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离开前夕/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桑酒酒窝在宋之琛的怀里睡了一个安稳的午眠,醒来的时候看见宋之琛手臂圈着她的腰,他正合着眼睛躺在沙发上。

宋之琛的眉目都是非常完美的,眉峰笔直,眼睛也是双眼皮,睫毛也长。

简直完美的不像话。

说实话桑酒酒有点想念他头发是奶奶灰的时候,那种颜色被他驾驭的很棒。

甚至魅惑,妖娆。

想到曾经,桑酒酒连吸几口气,她怎么之前就没有上了他呢?

想到这里,桑酒酒心思就浮乱了,她伸手解开他的皮带,将手伸进去,宋之琛猛的睁开了双眼,眸光里有一丝混沌。

他看了眼桑酒酒,又看了眼下面,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她道:“做什么?”

“爱。”

桑酒酒吻上他的唇角,宋之琛伸手扣住她的肩膀,想将她分开。

但她却像个八爪鱼一样,爬在他身上,宋之琛提醒道:“做太多对身体不好,适当。”

“求求你给我一次呀,你别动,宋之琛先生,我来动,你就这个姿势。”

她拔撩的话说的一阵一阵的,说的让人心底浮躁起来,宋之琛挑眉,他就这个姿势?这个躺在沙发上抱她的姿势?

宋之琛沉默,虽然每次都说节制,但是……一被她拔撩他就会瞬间妥协。

他毕竟是个正常男人,有女人这样对待他,他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而且这还是他的妻子。

他的小妻子。

宋之琛还穿着里裤,下面的帐篷搭的老高,桑酒酒松开手目光望了眼下面。

她笑着爬上来吻了吻他的唇角道:“宋之琛先生,你是不是很想要我?”

她的手指摸着他的身体,宋之琛表面镇定,目光淡定的看着她道:“很想闹?”

他的内心早已经翻腾不已。

宋之琛不可能做到心如止水。

桑酒酒从他的腰上将他的衬衫解开,两只手握着衬衫边缘,一路向上的吻着他的胸口,惹的宋之琛微微仰头半阖着眼睛。

他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英俊的脸上有一丝沉迷,轮廓像刀削一般。

桑酒酒向上吻着他的喉结,他上下滑动,桑酒酒含在嘴里,用舌头舔舐。

宋之琛忍不住求饶道:“桑儿,别闹。”

她松开望着他笑道:“宋之琛先生,你现在要喊我老婆才对。”

他睁开眼看向他疑惑问:“为什么?”

“因为我今天成为了你的老婆啊。”

她说的理直气壮,宋之琛勾了勾唇笑笑,桑酒酒扯开他的白色衬衫,吻住他身体上的小点,用牙齿咬了又咬,又用舌头舔舐。

这……他实在忍不住,将她抱起来,大掌压住她的脑袋,直接吻了上来。

桑酒酒连忙推开他,不悦道:“宋之琛先生你别动,这一次我来。”

她来?这是要急死他。

宋之琛无奈闭着眼睛躺好,也不再去管她,无论她怎么拔撩他都是享受就是。

桑酒酒伸手握住他的炙热,嘴唇贴在他耳侧道:“宋之琛先生,要不要我帮你亲一下,或者……你知道的,老公。”

他肯定懂,宋之琛睁开眼睛,伸手将自己的裤子重新穿好道:“别闹了,节制一下。”

其实他忍得很辛苦。

但是桑酒酒不愿意,她等他坐起身子,她就坐在地板上,强势的扯开他的裤子,低下头,用心的去让他快乐。

宋之琛一愣,下面的感觉很深刻,她的舌头……他倒吸一口气,伸手按住她的脑袋。

这小妖精,他没有办法。

她的劲道大,即使他拒绝,她也会用蛮力让他制服,索性就好生接受。

桑酒酒跪在他双腿之间,偶尔抬头见他神情很满足,甚至衬衫大开,肌肉紧凑。

她伸手摸上他的腰,一点一点的摸着,感觉他要释放高chao的时候,她猛的扯掉自己的内裤起身坐在他身上。

这次每天戴套,宋之琛靠在沙发上,桑酒酒爬在他的怀里高兴的不行。

这次没有任何前戏给她,但是这最后一下却让她心底满足,至少目的达成。

桑酒酒抱着他的脖子,随后扯开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乳/送他唇角边。

宋之琛很上道吻住,但是不过一秒他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扯开她的身子。

他担忧说:“桑儿,没戴套。”

她笑着说:“没事,今天安全期。”

宋之琛闭了闭眼,可能在推算时间,随即道:“也差不多这个时间,你别骗我?”

她还真的骗了他。

桑酒酒点头,概率问题谁能清楚?

