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终究回不去的/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国的日子待的很安静舒心。

我想起萧炎焱想提交那个案子到法庭,不知道结果如何。

我问了下阮景,一个小时后阮景向我报告说:“萧小姐查的那些证据,被人强制性的抢走了,这个案子提交上去,但是证据还在搜集中。”

我问:“抢走什么意思?”

阮景解释说:“证人都死了,电脑里的备份也被黑客入侵检察院丢失,就连萧小姐手上的U盘也是被人抢走的。听说萧小姐还受了伤。”

苏家欺人太甚。

我气得脸色苍白,阮景看见我这样,轻声安慰说:“顾总,事情会有转机的。”

是的,会有转机的。

我让阮景将我的手机拿过来,他听从我的话翻到那个号码,打过去。

其实我不太愿意拜托那个人的,因为顾乔亏欠了赵水云太多。

我们顾家能被席家照顾已经不容易了,而且我现在还要拜托他们一件事。

可是没有办法,宋家现在是宋佳音在掌管,而顾家是纯属的商业家族。

政界没有一点力量,只有相互的利益支撑,是你给钱我给你办事的那种。

对方接电话很快,不过是个男声,是个很冷漠的声音。

他道:“找席太太?”

他接的,正好找他。

“席总,我是顾家顾希。”

对方没有丝毫的惊讶,嗓音依旧冷漠的问:“你有事?”

我犹豫问:“能帮个忙吗?”

“可以。”

他回答的非常干脆,甚至我还没有说什么忙,而且我以为他这样的男人会拒绝,会不屑一顾。

可是他没有。

我真的很感谢顾乔,即使他和嫂子离开,席家一直还记着他们。

我突然有些激动,感觉一直挣扎犹豫的事,有了明朗的结果。

其实我早就该这样做的,可是我怕对方拒绝,我怕自己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毕竟席家黑白两道通吃啊。

我让阮景去订了机票,明天我就要回国,我不能再躲避什么。

苏倾年的事我要问清楚,如若周六六的孩子是他的,我会离婚。

如若他有精神出轨,我也会离婚。

其实无论什么,我都会离婚的。

我现在不心痛,我经历了这么多磨难的事,我的心越发的坚硬了。

回美国的这一天算一个好日子,听说苏州和苏易已经被扣押在监狱。

仅仅不过一天的时间而已,席家就有能力做到如此的地步。

席家总裁是京城黑道上屈指可数的人物,在政界很少有人敢碰他。

果然坏人需要一个比他们还要坏的人来处理才行,这样很直接。

而就在我回北京的那一天,我在机场碰见了周六六,她正送她的父亲离开。

她转身之际看见我,忽而明媚的笑道:“我认识你,你是顾希嫂子对不对。”

我是认不出来她的,这些都是一旁的阮景告诉我的。

而她这声顾希嫂子叫的莫名其妙的,我直接忽视他,和阮景绕过她离开。

她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道:“咦,倾年哥哥没有说嫂子脾气这么坏啊。”

倾年哥哥叫的真亲热啊。

而再一次见到周六六的时候,是隔天晚上宋家的宴会上面。

宋家公司成立三十年周年,京城有名望和地位的家族都被邀请了。

那时候周六六在苏倾年的身边像个小麻雀一样,一直喋喋不休的同他说话,而苏倾年保持沉默,目光看着我。

有件事,我没有说,我的视线渐渐地模糊,很多事都是靠阮景处理的。

所以看着苏倾年的时候,我的眼里是没有深刻的色彩的,甚至有时候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如若不是戴着耳机。

如若身边一直跟着的不是阮景,我恐怕在他们面前会变得毫无尊严。

我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我的视网膜已经陪着我走不下去了。

阮景一直劝我,说等等,会有新的视网膜,做一次手术就好了。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我坐在角落的沙发里沉默不语,我怕我一动就会暴露出我自己。

而苏倾年也坐在这角落里,他刚刚将周六六赶走了,赶到另一边去玩了。

可是……有必要吗?

而且周六六一直一口一个嫂子的喊我,让我听起来真膈应。

不是想处理我吗?

