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苏倾年(明天正文)/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心里的结一直都是宋之琛。

但是好在宋之琛对失忆后的顾希影响不大,至少没有天天在他面前念叨。

这几日其实过得挺欢乐的,有孩子,也有自己的女人,这就是一个温暖的家庭。

而顾希对孩子是特别的好,好到小心翼翼和忐忑,特别的珍惜。

这样的她看上去本来就很委屈,但是还好苏锦云对她也好。

苏锦云是特别喜欢他这个母亲的。

他也是第一次吧,被母亲疼爱。

再说苏倾年也明白,顾希爱他。

他得到了想要的,可是心底还是那么忧郁,他忽而之间又害怕她恢复记忆。

还有他恐高,这是以前的顾希知道的,只是现在她不记得了。

后来苏伽成自作主张的将孩子送回了北京,顾希心底失望了好一阵子。

他也渐渐地对苏伽成插手自己的事,有些反感,甚至计划将他赶出公司。

与父亲一样的男人,颐元不需要。

而且很显然季洛是讨厌的,她总是在他面前说宋之琛和顾希的事,还对他说他们一起去了北京,也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

那时候顾希去北京是袁瑾约过去的,但是苏倾年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

不过,和宋之琛一起去北京,待了两天,这个心中的结更大了。

苏倾年觉得这样下去总不是一回事,他得想个办法将宋之琛从顾希身边赶走。

但是他暂时想不出法子。

而且他想要个小姑娘,顾希总是拒绝他不说,还理直气壮的问为什么?

他能说吗?

不能,他不能先妥协。

而新年的时候,他要带她回苏家,他都计划好了一切,回去的这一次,辞去颐元总裁的身份交还给母亲。

他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回到她所在的城市,好好的生活,等苏锦云读书,可能以后还会养一个小姑娘。

明明他都计划好了一切。

可是季洛……每次好像都是季洛。

她总是有本事坏事。

他看着她坐在角落里的惶恐模样,流着泪的模样,他就害怕会失去什么。

手掌一直摸着她的脸颊,给她温度,也给自己不确定的的真实感。

刚刚那些话只是敷衍季洛的。

他和季洛这次算是彻底没有一点友情了,苏倾年抱着她回房间。

给她解释,可是她就是呆呆的模样,也不对他说的话有任何反应。

苏倾年这次的心特别的惶恐,惶恐到要失去她一样,害怕的不行。

他不敢离开,他真的不敢离开,也是等到后半夜的时候,他出门找袁瑾。

袁瑾答应他的所有要求,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已经毁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还不如放他离去。

等苏锦云长大再接手颐元,她真的要放过自己的儿子,让他不要那么悲伤。

可是苏倾年没想到,就是出去怎么一会,顾希就不见了,连同他的车。

下山的路有好几条,他不知道她走的那一条,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往山上走的。

苏倾年那天晚上带着人离开,每条路都去搜索,最后只发现一辆出了车祸的车子。

它翻滚在马路一旁。

苏倾年特别害怕,眼眶微红的下车想去确定,发现里面没有人。

没有人……可是这车是他的。

他连忙调了这附近的监控摄像头,可是没有一点痕迹,很显然被人处理过。

看着车里的血迹,这么多血……

摄像头被处理,车子却留了下来,苏倾年明白有人给了他暗示。

暗示顾希还活着。

之后苏倾年想尽办法的想找到顾希,也终于打听到顾乔的身上去。

顾乔……从前苏倾年从来没想到顾希还有这么一层身份,顾家的子女。

他知道的时候,确实被震惊了。

苏倾年弄得声势浩大,让顾乔知道,他在找他,也在找她。

但是顾乔从来没有理会,而是等到顾希出去散心的时候,他才回来。

这不是苏倾年第一次见顾乔,以前两家族有合作的时候,也见过几次。

但是从来没有这一次让人感到急迫。

苏倾年低着声音问:“我老婆呢?”

