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交锋/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之琛忽而明白,简言这个男人桑酒酒不可能做到全然不在意。

毕竟这是她曾经爱过的人。

每个人的过去都应该好好的保留,他尊重她的过去,顺其自然吧。

反正他的媳妇是跑不了的。

宋之琛用桑酒酒的手机给宋佳音打电话,有些事需要她帮衬一下。

“喂,之琛?”

宋佳音这个私人号码知道的只有自己家里人,而现在用陌生号码打过来的应该就是宋之琛。

宋之琛握着手机依靠在阳台上,看着远处大海,嗓音漠然的说:“姐,我有一些事拜托你。”

宋佳音问:“什么事啊?”

“姐,用宋家的名义给X市桑家施压,还有给我订制一对婚戒,等会我将图纸用电脑发给你,我三天后就要。”

宋佳音有些惊讶,连忙问:“之琛,你这是要?”

“姐,我想要结婚,我想试一试,虽然我这做法有些自私,但……”

“之琛,姐恭喜你。”宋佳音连忙打断他,又说:“你说的我会帮你做,你等会将图纸给我,我立马吩咐设计师去做,三天后派人给你送过来。”

“嗯。”

挂了电话之后,宋之琛打开桑酒酒的笔记本电脑,登上自己的邮箱,将里面的一副图纸点出来。

这对婚戒他设计好了很多年。

但是一直都没有打算真的制造出来,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结婚。

宋之琛发送给宋佳音后,就立马关了电脑,去厨房给自己媳妇做饭。

桑酒酒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她是自然醒的,她揉揉脑袋坐起身子,看了眼房内。

宋之琛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书,发现她醒来,他放下手中的书过去将她搂在怀里,低声问:“饿了吗?”

“饿了。”

桑酒酒猛的扑倒他,最近不是安全期,能做一次算一次。

见她这样心急,宋之琛略有些无奈,也就任由她行为,但是最后还是戴套。

这是他的原则。

等桑酒酒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宋之琛才将厨房里一直热着的饭菜端出来,送到她的面前。

桑酒酒一天没有吃东西,自然饿了,而且她食量又大,足足吃了四碗白米饭。

但是她这次没有吃菜,宋之琛也没有为难她,只是看一眼就算了。

在下午的时候桑酒酒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已经隐藏了一年的号码。

她握着手机看了眼宋之琛,跑到外面的阳台上接起来。

“酒酒,我们知道你回来了,今晚有个场子,过来帮衬一下我们。这个演唱会规模不大,但是也有几万人。”

桑酒酒本来想拒绝,她想起什么一样,连忙答应道:“帮我一个忙,除了乐队的人,要对所有人都保密,包括你姐姐,我不想让你姐夫知道。”

“OK。”

打电话的这人是温馨的弟弟温凉,和他这个姐姐是不同的两个性格。

桑酒酒是有过演唱会的,比如在一年前她参加这个城市的选秀,最后以优异的成绩有资格上台和明星对唱。

那晚她唱了整整八首歌,唱的她热情洋溢,唱的她激情澎湃。

那时候她有一个团队,也是一些厉害的人,年龄都比她大。

而且已经是出道的小歌手。

今晚……她想带他去看。

桑酒酒回到房间的时候,宋之琛正坐在沙发上喝药,对他身体好的药。

她过去抱住他,欣喜的问:“今晚陪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宋之琛问:“哪里?”

“秘密。”

“嗯。”

他这算是答应了。

桑酒酒有些愉悦的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回到卧室拿出自己的项链。

这条项链她一年都没有戴,她高兴的装在自己的挎包里。

简言开着车回到自己的公寓,看见站在自家门口的人,他有些烦躁。

他不客气问:“你来做什么?”

温馨笑了笑问:“阿言想做什么?”

简言神色一冷,伸手打开门进去坐在沙发上,温馨也跟在后面进来。

简言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温馨坐在他对面,笑着问:“阿言,你怎么想的?你是还喜欢她吗?”

“用不着你多嘴。”

他喜欢谁,并不需要谁说出来。

“阿言,你看见酒酒身边那个男人了吗?我认识他,宋之琛,宋家的掌权人,也是有名的检察官。你动不了他的,而且看的出来酒酒很喜欢他。”

温馨再了解不过简言,得不到的他要毁掉,毁掉的不是自己爱的,而是自己爱的人的爱人。

简言听见温馨这样说,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叮嘱道:“温馨,用不着你多管闲事,我们的婚礼到此为止。”

“呵。”温馨冷笑一声,说:“我早就知道你有这个打算,你从来就没有将我考虑到你们简家里去。”

简言沉默,不想再说话。

“阿言,桑酒酒很爱那个男人,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他突然厉声道:“是又如何?”