沉默太久,苏倾年终究忍不住的说:“顾希,和我回家好吗?孩子们很想你,周六六的事我可以解释的。”

我未曾言语,低着头玩着手上的手机,即使我看不到上面的内容。

坐在这里很久,直到面前突然过来了一个人,阮景说是席家总裁。

席家总裁的嗓音依旧很冷,但是他肯和你说话,就是代表给你的尊敬。

他说:“顾总,苏易已经进了监狱,我也吩咐过这京里的人,律师、检察官、政界的人都不会帮他们脱狱。”

我感激的看着他,阮景点了点我的肩膀,我重新偏转了一个方向笑着说:“席总,这么久以来都谢谢你。”

“下次有事直接通知。”

席家总裁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我明白他的话,顾家他是管到底了。

等到他离开以后,苏倾年才有些嘲笑的说:“我计划很久的事,都不如别人一句话的事。顾希,到最后这些都是你做的,你和他怎么认识的?而我总是不能保护自己的妻子,我莫名觉得自己活的很失败。”

苏倾年没有失败,甚至很优秀,只是席家总裁的身份不一样。

黑道的人和正经的商人是不一样的。

我没有理会他这句话,而是阮景放下一份文件在他面前,就扶着我离开了。

听阮景说,现在苏家的颐元在半个月前已经完全的落在苏倾年的手里了。

也就是说苏易和苏州的财路已经被苏倾年亲手断掉了。

如若我猜的没错,他下一步就是送苏易进监狱,而不是苏州。

毕竟苏州是他的父亲,他最多夺了他的权力,让他在家里养老。

但是他刚刚并未责怪我。

苏倾年说过,我想做的他就一步一步的帮我做,甚至重新接手颐元,将自己投入繁忙的工作中去。

其实,说到底,他是用心了。

而就在刚刚阮景告诉我说,周六六离开苏倾年,跑到一个外国人的身边,甚至将自己的身体依偎着他。

我就明白那天晚上,苏倾年的谎言不是绝对的,至少现在在我认为那三个月的孩子不是他的。

而且按照阮景的说法,人家两口子那么甜蜜,不可能吵架。

很有可能是隐瞒周家父亲做的一个约定,这个约定除开了我。

是我误会他了。

苏倾年想借周家的力量除掉苏易只是顺手,因为他自己也有能力,只是多给他一点时间就好。

而答应周六六的事,无非就是两人从小感情好,苏倾年愿意帮忙和周六六演这场出乎意外的戏。

只是没想到造成我和他之间的误会。

可是之前在顾家,苏倾年为什么不好好解释?

不,那时候是我态度很坚决。

当然除了周六六结婚的事,除了离婚的事,除了外国男人被赶走的事。

苏倾年其余的都没有骗我。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但是按照现在来看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和苏倾年生活下去,产生这些误会的原因,就是我们两个人互相不信任。

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即使我问了他说的也是半真半假。

而且他这人的脾气不太好,如若哪天我再惹了他或者再有人拜托他。

那不是丢在海里,也不是丢在路边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从房间里丢到楼下了。

我其实心底是恐惧苏倾年的。

而且也是因为他,阴差阳错的,我身体成了这么一个糟糕的模样。

再说我如今的身体,这次是视网膜退化,那么下次又是什么呢?

所以我也不敢再说接近他和孩子的话,离婚目前是最好的选择。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我会一个人默默地度过,等到哪天阮景结婚后,我再换一个能够伺候我的人。

而我也等着锦心长大,将顾家接手到她的名义下去,等她哥哥帮她打理。

有可能苏倾年还会娶一个自己爱的人,因为人这一辈子没有非谁不可。

这些我都想好了。

是啊,都想好了,唯独排除了自己。

出了宴会的时候,五月份的天却还格外的冷,阮景懂事的立马给我披上大衣,问道:“顾总,我们回去?”

“去一个地方吧。”

那个地方我从来没有去过。

阮景点头,在进入校园的时候,阮景让车停在了外面,想陪我一同进去。

我阻止了他说:“给我买几瓶酒,我就在这里的操场待一会。”

阮景提醒道:“顾总,医生说你不能饮酒,我不能给你。”

“好阮景,就这一次好吗?”

他终究妥协了,将我送到操场入口的时候,就转身离去了。

他知道,我不想让他们看我现在的模样,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耳边传来跑操的口号声,这是我学生时代常常听见的。

这个大学啊,是苏倾年,季洛,宋之琛共同生活的大学。

我来,只是想在一个苏倾年曾经待过的地方来回忆回忆,感受感受。

我也告诉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