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他妥协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颇有些漫无目的的开着车,连续开了三天后,她终于有些疲惫。

今天晚上就能到达瑞士。

瑞士在下雪,桑酒酒的GPS停在这里了一天,也就是说宋之琛就在这附近。

这里是个不大的城市,但是也不小,想要找到宋之琛,首先要找到他的车。

桑酒酒就是怕一点,他又卖了车。

因为停在这一天,让她心里有些恐慌。

桑酒酒终于在一学校附近找到他的车子,看到熟悉的事物,她忽而笑出了声。

桑酒酒搜索了地图,查了附近的位置,她发现离这里的不远处有一家医院。

她想起宋之琛曾经说过的话。

我有精神病,我身体不好。

她连忙拿着宋之琛的黑色大衣穿上下车,到了那家医院询问宋之琛的信息。

可是对方不透露。

桑酒酒害怕,用英语着急道:“他是我丈夫,他生病了就悄悄的离开我,我很着急,我心里很担心他,我也很爱他,求求你们告诉我,就告诉我他在不在这里?”

医生见她这样担忧,忍不住安慰道:“你丈夫他没事,就是在接受治疗。”

医生给了自己最大的帮助,她不能再为难他透露出他的具体位置。

桑酒酒一间一间的病房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接近顶层的病房里找到。

高级的VIP,单人套房。

他也是一个会享受的人啊。

只是现在他处于睡眠的状态。

她不去问医生他的状况怎么样,因为对她来说都不存在,他在就好。

桑酒酒伸手摸着他的脸颊,他的脸轮廓很好呢,她理了理他额前的头发。

奶奶灰的颜色不见了,现在他染回了黑色,这样的他少了分魅惑,多了分英俊。

但无论如何,都是好看的。

桑酒酒握住他的手心,放在自己脸颊下面,近日疲惫她很快的睡过去。

宋之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到晚上的时间了,窗外的天都暗了下来。

他本来偏头是望着窗外的,道感觉细节的手被压住,已经发麻,他连忙收回视线。

待看清是谁的时候,他神情一瞬间的恍惚,没想到她居然会跟来。

宋之琛不去想她用了什么法子找到他,但是他必须要用一个法子赶她走。

他垂眼看见她眼袋下的乌青,从那边过来,她应该连续开了几天的车。

宋之琛忽而之间有些心疼这个小丫头,她何必要和他死磕到底?

他明明和她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和她之间是不会有可能的。

宋之琛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伸手轻轻的摸着她头顶的软发。

这是他第一次的主动尝试碰她。

让他的心尖都疼了起来。

因为他心动了。

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不需要温暖和被呵护的人,其实他也是渴望身边有人陪的。

不是顾希,也不是季洛,此刻就是她。

她忽而偏了一个头,宋之琛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不到十分钟她就要醒了。

桑酒酒睁开眼睛,看见宋之琛目光冷漠的看着她,这个她习以为常。

她略有些难过的低头道:“宋之琛先生,你怎么能丢下我?”

“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嗓音冷漠如初。

“宋之琛先生,这次你别丢下我好吗?”

桑酒酒有些小心翼翼的说着这话。

“桑酒酒,你这样会造成我的困扰,我对你没有一丝的多余感情。”宋之琛顿了顿,嗓音略有些低哑的说:“我们认识不过一周而已,这一周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宋之琛先生……”

“如若你不走,我让医生赶你走。”宋之琛收回视线,偏过头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她握在手心里的,他连忙使劲抽回来。

手心一空,桑酒酒垂着头没有说话,而宋之琛也不出声理会她。

过了十多分钟,桑酒酒站起身,声音略有些低道:“那我先离开了,你保重。”

关门声响起,宋之琛忽而望过去,病房里已经没有她的身影和气息。

他如若记得不错,她身上穿的衣服正好是他的,宋之琛起身,到窗边站着。

下面很快出现她的身影,她伸手脱了身上的衣服塞进车里,然后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皮衣,就徒步向着远处的黑暗里走去。

远处有一个外国人,看见她一个人连忙热情的凑上来,桑酒酒低声和他说了两句。

就离开视线里了。

她果然还是一个爱玩的孩子。

瑞士还在下雪,宋之琛的心也随着这雪渐渐地冷了下来,他没法走出这一步。

他没法去拥有谁。

他收回视线,走到病床上坐下,心里越来越浮躁,护士端晚饭来,他也一口未动。

直到后半夜的时候,病房门又被打开,他顺势的望过去,下意识问:“怎么回来了?”

