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终于……在一起/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之琛在心底想事的时候,桑酒酒就突然从窗户外爬进来从后面抱着他的脖子。

他有些无奈的勾了勾唇,单手握着她的双手提醒道:“多大的人呢?还爬窗户。”

桑酒酒依偎在他背上轻轻的蹭着没有说话,宋之琛这时起身去厨房打热水。

桑酒酒刚刚从窗户外翻进来的时候将鞋子脱在了外面,她总不能穿着鞋子踩在床上。

在宋之琛进厨房的时候,她弯着腰将一双鞋子捞起来,下床放在门边。

宋之琛见她这样,出声道:“都湿了,你明天记得穿一双高筒的靴子。”

桑酒酒嗯了一声,宋之琛将脚盆放在床边,吩咐她坐在床边道:“坐下,洗个脚。”

她挺听话的,规矩的将脚伸到脚盆里,温热的水流一下包裹住她冰冷的脚。

宋之琛蹲下身子手心刚握住她的脚,桑酒酒立马收回来,道:“我自己来。”

她这样,他也不勉强,起身去了浴室。

从浴室里出来后,桑酒酒已经将小木屋外面的的灯光都开了起来。

附近的邻居也是这样,漫漫冰雪之际,偶尔一两点灯火相拥。

桑酒酒看见宋之琛出来,她立马跑过去抱住他的腰身,夸道:“你很帅气。”

刚洗了澡的宋之琛,头发湿润,眼神慵懒,锁骨的位置都露了出来。

这对二十岁的桑酒酒来说,诱惑力很大。

宋之琛悄无声息的勾了勾唇,然后拥着她来到床边坐下,他将自己手上的毛巾递给她。

桑酒酒很欢喜的接过去,将白色毛巾兜在他脑袋上替他擦拭着头发。

他的身上很香,是沐浴露的味道,桑酒酒低头吻了吻,随即将唇瓣贴在他耳朵上。

宋之琛一惊,想推开她但是始终忍住了。

她想做什么,都是合理的。

但好在桑酒酒就是亲了亲而已,就规矩的替他擦拭着头发,直到干爽。

桑酒酒将毛巾塞在他手心里,躺在床上从窗户内看外面的景色。

这个地方很漂亮,她喜欢下雪的冬天,可以看到壮丽的冰雪天地。

不过这样的景色已经持续不了多久,现在二月份,算起来已经是初春了。

这里的雪已经很难再下起来。

即使有,也是很少的。

再过几个月,她就快满二十岁了。

六月六号,其实很快的。

她忽而有些期待这个日子,她心底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在这一天和他领结婚证。

要给他全部的安心。

宋之琛将手上的毛巾放在一旁,也顺势的躺在床上,桑酒酒一滚就抱住他的腰,将自己窝在他的胸膛里。

他心底也愉悦她的这些小动作,将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这几天桑酒酒的动作很规矩,他又想起那天在车里她在看那些东西。

她年龄小,对这些应该很好奇和渴望。

其实,她要,他也没说不给。

只是,他主动不起来。

其实,宋之琛也想碰一碰她,只是个人的矜持让他久久的犹豫,以至于没有下手。

想到这,宋之琛抱着她的手更紧了,紧到她能感受到他下面的炙热。

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但是电影里那些她看的一点都不少。

桑酒酒心里落下了心,对她有反应,说明他也在渴望自己,但是要忍着。

宋之琛这样的人很被动,枉她追了他这么远,他还真的狠心丢下她。

就是要惩罚他。

桑酒酒傻乐的笑了一声,宋之琛低头略有些好奇的问:“在笑什么呢?”

“没有。”桑酒酒忽而伸手隔着裤子使劲的握住他那个地方,随即松开。

宋之琛一愣,立马推开她,脸色腾红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被她碰触的那个感觉……

他差点就闷哼出声了。

宋之琛看着自己下面顶着的帐篷,略有些无奈,桑酒酒笑着将自己身体缠上来。

一副无辜的模样说:“想摸一摸你。”

宋之琛忍住心底想骂人的话,她本就漂亮,还用这样软软的语气。

宋之琛沉着脸,想去外面吹一吹风,冷静一下,但是被桑酒酒拉住倒在床上。

她语气好好的说:“睡吧,我不惹你了。”

这话是真的,桑酒酒一晚上真的很规矩起来,但是他却忍了半晚上。

桑酒酒是个小妖精。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宋之琛是被桑酒酒给惹醒的,她舌头一下一下的舔舐着他的唇角,直到他醒来,她才肯罢休。

桑酒酒想,昨晚宋之琛明明很生气可是还是忍着的,所以不能奢望他主动。

天已经明亮了,宋之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颇有些无奈问:“怎么不睡了?”