她是他养大的,她只能是他的。

“我弟弟温凉说,桑酒酒今晚会去他们的演唱会,你去吗?”

简言想,为何不去?

桑酒酒和宋之琛在外面吃了晚饭,然后和他在江边吹了一阵风。

之后就拉着他的手到了附近的场馆,这里是这个城市很热闹的地方。

这里人山人海,桑酒酒和宋之琛好不容易买到票挤进去。

“宋之琛先生,前面有熟人。”

桑酒酒拉着他连忙去了前面,温凉等了二十几分钟了,他看见她过来,连忙笑道:“小酒酒,在这边。”

桑酒酒过去松开宋之琛的手抱了抱温凉,笑着说:“阿凉,很久不见。”

“你一直玩消失,怪谁?”温凉拉着她的手道:“快先坐这边吧。”

“这是我男朋友,宋之琛先生,小阿凉你怎么都不问我?”

刚说了这句话,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道:“别堵着路,桑酒酒。”

桑酒酒一愣,连忙拉着宋之琛的手坐下,温凉见她这样,笑着说:“你的宋之琛先生,我当然知道啊。”

简冷漠的看了温凉一眼,随即沉默,坐在桑酒酒的身边。

温馨坐在简言的身边。

桑酒酒想,他们来很正常,因为温凉是她的弟弟,她早就知道的。

桑酒酒握着宋之琛的手,对他笑笑说:“宋之琛先生,那些是我的朋友。”

“舞台上那些?”

“嗯,以前的好朋友。”桑酒酒笑着说:“以前和他们的关系很铁。”

宋之琛嗯了一声,随即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哄着道:“乖,我知道了。”

简言猛的看过来,视线非常冰冷,嗓音冷漠道:“桑酒酒,闭嘴。”

他现在不想听她说任何话。

听见简言吼她,他瞥了眼简言,不轻不重的说道:“我们两个说话,这和简先生有什么关系?”

桑酒酒拉了拉宋之琛的手,摇了摇脑袋,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宋之琛收回视线嗯了一声。

等桑酒酒离开后,温馨也起身离去,她突然也有些疲惫,不想待在这里。

她爱了简言这么多年,还是不如一个小丫头,当年是她的错。

她不应该透过弟弟温凉认识桑酒酒,又以学姐的身份和她认识。

最后抢走她的小舅。

但是她又有什么错?在爱情里很多人都是自私的,包括她自己。

这里只剩下宋之琛和简言。

两个男人沉默了好大一阵,最后还是简言开口问:“怎样才会离开她?”

“不会离开的,简先生。”宋之琛冷漠的勾着唇道:“我尊重你是她的小舅,你可以呵斥她,但是我也希望你有一个底线,别对她太凶。其实桑儿心里挺难受的,你这样不依不饶对她来说是一种压力,她心疼你是真,但是你这样久了会让她感到厌烦的。”

“你懂什么?我从接手养她的那一刻,就当做自己人在养,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将她让给别的男人,包括你。”

简言略有些悲伤道:“她是我养大的孩子,为什么不将她还给我?”

“简先生,只要桑儿愿意,我就不会赖着她,可是她不爱你。”

这才是重点!

是的,桑酒酒现在已经不爱她了。

他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爱的那个人是这个男人,是宋之琛。

不再是他。

这才是他最难受的地方。

简言理了理自己衣袖,说:“宋先生,只要你离开,她还会爱上我的,酒酒这个孩子我再了解不过,她心软。”

“简先生你说笑了,我也爱桑儿,离开她对我来说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辈子除非她主动,不然没有任何人能将我和她分离。”

宋之琛这番话很坚定,简言一愣,随即冷声道:“你非要如此?”

“是,但是简先生我劝你不要打我的主意,还是先顾着自己的公司和桑家的公司吧。我毕竟比你年长几岁,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你应该听过。”

“你!”简言气的说不出来话。

宋之琛的目光放在舞台之上,歌声传来,他笑了笑又说:“简先生,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你应该好好想想。”

“你在威胁我?”

“并非如此,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认清楚现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