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苏倾年(四)/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是见不得六年后的顾希像个小媳妇一样,站在别人面前受教训。

比如赵郅的母亲,他远远的看见她那委屈的背影他就心酸的不行。

一心酸,就开始心疼她。

他猛的开车过去,一一的击垮赵郅母亲的心里防线,看着她脸色苍白,身体发抖,才像个战斗的战士一样带着顾希离开。

即使……对方只是一个老太婆。

他是舍不得顾希受一丁点苦的,也不想她的心里无半分依仗。

所以他说,顾希,以后我来罩着你。

这是苏倾年说的实话,即使她再不好,也不允许有外人来欺负她。

自己的媳妇,即使犯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也是要自己关上门自己责骂。

何况她又没犯什么大错。

苏倾年觉得遇见她后,她没犯什么大错的时候,她就开始找不痛快了。

当时李欣乔那个丫头还很坏,将顾希和赵郅搂抱的照片拿到他眼前看。

因为李欣乔刚刚口口声声的喊着顾希破鞋,所以他对这丫头没什么好感。

但是看着那个照片的时候,他的确嫉妒心爆棚,但是他还是极力忍住。

因为苏倾年一直告诉自己,身边这个女人是他选择的,即使别人对她再不好,他都要在这些人面前对她宠的无法无天。

他不给她发脾气,只是将脾气发给了病房里的那些人,第一次当众人说了脏话。

可是在两个人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忍住,将她的手机和包全部扔在她的怀里。

在她低头之际,他幼稚的发车,让她的头撞在前面,龇牙咧嘴的伸手捂着脑袋。

苏倾年想,就是该让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疼一疼才好,不然她总吃不住教训。

她傻吗?不知道赵郅那个渣男吗?居然被人抱在怀里推也不推开,就那么安安稳稳的窝在别的男人怀里。

随后一路沉默不语,到桓台的时候,苏倾年冷着声音道:“自己滚回去。”

对,他是生气,也是恨自己不争气。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她刷的团团转。

苏倾年愤怒,压抑,痛苦,所有负面的情绪都开始影响着他,刮他的心。

索性他开车跑到酒吧去喝酒,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被助理带回了桓台。

可是他不肯上去,赶着助理离开,自己在车里待到整整半夜。

半夜的时候,他一个人胡思乱想,终于忍不住的上楼,现在他强烈的想要那个女人!

强烈的想和她在一起。

的确,那晚和她的鱼水之欢,依旧抚平了自己激荡起伏的内心。

苏倾年那时候将顾希抱在怀里的时候就在想,看,她的身体足够安抚他。

即使再怎么痛苦不堪。

顾希好在也会给他解释,他才知道自己冤枉了她,而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女人对他的影响比以前更加深刻了。

第二天的时候,他完全的将赵郅赶出了公司,在此之前苏倾年冷漠的警告说:“任何关于顾希的事,都不许告诉顾希。”

这些事,都由他自己亲自来,来让她恢复记忆,慢慢的恢复记忆。

即使曾经藏了太多的秘密,但秘密这东西藏不了一辈子,终有会见光明的时刻。

所以赵郅即使和顾希离婚后,他都没有告诉顾希她生过孩子的事。

当年,顾希生了一场大病,做了一次全身的检查,医院检查出她的宫颈口和未生过孩子的不一样,也说她不易受孕。

那时候的赵郅惊疑,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认识她六年,却从不知道这事。

如若真的如医院所说,那么她生孩子的时间就是在20岁之前。

可是他又渐渐地相信医生说的话,因为他和顾希第一次上床的时候,她没有落红。

没有落红,说明被人开过苞。

那时候他还没有在意,因为现在没有落红的不一定就不是处女。

而且他了解顾家,了解雪姨,所以对顾希也是极其的相信,甚至爱她。

也就是在医院检查出顾希生过孩子之后,他渐渐地开始对她冷漠。

她不知道她是故意隐瞒,还是……

如若是故意隐瞒,那她的演技真的太好。

赵郅不告诉顾希这事,他借着这个借口开始出轨,他想等顾希发现也没有事。

到时候就拿这个借口堵她。

可是等她要离婚的时候,他舍不得,他想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再告诉她。

告诉顾希你也犯错了,你不能厚此薄彼,我的身体给你的时候是唯一的,而你给我的时候是生养过孩子的。

说到底,做错的还是你。

赵郅是这样打算的,没想到关小雨打电话告诉他怀孕的事,他就果断的做了决定。

顾希不易受孕,而关小雨……

这选择起来很简单。

所以这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

而在苏倾年说:“任何关于顾希的事,都不许告诉顾希。”之前,他问了一个问题。

赵郅问:“苏先生,你和顾希是不是一直认识,她是不是为你生过孩子。”

