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想要孩子/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相信宋之琛说的话,他说会好就一定会好,她如此相信他。

窝在宋之琛的怀里,桑酒酒摸了摸他的脸,好奇的问道:“宋之琛先生,你家里还有其他的人吗?”

这个问题不是秘密,宋之琛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说:“有,姐姐和父母,还有侄儿子,侄儿子已经三个月大了。”

桑酒酒好奇问:“叫什么名字啊?”

“宋云辞。”

桑酒酒抱着他的身体,将自己双腿缠上去,笑着问:“宋之琛先生,那以后我们的孩子叫什么?”

宋之琛愣了愣,桑酒酒继续道:“你这病不是完全能遗传的,之琛,你家族里有谁没有得这个病的人吗?”

精神病不是百分百的会遗传,而且宋之琛的病情比他的父亲要好的多。

宋之琛回忆了一会,道:“有一个,是我爷爷的兄弟,虽然他没有这个病情,但是当年征兵,他热血沸腾的去参军,后来死在了战场上。现在宋家就剩下我。”

桑酒酒惊讶,问:“你不是有一个姐姐吗?她不是宋家的人?”

“真正算起来的话,我姐姐只是我继父的孩子,和我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我们宋家就只剩下我这么一个。”

听到宋之琛这样解释,桑酒酒笑了笑翻身压在他胸膛上,摸了摸他前面的一点,道:“那你任重而道远,宋家不能折损在你的身上,要延续香火。”

“你个丫头。”

宋之琛有些无奈,无奈归无奈,但是他不会拿她去冒险。

而桑酒酒也盘算着能怀孕的法子,来日方长,不不不,这几天刚好不是她的安全期,能努力就多努力。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才二十岁,但是就是想为他生一个孩子。

如若有孩子,他肯定会高兴的疯吧?她就是想暖一暖他的心。

桑酒酒睡觉之前觉得口渴,下床穿好衣服打算去楼下喝水。

但是正想端着杯子上楼的时候,手腕被人攥住,略有些熟悉的气息迎来。

这气息……桑酒酒镇定的看着压着自己的人道:“小舅这打算是做什么?”

简言将她压在墙边,见她这样一副淡定的模样,心底有些懊恼。

“酒酒,你真的喜欢他?”

她知道他指的是宋之琛,她笑道:“不,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桑酒酒看了眼突然眸心发亮的简言,继续道:“我很爱他,这辈子都很爱。”

“呵。”简言忽而冷笑了一声,松开她道:“你以前也说这辈子很爱我。”

“小舅这是做什么?”桑酒酒目光略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道:“你我的关系早就割断,而且你现在有小舅妈,不久就会婚礼,你现在这样是做什么?”

简言视线忽而落在她肩膀上,有很深的痕迹,他连忙伸手扯她的睡裙,冷着声音问:“他碰过你了?”

桑酒酒抱住自己的衣服,好笑的提醒他说:“我和他是男女朋友,这很正常。”

“桑酒酒,你就故意拿他来气我?”简言脸色沉下,语气略有些颓废道:“酒酒,你之前我一直都当你是个孩子,但是现在你长大了,应该要懂事。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你真的要四天后和他领证?”

桑酒酒忽而不想和他硬气说话,也不想兜圈子,她真诚的点头说:“小舅,我这辈子非他不可,等我拿回了桑家,我就会离开,跟他一起回家。”

“桑家是你的,这谁都不能改变,我会对简沫说这事,但是你和他结婚领证,这点我是不会同意的。”简言脸色非常不好道:“桑酒酒,你不能来气我,我辛辛苦苦的将你养大,不是养给别的男人的。”

桑酒酒神情一愣,握住手心的杯子惊讶问:“小舅的意思是?”

简言冷声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小舅,你和小舅妈要结婚了,我祝福你们,但是我必须和他领证。我爱他,他是我追了好长一段距离,才追到手的男人,他刚开始冷漠,完全忽视我,到后面接受我的时候,都是不容易的,我也发誓,以后只和他在一起。”

是追了很长一段距离,跑了好几个国家才追到这么一个男人。

简言听见她说宋之琛的时候,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的,他忽而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想堵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嘴。

桑酒酒一愣,正想躲开,楼上却传来冷漠的声音,“桑儿,回房。”

简言望过去,那个男人正漠然的看着这边,神情非常冷漠。

这个男人,宋家的掌权人,不知道桑酒酒在哪里惹了这么尊大佛。

但是桑酒酒是他养大的,无论谁都不能抢走,即使拼了整个简家。

桑酒酒立马推开简言,蹬蹬的跑上楼,然后拉着宋之琛的手臂回房。

宋之琛收回视线,没有再去看他。

呵,和他抢媳妇?做梦!

