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冷漠的宋之琛/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的宋之琛很热情。

说到底,无论他再淡漠,他也是一个男人,是一个遇见女人也会变得猛兽的男人。

很显然,桑酒酒给了他这条件。

这世上也只有桑酒酒能看见他这一面。

桑酒酒喘息,抱着他的身子,最后他吻着她的唇瓣要退出去释放的时候,桑酒酒紧紧的抱着他,腿一缠,他就没忍住放在了里面。

宋之琛有些错愕,随即摸着她的脸颊,看着身子颤抖的她道:“明天给你买避孕药。”

桑酒酒拒绝道:“不要。”

“桑儿,我这病是遗传的。”

“不要。”桑酒酒固执道:“你都好生的活了这么老了,为什么孩子都不行?”

“那即使要,等几年,你长大一些再说。”

宋之琛换个方式劝慰。

“宋之琛老先生,你担心什么?有不有都不一定,你别瞎操心。”桑酒酒喘息未定。

刚刚太愉悦了。

他太热情了,她喜欢这样的宋之琛。

宋之琛无奈,将她抱在怀里,体味刚刚的愉悦之感,他喜欢这感觉。

桑酒酒呼吸平稳后,就开始又伸手摸着他的胸,又开始到处点火。

真是一个很不规矩的孩子。

不过,他却忍住了。

明天他要记得去买套。

不然总有一天会有的,他不能这样。

后来的几个月,宋之琛和她去了很多的地方,期间他也给顾希打过电话。

更甚至给她寄了份礼物。

这份礼物放在这里太久,该还给她了。

在六月初的时候,桑酒酒显然有些着急了,但是却一直压着没有告诉他。

宋之琛心里也有些担忧,想寻找个时间问一问她,有些事需要问清楚。

所以在捷克小镇的时候,宋之琛带她去游完了两天后,就准备问问她。

宋之琛拉着她的手,和她走在镇上的小路上,天上的夜空静谧。

桑酒酒依靠着他的肩膀,望着天上。

“桑儿,你最近在想什么?”

犹豫许久,他还是先出声打破沉默。

“没什么啊。”桑酒酒话接的很快。

“说实话。”他态度比较强硬。

其实,桑酒酒也准备找个时间告诉他的,但是一直都在犹豫,不想说。

因为一说,就会打破现在的状态。

桑酒酒低头思索了一番,解释道:“宋之琛先生,还有一个周不到我就二十岁了。”

桑家母亲约定的期限已经到了,而且她二十岁还要回去和他登记结婚。

只是她不想回去面对简言,面对温馨。

还有面对桑家父亲,包括桑家。

但是那个桑家,注定是她的。

“嗯,我记住了。”宋之琛忽而蹲着身子,声音温柔道:“桑儿,上来。”

桑酒酒顺势的趴在他的背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将脑袋放在他肩膀上,继续道:“我妈妈要求我二十岁的时候回去,而且宋之琛先生我也想回去和你登记结婚,还有宋之琛先生我又不想回去,我想继续在这里和你一起旅行,因为桑家我争不过,也不想争。”

“桑儿,明天我们回去。”

宋之琛替桑酒酒做了决定。

在飞机上的桑酒酒有些紧张,宋之琛感觉到了,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心。

用自己的话安慰道:“桑儿,你能不能要回桑家这没什么害怕的,因为无论如何最后桑家我都会替你要回来,属于你的谁都不能拿,即使你不稀罕,即使我也不稀罕。”

是的,桑家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这是他媳妇所要经历的,他就会陪着做着她想做的事,甚至帮她做。

“宋之琛先生,你这样我很感动。”桑酒酒握住他的手道:“你是不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为什么在你口中桑家这么微不足道呢?”

没有微不足道,而是他有足够的能力。

他宋之琛活到三十一岁,也不是白活的。

下了飞机的时候,是桑家父亲带着桑家一家人过来的,他们来假惺惺的接她回家。

其实也不是这样说,毕竟在桑家父亲的眼里,都是他的儿女,他自然想给一人一半。

本来桑酒酒不想回桑家老宅的,但是想起自己的户口本在桑家父亲的手上,而且她也不想在宋之琛的面前显得太父女不和。

桑家父亲看到宋之琛表情有些惊讶,他有些疑惑的问:“酒酒,这是谁?”

