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简言……/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言永远记得自己第一次见桑酒酒的那一天,她远远的站在二楼目光淡漠的看着楼下的几人,是的,这么小的孩子看人好像从来不放在眼里,甚至可怜。

那时候他就在想,她的脑海里装的是什么?能够将这些大人看的这么可怜。

让他都能产生一种狼狈的心思。

后来她的父亲和他的姐姐要到别的城市生活,就将她留给了他,在桑家老宅里。

其实他完全可以拒绝的,但是简言有想了解她的冲动,所以主动留下来了。

他成为她的家长后第一件事就是带她去跆拳道馆,想让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母亲就是遭人谋杀的,因为简家的这些烂摊子事,遭人谋杀了。

他的父亲没有能力,他的母亲更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才会被人杀的。

他希望这个小女孩能学习一项能保护自己的能力,也没有问她愿不愿意。

这点是他自私了。

简言到后面的时候,其实也发现桑酒酒喜欢他,只是那时候他不能给她想要的。

简家正在发展,温馨能给他想要的合约以及她的身体,他也不过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身边没有女人怎么可能?

可是自从他和温馨在一起后,桑酒酒就开始躲着他,是的,有他在的地方她永远都不在,他甚至偷偷摸摸的去看过她的演唱会。

那一场盛世的演唱会,她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做到的。

他甚至很欣慰,自己养的孩子长大了。

可是为什么在那场演唱会以后,她就悄悄的离开了呢?不声不响的。

再次回来后就带着一个男人回来。

而这个男人她还爱的不行!

凭什么?凭什么他养大的孩子是别人的,凭什么他喜欢的孩子也是别人的?

简言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这个地方被桑酒酒强吻过,只是一次。

可是之后他再也没有让人碰过。

就连温馨也不行。

但简言一想到她昨晚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的样子,他就懊恼的不行。

宋之琛带着桑酒酒回到以前的公寓,他来这边因为一个案子工作过两个月。

他不习惯住酒店,索性就买了一套小公寓,简单的装修了一下。

他打开门,里面的灰尘很厚,桑酒酒撩了撩盖着沙发的白布,然后猛的咳嗽了一声,退后几步回到宋之琛的身边。

宋之琛见她这个模样,叮嘱道:“这里灰尘很多,戴上口罩我们一起清理。”

无论做什么,看对方是谁,做起来就比较快乐,甚至加了小马达。

桑酒酒一上午都是精神抖擞的,中午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还去了附近的商场。

结果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一个熟人。

她犹豫了一会打开车门坐进去。

简言的唇角微微翘起,形成一个冷漠的弧线,等后面的车门关了,他才迈着腿走进车里坐下,垂眸看了眼她

他的眼睛高傲中带着冷漠,冷漠中还带着厌恶,他不屑反问:“桑酒酒,你确定真的是他?”

桑酒酒心底微微一颤,身体一抖没有说话,微微低着头垂着眸子看向自己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有一些怕他。

“为什么非要来气我?”

简言疏离的目光看向她,随即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想他出事,你再和他好一个试一试。”

桑酒酒猛的抬头道:“你威胁我?”

简言犀利的目光凝视着她,轻轻的勾起唇瓣反问:“是又怎样?”

“为什么你有了温馨还要管我?”

桑酒酒就是看不明白他的想法,简言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什么都要。

桑酒酒也迎上他的目光,不惧的看着他。

简言抿了抿唇瓣,目光忽而有些悲伤道:“桑酒酒,这不一样,温馨和我没有爱情,我会和她分手的。你最好和他断个干净不然你知道以我的本事,他真的会消失的,即使拼了整个简家。”

他总是这样不折手段。

桑酒酒心底微微有些恐惧,今天的他的确生气了,简言是个占有欲很强烈的人,即使他不喜欢的东西别人也碰不得。

简言看了眼她的脖子,忍了忍实在忍不住,然后使劲的扯过她身子,伸出修长的手指使劲的擦拭着她那个地方,桑酒酒感觉到疼痛,连忙挣扎退后。

简言手掌攥住她的后颈,让她半分挣扎不得,直到破皮才肯罢休。

“桑酒酒,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想到我会很难过?”