之后宋之琛谨慎的戴套,两人在房间里裹了一下午,直到精疲力尽的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桑酒酒闻到了香味,她睁开眼看见宋之琛背对着她望着大海。

窗外的大海,在夜色下有些澎湃。

桑酒酒裹着浴巾起身从后面抱住他,将脸贴在他背叛道:“老公,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以后会不会想家。”

宋之琛的意思是,以后他们离开,她会不会经常想起这里。

“其实说实话,以前会,但是现在有了依靠的人,心里就不会那么孤单。宋之琛先生,你是我的老公,我很幸福。”

宋之琛顿了顿,请求道:“桑儿,再喊我一声。”

她不解:“嗯?”

他提醒:“我是你什么?”

“老公哇。”

宋之琛背着她笑了出来,弧度很大。

他转过身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抱进怀里问:“桑儿,为什么当初一直会追着我?”

“因为我爱你啊。”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爱上我。”

这个问题……

桑酒酒从他第一次背着她望向远方的时候,心里就觉得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还有她下山他来找她,背着她下山的时候,那一刻起她就贪恋他的背。

她喜欢被他背着的感觉,这样她会觉得很幸福,很安心,甚至一种简言给不了的感觉,有种冲动想要靠近他。

“宋之琛先生,我对你一见钟情,即使你要丢下我,我也要坚持到底。爱这个字其实很简单,我喜欢你,我喜欢接近你,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的长相,更喜欢你的气质,我喜欢你的所有,想做你的妻子。”

这是桑酒酒给的解释,宋之琛笑了笑道:“那你还真是一个实诚的人,喜欢我的身体……这个让我听着确实不太好,但是你能喜欢我的身体,这很让我自己骄傲。”

“桑儿,你是我的妻子。”

宋之琛拉过她到客厅里去,桌上有一个小的蛋糕,他点亮二十根蜡烛道:“闭上眼,许愿,可以说出来,我都会实现。”

不,她不说。

桑酒酒笑了笑在心里面默念:我要为宋之琛先生生一个小孩子。

桑酒酒睁开眼看了眼宋之琛,随后吹灭蜡烛道:“没想到你还给我买蛋糕。”

“今天你二十岁。”宋之琛又道:“我大你近十二岁,是我捡到宝了。”

所以他自然都要记得。

“老公,你这是在对我说甜言蜜语?”

她的眸光闪烁,他分了一块蛋糕,笑了笑反问:“你觉得呢?”

宋之琛拿过盘子装起来然后递给她,桑酒酒吃了一小口后就没有动了。

宋之琛问:“怎么不吃了?”

桑酒酒郁闷解释道:“减肥,我都很胖了,和你在一起的几个月长了好几斤,再发展下去肚子上都会有肉了,到时候很难看。”

“怕什么?”宋之琛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我喜欢你长胖的样子。”

宋之琛现在说甜言蜜语也挺顺嘴了。

“切,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瘦了就说要长胖,胖了就开始嫌弃,真当我傻不成吗?”

桑酒酒斜着眼看着宋之琛,后者听她这么讲低头看了眼她的肚子。

依旧平坦的要命,她就围了一个浴巾,双肩暴露在他的目光里。

宋之琛勾了勾唇,揉了揉她的脑袋,叮嘱说:“你吃完,等会我送你一个礼物。”

桑酒酒问:“真的?”

“我何曾骗过你?”

桑酒酒立马低着头吃起来,他起身去收拾房间里的衣服,明天早上要离开这里。

宋之琛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桑酒酒已经吃完进来,她看见床上有个礼盒连忙跑过去打开,是一块女士手表。

桑酒酒研究了一会戴上,发现这个和宋之琛手上的那一款差不多。

原来是情侣的。

桑酒酒过去将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宋之琛先生,这是生日礼物?”

“嗯。”

“真好看。”他送的都好看。

看着宋之琛在装一套白色的短袖,她连忙从他手上抽过来抱在怀里道:“宋之琛先生,我们明天就穿这套情侣装。”

“好。”他不习惯穿短袖,但是也要试一试,毕竟她想这样。

桑酒酒听到他的答复,转身将这衣服放在床上,是很好看的图案。

比较鲜艳,白色为底。

这是他们曾经在国外买的,她逛街的时候买了很多套情侣装。

刚开始是用自己的钱,但是后来宋之琛脸色不好,她索性就用他的了。

反正都不缺钱,用谁的都一样。

桑酒酒躺在床上看着宋之琛将行李装好,她笑了笑问:“要不要我帮忙?”

“就两个行李箱,衣服不用带太多,去美国的时候我陪你去商场购买。”

“女人逛街很久的。”

“嗯,我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