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再见,宋之琛/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相对无言,季洛垂着头沉默,宋之琛也沉默,小木屋突然安静了下来。

而桑酒酒出去了很久,都还没有回来。

宋之琛忽而起身,想出去将桑酒酒喊回来,路过季洛的时候,她突然拉住他的手掌,起身双手用力的抱住他。

所有的悲伤,寂寞都在这一刻加强。

这个男人,是她心底永远的痛。

宋之琛正要伸手推开她,却听见季洛语气悲凉的说:“之琛,让我抱一抱,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打扰你,再也不会……”

季洛这个女人从始至终都是希望宋之琛幸福的,不然以前也不会做那么多错事。

但是他有了自己想要的,她没有再待在她身边的道理了,她放手就好。

宋之琛放下手,一分钟过后季洛松开他,对他温雅漂亮的笑笑,说:“再见。”

再见,宋之琛。

季洛出了小木屋,看见蹲在窗口的小女孩,对她好意的笑笑,然后进了车里。

宋之琛叹息一声,然后上床,从窗户里居高临下的望出去,盯着小姑娘,目光好笑的问:“偷听墙角这事,算什么?”

桑酒酒尴尬的笑笑,然后脱了鞋子,宋之琛伸手将她抱了进来,放在床上。

季洛回到车里的时候,苏伽成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道:“他有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喜欢的女孩子,这回该放下了吧?”

“是啊,该放下了。”季洛悲伤道:“我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活着。”

“我明天要回北京将那边的事处理了,你如若不愿回去,那在美国等我。”苏伽成语气放软的说:“阿洛,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心思你看不见没有什么,但是你不能总拒绝我,总要给我一个示爱的机会。”

季洛跳过他这个问题,道:“走吧。”

苏伽成看着她沉默,随即吩咐人离开。

中午本来桑酒酒想给他烧鱼,但是宋之琛强硬的吩咐她去沙发上坐着。

他想给她做饭吃。

宋之琛将做好的鱼给她夹了很多,借口是:“我第一次给你做的,不能拒绝。”

桑酒酒很少吃这样油腻的东西,几乎是不碰的,但是宋之琛的好意她没有拒绝。

她吃的很欢快,甚至还自己用筷子去夹了吃,还不忘给宋之琛夹上两块。

见她这样,宋之琛心里忍不住的软了起来。

这是个会心疼人的孩子。

下午的时间,宋之琛教她画画,虽然宋之琛画不出来特别好的,但是比她强。

而且他这人只要用心,画的东西也是挺不错的,桑酒酒坐在他身边认真的学习。

而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样度过去。

晚上的时候,桑酒酒特别主动的起身去给他做饭,做他爱吃的东西。

待两人吃了饭以后就去旁边的小树林散散步,邻居的两个孩子看见,也跑过来。

最后桑酒酒和他们闹了起来,打着雪仗,她是一个会武功的大人,自然不会吃亏。

宋之琛也不担心,任由她玩乐。

最后两个孩子缠着她比试跆拳道,她还真的做了几个难度高的动作。

那动作让宋之琛看了,心里都有些担忧。

回到小木屋后,宋之琛去浴室,桑酒酒也跟进去,他忽而顿住步子,偏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你要跟进来做什么?”

桑酒酒直言道:“我帮你洗头。”

“胡闹,出去。”宋之琛脸色绯红。

“宋之琛先生,你害羞什么?”桑酒酒推着他手臂进去,然后伸手替他脱衣服。

他连忙按住,无奈道:“我自己来。”

桑酒酒果真的收回手将水放好,宋之琛脱掉自己外面的毛衣,然后就是长裤。

在剩下最后一条里裤的时候,他盯着她灼灼的目光,忽而转身进了浴缸。

浴缸里的水有溢了出来,桑酒酒特别愉悦的搬个小板凳坐在浴缸旁。

然后替他将头发弄湿,抹上洗发露。

宋之琛靠着浴缸,桑酒酒的手指揉在他的头皮上,舒服的不行,他本想舒服的叹息一声。

但想起什么,生生的忍住了。

“宋之琛先生,舒服吗?”她替他按摩着,五指有时候也带了点力。

“嗯。”

宋之琛想,这就是有媳妇的好处。

“你为什么学习跆拳道?”

宋之琛有心了解自家的媳妇。

“是简言让我学习的,他让我自己学会保护自己。”桑酒酒笑着道:“我差点就进了国家队当运动员,当然前提是我不偷跑出来。”

“嗯,挺好的。”

跑出来这个想法挺好的,还有那个简言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毕竟桑酒酒现在是他的。

桑酒酒替他清理了头发,手渐渐地不规矩,摸到他的胸膛上来,捏住他的……

宋之琛一愣,连忙伸手按住她的手,淡淡的呵斥道:“别闹。”别惹火。

“哦。”桑酒酒识趣的收回手,看着他顶起的小帐篷,道:“宋之琛先生,你洗澡为什么不脱完?下面为什么鼓起的?”

