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苏倾年,我很爱他/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一直没有离开。

抱着我靠在床头,他见我一直不太愿意说话,随后自己也沉默不出声,只是手掌一直抚摸着我的脸颊,轻轻柔柔的。

我的心满满的,因为身边这个男人的存在,我终于不再惶恐。

快到晚上的时候,阮景敲门声音传来道:“顾总,苏先生,吃午餐了。”

我嗯了一声,苏倾年在我额头上落了一个吻,道:“小希,在这里等我。”

我没有出声,按照黎北说的将现在的视线偏转13度无神的看着他。

视线是没有神采的。

因为这里面没有光亮。

黎北说的暂缓,到现在也还没有好。

苏倾年低笑了一声,然后打开门出去,我在门口听见他说:“别墅里的那些保镖都放几天假休息吧,这里我来照顾她。”

阮景嗯了一声,也没有介意他的吩咐。

过了十多分钟后,苏倾年从下面上来,我听见他的脚步声到了我身边。

苏倾年的嗓音含笑道:“我将饭菜放在桌上的,你等一等。”

等什么?

一分钟过后,苏倾年摸着我的脸,用温热的毛巾轻轻擦拭,解释道:“小希,这样你会舒服一些。”

真细心的苏倾年啊。

我嗯了一声,问:“苏倾年,你为什么要让那些保镖离开?”

“我只想这里有你和我。”

苏倾年这话说的坦诚,我接上说:“苏倾年你晚上回去吧,孩子们还在家。”

“他们在我母亲那里。”

我问:“苏倾年,我是不是很作?你觉得我现在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很作?”

“什么行为?不肯原谅我,然后回苏家吗?的确很作。”苏倾年顿了顿,又道:“但是作又怎么样?你是我的苏太太,你作你闹的时候,我理应陪着你。”

“苏倾年……对不起啊。”

苏倾年不可置否,他说:“别说对不起,小希,我只想你随我回家。”

我不再说话,苏倾年给我喂吃的,等到晚上的时候,阮景打来电话说:“苏州逃狱,现在下落不明,警方正在追捕。”

我慌乱的将视线放在旁边,却什么也看不见,我小声问阮景:“为什么?”

“有人安排,但苏易有机会离开,不知道是他不愿意,还是被人留下的。”

挂了电话,苏倾年也没有着急离开,应该说根本没有打算离开。

我提醒他道:“你父亲出来了,他可能最想见的人就是你。”

“不会,他逃命都来不及。”苏倾年的语调很平缓,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些事。

我哦了一声,苏倾年又继续道:“可能是苏伽成做的吧。”

我疑惑的问他道:“那他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苏伽成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要去救苏州这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人?

“可能欠父亲的人情吧,父亲在十年前救过他的母亲,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跟着他,在父亲手下做事。而他和苏易一点都不亲,就像我和我的父亲一样。”

“救他母亲?”这是怎么回事?

苏倾年解释道:“苏伽成是苏易的私生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大哥。”

这个我知道,以前顾乔让我彻底了解过苏家,也知道苏伽成是私生子。

“苏伽成的母亲被我的大伯母留不下,曾经派人去下过毒手,但被我父亲救下了。”苏倾年摸了摸我的脸,接着说:“所以这么久他心甘情愿的为我父亲卖命。”

苏倾年的大伯母就是苏易的正妻。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苏伽成要让萧炎焱翻那个天成的案子,当初他没有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案子结案。

而现在他看到希望,肯定想尽千方百计拉苏易下马,难怪他救了苏州不救苏易。

苏伽成是苏家这里面心思最重的人,这么多年来他帮着苏易贪污,甚至背黑锅,只是等到后面给他最后一击。

最后也想到办法,将自己脱身。

他恨苏易,恨了很多年。

而有一点我想不通的是,那个苏素文为什么要让那个医生故意隐瞒我?

我道:“苏州下一步应该要出国。”

“嗯,等他以后一生就孤单终老吧,苏伽成也不可能陪他一辈子。”

听说,苏伽成要去找季洛。

苏倾年松开我的身子道:“我去做晚饭给你,你想吃什么?”

