年离开之后,我终于忍不住的蹲在地上哭了出来。

我很委屈,他前段时间还在说给我婚礼,除夕那天也提过。

可是现在这事算什么?

其实仔细想来我这一生过的其实挺不容易的,遇到苏倾年之后就更不容易了,更心酸。

我十九岁认识他,十九岁怀了他的孩子,二十岁生下他的孩子。

然后因为他们家族的原因,也因为我们自身的原因,我失去记忆六年。

这六年我经历过失败的婚姻,遇到了很多心存算计的人,这六年将我所有的脾气都打压了下去。

变的现实,圆滑,市井。

后来我被苏州陷害,生死存亡一线,恢复记忆后,也好不容易保下孩子,也好不容易的原谅苏倾年。

可是他总是有本事让我伤心,他总是有本事让我不知所措。

而且他现在什么解释都没有就离开,是真的打算不要我了吗?

如若是以前的苏倾年,肯定会强势、霸道的将我攥在他怀里。

越想我心头越难过,不知怎么的在地板上睡了过去,一夜冰冷。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子冻的发麻,我在地上缓了很久才无力的起身。

昨晚哭过一场,大冬天的又在地上待了这么久,不出意外我生病了。

病来如山倒,我身子本来虚弱,这下就直接躺着进了医院。

而醒来的时候,我看着身边依旧美艳雍容的女人,笑道:“你来了。”

顾丹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她说:“你身子不好,已经昏迷了一天了,而且你的病房在你爸的隔壁。”

我有气无力的问她道:“我爸他又和你吵架了?”

顾丹摇摇头,微笑着说:“他现在也收敛,没有说我什么,我也犯不着的去堵他的心,而且过几天他就快做手术了,还是给他一点面子。万一哪天他撑不过我心底会后悔的,想到这就觉得被他骂一骂也没事。”

我听着笑了笑,顾丹见我这模样,她说:“你变了很多,对我很宽容,可能是做了母亲的原因吧。”

可能吧。

“你身体很不好,医生你再不注意,这样下去迟早会空亏的。”

顾丹见我没有排斥唠叨了起来说:“小希,身为顾家的总裁,就将身体矜贵着养起来,每天做不完的事都吩咐阮景去做好了,别为难自己。”

“嗯,我知道了。”我看着顾丹,忽而问:“苏家和顾家有什么仇?”

顾丹应该知道,我迟早会问的,她垂头想了想说:“不是苏家和顾家有仇,而是苏州与我、你舅舅有仇。”

顾丹说,在三十多面前,那时候她很年轻,舅舅也很年轻。

当然,苏州也年轻。

那时候他们三人的关系非常的亲密,和现在很不一样。

但是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一个人。

是个女人,顾离。

我的表姨,和顾丹他们是表兄妹的关系,不是亲兄妹。

听顾丹的意思来说,苏州很喜欢顾离,一直都在热烈的追求。

几十年前,那时候还是中国发展的时候,舅舅读了大学出来,作为知青下乡十年,回来的时候顾家已经被顾离的父亲吞噬。

顾丹说,从前顾家里就舅舅一个人在国内读了大学。

其余的都是在外国留学。

舅舅是真正吃过苦出来的。

也就是那十年的时间,苏州、顾离和他们的关系渐渐地疏离。

因为这家大业大的顾家是舅舅的父亲打下来的,和顾离的父亲没有关系,而他为了自己在顾家中的稳固,想将舅舅不知不觉的给处理了。

但这事最后被顾离发现,偷偷的告诉了顾丹,顾丹又告诉了舅舅。

而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顾离正在和苏州交往,准备结婚了。

听顾丹说那时候的苏州和苏倾年其实是特别像的,但是后来变了。

我知道变了,变成现在这幅幼稚,不择手段的老头子苏州了。

舅舅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找了几个信得过的人,偷偷暗杀了顾离的父亲,最后扔进海里去。

顾丹说,那时候他们那样的家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且这个家族本来就是属于她和舅舅的。

只是顾离的父亲太贪心。

但后来顾离知道真相后,觉得是自己害了自己的父亲,一直自责,渐渐的精神开始恍惚,出现问题。

就连苏州劝她也没有办法,有一天她趁着苏州不在的时候,在和苏州共同生活的房间里自杀了。

后来,苏州为了苏家发展壮大,选择了联姻,娶了苏倾年的母亲。

袁瑾。

而此后苏州和顾家全是仇敌了,但是这么多年来合作还是继续。

顾丹说,和苏家的合作,是袁瑾母亲一直坚持的,因为苏家如今家大业大,一半的功劳离不开袁瑾。

虽然苏家从商比顾家晚了这么多年,但是苏家有政界的苏易苏励扶持,所以壮大苏家一点都不难。

原来事情的起因是他们大人之间的仇恨,原来顾丹以前也狠过心。

也难怪苏州会把恨转移给我,因为他当初得不到的爱情,也不愿意我得到,即使是他的儿子。

苏州他也一意孤行。

苏州的仇恨这样深,这样说起来,他这几十年都过得痛苦。

顾丹说,这几十年苏州一直都想找他们报仇,但是他们出行一直谨慎。而且顾丹又是个常年在外面跑,经常就是闹消失的那种人。

其实说起来,苏州也是痴情人。

顾丹说:“以后你的出行记住都要多带一些人,苏州是个疯子,他会不择手段的,折磨你最后再……”

再杀掉我?

我记得前面两次见面,苏州都是打我用茶水泼我的。

这行为幼稚,但是表达了他的愤怒,以及对顾家人的不满。

我点了点头,顾丹给我说了这些陈年往事,我心里突然豁然开朗。

苏州有自己的立场,他恨我无所谓,但是必须要拉他下马。

免得他一直作威作福。

顾丹可能看我神情有些疲惫,她轻声的说:“你好好的休息,我明天早上回美国的飞机,晚上就不过来打扰你了,也不打扰你爸了。”

她回来只待一天?

我疑惑的问她道:“你为什么要专门跑回来一趟告诉我这些事?”

这些发邮件都可以了。

顾丹笑了笑解释说:“虽然是苏家的孩子,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外孙和外孙女。我下午过去看一看他们,给他们买一些礼物再离开。”

顾丹的确还没有见过他们。

但是我也明白,她说这些事的时候,心里很犹豫也很不想碰触。

像是揭开了她心底的疤痕。

顾丹离开后,我也想着一些事,我终于明白苏州为何从一开始就反对我和苏倾年在一起了。

也明白为什么他想要我死。

这些谜团,渐渐的解开,不,应该是解了大半了。

后来的几天我一直在医院里住院,等着身体好再出院。

而且这几天虽然都在医院里住院,但身子骨越来越发的不行,这么多天都是在昏睡中度过的。

大多数都是没有意识的。

阮景过来几次,我都没有感觉,还是看到旁边的文件才知道的。

这些文件只言片语,就是记载了公司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阮景做事很细心的。

而我这个总裁当的不称职,难为他一直都在纵容。

我醒着的时候,老顾也会和雪姨过来看我,陪我说说话。

我的主治医生昨天也告诉我道:“你的抵抗力特别的低,身体差。病情反反复复了好几次,最近更严重了,你记得按时吃药,还有动作别粗鲁,我都听护士讲了好几次了,说你一直都不听话。”

我没有不听话,只是半夜的时候想上厕所,或者想去外面看看,觉得这个输液瓶很挡事,所以取了。

但是回来的时候,我还是让护士重新给我插上了,我很珍惜自己的身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