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再遇季洛(明天大结局)/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就要离开这里,宋之琛起来的挺早去厨房给桑酒酒做了早餐。

桑酒酒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身边,但是已经冰冷了下来。

她笑着起身去了外面,果然在厨房里看见宋之琛在忙活,她进去从后面双手抱着他的腰,轻声的说道:“早安,老公。”

“嗯,去洗漱吃早餐。”宋之琛端了两杯热牛奶放在餐桌上说:“等会赶飞机。”

桑酒酒嗯了一声跑到浴室里去洗漱,之后换了昨天选的短袖和短裤穿上。

她出去的时候宋之琛正在喝牛奶,她过去端起自己的猛喝了两口道:“下次可以喝发酵奶,酸酸的感觉比这个好。”

“嗯。”

宋之琛将手上的一块面包递给她,然后起身去了卧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

白色为底的短袖,前面五彩的图案,与桑酒酒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

桑酒酒看着高兴,过去他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道:“穿这个的宋之琛先生真好看。”

“别贫,换鞋子走吧。”

桑酒酒嗯了一声到门边去换鞋子,宋之琛拖着行李箱过去,也换了一双球鞋。

与她的是情侣鞋。

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这些,这些小情绪和小心思,其实也挺不错的。

两人到机场的时候没想到会遇见一个熟人,应该说是宋之琛的熟人。

季洛穿着一身性感的蕾丝裙子站在安检处等着他们,看着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她的心里有些嫉妒,也有些安慰。

宋之琛从来不会勉强自己做什么,而且这样的衣服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穿过。

他应该是很爱那个女孩吧。

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在这这里见他一面,如若他没有订机票,她可能永远都查不到他的位置,也再见不到他。

等他们走近,她才笑了笑问:“你们要离开这里了吗?”

这是一个很睁眼瞎的问题。

宋之琛客气的点点头,道:“马上回美国,以后可能会很少回来。”

桑酒酒笑了笑,这时候宋之琛偏头看了眼她,对季洛介绍说:“这是我妻子。”

季洛愣,其实她昨天就已经知道了,苏伽成已经都告诉她了。

只是被他当面介绍出来,她还是有点不适应,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场景。

季洛笑了笑说:“我知道,你的小妻子。”

桑酒酒也明白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那天在窗外偷听,据说他们认识很多年了。

这个女人很爱宋之琛。

桑酒酒笑道说:“你好。”

既然宋之琛是她的,那么她比她幸运,她就没有什么好吃醋的。

季洛点点头问:“我可以和之琛单独聊聊吗?”她顿了顿,又补充道:“将你的丈夫借给我说几句话。”

“没问题。”桑酒酒取过宋之琛手上的行李箱,然后看着他们走到不远处去。

季洛望了望桑酒酒,道:“她是个不错的女孩,见你幸福我也放心了。”

颇有种长辈的语气。

而且也颇有种看破红尘的语气。

宋之琛愣了愣,终于对季洛第一次笑道:“嗯,谢谢你,你也会幸福的。”

过去恩怨种种,不必过多计较。

季洛道:“之琛,我真的希望你幸福,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幸福,无论你身边的人是谁,我都愿意接受。”

“我知道,谢谢你。”

谢谢她义无反顾的爱了他这么多年。

即使知道不可能,也愿意守护他。

“我今天来,就是想见你最后一面。”季洛的神情很平静,她说:“以后我都会留在京城,而且不久我也会嫁给伽成,我年龄大了,不能再任性了,而且伽成这人挺好的,对我也一直都不错。我和他重新掌管季家,毕竟我那个哥哥成不了事。”

宋之琛点点头,想了想说:“嗯,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去宋家,我姐姐会帮你。”

“谢谢你。”季洛笑的很优雅道:“你去了美国,倾年和顾希也去了美国定居,以后这个京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如此,我们的恩怨终于有个了断。”

宋之琛知道,他们去了美国定居。

季洛说:“一路平安。”

等她离开,看见远处的苏伽成,宋之琛轻轻的笑了笑,对远处的桑酒酒招手。

后者很上道的跑过去,宋之琛从她的手上接过行李说:“走吧,离开这里。”

在要上飞机的时候,桑酒酒接到温馨的短信,她说:“真心祝你幸福,我和你小舅的婚约也如期举行,我知道他爱的是你,但是没事酒酒,我只是希望能陪在他身边。”

说起来,都是痴情人,

爱情里都没有对错。

桑酒酒给温馨回复:“也祝你幸福。”

宋之琛和桑酒酒到达美国的时候,宋家里的人来接的他们。

是宋之琛的父母,她也乖巧的跟着宋之琛轻声的喊道:“妈妈,伯父。”

宋之琛见她这幅小媳妇的模样笑了笑,道:“妈,这是我的妻子,桑酒酒。”

“嗯,我知道,你姐姐打电话说过。”宋之琛的母亲笑笑道:“是个不错的孩子。”

能听到这声夸奖,桑酒酒心里很高兴,她拉着宋之琛的衣袖,他回身不明的看了看,随即拉住她的手心给她安心。

宋家母亲看见他们这样,笑了笑说:“看你,儿子你们都穿了这身衣服,我肯定知道你们的关系,快,回家吃饭,你伯父亲自给你们做饭,还是你侄子也在家里。”

宋之琛问:“他怎么没来接我?”