“苏倾年,你这样我会心乱的。”

他的温柔与示弱,都会让我心乱的。

“小希,这是肯定的。”

苏倾年说了这句话就打开门下楼了,而黎北说的暂缓,视线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能看见苏倾年一点点轮廓也是好的啊。

我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然后摸索着下床,根据记忆里的模样走到门边。

之前阮景怕我摔跤,将房间里很多东西都给撤走了,我走的很轻松。

到门口的时候,我打开门,摸索着走出去,眼睛到处看,却什么也看不见。

“站住。”下面传来冷冽的声音。

我定住,不知所措。

不过一会身边就有熟悉的气息,苏倾年扶住我手臂,责怪道:“摔跤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一步一步试探着走的。”

苏倾年轻轻的叹息一口气,打横抱起我放到沙发上面。

我问:“这是?”

“一楼,客厅。”苏倾年声音又轻柔道:“乖乖在这里,我等会过来陪你。”

我嗯了一声,不久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我好奇的出声问:“做的什么?”

“饭。”

直接一个字,我有些无语。

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渐渐地视线里有一点模糊的轮廓。

黎北说的暂缓还是缓过来了。

其实我想过苏倾年说的话,他的坚持我都是知道的,我了解他。

他如今已经知道我远离他的原因,现在恐怕更不会任由我了。

过两天,我就准备做手术。

至少要试一试,看看结果。

等会我就打电话问问阮景视网膜的事,准备好了就做手术。

在我出神的时候,苏倾年已经来到我身边,将我抱起来到餐桌旁。

他将我抱在怀里,手指捏着我的下巴,给我往里面塞饭菜。

就像在喂小孩子一样。

他说:“听阮景说,你最近吃的很少。”

阮景到底没告诉他什么?

不过很久没有吃到他做的饭菜,现在吃起来胃口大开,很满足。

苏倾年将我抱在怀里半个小时,最后他放下我自己才开始吃饭。

他跟想起来什么一样,问:“阮景说过段时间,要给你换视网膜?”

我嗯了一声,是这样打算的。

“我拜托母亲联系,找了一个二十岁女孩的视网膜,手术后你就可以看见我,也可以看见孩子们了。”苏倾年道。

我愣了愣,问:“这么快?”

“半天的时间就够了。”

是啊,找视网膜本来就容易。

手术时间定在了三天后,这几天苏倾年都在顾家陪我。

谁也没有再说以前的事,顺其自然的都避开了,我也不知道我和他算不算和好。

但是在他的理解里,应该就是和好了。

进手术室的时候,苏倾年低头吻了吻我的额头说:“小希,我在外面等你。”

这是苏倾年第一次在我进手术室的时候,及时的陪在我身边。

我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再次出来的时候,听黎北说手术很成功,一个月后拆掉眼睛上的纱布。

黎北轻声笑着说:“顾希小姐,手术很成功,还有你上次手术也恢复的很好,基本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一个月后由其他医生给你拆纱布,我就不来了。”

我犹豫问:“你怎么不来?”

“研究室工作很多。”他声音含笑。

“黎北,我没有见过你。”

我以后应该没有见他的机会了,不过他好像就是做了这样的打算。

“下次,等你下次你失意喝酒的时候,指不定会再遇见我。”

黎北离开了,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见过他的模样,苏倾年可能见我一副失望的模样,他低声问:“一直和他认识?”

“嗯,朋友。”

一个肯帮我的朋友。

“小希,喊我小哥哥。”

苏倾年突然这样要求,我……沉默。

他忽而吻上我的唇角,声音含糊道:“唤我一声。”

我看不清他现在的模样,我用手推开他的脑袋,无语道:“别闹。”

“小希,我很想你。”

可是这几天我和他都在一起啊。

“想以前爱撒娇闹腾的你。”

我:“……”

七年前我就是这样的,那时候年龄小。

我连忙转移这个话题,问他道:“孩子们最近怎么样?”

“他们过得比我好,吃的好穿的暖睡得抱,还有来自他们母亲的关心。”

苏倾年委婉的说我不关心他。

这样示弱的苏倾年,我很把持不住,声音轻柔的道:“苏倾年,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好吗?”

这话我以前也这样说过,但是我想以后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困难了吧。

我和苏倾年,很想好好的走下去。

“我一直,都想。”

我知道的,我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他这个男人不注重公司,不注重事业。

一门心思都是孩子……与我。

一门心思的都是他的家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