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苏倾年(二)/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虽然说不在意,但是季洛说出口的话他还是听在了心里。

真正导致两人有矛盾的一次,是有天晚上睡觉他听着顾希喊着宋之琛的名字。

而且额头上全是冷汗。

似乎做了噩梦,很担心的样子。

这导致他心底发冷,犹如掉入了冰库,对季洛的话更加的深信不疑。

但是他还是忍着了。

因为那时候她已经怀孕几个月,肚子渐渐地大了,每天已经过得很难受了,他不想质问她塞她的心。

也塞自己的心。

那时候的苏倾年,就特别理解人。

面对别人也特别的冷漠,唯独对待顾希,那就是捧在手心。

但是顾希渐渐地得寸进尺,精神变的恍恍惚惚的,有时候甚至说不想要孩子。

苏倾年第一次听她这样说的时候,想起宋之琛,他心底是特别愤怒的,感觉这么久以来的坚持,就好像一场笑话。

那时候的苏倾年,整个眼中,心中都有这么一个情敌来膈应他。

他觉得宋之琛曾经是他的朋友,但是现在就是来膈应他,和他抢女人的。

那段时间苏倾年的情绪也低落了很久,即使无论顾希怎么闹,他也是默默的忍受。

这样一个高傲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放下姿态,其实本来就不容易。

何况又这样百般的对她好。

也就是这点,即使六年过去,让苏倾年心底都放不下这个女人。

不过话说回来,顾希闹着不要孩子的时候,他知道她想要去找宋之琛。

所以他对她监视了起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二十个小时都在顾希的身边。

甚至家里安装了摄像头,生怕她出一点事,生怕她被人带走。

那时候他惶恐的不行,又因为顾希的不懂事,他心力也交瘁的不行。

顾希曾经跪着求过他,让他放她离开,但是他都没答应,他舍不得。

最后终于出事了,就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裹在一张床上。

那时候他不知道内情,心底特别的难过,愤怒,感受到严重的背叛。

甚至心如死灰,冰寒如雪。

但是啊,他不能发脾气,他要忍着脾气和恶心感,带她回家。

因为这个女人,是他深爱着的,而且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

苏倾年一言不发,过去默默的替她穿好衣服,在宋之琛的惊讶中,抱着自己的女人离开,回到共同的家。

即使她再不好,他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去打她骂她,何况还是情敌的面。

回到家后的苏倾年对顾希热情不起来,但是一日三餐还是会给她做,衣服也还是会给她洗,但是就是不会再碰她。

苏倾年觉得恶心,觉得脏。

往后的时间,他再也没有从她口中听到宋之琛的名字,她甚至想尽办法的讨好他,想给他解释。

但是他都不当一回事。

没事什么比亲眼看见更真实。

而且顾希也被苏倾年的冷漠打败。

他们的性格,就是这样造成的,一个不说,一个不问。一个说了,一个不信。

反正就是误会到底。

后面顾希怀孕的日子,身体越发的疲惫,做什么都是有气无力的。

他都会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有时候她疼的哭了出来,他也会按摩她的身体。

但这一按摩,就是等她睡着。

即使自己手酸,他也没有在意过。

苏倾年经常就是在晚上的时候,看着她睡觉的模样,是很安和的。

与醒着的张牙舞爪不一样。

但是又有些一样。

反正都身子……脏。

每次想到自己上次遇见的那个场景,苏倾年就有些心酸,眼眶泛红。

他只是想安安稳稳的找个小女人,幸幸福福的过一辈子。

只是没想到如今找的这个,心这么不安份,一直都是三心二意。

而这段时间,季洛又发短信告诉他更多关于宋之琛和顾希之间的事。

苏倾年不傻,他当然知道季洛是想要他和顾希分开。

但是这个短信发过来,看见了,无论真实度高不高,都是膈应人的。

而那段时间他被季洛烦的很糟心,又因为顾希的事心情很低落。

那恐怕是苏倾年这一辈子最不愿意面对的过去,最不想回忆的。

顾希还有两个多月的预产期,苏倾年想将她提前送到医院去待产。

