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他是医生/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这段时间,我很想他们。

想我的孩子们,还有……苏倾年。

人怎么越脆弱的时候,就越怀旧,忍不住的思念在心中倒腾。

阮景将行李箱里面的另一个手镯帮我拿出来,我高兴的戴在手腕上。

两只碎钻石手镯,像一种安慰一样,陪伴在我身边,让我不至于那么寒冷。

让我的生活不至于那么糟糕。

在医院待了一个月半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一直对阮景说想出院。

阮景多次无视,后来心软跑去问了医生,在医生的建议下。

我终于回到顾家。

视线依旧模模糊糊的,在顾家待了几天的时候,我忽而想起一个人。

所以在阮景去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吩咐保镖偷偷的送我去那个地方。

在车上,保镖将我的手机递到我手心里道:“顾总,有你的电话。”

我好奇问:“谁的?”

“萧炎焱。”

“那你把蓝牙耳机递给我。”

我从他手上接过这个质感极好的耳机,戴在耳上让保镖接通电话。

“顾希?”

对方冷漠的声音传来。

我笑着道:“是我。”

“嗯,这几个月没有和你联系,有件事你恐怕应该知道了。”

我知道萧炎焱指的苏家的事。

我轻声的笑了笑说:“我知道的。”

“这件案子还在法庭受理,但是大多数证据算齐了,这事也算解决了。你一直以来的心愿算是解决了。”

三个算字,全是心酸。

萧炎焱一直都在尽心尽力,我有些感激道:“谢谢你啊,萧炎焱。”

萧炎焱说:“这案子是我的,不用说谢谢,还有郭检也恢复原职了。”

我想一切都在好起来,不是吗?

“那真好,等有机会去看看他们。”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去看他们了。

不知道以后还能看见吗?

“嗯。”萧炎焱嗯了一声,又继续道:“顾希,这个案子的证据其实从一开始苏倾年就插足了,很多事都是他办的。只不过他后来也没有想过会被人堂而皇之的抢走,他一直对这事很上心。”

挂了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想,苏倾年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的努力。

都是那么的履行自己的承诺。

等到了的时候,我戴上耳机下车,一步一步的向前缓慢的走着。

偶尔略有些出神的时候,跟在不远处的保镖会出声提醒我。

我笑了笑,最后坐在大学校园里的长椅上,而这个长椅离研究室不远。

快中午的时间了。

仔细算算应该要快了。

我坐在长椅上,看着远处行走的模糊轮廓体,心里有些释然。

仔细辨别还是能看见大体的,所以我没有什么好伤心的。

“小姐在这里做什么?”

耳边传来声音,我根据听力下意识的看向右边,一个特别模糊的轮廓,我笑了笑道:“在这里等你。”

“等我?”

他略有些疑惑,说:“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小姐当时醉酒了连路都走不稳,却还能记得我,实在荣幸。”

“我叫顾希。”

他道:“所以,顾希小姐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能和我一起吃午饭吗?”

“恭敬不如从命。”

我走的慢,黎北等的也很耐心。

等到了饭店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吃着自己碗里的白米饭,没有夹菜。

黎北略有些好奇问:“顾希小姐觉得白米饭很好吃?怎么一直不吃菜?”

“应该是吧。”

筷子上传来微微重量,我明白他正在给我夹菜呢。

我笑了笑说了声谢谢,然后将菜往嘴里塞,却被人立马伸手阻止。

黎北按着我的手腕,出声提醒道:“顾希小姐,这是骨头,没肉。”

“哦,是吗?”我放下手中的筷子,依旧笑着说:“我视力不太好。”

“我看出来了。”黎北道:“上次摔跤恐怕也不是喝醉的原因。”

我淡定道:“嗯,视力不好。”

“这个视力连自己碗里的菜都看不清,可能看我也是一个模糊的轮廓。顾希小姐的视网膜看上去确实令人担忧。”

总是说这个没意思,我转移话题问:“你在研究室研究什么?”

“一些人类未知的东西。”

我佩服的点头:“那应该是很了不起的东西,先恭喜你研究成功。”

“不会成功的。”

“嗯?”我不解的看向他,我看不见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黎北解释说:“这个领域是荒诞的,我就是无事研究看看。”

我反问:“荒诞?无事?”

真是一个奇葩的人啊。

“嗯,我刚辞职不久,现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能研究出来也没事。”黎北算是一个看的开,舍得下的人了。

我笑着说:“那也挺不错,你以前做的什么工作?”

