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苏倾年(三)/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一直都在计划。

计划怎么融入失忆的顾希生活去。

他一直关注她的动静,也知道她的丈夫背叛了她,现在只是需要等待一个时机。

那个时机就是如当初一样,下手为强,生米煮成熟饭,先占得先机再说。

趁她喝醉又再次和她上床,诱惑她。

那晚在酒吧,他安静的等她喝醉,也陪她一起难过,随后又抱她回酒店。

她主动热情,引诱男人的技术一流,他想可能是在其他男人身上学会的。

想到这他就忍不住的一次又一次的要她,忍不住的要她到软身求饶。

在他的身下求饶。

二十六岁的顾希和六年前始终不一样,六年后的她抚媚,更多的有女人味。

擅长用自己的身体让男人心理崩溃,而口里也一直骂着赵郅那个男人。

两次初遇,她口里念叨的都是别的男人,从来都不是他,苏倾年。

他了解她的,性子烈,但是他却还从没有见过她这样气急败坏过。

想来心底是真的难过。

她因为那个渣男难过,他心里也紧跟着难过,动作也就小心翼翼了。

像多年前一样,好生的伺候她。

其实,苏倾年心底是害怕的,六年后再次摸上她的身子,手掌都是颤抖的。

软软的肌肤在掌心,让他恍然多年。

可是就是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六年,被宋之琛睡,又被赵郅睡。

他又有些厌恶这个女人。

但是又忍不住的去接近她。

就是这种隐晦、深沉的情绪让他的性子暴躁,动不动的对她发脾气。

那一年的苏倾年遇到顾希特别爱发脾气,因为他心中无论如何的兵荒马乱,在她面前都要镇定自若,不能率先妥协。

第二天在酒店她醒来之前,其实他就醒了,他看着她许久,心底很满足。

六年后的第一次正式相见,是他所期待的模样,是他喜欢的场景。

整整六年,如若不是袁瑾打电话,他还没有想过要回来。

为什么不回来呢?

其实,苏倾年心底是怕的,怕再回去已经不是当年的他和她。

他怕的是对的,因为都不再是当年。

顾希的睫毛颤了颤,苏倾年顺势的闭上眼睛,他知道她要醒了。

不出所料,她醒了,周围传来一阵被撞的声音,他忍不住的睁开眼。

她发现他醒来,脸上全是害怕的神情,苏倾年忍不住挑逗的喊她小野猫。

但是她却解释说:“我不知道昨晚我们两个怎么回事,我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好吗?”显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精心等待的时机,她却说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随她的意?

“你能将吃过的饭吐出来?你能将拉过的屎塞回去?你能将做过的事都通通的否认掉?”这是苏倾年当时说的话。

从那以后,苏倾年以讽刺她来掩饰自己心中的万般情绪。

其实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想不通,明明他爱她爱的那样刻骨铭心,可是她为什么总是会往他的心上插上一刀?

相遇后,顾希说的每句话对他来说都是一场磨练,都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惊心动魄,让他的心随时随刻都在战斗。

也都随时随地的在软化。

面对顾希,苏倾年做不到强硬。

那次在山下救她,哪里来的那么多偶遇?哪里来的那么多缘分?

无非就是一直在关注。

只是这种关注不能在她面前表现的刻意,要非常的不动声色才行。

然后他就在山下等了许久,等的他忍不住要上去找人的时候,助理说她下来了。

他故意的擦肩而过,真巧。

这样他们就有重新扯不断的联系了。

从一开始对她好,一点一点的对她好,他就不相信她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

而且赵郅那个男人……他发誓,这个男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在医院外里的时候,苏倾年看着她半晌,就在想,顾希怎么就混出这个出息了?怎么就没有一点脾气随意让人欺负呢?

以前她张牙舞爪的模样,他到现在都还印象深刻啊,她灵性的眼睛也还没有被现实遮掩,更没有被生活打磨啊。

以前在床上的时候,他只是忍不住咬痛了她,她就要将他的肩膀咬出深深的牙印才行,她的报复心其实很强的。

谁欺负她,她都会咬牙还回去的啊。

“你好,我叫苏倾年。”

时隔六年时光的介绍,像是背负了很多深沉的秘密,隐忍而伟大。

“你好,我叫顾希。”

熟悉的两人,陌生的介绍。

之后按照计划一样,他一步一步的将她锁在身边,这次他吃到了教训,趁着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用果断的速度,和顾希领了结婚证,也没有一场婚礼。

他的确,不想给,也不能给。

不过顾希真正答应做他女人的时候,也就是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

头发油腻腻的,脸上脏兮兮的,神情委屈的,那样狼狈的她,他从没有见过。

但是看到那样的她,他控制不住的心疼起来,她怎么就这样被人欺负呢?

