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苏倾年(五)/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他在等待一个时间,他在默默的计划一件事,一件重要的事。

之前计划的第一步相遇、认识、结婚这些事已经有了着落,已经心愿得偿。

那么第二步就是要让顾希爱上她。

而爱上他,就要无所顾忌的对她好。

无所顾忌的对她好就要做到不动声色,怎么样才算不动声色呢?

这时候的苏倾年想到一百万的那个贷款,按照赵郅的性格,他肯定会找顾希。

到时候顾希没钱,肯定会着急想办法。

而在提前,苏倾年就将自己的银行卡给了顾希,解决了她的后顾之忧。

苏倾年再一次对顾希发脾气的时候,就是她给赵郅打电话,哭的一塌糊涂的时候。

那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生一些什么气,但是他心里窝了一把火。

六年的间隔,加上相遇她后的一直隐忍,这让他心痛,他痛,他也要让她身体痛。

顾希说,别折磨人。

他嗤笑着说:“你还知道什么是折磨?”她无时不刻的都在折磨他。

无时不刻的都在伤害他。

他从来没有这样和她做过爱,从没有这样强势的做过爱,没有任何的前戏。

就自顾的将自己塞进去,凶猛的像一头野兽,只管欢愉的动着。

可是冷静下来后,他又后悔了,看着她那小心翼翼,惶恐的模样,他又后悔了。

他好像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

他一心一意的想惩罚她,可是惩罚之后的空虚没有谁明白。

六年前,无论她犯了什么错,他都舍不得说一句,甚至和宋之琛裹床单也是一样。

就那样默默的给她穿上衣服,带她回家。

为什么现在就变了呢?

苏倾年觉得六年过去,他变的敏感,更加的没有自信了,没有自信拴住这个女人。

这次之后,顾希来天成集团,给他甩冷脸,全程都是忽视他这个人的存在。

但将她骗到办公室里后,他忍不住的示弱,说:“顾希,犯错的一直都是你。”

苏倾年说:“你在对我发什么脾气?”

那些话在当时的顾希来听,一点都不懂他的心思,但是恢复记忆后,再想他这其中的种种,她也会觉得他不容易。

而且那时候的苏倾年迫切的需要她的温度,拉着她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面来,示弱可怜的说:“摸一摸。”

摸一摸,摸一摸这个你一直折磨的男人,给他一点想要的温度,依恋。

这样的苏倾年,顾希是拒绝不了的。

而且这也是苏倾年爱和顾希裹床单的原因,怀里整个都是她的温度和气息不说,而且她在他身下也是异常的愉悦。

后来,只是没想到,赵郅那个混蛋又将关小雨牵扯了进来,害顾希受伤。

这是苏倾年万万没有想到的,所以在助理打了电话的时候。

他立马丢下苏锦云给保姆,劝道:“我去找你母亲,她生病了。”然后开车离开。

就连苏锦云那句:“我可以见她吗?”

他也没有听见,随风飘走。

从北京到那个城市,已经是晚上。

苏倾年开了一天的车本来疲惫不堪,但是看见那辆熟悉的车,他就身心轻松。

他伸手敲了敲窗户,顾希见是他,立马给他打开车门,他伸手扶住她的脸,故意用了点力,问她:“疼不疼?”

她自然是疼的,但是见她这样疼,他心里也痛,只能拿她开玩笑掩饰自己。

这样的顾希,没出息,她以为他不知道吗?故意放了关小雨,让自己遭了罪。

而且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宋之琛已经来了,那个他一生最大的情敌。

苏倾年伺候她一晚上,第二天的时候就去了警察局看了眼关小雨。

这个已经疯疯癫癫只将顾希作为敌人的女人,他实在提不起兴趣。

索性将另一个侮辱顾希的男人,狠狠的揍了一顿,警察局的人都不敢拉他。

是的,不敢,上面吩咐过,这位是爷,无论做什么都在一旁看着。

苏倾年找了律师团,将赵郅所有的罪行全部列出来,将罪行加到最重。

这次任何人都跑不掉。

隔天的时候,警察局抓到了赵郅,苏倾年又去了一趟警局。

他看着审讯室里带着手铐的人,冷漠的问:“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我不知道关小雨这么疯狂。”

赵郅一脸颓废。

苏倾年伸腿一脚踢在他身上,怒道:“你不知道?你他妈有事没事别找顾希不行?”

那时候他忘了,这是他计划的,是他猜到的结果,他只是没有想到关小雨这号人物而已。

被他这么一脚大力的踢上,赵郅身体偏了一个方向,倒在地上,这次他也抬头冷漠的看着苏倾年,质问道:“苏先生,你总是这样宝贝顾希,她知道吗?而且还有为什么她会失忆,为什么会和你分开,为什么会丢下自己的孩子,你想过没有?我猜这里面你肯定也做了错事,所以凭什么就我错了?”