“是。”冷漠的一个字。

赵郅颓废道:“难怪,你肯看的上她,其实无论我会不会背叛她和她离婚,按照你的手段,我和她迟早会完的。”

“赵郅,你在床上裹的女人,你狠心伤的女人,你不珍惜的女人,都是我孩子的母亲,在我的眼里,你一直都在犯错”

当时说这话的苏倾年特别冷漠。

但是说你在床上裹的女人时候,他的心犹如被剜了一大块,生生的流着血。

赵郅愣住,问:“你很优秀,我认输。”

苏倾年讽刺道:“嗯,顾希最近眼光不行,她在北京勾搭的两个男人,比你出色十倍,你看看你,一无所有,还理直气壮的玩背叛。”

当时苏倾年就是要打击赵郅为数不多的自尊心,随后赵郅沉默离开。

苏倾年背对着他,心里盘算着怎么将赵郅弄得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

他让助理去查,结果查到一百万的高利贷。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和顾希领了结婚证再说其他的事。

这个是最急迫的事。

顾希在此之前问过他一个问题。

“这婚姻,有爱情为前提吗?即使不是现在?”她的目光坚定,发着光亮。

这光亮犹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他的心微微颤抖,强制压住自己心中的异样,反问道:“顾希,你在说笑?”

顾希没有说笑,如若没有爱,他是不会拿自己的婚姻去做赌注的。

苏倾年是一个现实的人,他只想要一个温暖的家,什么报复之内的,都是浮云。

只是没想到结婚的时候苏伽成找来了,这个曾经顾希认识的人。

这个曾经在北京顾希认识的人。

他知道他来的目的,只是今天没有人能有阻止他,顾希他娶定了。

他要将她娶回家安生的放着。

也好在,终于娶回家了。

但是他却不能表现得太高兴,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回忆刚才的情景。

顾希啊顾希,这一辈子,即使是死,谁也不能让我们离婚。

即使相互折磨,即使不爱,也不能。

而苏倾年也没有想到,自己去酒吧的时候,能在那里看见这个丫头。

她大气的喝着酒,似有千杯不倒的阵势,和以前喝一点就醉的她完全不一样。

等她喝的沉甸甸的时候,他才去厕所外面等着她,等她出来将她捞过来抵在墙上,温热的气息在她脸上浮动。

顾希是受不住他诱惑的,他也擅长用身体让身下的这个女人沉醉。

不过听见她自称本宫,真是好笑。

苏倾年很少见这样的她,心底很满足。

其实,他今天本来是要回北京的,但是那边的事情解决了,他也懒得跑了。

结果被杨悦们碰见,拉出来喝酒。

而刚刚他发现她偷看他了,所以他没有推开杨悦,天知道,他恶心的不行。

他就是想让眼前的这个女人吃醋。

苏倾年笑了笑,带她回家,夫妻俩一起愉悦的裹在沙发上。

结婚了就是好,即使记不得他不爱他,但是她没有拒绝做爱的权力。

她也不会拒绝,她投降的很快。

真正让苏倾年生气的时候,就是杨悦给她难堪的时候,那时候他也像个孩子。

既然他觉得杨悦喜欢他,那么他就要表现出对顾希的好,来让杨悦心塞。

这样的做法很幼稚,但是很受用。

苏倾年这个男人的小心思太简单,就是不允许任何人对她冷嘲热讽。

即使绝交,也无所谓。

而且那时候他在外面听到她对几人反击说的话,他就心满意足。

无论真假,她只要懂得反击就好,只要不被人任意欺负,会保护自己就好。

苏倾年,对她的要求真的不多。

那么既然做了她的丈夫,就要给她所有最大的宠爱,包括让她的父亲放心。

包括帮李欣乔搬家,做这些杂事。

即使他从未做过这些玩意。

其实,苏倾年很多第一次都是给了顾希的,比如幼稚的一面,生气示弱的一面。

还有讽刺的一面。

这些都是给了她的。

平常,他对谁都是冷漠相待的。

如若顾希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这个男人对她爱的深沉,爱的压抑。

爱的不知所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