但就是这期间,顾希又尝试着自己偷跑出去,这才是消磨了苏倾年的最后一点耐心,他没收了她所有的东西。

甚至翻阅她手机上的短信,有很多都是她给宋之琛发的短信。

而她热切的关心对方,对方表现得还略有些冷漠,真是一件搞笑的事啊。

苏倾年心痛的不行,痛着痛着就麻木了,随后很平静的送她去医院。

他不再伺候她,而是专门请了一个看护,也不再和她说话,但是会自己在病房里守着她,看着她。

而顾希那段日子有些忧郁,一整天都是沉默寡言的,甚至出神。

后来预产期提前两周,顾希难产,一开始计划的顺产也打了水漂。

那时候除了苏州,苏家的所有人都来了,包括袁瑾——他的母亲。

即使再不喜欢顾希,但是自己的孙子自己还是要好好的惦记着。

苏倾年镇定的等在外面,其实心里焦急的不行,他的心在颤抖,在害怕,

但是当医生说出里面情况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选择保孩子。

家里有势力了就有这点好处,医生都会下意识的询问外面的意见。

天知道,苏倾年恨死了这群人。

而那时候他是口不择言,是气,是长久以来的失望造成的。

他很爱里面那个女人,他依旧记得自己心动时候的感觉,依旧记得自己第一次那青涩,狂喜的模样。

就连苏家人对他的回答都感到震惊,就连袁瑾也劝他说:“倾年,你很爱那个女孩就救那个女孩吧,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那时候苏倾年沉默,一直沉默。

微微垂着头没有说话,心全在病房里面,是的,刚刚说的话他后悔了。

他怕有一天生命里再也没有她。

可是,有没有她都是一样的,她一心一意的想要远离他。

好在最后母子平安,他不知道怎么面对里面的人,刚刚医生吩咐的话,她应该听见了吧,毕竟她的意识还在。

他害怕,甚至落荒而逃的去了婴儿房。

之后不久,季洛过来告诉他说,他的母亲袁瑾想要催眠顾希。

他想也好,忘了他也好,忘了他之前说的话更好,当然也可以忘记宋之琛。

之后他去了美国,在那里一心一意的教养孩子,陪着苏锦云长大。

苏倾年却不知道的是,在病房里顾希听到他选择的时候,心底甚至生无可恋。

本来怀孕的那段时间,她一直都很忧郁,而产后……

顾希同意被催眠,同意忘记。

如果那时候她不那样做,恐怕就没有以后心态正常的自己。

顾希被扔回了自己所在的城市,重新认识身边的人,也重新谈恋爱。

仔细想来,她这一辈子过得挺不容易的,活的也挺挣扎的。

而在她挣扎在社会里的时候,苏倾年带着孩子去很多地方游玩。

他就是想一家人这样的生活,但每次外出并不愉悦,但是好在孩子在。

他并不是真的孤家寡人。

在孩子会说话的时候,开口叫的第一声是妈妈,那时候他气愤,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为什么不叫爸爸要叫妈妈?

他为什么要提醒他,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女人,被他深深的藏在心里面?

那时候的苏锦云很冤枉,明明是苏倾年一直在他耳边念叨妈妈。

他教孩子的第一个词,是妈妈。

既然苏锦云开口叫的第一声是妈妈,此后的无数个日子……他都教孩子怎么尊敬他的母亲。

怎么在他的心里留下对妈妈的好印象,怎么让他理解他的母亲。

说到底,苏倾年一直在良苦用心。

一直都没有忘记顾希。

忘不掉,也不敢忘。

可是就是没有勇气回去找她。

直到后来苏锦云到了上学的年龄,袁瑾打电话提议让他将孩子带回去。

他终于有回国的借口了。

他甚至在回国的前一夜有些欣喜若狂,一整夜的睁着眼睛望着头顶……失眠。

回到国后没多久,他就买了机票离开北京,到有她的城市。

六年,整整六年的分离。

渗透了他所有的相思。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不敢等会下飞机的场景,他甚至有些胆怯。

在机场里待到晚上的时候,他才移动步伐,和外面一直等着的助理离开。

他又再一次的回到天成集团,又再一次的回到属于她的地方。

苏倾年的心,一直在恐惧。

恐惧的第二天不敢去见她,所以就先让助理查了她最近六年的资料。

原来……结婚了吗?

顾希居然他妈的敢抛下他和孩子私自结婚?!

居然敢不要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