他语气终于有些波澜,含着隐隐的怒气,刚才一直隐忍着的,却越想越生气。

她居然和别的男人上床!

被他这悲伤愤怒的语气弄得一愣,桑酒酒终于明白他说的是真的。

“那你以前和温馨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小舅,这个地球不是围绕着你一个人转的。”

闻言简言微微抬眼,目光冷的像包含冰渣一样,凝结成冰刺向她而来。

“桑酒酒我说了,我以后不会再和她有任何的关系,你要逼我到什么程度?”他心里烦躁,怒着火气道:“桑酒酒,趁我对你还有一些耐心,别他妈惹我。”

桑酒酒真的觉得可笑,简言这个男人是把她当成自己归属物了吗?

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他现在是属于想要?

桑酒酒低头想了想,开口说:“小舅,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以后我们会有各自的生活,你有你的温馨,我也有我的宋之琛先生。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和他结婚,很想很想,也很想给他生孩子。这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我爱宋之琛先生,是那种一见钟情的。”

她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简言神情一冷,直接过去将她压在车上,毫不客气的扯着她的衣服,大掌抚摸着她的身体,处处点火,他嗓音却难过道:“桑酒酒,回到小舅的身边,你要爱我给你,你要我这个人我也给你,但是你别和他在一起好吗?。”

桑酒酒一愣,连忙推开他,将他大力的禁锢在车上,心里难过道:“小舅,你打不过我,你别让我对你丢了最后的耐心。”

她心里很难过,毕竟这个男人她也爱过,他如今这样低声下气的和她说话,她觉得难过的不行。

简言流下了眼泪,心里很痛,其实从她离开后,他就后悔了,只是一直都找不到她。

上次说结婚的话,也是想骗她回来。

简言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桑酒酒这小家伙胆子真的是太大了,是他太纵容了,在他的眼皮底下居然还和另外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做这些亲密事。

他心里就是痛这些。

痛的就是她的不争气。

最后他依靠在车上,无奈道:“酒酒,你走吧,你记住我不会放过他的。”

桑酒酒松开他,看了眼他,想伸手擦一擦他的眼泪,但还是忍着终究道:“保重,小舅。”

见她匆匆忙忙的下车,像落荒而逃一样,简言就有些难过,感觉终究是失去了。

等她完全消失在视线里,他才下车坐到前面来猛的开车离去。

桑酒酒理好自己的衣服,拿着买好的生活用品回家,她心里有些慌乱,刚刚的简言太脆弱了。

让她心底忍不住泛酸。

她何曾见过他这个模样?

一进门她就抱着宋之琛,后者有些疑惑,伸手推开她道:“我没有换衣服,很脏的……你。”

见她眼圈泛红他就沉默了。

宋之琛打横抱起她放在沙发上,关心的问:“出去遇见谁了?”

“之琛,我小舅刚刚流泪了,很难过的样子。”

嗤,宋之琛心底有些不屑。

用示弱来骗取女人的同情心。

偏偏这个小女孩心又软。

“那你应该安慰安慰他。”

宋之琛这话说的特别大度。

桑酒酒有些惊讶问:“宋之琛先生你难道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生气?你都告诉我了,我有生气的必要吗?”

宋之琛勾了勾唇,伸手摸了摸她泛红的眼眶,叮嘱说:“以后他再哭,你就安慰安慰他。”

见他这样严肃的模样,桑酒酒一下就笑了出来。

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蹭着他的脸颊。

“好了,我去收拾房间,你去睡一觉。”宋之琛推开她说:“等会我喊你起来吃饭,乖。”

我们的宋之琛先生,也会说甜言蜜语了。

真是难得。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桑酒酒点头,低头亲了亲他的侧脸,然后欢快的跑进卧室里。

这本来就是一个沿海的城市,而从这个位置望出去,可以看见海边的风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一个漂亮的地方。

只是比起他们两人曾经去的,又逊色了不少。

等这边事情结束,她就和他回家,然后继续旅行。

在每个地方都住几个月。

而且还要怀着他的孩子。

桑酒酒想着未来就觉得很光明,躺在床上没有一会就睡过去了。

宋之琛进来的时候,看见她睡得像个孩子一样,轻声的笑了笑,随即拿起她的手机出去。

有些事,他需要亲自交代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