“你老婆是谁?”顾乔问他。

他坚定道:“顾希。”

顾乔冷漠的笑了笑,道:“苏先生,顾希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你知道这整个顾家吗?都是我家顾希的产业,知道那黑白两道都通吃的席家吗?永远都会在她的背后支持她,就是我这个什么都有的妹妹,被你伤害成这个模样,你觉得……我会放她回来吗?”

这话让苏倾年心底微微一颤。

“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妻子。”

顾乔摇了摇头,望着对面这个神情悲哀的男人,轻声说道:“如若不是认识你,我家顾希六年前,不,应该说是七年前了。七年前我家顾希就不会失忆,就不会离开北京,离开顾家,就会生活在我身边,就不会经受那么多磨难,这些都是你赐的。”

苏倾年被这些话戳中心窝,的确,如若不是认识她,顾希就会好好的生活在顾家。

但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顾希就一直不告诉他是顾家的人。

为什么连这个都要隐瞒?

“顾先生,我听说你的夫人去世了是吗?换个立场来想,顾夫人对你有多重要,顾希就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这一辈子除了孩子就只剩下顾希这么一个人,这么多年来我时时刻刻都不能忘记她。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弥天大罪,让她一步一步的远离我,因为从始至终我都只想宠爱她。”

苏倾年很少向别人这样吐露心声,但是顾乔不一样,他能理解他。

顾乔沉默了,望着窗外的景色,又收回视线看了眼桌上的手机,是顾希发的短信。

她身体不好,又昏迷了。

等会要打电话问问她的原因,从她醒来后身体就不好,孩子也是他带着的。

不过等过段时间要交给别人了。

顾夫人等他太久了,他这次一定要履行承诺,去冰岛找她带她回家。

顾乔出声道:“苏先生,我同意你们,但是我同意并不代表我原谅你,而且你也不需要我的原谅。我同意你们在一起,只是因为你喜欢我家顾希,而我家顾希也刚好喜欢你而已,我祝你们幸福。”

苏倾年有些惊讶,连忙问:“你肯告诉我她在哪里了?”

看着他这急迫的模样,顾乔终于笑了笑,这男人和他一样的心情啊。

顾乔摇摇头说:“她现在……我也不知道下落,但是过两个月她会回来的。”

苏倾年闻言颓废道:“为什么要等两个月,我快一年没有见过她了。”

“过几个月她会回家继承顾家的总裁位置,而我家顾希也会送我一程。”

顾乔说的云淡风轻。

“谢谢。”苏倾年真的只是多嘴的问了一句:“你要去哪里?”

“陪顾夫人,她等了我许久,我连坟墓都选好了,就在她隔壁。”顾乔笑道。

苏倾年一惊,刚刚他说错话了,顾乔对他夫人的喜欢,已经超越了生死。

他现在心底荒凉一片。

而他尚存希望。

苏倾年沉默,他无法再说什么,眼睁睁的看着顾乔离去,其实心里很难过。

这样一个和他差不多的男人,也是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已经生无可恋。

苏倾年知道顾希平安就是最好的消息。

他开始慢慢的等待,而几个月后顾乔去世,他穿了一身黑色的大衣抱着鲜花去了。

那天下着雨呢,顾希神情悲哀的带领众人吊唁,等了许久才离去。

她的身体消瘦的厉害,感觉一阵风都能吹倒一样,见此,他心里难受的不行。

她转身离去,待到坟墓里没有一人的时候,他才打着伞出去,放下鲜花。

苏倾年看着这个俊郎的模样,几个月前见的时候还是活生生的,而如今……

生活万瞬,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谢谢。”

苏倾年留下这两个字转身离去。

再次见到顾希的时候,是在机场。

她热情的和孩子说话,却是忽略了他。

这个女人现在变得强大和冷漠,已经没有人再敢来欺负她。

但是她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拒绝他了,来远离他了。

苏倾年嗤笑自己一声,没有说话,等她自己离去,今天是挽留不住她的。

既然这样,那就等以后再说吧。

时间还长,他会慢慢的努力。

苏倾年带着孩子回去,后面又收到顾希的短信,这是苏锦云留下的号码。

这是他的另一张手机卡。

看,苏锦云多为他这个父亲着想。

他喊来苏锦云道:“苏锦云,你母亲在外面等你,你出去找她吧。”

那时候,苏锦云很好奇的问:“苏倾年同学不和我一起去吗?”