回到房后,桑酒酒深呼吸了一口气,讨好的看着宋之琛道:“我不知道他在楼下,不然我也不会下去。”

“我知道。”宋之琛说了这句话,然后丢下她进了浴室。

桑酒酒似乎想起之前的事,立马喝了一杯水,然后将宋之琛买的避孕套拿出来,不动声色的用小针戳了几个洞。

然后又放回原处。

做好这一切的时候,桑酒酒似乎想起他以前是检察官,肯定很细心。

她的想个办法让他不要怀疑才是。

桑酒酒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这才坐在床边低着头思考问题。

宋之琛出来的时候,是几分钟以后,他应该是上了个厕所,又将自己清理了一下,因为刚刚他都释放过一次。

他看见桑酒酒坐在床边,过去站在她身前揉了揉她的脑袋问:“在想什么?”

桑酒酒这女孩思想很污,她坐着的,他站着的,她看着近在眼前的……桑酒酒伸手抱住他的tun部望自己这边移了移。

还不忘吩咐道:“别动,宋之琛先生。”

他忽而明白她要做什么,她总是这样随时随地,没人的时候就会拔撩他。

桑酒酒隔着裤子摸他一阵,随后脱下他的裤子,摸了许久,摸的他有反应。

她低头吻住,抱住他的tun部,宋之琛下意识的挺了挺身体,轻轻的哼着。

“嘶,桑儿轻点。”他略有些求饶。

桑酒酒喜悦道:“叫床,宋之琛你叫出来,我想听你叫床,真的特别性感。”

她抬头观察着他的神情,高冷的男人在这一刻始终撑不住的。

宋之琛按住她的脑袋,她的手还非常不规矩,到处乱摸,他连忙道:“别乱摸,嘶……桑儿住手。”

他忍不住的想抱起她,似乎想起什么一样,他拿过一旁的安全套递给桑酒酒,她欢喜的替他套上。

随后站起身子,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他的腰直接坐了进去。

他的体力惊人,最后释放。

房间里有奢靡的味道,桑酒酒喜悦的趴在他的肩膀上,任由他抱进去洗澡。

两人又在浴缸里玩闹了许久。

性也,食也。

最后桑酒酒是趴在他身上睡过去的,睡得很香,但宋之琛毫无睡意。

刚刚的愉悦尽在眼前,还好是这么一个主动的姑娘,不然他交个女朋友,他相信他到现在也不会主动碰的。

不过,以后要节制。

有些东西还是需要克制。

她还小,这样对她身体不好。

第二天清明的时候,宋之琛还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桑酒酒就在整理东西。

等她收拾后,她趴在他的身上吻了吻他的唇角,喊道:“起来了,宋之琛老先生,老大叔,老老大叔。”

他睁开眼,有些迷茫的看着她,随即叮嘱:“你这样真的会喊老我的。”

“反正老不老都是我的,不怕。”桑酒酒起身,宋之琛忽而伸手勾住她的腰身。

桑酒酒又落在他胸膛上,她笑了笑问:“怎么?你舍不得我起来?”

“胡说八道。”宋之琛敲了敲她的脑门,桑酒酒起身将行李箱搬起来。

她的力气,他是知道的。

宋之琛起身去浴室了几分钟,然后出来替她拖着行李箱离开这里。

这个桑家老宅不住也不罢。

他们起来的很早,离开桑家的时候都还没有人起来,他们拦了出租车离开。

而早上简言听说的时候,他愣了愣,随即去了他们的房间。

床上乱的一塌糊涂,垃圾桶里还有用过的套,桑酒酒真的是要气死他。

怎么一年时间都变了呢?

简言黑着脸离开这里,即使温馨在后面喊他,他也当做没有听见。

他记得自己刚见那个小女孩的时候,就很喜欢她,主动要求养她。

他知道她也一直喜欢他,但是简家目前还不需要一个丫头做媳妇。

为了简家利益,他必须和温馨走近。

而温馨他早就认识,只是一直都没有怎么联系,甚至很少联系。

简言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只剩下自己。

他叹息一口气,然后开着车离开,现在他只是想离开这里。

他养大的孩子,和别人裹了床单。

被别的男人碰了身体,他心痛的不行,简言眼眶微红,忍了忍心中的酸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