桑酒酒点头,愉悦道:“不想睡了。”

她又低头吻上他的唇角,双手抱住他的脸,将他的唇分开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去。

宋之琛也会回应一下,轻轻的舔舐着她的牙齿,还有含住她的舌尖。

他忽而抱住她的背部,大掌轻轻的摩擦,就是不肯多做什么动作,显得很绅士。

桑酒酒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微微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宋之琛,手心抚摸着他的脸。

他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

“宋之琛先生,宋之琛老先生,宋之琛大叔,宋之琛老叔叔,我能摸摸你吗?”

她连着喊了好几次,宋之琛听的一阵恍惚,他下意识的问:“想摸哪里?”

桑酒酒的手已经摸了下去,从他的裤子里伸进去,牢牢的握住他的那个。

宋之琛脸非常的烫,心里也非常的烫,桑酒酒动了一下,他忍不住的轻哼了一声。

“桑儿。”

他忍不住低低的喊了一声。

“嗯,宋之琛先生,我在。”

“松手。”他略有些祈求。

桑酒酒反而加大了力度,又动了几下。

这次宋之琛直接翻身将她压在自己身下,目光如炬的看着她许久,终究最后趴在她身上,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他真的主动不起来。

桑酒酒却突然在他身下挣扎脱掉自己的衣服,两人还盖着白色被子的,她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上,脸红道:“宋之琛先生,我这个不小,你摸一摸。”

说着她还握着他的手轻轻的动着。

柔软的东西在掌心,宋之琛脑海里的最后一根神经崩溃,坐起身子靠着窗边,将她紧紧的搂抱在自己怀里。

而被子依旧遮住了他们两人的身体。

桑酒酒身上只有一件抹胸,宋之琛轻轻的揉着,感受着,这是一次特殊的体验。

桑酒酒的感觉很愉悦,瘫在宋之琛的怀里,背部靠着他的胸膛没有说话。

几乎是本能的,宋之琛的手指来到了下面,但是小心翼翼的不敢碰触。

最后还是轻轻的碰触了。

桑酒酒低低的呻吟着,宋之琛将她平坦放在床上,将被子翻开,看着她的身体。

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完全的见一副女人的身体,这对他来说感觉震撼。

桑酒酒总是给他很多第一次的震撼。

他脱掉她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趴在她身上,将自己塞了进去,缓缓的动了两下。

“啊。”桑酒酒咬着牙,随即哭的一塌糊涂道:“宋之琛先生,我下面疼。”

第一次,疼是很正常的。

这个他好歹懂,宋之琛将自己的身体放低,轻声哄骗道:“桑儿,痛就咬我。”

桑酒酒也当真不客气,抱着他的脖子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迎合着他。

第一次他还算持久,而桑酒酒也是一个临时上阵的人,一次已经精疲力尽。

但是宋之琛尝到这方面的愉悦,还要拉着她做第二次,她也没有拒绝。

外面的天很明亮,两人的眼睛里互相的看着对方的身体,各自欣赏。

宋之琛的身材真的很棒,他自己一直都是属于运动型的,很擅长户外运动。

而桑酒酒自然不必说了,平坦的小腹,笔直的双…腿,还有深深的锁骨。

都在诠释着这是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女孩,也是一个热情到极致的女孩。

宋之琛的感觉来之后,立马抽出来,他不想放在里面,他不想她怀孕。

他不配拥有孩子。

他甚至都不配拥有她,一切都是额外的,老天额外的给他的奖励。

宋之琛趴在桑酒酒的身上微微的喘息,两人的身体赤~裸,心也贴近。

“宋之琛先生,你很给力。”

桑酒酒夸道,男人就是需要夸的。

“是吗?”宋之琛反问,手掌宠溺的摸着她的脑袋,将自己的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

桑酒酒吻着他的脖子,夸道:“真的很给力,至少我很愉悦。”

宋之琛低低的笑了一声,休息一会然后抱着她去浴室,亲自给她洗澡。

他定力十足,愣是忍着没再要。

宋之琛给她穿上毛衣之后,然后打横抱着她出去,本想放在床上。

但是……床上的血像一朵妖艳的玫瑰,极致的绽放,其实他们互相都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如获至宝。

宋之琛心底愉悦,但是不动声色的放下她,然后换了一条床单。

这才重新将她抱上床,顺着她额头的发丝,轻声道:“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桑酒酒笑着点头,然后听话的闭上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