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追宋之琛先生/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就是抱着一丝希望,将车开向那个花海最广的地方。

猛然她远远的停住车子,将目光放向远处的男人身上。

微风荡漾,花海波澜,轻轻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以及衣角。

宋之琛的双手插在西装裤里,身姿直直的背对着她看向远方。

她不知道他的眼里看见了什么风景,但是绝对是广阔而美好的。

因为他的心是美好的。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桑酒酒想,你站在远处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远处看你。

她打开车门下车,在花海的这头,将双手放在唇边做成一个小喇叭状,喊道:“宋之琛先生,我回来了。”

宋之琛身体一僵,缓慢的收回视线,看向远处那个衣着单薄的女孩。

他的视力极好,而此刻她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很灼人心。

宋之琛听见她说:“宋之琛先生,我喜欢你,能追你吗?”

“不能。”

桑酒酒听不清他具体说了什么,但是唇语的两个简单字音她辨别到了。

她没有失望,而是将他回眸望她的这个姿势拍了照片,好看的东西都要保留。

她向着他跑近,将自己手机凑到他眼皮底下,欢笑着说:“宋之琛先生,你看看你自己多帅气,比模特还模特。”

宋之琛微微垂眼看了看,随即收回视线,起步绕过她离开这里。

桑酒酒跟在身后,有些抱歉的说道:“宋之琛先生,上次撞了你的车是我的不对,当时我也是走神了,对不起。”

“嗯。”

一个嗯字代表原谅。

桑酒酒跟在身后高兴道:“宋之琛先生我喜欢你,你现在不喜欢我没事,我们刚认识没有几天,你能让我追你吗?”

这次宋之琛直接沉默,回到花海不远处的木屋里,这里刚刚被他租下。

他打算在这里度过一天。

宋之琛打开门,里面有一张纯白色的床,接着一些简单的厨具。

今晚可以自己做饭。

桑酒酒跟进去,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这里干净,也显得安静。

外面突然吹起了大风,桑酒酒连忙将门带上,笑嘻嘻的对宋之琛道:“宋之琛先生,我今晚给你做晚饭好吗?”

宋之琛略有些惊讶的抬头望着她,随即收回目光,脱下自己外面的西装。

只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衫,袖子半挽上去,他沉默不语的走到厨房位置。

桑酒酒明白他要做什么,她暗叹这个帅气的男人居然会做饭。

但她还是连忙伸手推开他,明媚的笑脸望着他说:“宋之琛先生,我给你做晚饭,当赔礼道歉行吗?”

宋之琛视线盯着她的手,桑酒酒立马从他胳膊上收回来,笑着道:“我来做。”

她这样说,宋之琛不再坚持,他穿着单薄的衬衫出门,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纯色的毛衣加一身黑色的大衣。

显得人很修长高大。

他坐在床上,看着桑酒酒这个小人忙活,心里渐渐的有了温度。

她就像个牛皮糖,一直跟在人身后,让他孤寂的心有了点点温暖。

他是不祈求,也是不期待的。

她的心中有过曾经,他的心中也有过曾经,他们两个人其实很像。

一想到曾经这个词,宋之琛猛然发现,顾希已经成为了他的曾经。

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想他还会一直护着她,保护她,但是对她也是以朋友的心情对待了。

因为她不需要一份压抑的被爱,她需要的是来自朋友间的祝福。

既然她要,他就给。

就在宋之琛的出神中,桑酒酒已经做好了饭菜,是很简单的几个小菜。

但是味道格外的香。

没有人单独给宋之琛做过饭之类的,即使回美国也有家里的保姆。

即使顾希在,他也是自己动手下厨给她做饭,其实有时候他也想被呵护。

哪怕是一次。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被人照顾过。

其实想想是挺心酸的一件事。

桑酒酒自己动手将角落里的桌子搬出来,把饭菜放上去,然后塞了一碗白米饭和一双筷子在他的手心里。

这里有筷子,有做中国菜的厨具,这些都是他拜托远处的花农帮他买的。

桑酒酒看着他握着碗筷,给他夹菜道:“宋之琛先生,你尝尝,很好吃的。”

宋之琛看着碗里的菜,默默地低头拿着筷子吃了起来,也没有夸奖她。

的确做的很好吃。

这个小丫头很神奇。

打架挺擅长,做饭也挺擅长。

桑酒酒不太爱吃菜,她直接就吃白米饭,一个人吃了三碗白米饭。

这让人觉得很惊讶。

吃过饭后桑酒酒主动的收拾碗筷,将它们洗的干干净净,才到宋之琛身边。

宋之琛坐在床边,她直接坐在木质的地板上,靠着床边刷微博。

她将刚刚拍的那张照片传到微博上,配着文字:我和我的宋之琛先生。

宋之琛看见,没有多嘴。

很快有留言进来,是简言发的。

是私人留言。

“在哪里?那个男人是谁?”

