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他做男朋友像个父亲/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宋之琛的眼里,毕竟桑酒酒还小。

对情爱还有些模糊的概念。

所以他的担心是没有一点错的。

不过无论她以后想要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原谅她,无条件的放她走。

桑酒酒……宋之琛心里默念了这三个字,她算是他交往的第一个女朋友吧。

想到女朋友三个字,宋之琛心里就发烫。

因为允许她的靠近,她就会理所当然的要和他亲近,他就没有推开她的理由。

想到这,宋之琛下面就有反应了。

果然是他经受不住拔撩,仅仅是一个想法,就让他心里慌乱的不行。

他除了拥抱过女人,其实对女人都是很陌生的,与懂的太多的她不是一个层面的。

而且还是桑酒酒教会了他亲吻,是她会把舌尖伸到他的唇瓣里来慢慢的挑逗他。

这……真是一件让人心口发紧的事啊。

桑酒酒回来的时候,身上淋了一些雪花,她将饭菜放在旁边的桌上,过去牵着宋之琛的手道:“宋之琛先生,我们吃饭吧。”

宋之琛嗯了一声,起身伸手理了理她头上的雪花,随后和她一起坐在桌边。

桑酒酒看起来很饿,吃了很多,她的食量他不再感到惊讶。

反而将菜夹到她碗里,叮嘱说:“多吃一些菜,对身体好。”

能在附近找到一家做中国菜的,其实也是不大容易的,她肯定花心思了。

明明他是男朋友,却要她一直照顾他。

“好咧。”

桑酒酒对于他夹的菜一样都没有拒绝,全部吃的干干净净,撑着肚子在病房里行走。

宋之琛看见她那样,心底觉得好笑。

他收拾了残桌,然后去洗手间洗漱,出来后直接盘腿坐在病床上。

桑酒酒见他想睡觉,她飞奔过去脱了鞋子踩在床上,从背后抱住他勾住他脖子,贴在他身后道:“宋之琛先生,我喜欢你背我,以后等你身体好了,你要天天都背我。”

“好。”宋之琛握住她搂住自己脖子的双手,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她怀里。

桑酒酒松开他,一步跨走到前面来,将自己塞进他的怀里窝着道:“还有宋之琛先生,你比我大十一岁,我们算是老少恋,你要好好的疼我才行。我犯了错你不许打我也不许骂我更不许不理会我。”

桑酒酒的身体很瘦也很小,他的胸膛很宽厚,完全就将她裹在怀里了。

宋之琛伸手搂住她的腰,异样的感觉在心中荡漾,他笑了笑说:“好,都听你的。”

他的冷漠从来都是给外人的。

“宋之琛先生,喊我桑儿。”

“桑儿。”

她没脸没皮,他却喜欢的紧。

这一夜桑酒酒没有得寸进尺,反倒弄得宋之琛有些惊讶,甚至疑惑。

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人,宋之琛的心情可谓是满满的,这么多年来从未这样愉悦过。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交往一个女朋友。