顾希啊,顾希,真是一个笨蛋。

后面苏倾年听顾希说赵郅拍了她的裸照,听到这个的时候,他想杀了那个男人。

而他望向顾希,她的神情很伤心。

但是那时候的苏倾年安慰不到她。

越想越觉得自己无能,苏倾年索性戴着口罩和墨镜亲自带着一些人去赵郅家。

明明这些他都可以吩咐手下去做的。

他从来没有干过这样冲动的事,应该说从来没有做过这样幼稚的事。

他亲自动手打的赵郅求饶,而他不发一语,他就是想为顾希多打打他。

他珍惜的女人,被这样的男人对待,他想着就恶心,但更多的是心痛。

不过,他觉得,顾希失忆后的眼光越来越低了,至少看男人的眼光低了。

也对,适合她那个渣渣。

赵郅求饶的模样让他觉得太渣,索性又踢了他几脚,吩咐人像流氓一样将他的家砸的乱七八糟。

在拿着顾希裸照离开的时候,苏倾年看了眼一旁的关小雨,沉默。

这个女人,会有报应的。

等将顾希拉入了怀里,等顾希离不开他的时候,这些人的下场都会很惨。

苏倾年半夜回到家,打开门看了眼已经熟睡的姑娘,心里很安心。

看,即使她不忠诚,即使她一心一意的想离开他,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去爱她。

顾希说苏倾年是她的毒,她何曾不是苏倾年的劫呢?

一辈子都渡不了的劫数。

其实,苏倾年最欣慰的是,苏锦云那个孩子很少主动的问他的母亲。

他很懂事的不去问这些隐秘的话题。

他可能就是怕伤到苏倾年的心。

顾希和赵郅离婚的那天,苏倾年终究忍不住,又打了那个渣男。

他居然还不思悔改的那样对顾希。

而工作人员问他们为什么打架的时候。

赵郅说:“他插手我们夫妻间的事。”

“他欺负我疼了一辈子的女人,我不为她出气,谁会想着帮她?我不想让她受委屈,哪怕一丁点都是罪过。”

这是当时苏倾年的原话,让赵郅的表情震惊,他惊疑问:“你们认识多久?”

“一个世纪。”

在心里,时光荏苒,离开她的日子度日如年,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

出门之前,苏倾年淡漠的说了一句:“我说的话,顾希如若知道半分,你是没有任何活路的。”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但是赵郅缄默了。

他忽而之间觉得这个男人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一手遮天,即使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他想做的,他一定会完成。

比如顾希,就是他这辈子最想做的事。

而苏倾年,听到顾希讽刺关小雨的那些话,心底由衷的高兴。

她应该一直这样,伶牙俐齿,张牙舞爪的,而不是那样默默地忍受。

看来,他要重新将她宠起来,回到以前那个位置,任务很艰难呐。

而那天他并不会出车祸的,只是突然听到顾希的那句她当时特别喜欢赵郅……

他就忍不住心中的脾气了。

如若她特别喜欢赵郅,那么在她的心中,他算什么呢?

对,在她心中他就是在酒吧,她随意勾搭的男人,可有可无。

一想到可有可无,苏倾年就不答应了,想着许多种未来能够算计的方法。

算计着她的心的方法。

这是一场持久的个人战啊。

而且当时苏倾年虽然有脾气,可是他还是要尽力的忍住,之后的一路都沉默不语,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

伤心吧,难过吧,绝望吧。

是的,苏倾年想,面对这样的顾希,伤心和绝望的心情随时随地的浮现。

面对这样的她本来就是一种折磨。

那时候的苏倾年不知道未来该如何,只是一点一点的往前挪日子,一点一点的对她好,一点一点的宠爱她。

然后慢慢的打垮赵郅为数不多的信心,将赵郅赶出那个公司,那个行业,让这个城市的都不敢去收他。

痛快的给敌人一刀,还不如慢慢的折磨,这是苏倾年最狠的手段。

这也是他当时、目前能做的。

可是苏倾年也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他总觉得心底这么难过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