他解释说:“我等会回公司。”

“哦。”

苏锦云走了,跟着他的母亲。

苏倾年开车跟在身后,其实他心里很不爽,他怎么不知道顾希最近和宋之琛走的近?怎么会不知道她的生日和他在一起?

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

他在门外等着,即使车里空调温度调的再高,他的身体也渐渐地开始发冷。

他知道她会出来的,因为他了解她。

果然啊,只要他示弱就好。

一年之久他再次抱住她的身体,是那么的让人想念和怀念啊。

也还好她的身体诚实。

更还好,她没有太过排斥。

那天晚上他的心因为接触她,渐渐地有了一点温度,这很让人怀念。

但是她恶心的想吐是怎么回事?

因为被他碰触吗?

苏倾年的心被人狠狠的插上一刀,但是他不能离去,他陪着她坐一会再离去。

他的低声下去,也让顾希心痛。

后来他晕倒,身体不好进了医院,他向她吐露心思,可是她还是拒绝。

还有她背后那条疤看着真让人痛心。

和好的时候是什么时间呢?

就是她的父亲生病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一起赶回了那座城市。

可是和她一起的还有宋之琛。

一个横在他心间的男人。

顾希带着孩子离去,雪姨又不在,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其实,有很多话要说。

但是,有很多话都不必说。

宋之琛面对除顾希以外的人都是一种冷漠神态,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苏倾年一直都将他当小三看待。

但是他存在也是好的,至少有时候顾希孤独的时候,还有他的陪伴。

“九九身体不好。”宋之琛先开口道。

他知道,上次淋感冒了,是他的错。

“是身子一直都很虚弱。”

宋之琛再次强调。

苏倾年望向他,无所谓道:“宋之琛,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苏倾年,七年前,顾希和我从未发生过什么。”

宋之琛忽而说这个,让苏倾年有些反应不过来,结果宋之琛又道:“你别误会她什么。我本来一直都在打算离开国内,但是今天遇见了你也算一次机遇。苏倾年,即使你觉得顾希有众多不好,但是她是你的妻子,你该好好的待她,我知道你也不会报复她的,但是苏州你应该要为了她做一次选择。”

这个不用他说,他都知道。

“为什么离开?”苏倾年只想知道这个。

“为什么?”宋之琛冷漠道:“我的身体,你一直都知道,我不想连累谁。”

“你的病,并不是绝症。”

“是吗?”宋之琛终于勾了勾唇角道:“苏倾年,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时候雪姨进来。

苏倾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宋之琛比他想象中的还有大气。

还有潇洒,放手也快。

他从来没在意过自己得到什么。

宋之琛离开了,离开的很干净利落。

他将顾希送到他身边,就离开了。

他当时看着顾希在楼下哭的那么委屈的时候,苏倾年想该拦住他。

至少让她好好的道别。

其实从宋之琛的口中,苏倾年明白,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再回中国。

或者会回中国,但也不会再回北京。

他说的如此决绝。

而那天他向顾希吐露很多很多,也终于软化了她的心,终于不再排斥他。

而后面他开始对付苏州,他的父亲。

他一步一步的拿走他手中的权力,一步一步的为顾希算计。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快入土的长辈,居然打一个小辈。

而且还是他的老婆。

他给苏州发脾气,苏州要求他离开她,这真的是在痴人说梦啊。

他怎么会离开?

