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新年快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再次遇到宋之琛的时候,她在酒吧喝的大醉和人打了起来。

那时候宋之琛有念头在酒吧喝酒,没想到正看见她进来,真是缘分啊。

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外国男人。

他记得那个女孩,明明心里挺难过的,但是笑起来挺明媚的。

她喝的醉了,那个男人也开始动手动脚,她有感觉直接一杯子给人泼了进去。

高个的外国人用英语骂了一句:“贱人。”

这个直接惹火桑酒酒了,她直接一个过肩摔将人放倒在地上。

宋之琛震惊,没想到这女孩有能力。

随后……酒吧里的一个女人,应该是那个男人的情人,招呼几个人围住了她。

桑酒酒脸颊上晕红,笑的很甜,她无所谓的说:“你们要和我打架?”

也不管别人答应还是不答应,她就这样鲁莽的和人打了起来。

宋之琛是冷眼看着的,但是桑酒酒不经意的看见他,一喜,连忙跑到酒吧外。

众人以为她逃了,就没有再管她。

等宋之琛喝的有些薄醉的时候,脚步依旧沉稳的走出酒吧。

在一条街道上,他忽而挺住步子。

果然,一个女孩从他面前跳出来,笑嘻嘻道:“宋之琛先生,好久不见,上次谢谢你救了我,我是桑酒酒,你还记得吗?”

她是桑酒酒他记得。

只是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宋之琛漆黑的眸子,冷漠的看着她,随即敛着眼皮,绕过她离去。

桑酒酒这人打心眼跟着到底了。

大冬天的,她穿的很少,一件黑色的皮衣就阻挡了整个寒冷。

她跟在宋之琛身后喋喋不休道:“宋之琛先生,你也是出来旅行的吗?我也是啊,要不,接下来的路我们搭伴吧。”

对于搭伴这提议,他没有兴趣。

宋之琛依旧冷漠的没有搭理她的话。

桑酒酒一点都不气馁,她又欢笑道:“宋之琛先生,还有几天就要过新年了,在这陌生的国度,我们互相搭伴过新年好吗?”

宋之琛忽而转过身子,这条异国的街道灯火璀璨,明晃晃的落在她明媚的笑容上。

二十岁的女孩,特别的青春有活力。

宋之琛收回视线,淡漠道:“我没有交朋友的心思,你不用再跟着我。”

桑酒酒心想,这很男人真怪。

不过他的眸子真好看,淡漠如水。

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厌烦世俗的感觉。

桑酒酒沉默,远远的一直跟在他身后,他进了酒店,她也要了他隔壁的房间。

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她就起来了,她怕这个男人又悄无声息的离去。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跟着他,或许以后得旅行会更加的有意义。

从此宋之琛的身后都跟着一个小跟班,但是他从未和她说过话。

她也识趣的开车跟在他后面。

桑酒酒想一个人的旅行终于结束了。

而她也发现,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借当地人的笔记本,登陆邮箱。

有时候也会出神。

在桑酒酒的眼里,宋之琛是一个孤僻的人,不用手机不用电脑,就靠一辆车到任何的地方,随心所欲,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她偷偷的拍了他很多的照片。

他站在那里,都是一幅画。

终于在新年这一天,宋之琛看着跟在他身后的小女孩,他出声说:“这里是沙漠,晚上天气冷,过来烤烤火吧。”

他们来到了广阔的沙漠,漫天的黄沙只有一条笔直的公路,还有两人两车。

新年这一天,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桑酒酒听见他这样说,高兴的过去坐在他身边,伸出手吸取温暖,道:“宋之琛先生,你为什么要出来旅行啊?”

桑酒酒问这个话,并没有说要得到什么答案,只是想同他说说话。

“因为……精神不好。”

桑酒酒惊讶,她本来就没有期望他回答,她偏过眸子看他的侧脸。

他说的声音很淡,没有任何的情绪。

桑酒酒疑惑反问:“精神不好?”

“我是疯子,可能随时随地都会疯,所以你跟在我身边会有危险的。”

宋之琛低头用木棒勾着火柴,说着似乎一件似乎和自己没有管着的事一样。

桑酒酒看着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忽而的笑了,说:“你说你是疯子?那正好,我也是疯子,你看我玩起来都不要命。”

宋之琛忽而猛的偏头看向她,桑酒酒笑的异常的愉悦道:“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这大寒天的,要不我们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反正我们谁都不亏。”

桑酒酒忽而低着头,将脑袋小心翼翼的蹭上他的肩膀,道:“宋之琛先生,出来一人旅行,为什么总是西装白衬衫呢?”