“在睡觉呢,小孩子就爱睡觉。”

宋之琛嗯了一声,拉着桑酒酒离开立场。

而桑酒酒也在宋家老宅见到了那个小孩,精致的不像话,她越看越喜欢。

而且宋之琛一直都逗弄着孩子,看起来他很喜欢这个小侄子。

应该说很喜欢小孩子。

她心底有点酸楚,这样的男人其实是很委屈的,心底应该很孤单,

也好在,她发现了他。

等宋之琛和孩子玩闹过后,桑酒酒才笑着说:“你身边还有个大孩子呢。”

宋之琛愣了愣,随即笑着配合她道:“对,你是个大孩子。”

他过去一个公主抱抱着她回房,将她放在床上道:“这是我小时候的房间。”

桑酒酒看了一眼,很冷清。

冷色调,她不喜欢这种。

她坐起身子抱着他,依偎在他怀里笑着道:“我喜欢暖色调的房间。”

他问:“比如?”

“就像我们在小木屋住的日子,有暖暖的灯光,还有暖暖的床铺,很舒服。”

宋之琛想起以前,他也笑了笑说:“行,等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陪你过去。”

但是一个月后,宋之琛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桑酒酒的经期推迟了。

他心底有些打鼓,问她的时候,桑酒酒也是说:“推迟一两周很正常的现象。”

“你以前没有。”他想起一个月前,那段时间他们频繁做爱的日子。

“宋之琛先生,你在担心什么?”

桑酒酒反问他,他却叹息一声沉默,转身去了别墅外面的草坪上。

桑酒酒在房间里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她好像是真的怀孕了。

但是她还不确定。

宋之琛坐在外面,依旧穿着和桑酒酒一样的情侣装,这次是灰色的。

她喜欢这样,他就一直习惯迁就。

这时候宋家母亲过来坐在宋之琛旁边,担忧的问:“之琛,在想什么?”

他在想什么?

他问:“妈,家族遗传是没有办法的吗?”

“你在担心酒酒吗?”宋家母亲顿了顿,道:“之琛,你是担心她会怀孕?”

宋之琛点头道:“我心里很害怕,害怕她会怀孕,可是又想她怀孕,我真的很矛盾,可是没有办法,我不想害了他们。”

“之琛,你不能剥夺酒酒做母亲的权力。”宋家母亲想了想说:“当初我和你父亲也是一样的,他不允许我生下你,可是我不听劝,我觉得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而这重要的前提是你的父亲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爱你父亲,所以想为他生下孩子,酒酒恐怕也是这样的想法,你可以放下心结。”

宋家母亲说:“之琛,家族遗传这事我也是不明白的,但是你也安生的长了这么大不是?而且你的叔叔他也没有病啊。概率这个问题谁又能说的定呢?你要给她机会,这样也是给自己的机会。”

宋之琛明白她所说的,但还是叹息一声说:“我怕连累到了孩子。”

“妈,让我自己想想。”

宋家母亲点头,随即起身离开。

她怎么不明白他的想法?只是真的苦了他,他心里承担的很多。

桑酒酒真的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温暖。

宋之琛更多的偏向于真的只是推迟吧,应该不会怀孕吧,命中率不会这样高。

他在原地坐了一会然后回到房间,桑酒酒正躺在床上敷面膜。

他过去侧身躺在床上摸了摸她的脸颊,桑酒酒取下面膜笑道:“回来了。”

“嗯,刚刚是我不对。”

“没事,宋之琛先生,我原谅你。”桑酒酒抱着他的脖子道:“现在是晚上,你去拿套,我们做大人之间的事好吗?”

他笑笑,反问:“难道我们不是大人?”

她不满道:“我是大孩子。”

宋之琛嗯了一声,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今晚不做,安心睡觉。”

“宋之琛先生,我要。”

“乖,节制。”

他们就像什么一样,因为刚谈恋爱不久就领证,经常做一些事来愉悦。

他们之间,其实从来没有节制过。

她撒娇:“老公,我要。”

“好,别闹,就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