赵郅这个傻蛋,说话也有这样戳人心的时候,苏倾年一愣,随即转身离开。

没有人明白,他唯一的错事,就是在手术台上,说了那么一句不走心的话。

而且他这错事,还做的这么委屈。

不过这次事件后,有一个好处,顾希开始渐渐地和他敞开心扉,说一些心事或者在工作上的事,她渐渐地开始依赖他。

不过当她问起过去忘了什么的时候,他忽而明白,有些事已经来临。

宋之琛,也已经来临。

苏倾年认为,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宋之琛一定会尾随而来。

就像天生的敌人一样。

后来苏锦云出事,掉入了池塘里,苏倾年着急匆匆忙忙的订回北京的机票。

转过头看见顾希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忍不住嗓音冷漠的讽刺她道:“顾希,你总是在顾着自己。”

即使知道她没错,他也忍不住。

当回到北京看见在大床上输液的孩子,他心里就觉得对不起他。

这个时候,生病应该是自己的母亲来照顾他,怎么就一直都是他呢?

就连袁瑾也说:“倾年,总惦记以前也总不是一回事,给锦云找个妈妈吧,能够知冷知热的那种,好好的照顾你和孩子。”

这事,他忽略。

苏锦云醒来后,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问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母亲她病好了已经没事了是吗?”

苏锦云只会在脆弱的时候喊他爸爸。

他也知道这个孩子惦记他的母亲。

他轻声安慰道:“没事了,她说过段时间等你放寒假就接你过去和她一起住。”

“有爸爸你吗?”

“自然有,我们是一家人。”

晚上的时候苏锦云接到一个电话,苏倾年挂断电话后,清晰的告诉他说:“刚刚这个就是你的母亲,她刚刚不知道是你,所以……下次她就知道你名字了。”

苏锦云乖巧的点头说:“嗯,我记住她的声音了,很期待和她的见面。”

“苏锦云,你要记住,你的母亲这一生都过得不容易,你要珍惜她,疼她,爱她,更要比爱季洛阿姨一样爱她,她是唯一。”

“苏倾年同学,她是我母亲,当然是唯一,季洛阿姨她只是阿姨。”

这是懂事的苏锦云说的懂事的话。

苏倾年安心,伸手揉揉他的脑袋。

苏倾年想既然已经答应苏锦云要将他和他们接在一起住,那就要让顾希知道这是她的孩子,她才不会排斥和难过。

而且苏倾年万万没有想到,二十岁不到的顾希会给二十六岁的顾希寄信。

这信就写了两个男人。

他和宋之琛。

这怎么不让他生气?

而且她还口口声声的念叨,像一把尖锐的军刀一样一下一下的刺在他心口。

扔她进海里,真的是控制不住脾气。

后来看见她冷的缩成一团在外面打电话,他心疼,可是一想可能是在给宋之琛打,他就不想示弱出去抱她回来了。

因为顾希以前也总是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宋之琛在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过来。

他们两人是相互的。

聪明的苏倾年,因为太聪明,吃了很多不明的醋,但是又没有办法。

那时候他就想告诉她,小哥哥就是他,是他苏倾年,是她曾经爱着的男人。

可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后来他知道顾希去了北京,他就安排人跟踪她,安排了那个老大爷,讲了孩子的存在,她聪明不笨,肯定知道指的是苏锦云。

这下她知道了,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带孩子去见他的母亲了。

在此之前苏倾年不想和她吵架,压着自己的脾气从宋之琛的身边带她离开。

还装作很大度的和她开玩笑,对于这样的男人这真的是一点都不容易的。

苏倾年带了孩子回家,进门之前,他叮嘱苏锦云说:“苏锦云,里面那个是你的母亲,但是你不好意思的话可以选择叫阿姨。”

他不能让苏锦云喊母亲,这样就暴露的太快,但是聪明的苏锦云会选阿姨的。

他这样的性子腼腆,本来就不好意思。

而且他第一次见自己的亲生母亲,一直都不知道怎么说话,跟在他身边。

在书房里的时候,苏倾年抱着他问:“怎么了?不是很想见吗?”

“我不知道怎么和她沟通,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苏倾年同学,我很害怕。”

委屈这个孩子了。

苏倾年揉揉他的脑袋说:“她是你母亲,无论你做什么她都会喜欢你。”

苏锦云亮着眼睛问:“真的吗?”这光芒就和当初的她一样。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