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领证前夕/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没有想到,宋之琛的态度会这样强硬,她心底欢喜的紧。

在和他上楼回到房间后,她立马抱住他双腿麻溜的缠上他的腰。

宋之琛有些无奈,连忙搂住她的腰身,轻声叮嘱道:“注意,别摔了。”

桑酒酒由衷的夸道:“宋之琛先生,你刚刚好帅气,我是你媳妇对不对?”

“难道不是?”宋之琛反问她。

“当然是。”

桑酒酒心里特别的愉悦,宋之琛走到床边,她使劲弯腰将他坠到床上。

她是有些力量的,宋之琛受不住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他压着她。

见她这样调皮,他有些无奈的摸摸她的脑袋问:“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桑酒酒问:“还有四天才是我的生日礼物,宋之琛先生想送给我什么?”

他问:“你想要什么?”

“那我不要了,宋之琛先生看着给就行,你送的我都喜欢。”

“嗯,挺乖的。”宋之琛夸了她一句起身,往行李箱走去。

桑酒酒也立马下床,她率先打开他的行李箱,将他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拿在自己怀里道:“这些我保管。”

宋之琛问:“你做什么?”

“二十号我们登记结婚。”

这话让宋之琛心底有些恍惚,其实她以前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都没太在意。

因为他觉得离那样的日子还很长。

甚至隔了一条银河。

“别闹,给我。”宋之琛有些无奈道:“我都没有求婚,你要和我结婚?”

“宋之琛先生,二十号我们领证,等后面你在求婚也是一样的啊。”

她这理由有些牵强。

宋之琛见要不过来,索性也由她。

桑酒酒将这些东西放在自己的抽屉里锁好,然后过来道:“你不和我求婚,我是不会和你办婚礼的。”

人如若都到手了,还在乎婚礼?

这个傻丫头啊。

宋之琛勾了勾唇,拿过她的手机给宋佳音发了一个短信过去。

他看着这条短信随后删除。

两人在房间里待了一会,然后桑酒酒换了一个裸肩的裙子,拉着他的手道:“我带你去花园里转转?”

宋之琛看了眼她的衣服,好心的叮嘱道:“桑儿,换一件衣服。”

桑酒酒问:“为什么?”

为什么?他总不能说露的太多?

“我想看你打跆拳道,穿裙子不方便,换一身有衣裤的。”

这是他给的理由。

但是之后见桑酒酒穿了一身裸背的,他果断的放弃自己的小心思了。

花园里种了很多这个季节的花,而且这个园林有点像欧洲风味。

桑酒酒拉着宋之琛坐在一处树荫下的长椅上,她随意的躺在他双腿上,宋之琛也低头摸着她的脑袋。

桑酒酒的手在夏天有些冰凉,她侧着身子将自己的手伸进他的裤子里,扯出他的衬衫,将自己的手贴在他的腰上,欢喜的问:“怎么样?凉快吗?”

“嗯。”他淡漠的嗯了一声,问道:“桑儿,等会如若有人过来看见你这样对我动手动脚的,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你是我的宋之琛先生,我未来的丈夫,他们能说什么?”

桑酒酒威胁他道:“宋之琛先生,你不做我丈夫的话,我就随便找个人将自己处理了,不不不,我不会随便的处理自己,我就要赖着你,我不管。”

“酒酒。”这个熟悉又讨厌的声音,我偏过头看见简言和温馨。

简言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桑酒酒下意识的将衬衫给宋之琛理好,然后坐起身子,没有说话。

“酒酒,这是桑家,你注意一点,等会你父亲出来就不好了。”

温馨总是这样话多,明明自己是个绿茶婊,却总装的高深莫测。

桑酒酒的脸色有些白,随即回击道:“我明天就和之琛搬出去住,不妨碍你们,刚刚对不住了。”

温馨听见桑酒酒这样说,连忙温和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

“没事,我先走了小舅小舅妈。”桑酒酒一笑,拉着宋之琛的手掌离开。

其实,桑酒酒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但是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感觉自己以前坚持的那些,都是浪费时间一样,都怪她不懂事。

刚离开那里,桑家父亲就派人过来喊他们吃晚饭了。

宋之琛摸摸她的脑袋说:“明天我们搬出去,外面有一套我的公寓。”

桑酒酒惊讶:“公寓?”

