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求婚。/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昨天答应今天去看桑家母亲的,所以一大早她就和宋之琛起床。

在商场里买了一些礼物就过去了。

桑家母亲看到宋之琛很震惊,但是介绍过后她喜悦的不行。

这个女婿她特别看的上眼。

桑酒酒在厨房里帮自家母亲做饭的时候,母亲问她道:“以后有什么打算没?”

桑酒酒洗菜的手一顿,犹豫道:“桑家会归为宋家,我会和之琛结婚。”

“你决定将桑家给宋之琛?你们还没有结婚,很多都有变数,你爸爸肯给?”

桑家母亲担心的也是没有道理,如今他们两个还没有成婚,而将桑家给了宋家以后他们不结婚怎么办?

而且桑家父亲会答应给?

“不是他愿不愿意给的问题,而是宋家会强势收购桑家,再说这也是几日后的事,明天我就会和之琛领证。所以这些你都不要担心,之琛会对我好的。而且以后这桑宋两家都是你未来外孙的,总比给我那个所谓的弟弟强的多!”

桑家母亲赞同道:“这倒也是,给任何人都不能给外人。”

桑酒酒嗯了一声,又道:“过些时候我就会和之琛回美国,以后我可能不会常在国内,你和父亲都有家庭,我一个人反正也是自由,不用操心我。”

桑家母亲有些惊讶,最终还是点点头,桑酒酒的决定她表示赞同。

只要桑家在她的手上,她就放心了。

桑家母亲问:“要办婚礼吗?”

“还不知道,应该会吧。”

桑酒酒看了眼外面,宋之琛正在和自己的继父在下国际象棋。

微微垂头的模样很认真!

也真的很俊郎。

桑酒酒微微一笑,然后将菜递给自己的母亲,她就出去坐在他身边。

吃了午饭之后,宋之琛和她离开,他带她去了公寓外的海滩。

桑酒酒穿着白色的衬衫,戴着太阳镜躺在沙滩上,衣服很快就脏了。

宋之琛见她这样,脱下自己的外套垫在她身下,坐在她旁边静默。

安静的宋之琛看起来更优雅,桑酒酒拉着他的手掌,笑着问:“宋之琛先生,你订机票了吗?我们多久离开这里?”

“后天。”宋之琛偏头看着她。

领了证就离开。

“哦。”桑酒酒将他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心底想提醒他还没有求婚。

但是她开不了口。

在沙滩上待了一个小时,宋之琛就抱着她回公寓,洗了一个热水澡。

桑酒酒又赖着宋之琛在浴室里玩闹了许久,闹的他最后受不住。

他总是想节制,但总是节制不了。

宋之琛等她睡下后就离开这里,去了附近的沙滩,这里已经准备就绪。

他第一次交往女朋友,第一次和女人做爱,现在第一次向未来的妻子求婚。

桑酒酒醒来的时候宋之琛没有在房间里,她将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

宋之琛像消失了一样。

她拿起自己的手机,随即笑着穿了一套漂亮的衣服,离开这里。

宋之琛刚留言道:“晚上来海边餐厅,我亲手给你做海鲜大餐。”

桑酒酒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她抬头看了眼夜色,像泼墨一样。

宋之琛怎么今天会突然给她做海鲜?

还有一想到肚子里可能有个小宝宝,桑酒酒心情都是高兴的。

最近她不是安全期,又频繁和宋之琛做爱,而且他们都很正常。

这样怀孕的机会会很大的。

桑酒酒想宋之琛一直都不想要孩子,如若知道她这样做肯定会生气的。

但是她也在赌,赌这个孩子正常。

她从小到大的运气都不差的。

桑酒酒到了海边餐厅的时候,宋之琛正在门口等她,看见她来他拉着她的手,轻声问道:“睡好了吗?”

都睡了一下午了怎么不好?

桑酒酒点头笑着抱着他的腰,宋之琛搂住她的肩膀带她到里面。

一桌子的海鲜,还有个头很足的虾,桑酒酒松开他跑过去闻了闻,喜悦道:“宋之琛先生,这些都是你做的?”

“嗯。”宋之琛按着她的肩膀坐下,然后自己到了另一边打开红酒。

给她添了少半杯道:“喜欢吗?”

“喜欢。”桑酒酒拿起刀叉然后开始吃起来,还不忘赞叹道:“真香。”

宋之琛见她这个模样,忍不住的弯了弯唇角,道:“慢点,没人和你抢。”

桑酒酒没有理会他,本来食量都很大,她一个人都吃了三分之二。

她撑着肚子靠在椅子上,心满意足的道:“宋之琛先生,我吃饱了。”

“是吗?”

