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这个吻/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这样突袭,让宋之琛有些受不住,他的手掌抵着她软软的屁股,他连忙松开,移向她的两条腿固定住她的身子。

风依旧猛烈,两人的心中渐渐地温暖,在这陌生的地方,互相取暖。

宋之琛背着小小的她回到小木屋,她松开他下来,滚到床上去。

“脱鞋。”他淡漠叮嘱。

桑酒酒听话的脱下鞋子,然后光着脚丫到小木屋里面去洗澡。

宋之琛的脸色有些微红,这么近的距离,里面的微微水声让他听了……

而且那个女孩应该是光着身子的……宋之琛不能想象那副场景。

他三十一岁的年龄,还是处男一个。

想到这,他脸色更红了。

他连忙起身去外面吹吹风,也比待在这里要强的多,至少不那么慌乱。

他刚刚胡思乱想了,宋之琛有些唾弃这样的自己,怎么就这样亵渎别人呢?

“宋之琛老先生,你洗澡吗?”桑酒酒换了一身宽松的毛衣,在这冬日里露着一双笔直的大长腿。

聪明的女孩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

头发长长的落在肩膀处,这幅模样让宋之琛见了,心底越发的滚烫。

他连忙过去几步推开她,然后进了小浴室淋了一个冷水澡,才好受的多。

从来没有这样的女孩在他身边过,而且还是一个扬言要追他的女孩。

更是一个二十岁青春热情的女孩。

宋之琛觉得,迟早有一天他会受不住,一想到这个问题,他有些害怕。

他不应该对任何人产生爱的。

不应该这样说,他应该是不奢望任何人来爱他的,他不想耽搁别人。

宋之琛穿好自己的毛衣出去,桑酒酒正坐在地板上玩手机。

她这样的年龄喜欢玩手机很正常。

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孩子。

宋之琛坐在床边,桑酒酒立马放下手机蹭到他身边,双手抱住他的胳膊,道:“宋之琛老先生,这床我们一人睡一半好不好?”

桑酒酒有自知之明,他没有赶她出去,已经算是发了善心的了。

但是木质的地板很冷,不能过夜。

宋之琛不言不语,摊开被子自己睡到里面去,将外面的一半留给她。

桑酒酒欢喜,立马上床规矩的睡在自己的另一半,离他远远的。

但是后半夜的时候,宋之琛想,果然不能对她太好,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双腿也紧紧的缠住他的腿。

宋之琛起身推开她,离窗的这张床,可以不经意间看见外面大片的花海。

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些唯美。

桑酒酒被推开,她迷糊的睁开眼,看见宋之琛坐直身子靠着窗边。

他现在就是在花海的背景下,目光漠然的看着她,不可方物。

这是她见过最帅的人。

桑酒酒猛的抱上去,不管不顾的将自己的的唇贴在他的唇角处。

宋之琛惊讶,连忙扯开她,但是桑酒酒像一个八爪鱼一样抱着他。

桑酒酒吻着宋之琛的唇角,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去,慢慢的探索着。

这对宋之琛是一个特别的体验,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能够这样仔细的吻他。

能够舔舐他唇里的一切。

就连上一次和顾希,也只是简单的唇瓣想触,并没有深入的做什么。

他以为那样的感觉很好。

但是桑酒酒浓烈的气息,甜美的滋味在他的唇里荡漾,他和她的唾液混合在一起,似一股无法探知的甘泉。

他的眼圈忽而有些泛红,柔软的感觉在心中荡漾,他不再推开她。

桑酒酒的出现,对于宋之琛来说不是特别的,但是她的种种行为对他来说,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震撼。

宋之琛微微仰着头,没有推开她也没有迎合他,手掌有些紧张的压着床单。

桑酒酒忽而说:“宋之琛,你会接吻吗?你这样冷漠的男人又不允许别人靠近,想来就是禁欲男神,对就是这样,舌头伸进来,宋之琛,你真好闻。”

她的一番调笑,宋之琛猛的推开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擦了擦唇边。

他的脸颊在月光的反射下有淡淡的红晕,桑酒酒看他这样清纯,心里特别愉悦的说:“宋之琛,我喜欢你什么都不会的样子,这样我可以慢慢的教你。”

她一个小丫头,会什么?

但是好像就是比他会的多,想到这宋之琛的脸色忽而沉了下去。

他转过身子背对着她,漠然的看着窗外,窗外的再好的景色都不如刚刚那个吻。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接吻。

见他脸色不好,桑酒酒也没有再说什么堵他心的话,而是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将脑袋贴在他宽阔的背上。

两人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时间静止一般,她能感受到他内心的荒凉。

桑酒酒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背,语气好好的说:“宋之琛先生,你很香,我喜欢你和做这样亲密的事,你别拒绝我。”

“与多少人做过?”