他这一辈子做的事,只有她和孩子。

有她才有孩子。

苏州渐渐地力不从心,苏倾年想再等两个月,他就可以和她好好的生活了。

他一直都在计划离开这里啊。

可是没有一次能实现。

他不喜欢待在有苏家的地方。

然而更大的惊喜,就是那个孩子,那个他以为不在了的孩子。

顾锦心。

多么好听的名字,这是他的闺女。

她居然一直隐瞒着他们。

顾希的心里是怎么打算的?

但是他没有对她发脾气,虽然生气但是多一个闺女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这是惊喜,天大的惊喜。

这让他一直想要小姑娘的心终于实现了,即使她的身体不那么好。

但是又有什么呢?

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的哥哥,都是这京城最有能力的人。

还怕养不好她吗?

苏倾年傻笑,因为有这么一个闺女傻笑。

而他同样高兴的是,是那天主动的她,太主动了,就像回到了年轻的她一样。

热情似火,让他沉醉。

还有对于周六六这个事,真的是误会,他只是想帮周六六的忙。

顺便利用他父亲拉苏易下马。

但是没有周六六的父亲,过一个月他也是有这个能力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只是没想到被她误会。

那天晚上,他不是想将她丢在公路上的,只是那时候周六六车子向他求助。

听样子好像很严重。

所以他去了。

而且也是真的严重,当时周六六的男朋友正在国外准备移民过来,而她开车撞到了浅河下,只有向他求助。

也还好,她只是受了点重伤,母子平安,但他却要照顾她,因为周六六一直都是拿他当哥哥,他也觉得她这人性格不错。

所以一直都有来往。

但是因为这几天顾希的手机在他这里,所以他都没有打电话回去。

只是没想到仅仅这个问题造成两个人几个月的分离。

其实苏倾年觉得他和顾希很像,都是那种喜欢沉默的人。

而且互不相信。

她说,他不信。

他说的时候,她不信。

这就是两人总是误会的根源吧。

也就是那段时间,苏易最后被她拉下马的,席家果然是她最强大的靠山。

而且是一个永不会背叛的靠山。

而那天宴会,那天晚上顾希一直不对劲,耳朵上戴着蓝牙耳机,而且还总是扶着阮景走路,眼睛无光。

他隐隐约约的猜出了什么。

但是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后来他打电话问阮景,阮景没有隐瞒他,她小心翼翼的藏起来的心思。

其实他那天之后就知道了。

也就那天晚上之后,他开始利用苏家的势力寻找最年轻的的视网膜。

不过两天,就找到了。

但是阮景告诉他,她最近要做一场手术,这个视网膜暂时用不上。

那天她做手术的时候,他去了,但是等要结束的时候他就离开了。

他不想让她伤心。

周六六的婚礼,阮景没有告诉他,他们会来,但是苏倾年能猜到。

她几个月没有见孩子了,肯定很想。

果然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

见她动作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再想象她眼中没有光明的样子。

他就觉得她很委屈。

她现在是看不到自己孩子的模样吧?

苏倾年等他们离开的时候,他跟了上去,等阮景离开,他走到她的身边。

她一直对阮景说话,可是阮景不在,这里只有他,只有她的小哥哥。

“小希,我是小哥哥。”

说这话的苏倾年,自己哭了。

他有时候就想,爱情是什么,就是一直做她的小哥哥,不对她发任何脾气的小哥哥。

做爱她宠她的小哥哥。

而不是那个总是讽刺她,不对她好的苏倾年。

苏倾年明白,她一时之间也不会原谅他,但是他有自己的办法,就是赖。

只有这样,才能软化她。

才能渐渐地打开她的心结。

毕竟苏倾年知道,顾希受不住示弱的他。

也好在,说了两次不通后,她再也没有赶他走,直到等到她的手术。

他坚信她会好起来的。

她会再看见他,也再会看见她的孩子。

只是黎北那个男人又是哪里出来的?

听说是和宋之琛有关系,但是无论如何,这些事都过去了。

现在,他就是慢慢的等她康复。

然后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苏倾年番外结束,明天开始正文。亲们可以支持酱酱新文《无法阻挡的薄先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