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捕风捉影的画面/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声,接着就见到大门被瞬间推开,一群手拿相机的人涌进了大厅,场面顿时有些失控。

面对忽然涌入的人群,在场的贵宾纷纷皱眉,之前的保安系统那么严格,这群记者是怎么进来的?

还没等他们思索多久,那群记者仿佛找到了方向,不再四处乱窜,而是集中于大厅的舞厅方向,拿起手中的相机纷纷赶来。

慕薇薇神色一惊,望着越来越近的众人,脚步不由后退了两步,不想却撞到一个炙热的胸膛,她转过身刚要致歉。却发现站在他身后的是南宫昊。

南宫昊神色上出现一抹凝重,他向前走了两步,将她藏在自己的身后,像是担心她受伤。

而身旁的乔心优,也紧紧的搂住叶少辰的胳膊,神色满是震惊。

那群记者瞬间将四人包围起来,举着照相机‘咔咔咔——’就是一顿乱拍,丝毫不理会当事人愈来愈难看的神色。

叶少辰敏锐的意识到,这群人有备而来,否则他们不可能,轻易破坏掉南宫家族的安保系统,更不会有进入大厅的机会!

显然是有人故意将他们放进来……

南宫昊神色满是不满,态度依然保持镇定,故而开口问道,“各位记者朋友,今天是我的生日,如果你们是来为我庆生的话,来者是客,我南宫昊表示感谢,绝对尽力款待,但请大家先放下手中的相机。”

南宫昊说完,那些记者丝毫不动,只见其中为首的一位中年男子说道,“南宫少爷。我们并不是来闹场的,不过是想要询问您和叶总几个问题。”

有了开口着,其他的记者也纷纷附和。

南宫昊眉头一皱,口气清冷了许多,“如果大家不配合的话,那我只能派保安请各位出去了。”

慕薇薇拽了下他的衣角,轻声说道,“南宫,还是让他们问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如果发生了争执毕竟不太好。”

“是啊,不就是几个问题吗?我可是知道这些记者,你要不满足他们,他们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现场还有许多贵宾,要是有人受伤,那多晦气啊!”

乔心优望着神色极其难堪的叶少辰,脸上满是担忧神色。

南宫昊想了下,顿时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给你们10分钟时间。”

一看到有戏,他们顿时纷纷来了劲头,好像势必要挖出一些猛料来。

这次首先提问的是,一位个子不高,带着黑框眼镜的女记者,只见她将话筒对着几位当事人,语气直截了当的问道,“我想问一下,南宫先生和慕薇薇小姐到底什么关系?慕薇薇小姐前不久嫁给了叶总,现在却和南宫少爷搞暧昧,请问实情是什么?”

听到记者的话,慕薇薇的小脸发白,神色满是震惊,他们怎么可以胡说八道?!

还不等当事人说话,其余的记者也纷纷开了口。

“请问慕薇薇小姐,请问你和叶总的真实关系到底如何?是否如传言所闻,您是靠其他手段上位,逼迫叶总和你结婚呢?”

“请问叶总,针对慕薇薇小姐和南宫先生的传闻,您心里究竟怎么想的?”

“请问乔小姐,我们接到消息,说您现在正住在叶家别墅,请问你和叶总之间平日是如何相处的?你和慕薇薇小姐的关系是否会受到影响?”

……

面对接着疯狂的提问,慕薇薇感觉头痛不已,她很想开口解释,奈何这些人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叶少辰神色仿佛染了一层薄冰,蓝色的冰眸染上摄人的冷锋,双手死死的攥在一起。

‘乒乓————!’

只听身后忽然传出一声巨响。成功的打乱这些记者的发言,人们纷纷转过身,只见东面上巨大的落地窗的五彩玻璃,不知受到什么原因的袭击,竟然诡异的破碎了!