“出去。”

宋之琛压着声音,桑酒酒被赶了出来。

她倒不以为然,将小木屋里面的门窗关好,然后将空调的温度调好,换了一身白色的裙子。

等会要做的,就是扑倒宋之琛先生。

她还有很多姿势都没有尝试呢。

都怪昨晚太疼了,第一次嘛,难免。

今天就是享受的日子。

宋之琛洗澡出来后,桑酒酒也随后进去将自己清理了一番,特别是下面。

昨天被他进去的紧实感,她还记得。

甚至心里火烧火烧的惦记。

桑酒酒出去的时候,宋之琛正坐在床边玩着她的手机,她的手机没有秘密。

平常她都是给宋之琛玩的。

她坐过去看见宋之琛正在玩一款小游戏,节奏大师,这个她也经常玩的,只是玩的不好。

但是宋之琛的手速好的令人惊讶,不慌不乱的,一个也没有失误。

她有些佩服这个男人。

等他通关后,她才抱住他的胳膊,将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夸道:“真厉害。”

“是吗?”宋之琛道:“还好。”

宋之琛将手机还给她,桑酒酒想起什么一样好奇的问:“宋之琛先生,你为什么不玩手机,也不玩电脑啊?”

宋之琛淡淡的解释说:“有辐射,对身体不好,所以我不太想用手机。”

“哦,那我以后也少用。”

宋之琛见她一心为自己着想,他勾着唇瓣安慰说:“没事,这只是个人习惯而已,你一个小姑娘爱玩手机很正常。”

“哦,那我也要少用。”桑酒酒将自己的手机放在很远的地方,这才回来抱着宋之琛。

她现在最喜欢的动作就是抱着他。

宋之琛也乐意这样做,将桑酒酒拥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

“宋之琛先生。”桑酒酒忽而叫他。

“嗯?”

“我想和你做爱。”

她这话太直接,根本就不懂得委婉,宋之琛的脸反而有些烫,还好她看不见。

“昨晚你是第一次,现在疼吗?”

桑酒酒肯定道:“不疼。”

不疼那他就不用客气了,手顺着她的大腿抚摸,是的这双腿真的很长很漂亮。

一直到大腿根部,桑酒酒身子颤抖了一下,觉得下面一凉,冷风习习。

宋之琛摸到她的下面,才发现她没有穿……真是个有趣的小丫头。

他只是在大腿根部滑动,没有碰中间。

“宋之琛先生,你很想要我吗?”

桑酒酒忽而换了个方向,眸子定定的看着他,看的他非常害羞,还有不知所措。

但是他内心再慌乱,他神情都是镇定的。

宋之琛反问:“你不是想要我吗?”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桑酒酒不高兴,忽而伸手拉着他的手摸着她的下面。

宋之琛的指甲一颤,桑酒酒忽而轻哼着,仰着头吻上他的唇角,一直向下。

他猛然发现,自己被挑逗了。

桑酒酒将他推到在床上,脱了他外面的毛衣,唇贴在他的喉结上,舔舐。

手掌一直摸着他的身体。

宋之琛忍不住的闷哼一声,桑酒酒抬头望见他这样,高兴的说:“宋之琛先生,叫床会吗?我伺候你,你要叫床。”

“在哪看的乱七八糟的?”

宋之琛直接无语。

桑酒酒的身体在他身上蹭着,他又忍不住的闷哼一声,微微的喘息着。

这个小妖精。

桑酒酒脱了他的长裤,趴在他身下,宋之琛终于破功的连着轻哼了好几声。

大力的喘息着。

这个小妖精要折磨死他才甘心。

他伸手按住她的脑袋,想要的更多,但是桑酒酒却突然松开他上来吻住他的唇角。

将舌头伸进来,让他感受自己的热情。

宋之琛目光微微有些凌乱,单手抱住她的肩膀,她身上的裙子还穿着的。

男人床上的声音是最性感的。

特别是他这样的禁欲男神。

桑酒酒欢喜着,宋之琛忽而反身将她压在身下,喘息问:“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我吗?桑儿,等会你别求饶,求饶我也听不见。”

“不会。”

她不会求饶。

但是很显然她这话说早了,当宋之琛用她对付他的方法,对付她的时候。

她忍不住的一直唤出来,夹紧他的脑袋。

果然,做坏事是有代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