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他是苏倾年/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到了苏家别墅外面的时候,我有点忐忑,不敢进去。

阮景见我这样,安慰说:“顾总,终究会进去的,别害怕。”

我在美国待了两个月,从住院到现在又是两个月,我快四个月没有见孩子了,顾锦心现在应该快九个月了。

九个月的孩子能做一些什么呢?

过不久应该要学习说话了,这期间可能要花两个月,或者很长一段时间。

我在阮景的搀扶下进了别墅,可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手臂一僵。

我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没有。”阮景忽而松开我的手。

我也并未在意,而是一团模糊的小身影向我跑来道:“阿姨,你终于回来了?以后你还要出差吗?”

“可能会。”我揉揉他的脑袋,笑着问:“妹妹呢?”

“在你身后?”

我这才望向后面,很大的一个轮廓,我以为是以前的那个阿姨,我笑着说:“孩子给我抱一抱好吗?”

他没有吱声,将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我的怀里,我抱着,只是单纯的抱着感受这个孩子在怀里的温度。

苏锦云对我说:“阿姨,锦心在笑。”

我应承道:“是啊,在笑。”

虽然看不见,但是我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愉悦,她正伸手尝试的抓着我的头发,轻轻的向她那边扯着。

“锦心,松手。”

还是苏锦云拿开她的手,道:“阿姨坐地上,有毛毯,锦心也可以玩。”

我问:“她可以自己爬了吗?”

“可以啊,她喜欢一个人爬,锦心晚上有时候也和我一起睡觉呢。”

听的出来苏锦云的声音是很高兴的。

我笑着问:“爸爸呢?”

苏锦云难过的说:“但经常是和苏倾年同学一起睡的,这个我有点不高兴,应该每天轮着来,他总是霸占锦心。”

“嗯,他很坏。”

“不过阿姨,苏倾年同学站在你身后,你刚刚说他坏来着。”

我身体一僵,终于明白刚刚阮景为何松开我,原来……

苏倾年根本没有去参加酒宴。

刚刚我认为的那个所谓的阿姨,就是苏倾年本人啊。

我略有些尴尬,但还是抱着孩子自然的接着苏锦云的话说:“没什么,爸爸不会在意的,你怕吗?”

“又不是我说的坏话,我不怕。”

苏锦云这话真扔的干净,我笑了笑,将顾锦心放在毛毯上。

一个很小的模糊体在地毯上乱动,最后爬到苏锦云的怀里。

身后的目光灼灼,我再待了十分钟左右,对苏锦云道:“阿姨要回去工作了,可能会过很长一段时间来看你。”

“阿姨又要走吗?”

苏锦云的声音有些不舍。

从以前对我的漠然到现在的熟悉,其实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转变。

我想陪在孩子身边,也有心无力。

“阿姨最近忙,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轻声解释,苏锦云追着问:“过段时间是多久?”

“很快。”

苏锦云哦了一声,有些失望,可是我不能具体的给他承诺。

阮景却在一旁开口说:“只要你想你的母亲,打个电话给我,我接你去见她。”

苏锦云高兴的语气问:“阮景叔叔,这是真的吗?”

“嗯,我没有骗过你。”

随即苏锦云有些惆怅说:“可是苏倾年同学说,过段时间我们一家人会搬到国外去生活,阿姨到时候会一起吗?”

我身体僵住,笑了笑,有些尴尬。

阮景解围道:“会的,等你母亲忙过了,就会过去找你们。”

“嗯。那就好。”

我离开别墅的时候,偏头匆匆的看了眼那个一直站立的轮廓,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同他说过一句话。

被阮景搀扶着走了出去,有些狼狈的,苏倾年会发现了吗?

我的视力……我这样的行为,只能骗一骗孩子罢了。

算了,听天由命。

回到别墅的时候,我摘掉头上的假发扔在一旁,随即躺在床上。

我很疲惫。

我之前在苏倾年辞去颐元公司总裁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苏倾年可能会如同七年前一样,会带着孩子到国外去生活。

只是会是那个国家呢?

我突然不能再想这些事,我突然对未来感到迷茫,我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成,这个公司也是一样。

什么事务都是交给阮景的。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总裁。

我活的很失败。

外面的门被人打开,我难过的说:“阮景,我不想要公司了,我很没用。”

阮景道:“顾总想要什么?”