桑酒酒换了一身衣服,一身不同于以往风格的衣服,她穿着纯色的毛衣,下面穿了一条长款的裙子和一双白色的板鞋。

她进来坐在宋之琛身边,解释道:“我三天没有洗澡换衣服了,我刚刚去酒店收拾了一下自己,我怕你嫌弃我。”

他刚刚说的话,都白说了。

刚刚那个外国人原来是带她去酒店的。

宋之琛眸心沉沉的看着他,一脸冷漠道:“桑酒酒你不应该……”

“宋之琛老先生。”桑酒酒打断他的话,望着他分析说:“你比我大十一岁这个是事实,还有你有精神病这个也是事实,你身体不好这个更是事实,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知道又怎么样?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从来不会因为你的这些限制因素就不喜欢你。”

“宋之琛老先生,既然我已经对你一见钟情,那么我一定会坚持到底。”桑酒酒无所谓道:“你不接受我,那我就去胡乱的交一个男朋友,然后和他结婚,胡乱的交代自己下半辈子。你不要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桑酒酒做事说得出就一定做的到。”

“宋之琛老先生,你对我……”

桑酒酒这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人捞在了怀里,坚实的臂膀牢牢的禁锢着她。

鼻息之间全是他身上的淡漠味道。

罢了罢了,宋之琛这样告诉自己,走一步算一步,未来的事都说不定。

他错过了顾希,可是这个小丫头片子,他有心想要留下来,留在自己身边。

他的心因为她的行为,渐渐地软化。

他不可避免的爱上了这种热情。

这种来自青春派的热情。

这也是季洛为何总是追不到宋之琛的原因,她会死缠烂打,但不会步步紧逼。

她会一直爱他,但不会在他面前显眼。

而桑酒酒不一样,她年龄小,她就是一块十足的牛皮糖,她折磨人心。

桑酒酒突然被宋之琛拥抱,她有些惊讶,连忙伸出自己的手抱住他的腰,轻声的问:“宋之琛先生,这次是你先主动抱我的。”

他的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双手紧抱着她,将她小小的身体完全裹在了怀里。

“嗯,是我主动的。”

“那宋之琛先生你的意思……”

“陪我入地狱吧。”宋之琛声音顿了顿,又道:“即使你那天后悔也没有关系,即使你先要离开我或者背叛我都没有关系。”

“桑酒酒,我都会无条件的原谅你。”

桑酒酒抱紧他的腰,责怪道:“宋之琛先生你胡说什么呢?我选择了你,以后都会是你,谢谢你答应我的追求。”

“笨蛋,哪有女孩子追男孩子的?记住以后无论谁问起来,都是我追的你。”

他的声音很轻柔,温和。

果然追到之前和追到之后的态度是不一样的,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桑酒酒在他怀里点了一个头,两人就这样相拥了许久,互相的感受对方。

她明白,能够让他有这样的决定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不想拖累谁。

所以这个隐忍的男人,她会好好的珍惜。

桑酒酒从他的怀里出来,看见一旁的饭菜没有动,连忙问:“没吃晚饭?”

“嗯。”宋之琛解释说:“不想吃。”

桑酒酒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转身说:“饭都冷了,你等我去给你买点回来。”

“桑酒酒不必了。”宋之琛阻止道。

“宋之琛先生。”桑酒酒忽而跑到他身边坐下,提议说:“我是你女朋友,你可以不喊我全名吗?换个称呼。”

宋之琛有些愣愣的问:“那叫什么?”

“我不想你听喊我酒酒,因为你有一个九九,要不你喊我桑儿吧。”

桑儿……很亲热。

他还没有喊过别人带儿字的名字。

“那个九九已经……,既然你想,那我就喊你桑儿吧。”宋之琛想说,他没有再喊那个九九,自从遇见她后,就没有喊过了。

桑酒酒满意的点头,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唇角,宋之琛还没有习惯下意识的偏头。

桑酒酒见他这样一副羞涩的模样,心情喜悦的打开病房离开。

也没有顾后面人喊她。

宋之琛见她这样风风火火,心里叹息,不知道这个决定做的对还是不对。

他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宋之琛担心,她的心不坚定,担心她对他只是玩玩,像她以前交往的男朋友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