桑酒酒比当初的顾希更阳光,更热情,甚至更懂得坚持,更懂得爱他。

而他总是受不住这样的热情。

这十多年有她这样的人出现过,只是都没有她这样的没脸没皮,更没有机会说给他做饭,或者不经意的照顾着他的内心。

爱情,其实也靠机遇。

如若他没有离开北京,没有打算出来旅行,他就一辈子都不会碰见她。

在医院里待了两天,宋之琛就和桑酒酒离开这里了,而这几天桑酒酒特别规矩。

甚至没有过于的亲吻他。

最多只是碰一碰唇角。

这让宋之琛心底一直奇怪。

没成为她男朋友之前她的行为……成为了之后,她反倒能忍了。

其实这样宋之琛也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去和她接触。

他很多都是不太懂的。

一切都是慢慢的学习中。

两人离开医院后,在附近的小镇里找了一家小木屋居住,和当初的景色不同。

这里冰天雪地,就连树梢上也挂着冰凌。

漂亮的不像话。

是桑酒酒提议住两天的。

因为本来就是旅行,就不着急去哪里。

其实这个时间点,季洛利用季家的势力,找到瑞士这里来了,找到了那家医院。

只是刚好错过了而已。

宋之琛将行李放进小木屋里,又看了眼里面的白色床铺,又看了看厨房。

一切都是准备齐全的。

他将视线放在木屋外面,桑酒酒正在和邻居的两个小男孩打雪仗。

她身体灵活,躲闪的很快。

而那两个孩子就遭了她的毒手。

果然是孩子,连孩子都不放过。

宋之琛每每想的最多的就是,她是孩子。

她是他的小女朋友。

宋之琛收回视线,将身上的西装脱了,然后换了一纯色毛衣和长裤。

小木屋里温暖,他就坐在床边看着外面,也没有出去打扰他们。

到点的时候她就会回来。

宋之琛看的有些久,随即拿起桑酒酒的电脑登录了邮箱,有新的邮件。

顾希担心他。

季洛想要找到他。

他低头微微一笑,都没有回复。

顾希会有自己的生活,季洛也是一样的。

这时候,桑酒酒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宋之琛顺过来看着这陌生号码犹豫。

自己径直的接起来,听见一个略为愤怒的声音道:“桑酒酒,你要闹到什么时候?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你到底要做什么?”

“她不在。”

简言一愣,一个清冷的声音通过电话波传来,他猛然记起桑酒酒的微博最近一直出现的一个男人,一个长相很英俊的男人。

他从来没有在桑酒酒的微博上,看见过她发其他男人的照片,这是第一次。

简言缓了缓心神,镇定自若的答道:“嗯,我是桑酒酒的小舅。”

“嗯。”

对话很冷漠,简言想了想说:“麻烦帮我转告一下桑酒酒,她该回家了。”

“这事,你自己转告。”宋之琛冷清的声音说:“我没有这个义务。”

简言不想问他是谁,因为不想从对方的口中听见自己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宋之琛等他挂了电话,这才将手机放在一旁,等桑酒酒玩好进来的时候,他才告诉她说:“你小舅打过电话。”

桑酒酒一愣,问:“你接了?”

宋之琛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解释道:“接了,他说你该回家了。”

“我才不回去。”桑酒酒从后面抱住宋之琛,欢笑道:“我要和你在一起。”

“桑儿。”

“嗯?”

宋之琛将她从后面捞过来,拉着她的手裹在自己掌心,道:“有时间,我陪你回去。”

宋之琛不会不明白,她的桑家现在需要她,她既然是他的女朋友,那么她的所有烦恼他都会帮她一一解决。

这是作为男朋友的责任。

“啊,对。”桑酒酒想起什么一样,道:“我还有几个月就满二十岁了,到时候要回国拿户口本,这样我就能和你结婚。”

结婚……

宋之琛一愣,桑酒酒挣脱他的手,爬到床上去从窗户里望向外面的风景,解释说:“宋之琛先生,我想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和你领结婚证,这是一个有意义的日子。”

窗外景色撩人,宋之琛有些愣愣的道:“我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

“不行,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宋之琛先生你是在对我耍流氓吗?”

桑酒酒回头,看着神情震惊的他,笑着说:“宋之琛先生,感动吗?接下的几个月我给你时间求婚哦。”

宋之琛失语,过去站在床边将她搂在怀里,手掌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脸颊。

“桑儿,慢慢来。”

婚姻不是儿戏。

他没做好这个准备。

何况他们才在一起不过两天左右。

今晚依旧是桑酒酒做饭,她做了很多菜,最后自己只吃了两碗白米饭。

宋之琛给她夹菜,她都是默默的不说话,最后默默的留在了碗里。

宋之琛见她这样,略有些叹息问:“为什么不喜欢吃菜?”

“我不喜欢吃有油的东西。”

哦,小姑娘食量大,所以想用这点来达到平衡,不想长胖啊。

可是桑酒酒……宋之琛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她真的挺瘦的。

将她养胖其实也挺难的。

桑酒酒要洗碗,宋之琛赶着她出去和邻居孩子玩,自己将厨房收拾干净。

等收拾整妥的时候,宋之琛才穿着大衣出去,手上拿着一条围巾。

桑酒酒正躺在雪地里蒙着眼睛,用英文数数道:“我来找你们了,一,二,三。”

她撤开手,看见宋之琛芝兰玉树的站在她头顶,她笑了笑伸手扯着他的裤腿,用中文问:“看见他们去哪里了吗?”

“七点钟方向,小树林的雪地里,趴着的。”宋之琛将围巾给她围上,然后退开两步,看她欢乐的奔跑过去。

过去一下就将两个小孩子抓了出来。

她转过头对宋之琛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后者宠溺的笑笑随后回到了小木屋里。

宋之琛进了木屋脱掉外面的大衣,然后将厨房里的冷水用小火烧着,等她进来洗个热水脚,会暖和的多,免得她着凉。

他当男朋友,就像当父亲一样。

心底操心的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