宋之琛点头,解释说道:“以前我在这里工作过几个月,所以在这买了一套不大的公寓,不过可能有点脏,需要我们两个人好好收拾才行。”

“好啊。”桑酒酒喜悦道。

桑酒酒拉着他的手到了饭桌旁,桑家父亲,简沫,简言,温馨,一个都不少,怎么看着怎么都觉得让人心塞。

还有那个所谓的弟弟不在,可能被他们藏起来了吧。

宋之琛坐在桑酒酒的旁边,等有人开动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给桑酒酒夹很多菜,桑酒酒不会拒绝。

拒绝就代表今晚不能碰他。

宋之琛做事很绝,他说不能碰,你再怎么死缠烂打,他都不会动。

他定力惊人。

“酒酒不是不爱吃菜吗?也好,这个习惯改过来了就好。”

疑惑这个问题的是桑家父亲。

简言看着一向不爱吃菜的桑酒酒因为身边男人给她夹的,吃了很多。

简言忽而觉得,这个男人她很看重,至少比他想象中还要看重。

桑酒酒没有说话默默地的吃饭,桑家父亲神情有一些尴尬。

等桑酒酒吃了三碗饭后,她这才放下筷子对桑家父亲说:“我的户口本交给我,还有桑家这个集团也交给我,还有明天我会和之琛搬出去住。”

桑家父亲被她这么冷不丁的冒了一句,脸色有些苍白道:“户口本可以给你,但是酒酒你现在就要公司吗?你什么都不会,谁帮你管理呢?再说你弟弟他现在也懂事了……”

桑酒酒将手放在宋之琛的腿上,欢笑着道:“那你吩咐人现在把我的户口本给我拿下来。”

这个要求不过分,桑家父亲吩咐人去拿下来,刚想交给桑酒酒的时候,简言忽而沉声道:“你要户口本做什么?”

“我还有四天就满二十岁了,就到了可以领结婚证的年龄,小舅你说呢?”桑酒酒说完这句话,立马一个跳跃从桑家父亲抽走了户口本交给宋之琛道:“宋之琛先生,这是我的后半辈子,你好好保管着,以后这桑家也是你的。”

简言厉声道:“桑酒酒,你在胡闹。”

简沫也终于着急道:“桑家你不可能完全拿的走,它有我的心血。”

是的,简沫以为这桑家以后是自己儿子的,所以付出了很多心血。

宋之琛从桑酒酒手中抽走户口本,翻开看了一眼随后放在自己兜里。

桑酒酒也厉声道:“桑家是我的,宋之琛先生是我的爱人,而且四天后我们登记结婚,这有什么胡闹的?这辈子我只爱他,也只会和他在一起。”

“小舅,不是所有的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祝福你和小舅妈百年好合。”

桑酒酒忽而拉着宋之琛的手道:“之琛,我们回房间。”

“酒酒,这公司我暂时不能给你。”

说这话的是桑家父亲,但桑酒酒不以为然道:“你不给,我就抢。在法律上这是我桑酒酒的东西。”

回到房间后,桑酒酒突然软着身子,宋之琛立马扶住她的腰。

桑酒酒忽而哭的一塌糊涂道:“宋之琛先生,我没有打算和他们闹。”

“我知道。”

宋之琛抱着她回到床上,桑酒酒忽而压倒他,开始扯他的衣服。

他无奈的笑笑,她含住了他的下面,宋之琛低哼一声,坐起身子,摸着她的脑袋道:“以后不会再和他们见面,等拿回桑家,解决完一切我们就离开。”

桑酒酒趴在他的双腿之间,舔舐着,手心扯着他的裤子。

这感觉太好,宋之琛忍不住的轻哼几声,声音性感的要命。

听到他这样,桑酒酒的心情好了很多,她忽而向上舔着他的腰部。

她总是这样热情的不行。

宋之琛将她捞上来,抱在怀里手掌轻轻的捏着她的胸部,道:“桑儿,我们到时候回美国,到那边定居,你想出去旅游的时候我就陪你,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哪里,好吗?”

桑酒酒被他碰触,身体有些圈,她笑道:“宋之琛先生,你太好了。”

宋之琛勾了勾唇,手指向下,桑酒酒也主动点的脱了他的衣服。

以一个坐姿进去。

她抱着他的脖子,这时候宋之琛才想起他没有戴套。

他想抽出来,桑酒酒立马压住他的身子,吻着他的唇角道:“我要。”

“不行,你不是安全期。”

现在宋之琛对这些特别了解,他伸手大力的扯开桑酒酒的身体,一下就流在了他双腿间。

桑酒酒看见,眸子暗淡了一会。

她这次直接背对他睡觉,宋之琛擦拭干净叹息一声将她抱在怀里。

“桑儿,至少现在不行。”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等我的病快好的时候。”

“你的病会好?”

“应该会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