“我未婚夫,宋之琛,宋先生。”

她这样的介绍宋之琛,而且要求她的父亲,喊宋之琛为宋先生,这可显得她的疏离。

桑家父亲愣了愣,然后笑了笑说:“宋先生你好,从未听酒酒提起过你。”

宋之琛也礼貌的点头,伸出自己的手,与对方客套的握了握,道:“你好,桑伯父。”

无论如何,他媳妇的父亲,他会客套的。

但是他面对外人还是很冷漠的。

她的小后妈,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简言和温馨没有来,正好,桑酒酒眼不见为净,也不想看到他们。

回到桑家的时候,桑酒酒拉着他回到自己曾经的小房间,里面还是很整洁。

桑酒酒躺在床上,笑着看着他说:“这是我的房间,以后我们都住在这里。”

宋之琛见她这模样,他打开行李箱,脱掉自己外面的西装外套,换了一套纯黑色的。

桑酒酒要替他打领带,他也享受般的接受。

桑酒酒将领带替他打好,然后抱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他的脸颊说:“简言也住在桑家老宅,等会你见到他不理会他就是。”

“这是桑家,为什么他住在这里?”

宋之琛略有些好奇。

“这桑家全都是简沫管理,而且也有简言帮衬,已经不是我父亲的了。”

桑酒酒略有些低落道:“简言住在这里是因为当初桑家老宅只有我和简言两个人住,这么多年过去已经养成了默契。不过他过不久的婚礼,到时候应该会搬出去。”

当初桑家父亲和简沫两人结婚后就离开这里,在另一座城市生活,直到生下孩子才回家。

回来做什么?

惦记桑家罢了。

宋之琛嗯了一声,抱住她的腰身,桑酒酒得寸进尺,将双腿缠在他腰上,低头吻他。

他的颈侧还有她留下的痕迹。

宋之琛每天早上起来洗漱看镜子的时候,自己会勾勾唇,然后伸手摸一摸。

这个情绪是隐晦的。

他开始越来越深刻的爱自己怀里的这个小女人,开始越来越不想离开她。

桑酒酒吻他的时候,手又开始不安分了,她这段时间总是这样做。

她也喜欢摸他的身子。

宋之琛拉开她的身子,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我们去超市买一些东西。”

“好啊,我也有想买的。”

这几个月,桑酒酒已经稍微会吃菜了,应该这样说,她不吃菜宋之琛不会让她碰他。

这是最管用的办法。

两人在超市里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然而宋之琛又买了两盒套。

他就是刚碰这些,而且又经受不住她的诱惑,所以他基本很少有忍的时候。

刷卡结账,回桑家的时候没想到正碰到简言和温馨回来,他们坐在客厅和桑家父亲谈话,看样子气氛比较凝固。

桑酒酒拉着宋之琛的肩膀本来想绕过他们,没想到温馨喊住了她,道:“酒酒回来了,过来陪我们说说话吧,毕竟很久不见了。”

桑酒酒心里翻了个白眼,笑着对他们道:“我先上去放个东西,等会下来。”

桑酒酒拉着宋之琛的手回到房间。

将东西放在门边,桑酒酒回身亲了口宋之琛的脸颊,道:“要去见不喜欢的人了。”

“别怕,我在你身边。”

他总是镇定的给人安心。

桑酒酒笑道:“我不怕,宋之琛先生。”

宋之琛嗯了一声,与她的手十指紧扣下楼,随后坐在简言的对面。

简言的神情冷漠,一直看着宋之琛,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或者不屑。

他甚至觉得桑酒酒胆儿肥了,出去一年莫名其妙的带个未婚夫回来。

温馨看着他们,笑着问:“酒酒,你身边的这个人是?”

“难道他没有告诉你吗?”桑酒酒指着桑家父亲道:“这是我男朋友,宋之琛。”

温馨脸上有些尴尬,刚刚桑家父亲的确是说过了,只是她随口问问而已。

“桑酒酒好好说话。”

简言冷着眉目,神情冷漠的看着桑酒酒,道:“她是你未来小舅妈,客气点。”

他从来都会凶她。

多年前也是一样,她不喜欢跆拳道,但是他却逼她练了很多年。

桑酒酒嘴一瘪,宋之琛看见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安慰道:“别走心。”

宋之琛的意思是别对简言说的话走心,

他说完这句话,随后视线冷漠的看着简言,嗓音冷酷的叮嘱道:“桑儿是我未来的媳妇,她可以打别人骂别人凶别人,但是别人却不可以来凶她。简先生是吗?以后你多注意一点,不然这后果不是任何人能承担的。”

简言一愣,道:“你威胁我?”

“是又如何?”

简言冷漠道:“你凭借的是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你在嘚瑟什么?”

“你可以试一试,小舅是吗?既然是小舅就要有小舅的样子。”

宋之琛忽而起身,拉着桑酒酒的手道:“桑儿,我们回房间。”

当真丢下他们,回了楼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