冷清的声音传来,响在这静谧的夜色里,宋之琛他心底有些惆怅。

他刚刚是属于嫉妒吗?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他下意识补充一句:“我嫌脏。”

这个社会,无论之前交过多少朋友,两人现在单身干干净净的就行了。

但是听见宋之琛这样问,桑酒酒忽而明白,他是属于有精神洁癖的。

她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实话实说道:“虽然交过两个男朋友,但是都只是拉过手,我只是和简言有过……宋之琛先生,我和他也只有过一次而已。”

他也有过一次,那么她为什么会这么熟稔?就像知许多情事一样。

桑酒酒似乎明白他心中的想法,连忙解释道:“宋之琛先生,我懂的多并不代表我不干净,你别嫌弃我。”

她只是小黄片看的多,自己琢磨的多。

“这与我没关系。”

宋之琛忽而转身将她的身子拉开,然后自己下床倒了一杯冷水喝。

他好像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魔障。

离开顾希后又遇见一个。

而这一个也是追在他身后说喜欢他的,其实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招惹谁。

从始至终都是别人来招惹他的。

只是他没有资格爱谁。

宋之琛冷静了下来,等到转回身的时候,她还睁着一双大眼睛躺在床上明亮的望着他。

这个女孩真的很漂亮,比起季洛她更胜一筹,这样漂亮的女孩不多见。

何况年龄又是如此的小。

宋之琛想,她太小了,她还不懂情爱。

他目光忽而下落,她的腿的确很长也很笔直,让他有一种冲动。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他不是一个对性渴望的人,因为没有尝试过,所以欲望不强。

宋之琛迈着长腿跨过她睡在了里面,背对着她,依旧一副冷漠的样子。

即使背后缠上来一双手,他也忽视。

可是身体温热的感觉却一直传到心间。

他是很害怕这样热情主动的人,害怕看不懂他冷漠的人。

因为他没有拒绝去办法。

桑酒酒抱着他的腰,安心的睡过去。

无论如何,他没有排斥她了。

后半夜,这里突然下起了暴雨,嘈杂的声音却影响不了这两人。

宋之琛醒来的时候,是被桑酒酒下床的动作吵醒的,他没有理会,而是继续闭着眼睛躺在里侧睡觉。

他这些日子连续开车有些疲惫,不像她永远那么青春有活力。

他总在想,他大她十一岁。

过了半个小时后,桑酒酒爬上床,将半个身子依偎在他的身上。

他正想睁开眼,额头就被轻轻的落了一吻,他猛的睁开眼看着她。

桑酒酒依旧嬉皮笑脸道:“宋之琛先生,我给你做了早餐,起来吃吧。”

他从来没有被这样细心呵护过。

宋之琛故作镇定的去了桌边默默地吃着早餐,不得不说,她的厨艺很棒。

一个二十岁的女孩,会的总是出乎意外,是一个值得去探索的女孩。

吃了早餐过后,本来想开车离开这里,但是花农过来用英语说:“过河的那条路已经被大水淹了,看来要过几天才能离开。”

那就只能过几天再离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桑酒酒,在这么个独处的地方,她很有机会不是?

“宋之琛先生,陪我说说话。”

外面大片的花被雨水打着,桑酒酒站在门口望了许久,觉得有些无聊。

而宋之琛正坐在床边拿着一本书犹如老僧入定一样,一直翻阅着。

他问:“说什么?”

桑酒酒坐在地板上,好奇的问他道:“你来自那个城市?”

“北京,但是现在在纽约。”

“我来自A市,离北京不远,也是一个很发达的城市,而且沿海,很漂亮。”

桑酒酒说的这话,宋之琛却听出格外的意思,他问:“你想回家了?”

“我离开一年了,我母亲前些日子打电话问我多久回去,其实她有自己的生活,她只是希望我回去接手公司。而且简沫,就是我那个后妈霸占着我家的公司,那个股份是我的,我虽然不在乎,但是也不想让她占了,她是小三,不是好人。”

桑酒酒一脸的颓废。

宋之琛望着她问:“你想回去争口气?”

桑酒酒摇头,解释说:“我一无所有,我谁都争不过,他们都觉得我懦弱。”

她不懦弱,至少她敢一个人出来流浪了一年,她敢舍得一切。

包括亲人,学业,以及曾经自己爱过的人。

没有人比她更勇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