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失足跌下悬崖/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有同感。”小紫说道,“如果每天不用面对这么多的压力,背负太多的包袱,轻松的游走在自然之间,那该有多好啊?”

面对小紫突然的人生感慨,慕薇薇轻轻的抿抿唇,说道,“你说的不是那么难以实现啊?你看,我们现在不就站在山顶欣赏风景了吗?”

小紫神色染上一抹沉重,就连口气都夹杂着一股冷凝,“那是不一样的。”

慕薇薇疑惑的问道,“哪里不一样?”

“心态不一样。”

慕薇薇神色不明的望着他,在她的印象中,小紫从开始的冷漠,到渐渐的温和,无论那一种。都不如此刻这么令她……心疼。

他的眼眸好像又化不开的忧愁,好似深山里的层层迷雾,带着令人绝望的困惑。

他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直到此刻,慕薇薇才募然发现,她似乎没真正了解过他,甚至于他的过往,但她知道,那不是个令人高兴的结局。

他身上有故事,她想成为那个聆听者。

“小紫,你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和我说说吧,虽然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多少能缓解一下压力。”慕薇薇真诚的说道。

小紫听完她的话,神色闪过一丝诧异,随后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轻声说道,“你不会想听的。”

慕薇薇神色一愣,内心燃起一抹苦涩,他终究不信任她。

就在这时,小紫忽然迈着步子往前走去,倾长的身影带着一抹孤寂和脆弱。

慕薇薇瞬间回过神来,她连忙跟着他,开口提醒道,“小紫,前面是悬崖,很危险!”

她的话刚说完,小紫忽然转过身,妖冶的紫眸亮的通透,里面夹杂着一丝明显的盛怒,但他的口气却极缓极轻,“你忘了我是摔不死的。我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

不知为何,慕薇薇内心忽然升起一抹不安,迟缓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他——”

“他死了。”

慕薇薇神色闪过一丝错愕,她没错过他说这话时,神色一闪而过的杀意,令她浑身一僵,内心咚咚作响。

“怎么死的?”

虽然知道问出来不好,但慕薇薇就是想知道,她想了解他的过去,她希望他能……快乐。

小紫嘴角扯出一抹决然的笑,转过身再次向前迈开两步,全然不顾身后人的惊恐,他已经到达了悬崖的末端,如果再走一步的话——

“不!”

慕薇薇神色震惊的喊道,她连忙向前赶了几步,试想抓住小紫的衣角,不想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而在这时,她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形踉跄了两下,身子直接滚下了悬崖!

“啊——!!”

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她能感觉到身子下坠的速度,最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或许她……

就在她绝望之时,身上传来一道温热的触感,她猛然睁开眼睛,触目可及的竟是小紫那张俊美的脸!

“小紫,你——”慕薇薇一脸惊喜。

小紫神色满是凝重,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先别说话。”

慕薇薇听话的闭上眼睛,内心升起一抹诡异的情愫,她为何在睁开眼睛的瞬间,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叶少辰那个妖孽?!

随后又一想,这绝对不可能,如果真是叶少辰,他肯定恨不得将她推下悬崖,看着她摔死才好!怎么又会救她?

对了,刚才绊倒她的究竟是什么?她之前并没有发现有石头之类的东西啊……

诡异……刚才的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就在慕薇薇胡思乱想之时,根本没注意周围的动静。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

慕薇薇被小紫轻轻的放在地板上,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小紫温柔略带着责怪的声音,“你也太不小心了,万一我没能力救你,你会被摔死的!”

听到小紫的担心,慕薇薇才开始感觉到后怕,继而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当时看你往前走,很担心啦!”

听她如此说完,小紫忽然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我会超能力啊。”

慕薇薇想起来,这才点了点头。一脸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脚,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望着她调皮的吐着舌头的样子,小紫神色抹上一丝复杂,口气有些凝重的说道,“也是我疏忽了,把你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

慕薇薇不太赞同的撇撇嘴。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不要自责啦,也不是没有好处,我到了那里感觉心情很放松。”

“是吗?”

慕薇薇重重的点点头,脸上忽然有些向往,“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希望你能带我出去走走。”

小紫略微思索一下,轻声说道。“我会的。”

“谢谢你。”慕薇薇嘴角扬起一抹悠然的笑,内心忽然有些动容,低声说道,“有一天,你会不会离开这里?”

小紫听到她口气中满是怅然,眉头微微皱起,淡然问道,“为何这么问?”

“我只是随便问问啦!”慕薇薇脸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要是有一天,你要离开这,麻烦你也带上我。”

小紫神色一愣,口气满是诧异,“这里就是你的家啊,你为什么要离开?”

慕薇薇听完他的话,轻声一哼,口气有些冷清,“这里不是我的家,从我爸妈去世后,哥哥也离开我以后,我就没有家了。”

“哦。”

“哦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慕薇薇神色满是疑惑,口气有些不满。

小紫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的话匪夷所思,“如果真有那一天。你确定还愿意和我离开时,我就带你离开。”

慕薇薇没仔细研究他的话,以为他算是答应了,内心万分高兴,嘴角扯起明媚的笑容,灿然说道,“好好,就这么定了,到时你可不要反悔哦!”

“嗯。”

慕薇薇此刻独自幻想着,她丝毫没意识到,等真到了要离开的那天,她发现了所有的真相后,所有的结局已然定形。

她与他注定无缘。

两人聊了会儿天,接着小紫表示要回去了,慕薇薇虽然有些不舍,但也只能欣接受,万一小紫被叶家人发现,或许情况会很糟。

她忽然意识到,小紫常年呆在这里,如果还没被叶少辰发现,那肯定是小紫故意所为,他会不会与他有什么瓜葛?

