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宋之琛的电话/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质问苏倾年,根本没有必要。

质问他,只会显得自己更加的狼狈不堪,我以为我了解的男人,原来都是我的以为而已,苏倾年装的太沉。

刚刚,就在几个小时以前,他还装的很好的样子,他还说中午来看我。

即使他之前没有一个解释,但是我还是信了,我心底还是期盼着。

可是现在心如死灰。

他的报复来的猝不及防,如此直接。

孩子……三个月的孩子。

他做事情一向很绝,比如现在。

我砸掉了病房里所有的东西,即使护士在外面敲门,我也没有吱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一个男人从外面打开门进来,将我拥抱在怀里。

温热的胸膛,让我感觉到一丝安心。

他说:“顾总,别难过。”

护士是个通透的人,即使她不知事情原委,但还是会讲给阮景听。

但是阮景却一下就明白。

我抱着他的胳膊,哭的一塌糊涂道:“阮景,我心里好难过。”

“顾总,我们去美国养伤,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回来。”

我低头看了看刚刚被玻璃碎片划破的大腿,阮景总是很体贴的啊。

我点头答应,哭泣的说:“好。”

阮景细心的吩咐身边的人道:“去订机票,如果没有美国的,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今天必须离开。还有将房间半个小时内回复原样。”

阮景带我离开了,丢下顾家给几个信得过的助手就离开了。

他说:“顾总放心,已经对外称你生病,过段时间再回来。”

我依靠在座椅上,看着飞机外的白云漂浮,心里又觉得悲伤起来。

难怪大家都说我爱胡思乱想。

可是……

没有美国的机票,阮景带我去了附近的国家,第二天才转到美国的。

到美国的当天,舅舅带着那个斤斤计较的舅妈过来看我了。

她讽刺我道:“这么个病殃殃的身体,还想接手顾家这么大的公司,一点都不自量力,真是可笑。”

她说话总是很毒舌的。

我沉默不语,模样呆呆的没有在乎,只是将视线放在花园里。

花园里的花开的真好啊。

耳边听见舅舅呵斥了她几句,然后又安抚了我几句,就带着她离开了。

我知道这个舅妈不喜欢我霸占她儿子的财产,但是除了我也没人可以接受啊,她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之后的几天顾丹给我打了电话,我也是应付了两句就挂了。

老顾给我打了电话,我也以借到美国养病的借口搪塞过去了。

而我只给阿姨打了一个电话让孩子借,告诉锦云别担心我,告诉他我在出差,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去。

我告诉他,这些事要瞒着苏倾年,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

如果想我了,就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他说:“好的,阿姨我知道了,我肯定会想你,锦心也会想你,苏倾年同学更会想你,我们等你回来。”

我们等你回来,多么让人动心又难过的一句话,这孩子戳中我的泪点。

这偌大的美丽别墅,只有阮景和一些保镖陪着我,陪着我玩乐。

陪着我转移重心。

他们和我玩很多游戏,输了的人都会有金钱惩罚,但是最后输的人都是我。

我喜欢和他们玩,这样才不会去想多余的事情,才不会胡思乱想。

听说今天阮景亲自下厨,几个保镖也给他打下手,一起做了中餐。

他们在维持一个好的气氛,一个属于家的温馨和热闹。

真的是很暖心的一群人。

我想,我会用他们一辈子。

吃了晚饭之后,阮景推着轮椅带着我去美国的街道走一走,去散心。

有几个外国人主动上前和我们打招呼,阮景都是客套的解释说:“和妹妹暂时定居在这边,回中国?嗯,过段时间会回去的,可能不会回来,也可能会回来,一切都是随缘的啊。”

阮景健谈,这是当助理多年养成的习惯。

他推着我离开这里,我好奇的问他道:“阮景,你看着当初的顾乔,再看着现在的我,有什么感受啊?”

我只是随口一问,因为我心底难过,想找人说一说话,不然憋的慌。

“顾总,你如若非得问我感受,那我就说实话了,你听吗?”

阮景的声音含笑,有股微风吹来,枯黄的叶子落在身上,我拿在手心研究着,道:“既然问你,当然要听。”

阮景伸手将我身上的一些叶子摘除,笑着说:“我过得其实挺不容易的。”

“嗯?”

