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苏倾年又来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北是挺好的人。

至少他肯将自己的肩膀借给我靠,没有直接果断的拒绝我。

忽而吹来一丝凉凉的风,夏天的风吹在身上怎么会有点冷呢?

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吗?

想到这,我问黎北道:“黎北,你是科学家,你觉得我这个病还会反复吗?”

“你这是病吗?”他有些不屑道:“只是脑中淤血,而且做过手术,大体来看是没有什么的,反复了又怎么样?顾希小姐,至少还有我这个科学家在,你别担心。”

我哦了一声,解释说:“我没有担心,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情况。”

黎北伸手拍了拍我的手道:“如若你愿意,等过些日子找到了愿意捐赠的视网膜,我可以考虑亲自帮你做手术,不过我半年没有上过手术台,你怕吗?”

视网膜这个不用担心,按照顾家的能力,找一个我能用的视网膜,很轻松。

只是……眼睛真的会好吗?

应该会吧,至少黎北这个科学家都说机会很大的,我笑了笑说:“为什么怕?不做手术什么都看不见,做了手术反而有希望恢复光明。”

也有希望看见我的孩子们,还有那个我一心一意念叨的小哥哥。

昨天他来的时候,我就害怕,但也欢喜,我害怕自己的身体啊,如若以后到头来自己还是这么一个样子……

其实,我只怕怕连累他。

这么多年,真的辛苦他了。

黎北伸手将我的脑袋拿开放在枕头上,解释道:“顾希小姐,等会你看看你的视力能不能暂缓过来,看见模糊的一团总比什么看不见的要强,我先回去了,学生都在研究室等我,等我晚上过来替你检查。”

我连忙说:“晚上你忙就别过来了,等过几天我让阮景安排你回医院。”

“这倒不用。”黎北道:“我没打算再回医院工作,为你做一次手术只是人情,我至少不能让你白喊我一声科学家。”

我一愣,道:“黎北科学家,你真好。”

“将脑袋偏过13度,这样你才能看见我。”黎北顿了顿,道:“恐怕你到现在也没有见过我的模样,顾希妹妹。”

我一惊,喃喃道:“妹妹?”

“宋之琛知道吗?”

一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我母亲是宋家人,而我也一直跟着我母亲姓,不过我妻子逝去后,我就跟着我妻子姓了黎,这也是我被医院辞退的另一个原因,我爸在生我的气。”

阮景给我讲过他的资料,我知道,黎北的妻子在半年多前生病去世,之后的半年他一直待在研究室里研究科学。

作为医生,他可以医治好所有人,却唯独医治不好自己的妻子。

他准许我的靠近,恐怕也是和我一样,想找个陌生人聊聊天,说说话。

只是我还没有想过他是宋家的人,毕竟阮景给我讲的时候,只是大概讲了下。

“你很痴情。”我这样道。

“我不痴情,我的妻子和我只是我商业联姻,两家医院合并。但是我心里过不去那个坎,我想即使我不是那么爱她,但是她成为了我的妻子,我就要有责任保护她,守护她,相信她,照顾她一辈子,这是我作为丈夫的最基本原则。”

黎北是一个好的丈夫。

黎北想起什么又道:“给你做手术是人情,是我们相识的人情,还是之琛的人情,毕竟我从佳音表妹的口中听她说起你和之琛的时候,是个挺感人的故事,不应该这样说,应该是他求而不得罢了。”

“黎北科学家,你刚刚就要说走,可是现在还在这里和我聊天。”

他笑出声,道:“顾希小姐说的对,我真的走了,学生会抱怨的。”

我等着他出去的时候,心里才有些翻腾。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又用了宋之琛的人情,本来我欠他的就够多了。

黎北刚开始可能也没有认出我是谁,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我,但是听说我的名字后,就一目了然了。

不然就认识短短几天时间,他怎么突然就想亲自给我做手术了呢?

黎北的妻子逝去半年,而这半年,他心里肯定也一直愧疚吧。

我把阮景喊了进来,让他给宋之琛拨通一个电话,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宋之琛在用这个号码,等他接起来,我道:“之琛,谢谢你。”

很感谢他总是无意的帮助到我。

“宋之琛先生,有人找你。”随后一个女声对我说:“宋之琛没有手机的,我知道你是谁,因为他就用过我的手机给你通过电话,姑娘你好,我是桑酒酒,采桑的桑,一杯孤酒的酒酒。”

我一愣,宋之琛允许别人靠近他了?