宋之琛习惯穿西装,白衬衫。

这只是个人爱好,他看着这个蹭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始终没有推开她。

今天新年,就试着取暖吧。

宋之琛冷漠的微微垂着头,抿着唇瓣,明暗的火光照在他脸上,看不出他的神情,只是一如既往的很冷清。

桑酒酒忽然拿着手机自拍,宋之琛看她一眼,始终没有说话,沉默。

桑酒酒将这张照片传到微博上,然后还给宋之琛看,欢笑道:“宋之琛先生很帅气。”

宋之琛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长相什么的,他都没有在意过。

虽然他的确很帅,也不输给苏倾年。

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这张脸自豪过,他这一辈子生活的很淡漠如水。

波澜不惊。

桑酒酒明白,宋之琛是一个很有魔力的人,他就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会吸引她。

他的成熟稳重,以及神秘感,都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她很久都没有心动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他比她大十岁的原因,也可能是他的眼眸经历一切沧桑的原因,让她的心中渐渐的有了波动。

她终于明白,她以前为何会那么喜欢简言,可能她喜欢的不是简言。

因为从小父母离异,她心思敏感,对于别人的一点好和靠近,她就铭记在心。

而简言出现的正好是个时机。

简言和他不一样,简言的事业心重,简言是个不折手段的人,宋之琛不是。

他有一种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悲伤气质,即使被掩饰的很好,她也感觉到了。

桑酒酒想今夜过后她应该离开了。

她要去思考一件事。

手机上的十二点闹钟已经响起来,是一首很欢乐的歌,桑酒酒从自己衣兜里取出一个红包塞到宋之琛的手掌里。

她笑着说:“新年快乐,宋之琛先生。”

宋之琛看着这个小小的红包,沉默的收进衣服里,也淡淡的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在这孤寂的时候,两个人始终比一个人好,至少可以互相说一句新年快乐。

桑酒酒晚上睡过去至少,问了他一句:“宋之琛先生,明天我们去哪里?”

他看着这个依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终于没有忽视她的问题,冷然道:“下一个城镇,能够看见大片花海的地方。”

桑酒酒问:“为什么去哪里?”

“听说漂亮罢了。”

桑酒酒依偎着他的肩膀睡过去。

宋之琛目光淡淡的看着她的脸,这是一个很年轻热情的小女孩。

至少他没有完全拒绝她的热情。

宋之琛心里默默的叹息一声,闭上眼。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桑酒酒看了眼时间,六点钟左右,离天亮还很早。

她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低声笑了笑,将自己的脑袋凑近,吻了吻他的脸颊,道:“宋之琛先生,再见。”

桑酒酒将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在他身上,然后发动车子快速的离去。

在车子快要消失在朝阳里的时候,宋之琛忽而睁开眼,看了眼远方。

他伸手摸了摸细节的脸,有些觉得可笑,然后收拾东西,也离开这里。

桑酒酒将车停在下一个城镇,然后找了一家餐厅吃午餐。

她拿出手机刷微博看见有新的留言,是简言和温馨发过来的。

是的,温馨是她的学姐。

她是通过自己认识的简言。

温馨留言道:“酒酒,你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很帅气的一个男人,你男朋友吗?”

昨天,桑酒酒发的微博,陪的标题是:我和宋之琛先生。

宋之琛是一个能够比简言还优秀的男人,这个不仅仅指的是外貌,还有气质。

当然,简言也不差,各有千秋。

不过桑酒酒很喜欢宋之琛的发色,是一种能够魅惑任何人的奶奶灰。

高冷,英俊,成熟。

而简言留言:“交友慎重。”

呵呵,这种长辈的语气,这么是让人听着生气,但是桑酒酒不在意。

比起以前,她现在淡定的多。

别人家的新郎,她不能在意。

离开宋之琛半天后,桑酒酒发现她有点想那个男人了,她在慎重额的思考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要对两个人负责。

不能随意,要慎重,长久。

想到晚上的时候,桑酒酒终于拿起车钥匙,向着宋之琛说的方向开去。

这个城镇,能看见大片花海的地方。

她之前吃饭的时候问过当地人。

桑酒酒开着车,笑着自言自语道:“宋之琛先生,如若这次我们有缘,你没有离去,我赶了过去,我就追你好吗?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一直一直得做你的女朋友。”

桑酒酒不敢相信,仅仅几天和几次的相处,她会对一个男人有这样深的感觉。

如若注定以后我会爱你,那么我一定对你一见钟情。

宋之琛先生,请允许我对你一见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