“医院的院长。”

院长……那应该很老了。

或许黎北知道我的想法,他低声的解释说:“是私人医院,父亲交给我管理过一段时间,算起来我没什么真本事,在医院手术台出过事,所以是被人逼着辞退了,而不是主动辞职的。”

“你很坦诚,其实不必的。”

黎北道:“这并没有什么,现在他们求着我回去,我都拒绝了。”

“你很善谈,谢谢。”

这时耳机里传来保镖的声音道:“顾总,阮总刚刚提前回家了,他现在打电话过来……”

我对黎北说:“我可能要离开了。”

他问:“为什么?”

我笑着解释说:“上次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是我的助理,他对我管的很严格,我这次是瞒着他偷跑出来的。再不回去的话,他会对我唠叨的。”

我顿了顿又道:“你们过来吧。”

这话是对着门外车里的保镖说的。

黎北这时候问:“顾希小姐的电话是多少?如若有时间我可以带你去医院,说不定有什么法子可以恢复视线。”

我问:“你是什么领域的医生?”

黎北道:“全能,你信吗?”

“你说的,我都信。”我问:“黎北科学家,你愿意做我的私人医生吗?工资的话可能比你当院长还要多的多。”

“我考虑一下。”他说:“不过我技术很生疏,你怕吗?”

“为什么怕?”

这时候保镖进来,其中一个人过来扶住我,我起身道:“明天见,科学家。”

“明天,我搞研究。”

我不在意道:“有时间见,没时间就算了,这些随你意。”

他应该是点了点头,道:“好。”

我笑了笑离开这里。

回到顾家的时候,阮景唠叨了我半天,我也连忙笑着认错。

见我这样,他没忍心再继续说我什么,而是道:“我吩咐阿姨做了饭,等会你吃点,下午别乱跑了。”

我答应着:“好的。”

“顾总,那个周家六六,已经向外面发了婚贴,邀请了我们顾家。”

周六六快结婚了吗?

“对象是外国人?”

“嗯,是个法国人,而且她怀孕几个月,肚子已经显怀,所以他们周家一个月前就开始筹备婚礼。”

想在孩子生下前,办了这个婚礼。

而我生了两个孩子,苏倾年依旧没有给我一场婚礼。

他说要给,只是没有来得及。

我点点头,问:“多久的婚礼?”

“明天中午。”

明天中午的事,阮景现在才给我说,他瞒着的也是挺久的。

也许在他这个助理的思维里,临到头的事情才会提醒我吧。

“派人送礼金过去就行。”我想了想又说:“明天,我们回别墅看孩子。”

明天中午,苏倾年应该要参加酒宴,而我可以趁这个时间回别墅。

“是。”阮景又道:“有件事可能要告诉顾总。”

我问:“什么事?”

“苏倾年已经辞掉颐元公司总裁的身份,现在都是他的母亲袁瑾帮他打理,还有一同被迫辞职的有苏伽成。”

应该是这样的,苏倾年一直都不喜欢将心力放在公司上。

对于他来说,陪孩子更重要。

而这偌大的颐元可能要等到苏锦云长大了,但是袁瑾真的是一个好母亲。

为了自己的儿子,愿意在商场再沉浮个十几年等孙子长大。

不过……

我问:“被迫辞职什么意思?”

“听人传言,是苏易倒台,苏倾年落井下石辞退了苏伽成。”

苏倾年背了这个名,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苏伽成不是一个好人。

不过这样也好,苏伽成他不是说倦了吗?倦了就赶紧离开。

只是,我心底明白,苏伽成当初说的话只是一个幌子,他故意将我带到那里去的,然后让我误会苏倾年。

苏伽成做坏事多年,狗改不了吃屎,他怎么会突然变好?

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脑袋有一些生疼,但是不重,我强自的咬着牙没有告诉阮景。

结果第二天就被挂上了吊瓶。

阮景告诉我说:“手术后恢复本来就慢,顾总心事不要想太多。”

“我没有想什么。”

阮景道:“是没有想什么,只不过医生刚刚来的时候,说顾总心思太重。”

我竟无力反驳。

我想起什么一样连忙问:“医生叫什么名字?”

“顾总介绍来的,黎北。”

今天阮景没有去公司,等到中午的时候,他和我一起去了苏家别墅。

他陪我去看看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