“你在唠叨什么?”宋之琛的声音传来,应该是立马从那个女孩子的手中拿过了手机,接起来道:“小希,我在。”

“之琛,谢谢你的礼物,我收到了。”

我能说的只是这个,我很高兴他的身边有其他女孩子的存在。

宋之琛轻柔的声音传来道:“嗯,你喜欢就好,这个很久之前就有了,只是送给你的时候,比较晚了,小希……”

有声音打断他道:“宋之琛老先生,我和朋友们去酒吧浪了,听说这里的外国人很给力,我要去享受性生活了,拜拜。”

宋之琛没有理会她,我道:“这个刚刚给我自我介绍的桑酒酒女孩,很可爱。”

“是吗?”宋之琛顿了顿说:“和她不熟,偶尔遇见的人,也是出来旅行的。”

“之琛,如果那天有喜欢的女孩,打算结婚的时候,记得给我一张请帖。”

对方沉默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我现在在一座私人小岛上,等过段时间有机会的话,会回美国。”

他的意思是不打算回中国了。

我笑着说:“嗯,祝你玩的开心。”

挂了电话之后,我明白,那个叫做桑酒酒的女孩,是不一般的。

九九,酒酒。

难怪宋之琛不喊我九九了。

这样也好,皆大欢喜,没有谁该一直执着,我很希望他能放下心结。

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般,我将手机还给阮景笑着道:“阮景,我很希望以后之琛能给我寄一张请帖,我想参加他的婚礼。”

“会的,小希。”

又不是阮景。

苏倾年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道:“你想要的,都会被实现的。”

“苏倾年,你不该来。”

不该来扰乱我的坚持。

“小希,我是你的丈夫,你孩子的父亲,我为什么不该来?”他反问我。

我有些无语,随即道:“我们离婚了。”

“一份还没有走法律程序的文件,小希认为它真的有用吗?”苏倾年应该是上床了,他自己钻进来,将我拥抱在怀里,解释道:“我曾经说过的,我不会离婚,即使是你自己想,也是不行的。”

那份我要过来的离婚协议书,就是在我面前走走过场,骗我而已。

我问:“为什么?”

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坚持,明明现在我这身体……一点都不健康。

“小希,我是你小哥哥,在七年前你喊下第一声的时候,就注定了一辈子。”

我沉默,七年一个轮回。

苏倾年摸了摸我耳边的头发,又轻手的摸了摸我的脸说:“顾希,我们之间的误会阮景都给我说了,你知道周六六是误会一场,但是你还是选择离婚。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想连累我和孩子们,可是你却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的心思。”

我的所有心思被戳中。

我这样做,肯定很多人都会觉得我作,都会觉得我固执不理解人。

可是又怎么会明白我的心情?

我和苏倾年之间,如若还真的要在一起,我身体是一个原因。

还有我们之间的信任度也是一个问题,不然以后得矛盾还会有很多。

我必须得问,那么他必须得说。

但是我不爱问,即使问,他的答案也让我有了戒备,这就是根源。

我忽而之间明白,苏倾年所有的谎言都是相对的,只是想隐瞒我而已。

而这些谎言都是打着对我好的旗帜,的确,也是真的不想让我误会。

我忽而问他道:“苏倾年,你觉得夫妻间的信任是什么?”

“所有的信任,都不及双方相爱,小希,只要你爱我,我爱你,以后所有的问题我们只要想到这个就迎刃而解了,就不会有更多的误会和失望。”

其实苏倾年说的没错,而相互理解和心疼就是最大的信任。

见我不说话,苏倾年又问:“记得你第一次喊我小哥哥的时候吗?”

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到北京,他第一次要了我的身子我没有感觉。

但是第二次的时候我疼痛中哭喊着:“小哥哥,轻点,我疼啊。”

后来他就要求我喊他小哥哥了。

苏倾年说他喜欢听,为了他愉悦,我也很乐意这样的唤他。

我点头说:“我记得。”

我的身子软在他怀里,温热的气息抚平了我所有的悲伤和犹豫。

即使,我沉默的选择逃避他的问题,但是我也没有再赶他走。

因为,我怕他难过。

而昨天我那样对他,他心底不好受,我自己心里更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