桑酒酒笑着,将手机递到宋之琛的面前道:“看,这就是我小舅简言,可是我现在不喜欢他,我该怎么向他介绍你呢?”

“为什么不喜欢他?”

宋之琛忽而问这个问题。

桑酒酒这个问题自己也在心中琢磨了很多遍,她笑着说:“我离开他一年,感情渐渐地在淡化,没有谁非谁不可。而且我发现我喜欢的并不是他这个人,我曾经所有纠结的问题,莫过于一种感觉。而这种感觉就是宋之琛先生给我的安心感。你可能觉得我对你的喜欢莫名其妙,但是宋之琛先生,我现在满心都是你。”

“桑酒酒,我有精神病。”

宋之琛直言不讳。

“没事,我是神经病,精神病和神经病刚好是天生一对。”她无所谓道。

宋之琛看向她,摇摇头,她终究是个孩子,她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而已。

宋之琛起身打开门出去,桑酒酒也没有回复这条短信,跟着他出去。

外面的风很大,头发吹的有些乱,桑酒酒忽而从背后抱住宋之琛的腰,脑袋贴在他的背脊上,道:“宋之琛先生,让我来爱你,让我来对你好,好不好?”

桑酒酒是一个敏感的人,她能体会到宋之琛孤寂的内心。

还有荒漠的世界。

她有些心疼他,她想对他好。

她中了一种毒,名字叫一见钟情。

让简言去死吧,去当别人的新郎吧,她以后要好好的喜欢这个男人。

这个……心已经冷了的男人。

她知道,他说的精神病是不可能骗她的,他也不屑于骗她。

那就是真的了。

宋之琛身体僵住,伸手握住她抱着他的一双手,温热的感觉,然后他猛的扯开。

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走去。

桑酒酒跟在后面,他的步伐很大,她跟起来有些吃力。

“宋之琛先生。”桑酒酒忽而喊住他,小心翼翼的道:“你在生气?”

宋之琛顿住步子,转过身,目光隐晦的看着桑酒酒,嗓音冷漠道:“桑酒酒,我说过不要接近我,我有精神病。”

“我有神经病。”桑酒酒肯定道。

“无理取闹。”宋之琛有些疲惫道:“我没有骗你,我有精神病,而且身体不好,你喜欢我是没有好结果的。”

风吹的更大了,花香飘散,桑酒酒穿着黑色的皮衣,有些酷酷的问:“入地狱吗?宋之琛先生,我陪你一起。我说真的,生死一瞬,我不在乎。”

“你个小丫头片子胡说八道什么?”宋之琛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二十岁的年龄的确有些冲动。

“你不喜欢我,我也会一直跟着你,直到你真的确定不喜欢我为止,宋之琛先生,我刚开始追你,你不能不给我机会。”

每个人都有示爱的机会。

宋之琛有些无语,他摇摇头,说:“桑酒酒,我比你大十一岁。”

“真的吗?”桑酒酒惊讶道:“我以为才五六岁左右的样子。”

宋之琛沉默,他又听见桑酒酒说:“宋之琛老先生,我从今天开始要追你,你放心,我喜欢你就会一直坚定的喜欢你,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我没有开玩笑。”

桑酒酒对简言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对宋之琛却是不一样的。

果然,她以前喜欢的是依赖,是安心,而这些都在这么多年的时光里。

被简言一点一点的消磨掉。

没有人明白,桑酒酒的心在遇见宋之琛开始后,渐渐地鲜活起来。

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见宋之琛没有说话,桑酒酒几步过去然后将自己塞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

宋之琛退后一步,轻声道:“我没有答应你,最好保持距离。”

说完,宋之琛就走在前面,往远处的那个散着光芒的小木屋走去。

宋之琛的背上猛的被人窜了上来,他连忙伸手搂住她的屁股,耳边听见含笑的声音道:“宋之琛先生我只有九十斤,而且我的个子很高,我的腿很长,我一点都不重,你背我回去好吗?”

她的腿很长,她想说明什么?

宋之琛漠然,他对死皮赖脸的人有些招架不住,而且是这样一个主动的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