难道两人有仇?他独自藏在这里,是等待时机想要报仇?

慕薇薇越想思绪越混乱,心里却更加确定几分。以叶少辰那卑劣的人品,仇家肯定不少!不然当初她想拉小紫去见叶少辰时,小紫为何会拒绝?

肯定是这样!

慕薇薇感觉想通一件事,内心畅快了许多,不过很快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小紫和叶少辰怎么这么像呢?

不会两人是兄弟吧?共同争夺财产继承权,结果……

……

客厅里。

叶少辰神色复杂的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曾经被他当作最好的兄弟的南宫昊,此刻两人的眼神少了平日的调侃,多了些陌生的对峙。

叶少辰手一抬,轻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神色少了些许调侃,多了些冷然,“昊,为了慕薇薇那个女人,你真打算不顾我们多年的情分?”

南宫昊直接拿起桌上的酒瓶,仰着头灌了许多,态度也不似平日的温文尔雅,“少辰,不是我故意与你作对,慕薇薇对我有特殊意义?”

听完他的解释,叶少辰眉头上挑,嘴巴抿成一条线,“她能有什么特别意义?难不成她是你第一个女人?”

南宫昊浑身的肌肉有些僵硬,内心升起一抹冷然,看到叶少辰的挑衅时,努力压下所有的情绪,漠然说道,“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

是什么让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不惜和十多年的兄弟翻脸?!

怎么说慕薇薇都是他的女人,就算他不喜欢,他这当兄弟的也不能挖墙脚啊!

叶少辰内心也憋着一口气。打算问个明白。

南宫昊深深的吸了口气,口气带着一丝沙哑,“你还记得几年前,我差点被其他家族的人杀掉?”

叶少辰浑身一愣,继而点点头,不解的问道,“可这与慕薇薇有什么关系?”

“是薇薇救了我!”

叶少辰一怔,问道。“什么?”

南宫昊低下头,口气极缓的说道,“我当时在巷子里昏倒了,本以为必死无疑,结果等我醒来,发现我正躺在医院里,而她就坐在我的身边。”

叶少辰也是沉默了,只是耐心的听着他的讲述。

“我当时问她。是不是她救了我?她说是。其实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救了我,我当时想,充其量事后给她些钱完事了,毕竟这世上没有单纯的好人。”

说到这里,南宫昊再次仰着脖子,灌了一口红酒,这才继续说道,“她问我家人的联系方式,我告诉了她,她也知道了我的身份,于是我问她,你救了我想要什么奖励,结果——”

“结果什么?”叶少辰忍不住问道。

“结果她说什么也不要,就那样走掉了。我事后派人到处打听她的消息,得知她在南华上学。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上她,本想等她毕业然后去追求她,没想到……”

听着好友的描述,他能感受到他最后的绝望,当他马上就能追求她时,她却成了他的妻子!

叶少辰内心升起一抹莫名的惆怅,口气也显得低沉许多,“你确定你对她不是感激。或者是感兴趣,而是感情?”

南宫昊抬起头望着他,神情满是坚定,“我当然知道!否则我不会为她抛弃以前的生活,少辰你应该了解我,不是我愿意的事情,谁也不能逼迫我!”

叶少辰神色露出一抹慎重,他自然了解他的性子,想到他以前的犬马声色的风流性格,连他有事都忍不住说道:像你这样到处留情,就不怕死在某个女人的床上!

他还记得,当时的他左怀右抱,笑得那是邪肆魅惑,口气满是不以为然: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人都要死。而我南宫昊甘愿做个风流鬼!

也就是从得知他差点死掉开始,他似乎变了个人,就连章贺都说,南宫少爷活过来后转了性了……

原来不是转性,而是心有所属了。

那个女人竟然是慕薇薇!

就在叶少辰失神之际,南宫昊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说道,“知道吗?当我知道你娶了薇薇后。我当时有多么崩溃,我就在想,为什么是你呢?如果是任何人,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抢婚!”

叶少辰神色染上一抹复杂,说道,“无论如何,慕薇薇已经嫁给我了,你为何跟自己过不去呢?好女人有的是!”

南宫昊嘴角有些嘲讽的意味,不过不是对叶少辰,而是针对他自己,“我当然知道,我当时也是如此劝自己的,有段时间我确实打算放下了。”

“那为何——”

“直到我知道你娶薇薇的真正原因后。”南宫昊眼角扬起一抹冷凝,语调也扬高了许多,“直到我发现薇薇嫁给你并不快乐,你并不爱她后,我再次改变了心意!”

“南宫,你——”

不等叶少辰说完,南宫昊再次打断了他,继续说道,“少辰,就算慕天野对不住你,你怎么可以拿薇薇出气?你不觉得,那对他不公平吗?!她做过什么坏事?!”

“还有,既然你娶了薇薇,那让另一个女人登堂入室,又算怎么回事?!说实话,我现在真有些看不起你,你和当初的我有什么区别!”

面对南宫昊的指责,叶少辰显然坐不住了,神色愈加阴沉,终于出口制止道,“我和心优没关系!”

“是,你和她没关系,不过我听说,你好几晚上都睡在她的房间!”

叶少辰豁然站起身,神色冷漠之际,冰冷的眸子夹杂着摄人的漠然,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谁告诉你的?!是不是慕薇薇!”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烂嚼舌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