宋之琛放下手中的刀叉,过来拉着她道:“我们去沙滩上走走,消消食。”

“好啊。”桑酒酒高兴的答应着,但是一到门外她就赖着不走了。

“宋之琛先生,你背我。”

他肯定愿意的。

宋之琛背着桑酒酒在海滩上走着,她勾着他的脖子,有些忍不住的问:“宋之琛先生明天我们就领证了,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他反问:“忘记了什么?”

桑酒酒语气着急的道:“领证之前需要做什么?”

“准备什么?”

榆木脑袋,桑酒酒忍不住在心里骂道,求婚这事都好几个月了。

他怎么能一点动静也没有呢?

“没什么。”

桑酒酒有些丧气的趴在他的背上,沙滩上的人有很多,都穿着鲜艳的颜色,附近还有卖玫瑰花的小朋友。

她脑袋贴在他脖子上,宋之琛似乎感受到她的情绪,笑了笑轻声问:“桑儿,你需要被求婚吗?”

“嗯?”

宋之琛问:“现在什么时间?”

“晚上八点。”

宋之琛道:“嗯,看天边。”

这时候天空突然被烟花掩盖,璀璨明亮,沿着沙滩的整个海岸线依次绽放。

宋之琛把她放下来,这时沙滩上所有的人都过来,一人拿着九朵玫瑰一分钟就在沙滩上摆放了一个九百九十九朵的爱心出来,中间点着明亮的蜡烛。

桑酒酒惊喜,她没有想过宋之琛会做怎么浪漫的事,即使想他求婚,但是也没有想过这么一个场景。

烟花上空排序出了三个字:嫁给我。

宋之琛从自己西装裤里拿出一枚戒指单膝跪地道:“我不知道这样做你会不会高兴,但是这是我最想给你的惊喜。桑儿,我很感谢你未来的路程有你的陪伴,你愿意在这么年轻的年龄嫁给我吗?”

他的目光专注的看着她,灼灼其华,桑酒酒心底一感动就哭了出来。

周围的人起哄:“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桑酒酒捂着嘴伸出自己的手,宋之琛替她戴上戒指,起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桑酒酒哭道:“我愿意,我刚刚一直想你要不要给我求婚,结果你来这一出。宋之琛先生,你闷不吭声的,让人很着急。”

宋之琛笑着将她抱进怀里,道:“别哭了,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这样你才会答应我的求婚啊。”

前天是她求婚,今天换他来。

桑酒酒埋在他胸膛里低声道:“宋之琛先生,你可真坏。”

宋之琛笑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远处的烟火,心底满满的幸福。

没有人知道,他对这段感情的认真,甚至他一度认为会终生孤老。

可是没有,生命里出现了一个很小的小女孩,用热情点燃着他。

维持着他鲜活的生命。

宋之琛很感谢她,也很爱她。

他终于能够在顾希以后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面对顾希他小心翼翼。

但是面对桑酒酒,他顺其自然。

在海滩看了一会的烟火,宋之琛背着她回公寓,随后放下她去了浴室洗澡。

桑酒酒躺在床上等他出来,她一直看着自己手指的戒指。

她取下来看了看,是特定的,里面还有一个S的记号,桑。

那应该还有一枚男戒。

宋之琛为什么不戴出来?

宋之琛从浴室出来后,桑酒酒立马问:“宋之琛先生,还有一枚男戒呢?”

“哦?在行李箱,你去找找看。”

闻言,桑酒酒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很快翻出来一个小礼盒。

她打开看见一枚和她手上差不多的戒指,她连忙过去趴在他怀里给他戴上。

桑酒酒问:“你多久准备的?”

“姐昨天带过来的。”

“原来姐过来是给你带这个。”桑酒酒把玩着他的手指道:“姐真好。”

宋之琛勾了勾唇,伸手摸着她的脑袋,随即手掌向下有些不安分。

他嘶哑着声音,道:“小丫头,你在我身上蹭,会引起我的反应的。”

桑酒酒无所谓道:“再好不过。”

“好什么?下面不疼吗?”

“不疼。”

既然她说不疼,那他就不客气了。

一夜缠绵。

第二天清早的时候,桑酒酒起来的特别早,穿了一套漂亮的小礼服裙子,然后又亲手给宋之琛打领带。

她明媚的笑着道:“马上去民政局。”

“嗯。”

这时候桑酒酒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备注,皱着眉头接起来问:“什么事?”

“酒酒,你的小舅出车祸了。”

桑酒酒脸色一白,随即挂了电话看着宋之琛,犹豫道:“宋之琛先生,要不你先去民政局等我?”

宋之琛盯着她眼睛问:“我不能陪你去吗?”

“我中午之前一定赶来。”

不能,这样他醒来会惹怒他的。

“嗯。”

宋之琛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