“我见证了顾乔顾总和顾夫人之间的事,他们之间顾夫人忍气吞声的多,而顾总又误会偏执的多,两人重来没有和好的时候。也是直到后来顾夫人掉了两个孩子,才让顾总心痛不已,主动坦诚认错,可是那时候的顾夫人身体已经不行了,她瞒着顾总一个人等待死亡。之后顾总心底煎熬,也是痛苦的选择了死亡。”

这些事我都知道的。

阮景笑了笑又说:“而你,也是我的顾总,你和苏倾年、宋之琛之间的事我知道一二,你好像过得也不容易。你和顾夫人很像,属于那种独自坚强的人,又是那种经历过大起大落悲伤的人。”

我没有想到,阮景将身边的人看的这么通彻,而且他遇到的主子,都是……顾家这一辈的孩子过得不容易。

不知道锦心以后……锦心这样的身体,以后恐怕也是不容易的。

阮景顿了顿,推着我往回走说:“你如若非得问我感受,其实我是过得最不容易的那一个,因为顾家几个人的悲伤全都轮在了我的身上。我打工挣得这份工资是很不容易的,顾总,你要体谅我。”

我忽而明白阮景这些话的用心,他是劝我不要再难过。

因为他过得不容易。

他这样变着法子安慰人,也是实属第一次,身边有这样的助理真好。

管着我的生活也管着我的工作。

我终于笑着说:“阮景,以后我尽量让你过得容易一点。”

“顾总体量我就行了。”

阮景推着我回别墅,然后将手机放在我手上说:“顾总,有两个未接电话。”

“嗯。”我翻起来,一个是陌生电话,一个是苏锦云打过来的。

我正想给自己儿子打过去,没想到那个未接电话率先打了过来。

我按了通话键,接起来问:“你是?”

“小希,是我。”

这声音很熟悉,我有些激动道:“之琛,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姐姐说你病了。”

顾家对外宣称我病了,没想到他姐姐会告诉他,而他还细心的打电话过来。

这是几个月来,第一次和他通话。

我心情忽而愉悦道:“嗯,你知道的,我身体不行,生病了要养很久。”

宋之琛温柔的声音传来道:“我以前叮嘱过你,注意身体,你总是不听话。”

他有些不高兴,我小心翼翼的解释说:“我没有不听话,病来如山倒,我也没有想到这么突然啊。”

“还强词夺理。”宋之琛责怪的声音传来,随后道:“多注意修养身体。”

“嗯。”我嗯了一声问:“之琛,我在美国,你现在在哪里?可以见面吗?”

“小希。”宋之琛突然喊我。

我连忙问:“怎么了?”

“我没有在美国,我现在在德国柏林,过段时间要去芬兰,接着会去另一个地方,但是短期不会回美国。”

“哦。”我笑着说:“没事,下次有的是机会,你记得多给我打电话啊。”

“嗯,好的,你也要多注意身体,好好的休息,别让我担心。”

“嗯,谢谢你打电话过来。”

我真诚的感谢这个电话,感谢这个熟悉的声音,让我不再那么难过。

“小希,你好好休息,我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宋之琛再也没有喊我九九。

这事他以前说过的。

我也忽而明白,我可能是他这一生很重要的朋友,却再也不是他的九九。

没有谁会执着谁一辈子。

苏倾年也是一样的,我猜测他的报复更多的是我被赵郅拥有的那六年。

他在惩罚我。

我看了眼身边的阮景,笑着说:“宋之琛想开了,真好。”

“是的,真好。”阮景道。

我低头看着手机,拨了这个电话给苏锦云打过去道:“锦云,你刚刚给我打过电话?阿姨刚刚有事没接到,对不起啊。”

“阿姨,我想你了,你都出差半个月了,锦心也想你,最近哭的厉害。”

他刚说了这话,顾锦心哭闹的声音传来,我听见他偏头哄着顾锦心道:“锦心别哭啊,我正在打电话呢。”

我问:“爸爸在身边?”

“没有,就我和锦心,阿姨在下面做事,她让我看着锦心一会。”

我哦了一声,安慰他道:“锦云,过段时间我就回来了,别担心。”

“阿姨,过段时间是多久?”

阮景看出我的为难,在身边出声说:“顾总,马上有个会议。”

“会很快的。”我说:“锦云,阿姨这边有事,我先挂电话了,等忙完了再给你打好吗?”

“那阿姨去忙吧。”

苏锦云语气有一些失望,见他这样我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我对阮景说:“我很想孩子们,可是我又不想回去见他们的父亲。”

“那就等想回去的时候,再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