“好阮景我们回美国生活吧,像前几个月一样,至少过得舒心。”

“顾总决定,就好。”

阮景说了这话之后,关门声响起来,我听见他的脚步往这边来。

他扶着我的身子起来,依靠在床头,我提议说:“阮景,我能不能给舅舅打电话,让他回来接手公司?锦心没有长大,顾家现在只有舅舅了。”

阮景没有说话,只是将一杯温水递到我唇边,我就着低头喝了一口。

“不过,等锦心长大她也是依靠她的哥哥的,这个顾家始终还是需要锦云来接手啊,来帮他妹妹接手。”

阮景现在一直沉默。

“不过,锦心的病听说也不是没有机会医治的,等他爸爸带她出国,外面的医疗比国内好,说不定会有奇迹治好的。毕竟我们锦心那么漂亮,那么可爱,虽然我今天看不清她的模样。”

说着说着,我就有些心酸的流着眼泪,阮景忽而伸手替我擦了擦。

我突然的笑了笑,又说:“阮景,你把电话拨通,我要给舅舅打电话。”

顾丹曾经提起过,如若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可以将公司还给舅舅。

在顾丹的眼里,女孩子是该玩乐的。

手机不一会被塞进手心,阮景的手掌紧紧的握了握我,依旧沉默。

我将电话接起来,听见舅舅说:“小希,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努力的笑着道:“舅舅,顾乔哥哥给我的公司,我坚持不下去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为难的声音传来道:“小希,那是阿乔留给你的,这么多年来都在为你的接手做准备。”

“我知道顾乔哥哥的想法。”我为难道:“舅舅我身体不行,快看不见了,应该说已经看不见了,我没有那个能力了,你能回来帮我打理吗?等锦心长大就好,我想离开这里回美国,那边适合我养病。”

“你舅母……”

我那个舅母肯定乐意他接手的,舅舅可能怕她以后更舍不得。

“这是顾乔哥哥留给顾家人的,舅舅这是毋庸置疑的。”

“好,我过段时间回来。”

舅舅答应的很轻松,我将手机扔在床上,偏头看向一旁的人,欢喜道:“看,我就说舅舅会答应的,不过好阮景,我这样是不是太随意了一点?”

是不是也太自私了一点?

我不想接手公司是一回事,但是我这个状况也根本没法接手公司。

这段时间,都是靠阮景一个人,而且公司股东也会给他压力,这对他来说不公平。

阮景的大掌忽而摸上我的脸,我有些惊疑的将头后仰,慌乱的看着他。

阮景有些不对劲。

忽而我被人轻柔的带进怀里,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道:“小希,我是小哥哥。”

他是苏倾年。

我连忙挣扎,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他也怕伤着我,连忙的松开我。

他说:“小希,你想做的什么事,我陪着你做,你不想做这顾家总裁,可以拒绝。”

这话,他曾经也说过。

那时候宋之琛刚刚离开,那时候我也刚刚原谅他,那时候我刚和他和好。

可是现在听来,没有感觉。

我的心冷了,不全是因为他冷的,也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自己作的原因。

我摇摇头,镇定问:“你怎么来了?”

忽然想起什么一样,我摸索着附近的假发,无果,我有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脑袋。

苏倾年似乎明白我想做什么,他连忙温柔道:“小希,你很好看。”

不不不,我的头被剪掉了三分之一,哪里好看了?明明难看的要命。

我哭了出来,将自己埋在被子里,苏倾年从被子外面抱着我身子,低声道:“小希,你这样……你别难过好吗?”

“苏倾年,你走。”

走啊,不要见这样的我。

我很狼狈,很难堪,也很尴尬。

苏倾年抱着我很久,才轻声在我耳边说:“那你早点睡,我明天早上来看你。”

我沉默,随后开门声响起来。

之后,阮景的声音传来道:“顾总,他要进来,我没有办法。”

“你不知道提醒我?”

“顾总,我不忍心你和他继续误会,你的顾乔哥哥和顾夫人就是误会了一辈子。”

原来,在阮景的心底他一直都想我和苏倾年和好啊。

我突然想起什么,问:“那离婚协议书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那时候我却忘了问阮景,走了法律程序了吗?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黎北过来给我输液,又翻开我的眼皮看了看。

他见我这样,道:“顾小姐,你现在的的眼睛还能看见东西吗?我应该这样问,还能看见模糊的一团吗?”

我摇摇头,昨晚哭了很久。

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陷入黑暗了,即使阮景告诉我,房间里的灯开的很足。

“谁让你哭的?看看等会能不能暂缓过来,你以后记得少用眼。”

“科学家,你能不能将肩膀给我靠一靠。”

我想找个陌生人,靠一靠。

如同朋友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