轻柔的风透过破碎的空隙渗入大厅,带动着一旁轻薄的窗帘左右摆动……

慕薇薇神色紧皱,她总感觉玻璃破碎的好诡异,会场监控设施那么严,就连一个苍蝇也飞不来,进入大厅的所有人,都经过了安保的检查。

除了这些突然而至的记者,可是舞厅距离落地窗的位置,少说也有20米的距离,再说也没见他们有人投过石子之类的东西……

那也不合理啊,那得多大的石子投掷在上面,能够形成一人高三人宽的大洞……

显然那些记者也被吓了一跳。全部将焦点转移到那破碎的玻璃窗上,脑海中迅速形成新闻稿子的标题:南宫少爷的生日聚会惊险不明物体袭击……

南宫昊摆摆手,位于不远处的杜衡迅速赶来,只听到他神色凝重的吩咐道,“杜衡,你去调查一下窗户到底受到谁的袭击?”

杜衡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匆匆离开。

南宫昊望着旁边,仿佛被吓到的慕薇薇。神情紧张的问道,“薇薇,你没事吧?”

慕薇薇回过神来,她镇定的摇了摇头。

看到刚才的一幕,她脑海中忽然闪过什么,她好像记得如今的场面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我没事,只是被吓了一跳。”慕薇薇掩饰性的说道。

南宫昊松了口气。望向一旁的叶少辰,神色凝重的说道,“少辰,刚才你看清了怎么回事了吗?”

叶少辰神色凝重的望了下慕薇薇,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冷然说道,“或许是今天的风太大。”

意思是他也不知道。

乔心优神色沉沉,内心有些苦闷。到底是谁的恶作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点出现!

南宫昊神色恢复往日的平静,温文尔雅的说道,“刚才只是意外,大家不必惊慌,既然你们也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那就赶快散了吧。”

刚才还忙着拍玻璃的一群记者。听到南宫昊下了逐客令,心里懊恼差点把正式忘了。

重新转过身,将相机对准这四人,说道,“刚才大家的问题,请南宫少爷给个只言片语,我们回去也好交差啊!”

“我想大家都误会了,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请各位朋友不要胡乱猜测。”说这话的是慕薇薇。

只见她从南宫昊的身后走出来,态度不卑不亢,耐心解释道。

无论叶少辰与乔心优到底是何关系,哪怕今后他会为了她,和自己离婚,但面对众多媒体,她自然该隐瞒还需隐瞒。

不是为了顾及他的脸面,而是为了顾及她和南宫昊的颜面。

那些记者听到慕薇薇的发言,脸上没有丝毫要罢手的痕迹,他们纷纷从怀里掏出一个纸袋,伸手掏出里面的照片,肃然的发问,“慕薇薇小姐,请问这些照片你要如何证明呢?”

慕薇薇神色一怔,只见上面都是她和南宫昊的照片,她记得那次被乔心优设计。被叶少辰赶出家门,她再次去找乔心优得知被设计,出门刚好遇到南宫昊的时刻。

她记得当时很伤心,南宫昊说愿意借给她一个肩膀,她便从他的肩膀上大哭的景象。

因为拍摄的是她的背面,所以根本没拍到她悲痛落泪的情景,反而只看到南宫昊柔情似水的表情……

不得不说,这些狗仔的拍摄技术实在高明。懂得如何能引起噱头!

慕薇薇神色平淡,所谓轻者自清,她没做过的事情,自然不许承认。

“当时的情况并不是这样,我只能这样说,至于相不相信,我也无能为力。”

慕薇薇却不知道,她的过于镇定刺痛了叶少辰的眼睛,只见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容,漠然说道,“各位今天很闲是不是?要不要安排点饭菜,咱们边吃边聊?”

叶少辰说的云淡风轻,却令现场的记者心里直发毛,他们终于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可是上面明确下达了任务,如果完不成,他们都得回家喝西北风……

“叶总,我们入这一行吃那口饭,万万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叶少辰神色冷酷,眼角略略扫过那些照片,内心忽然升起一抹莫名的情愫,神色一冷,漠然说道。“是吗?你们刚才不还说,我叶少辰被自己的老婆,从头上戴了顶绿帽子吗?”

自己的老婆。

这几个词一出,仿佛几根尖锐的刺,狠狠的扎进乔心优的心,少辰这算是宣誓主权吗?

南宫昊神色有些复杂,感觉事情有些超出自己的预料。

唯有慕薇薇,神色满是淡定和坦然,漆黑的眼眸经不起一丝波澜。

她不会自作多情,叶少辰这么说,不过是在维护自己的颜面,与她有何关联。

“既然你们想要个答案,那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叶少辰神色阴沉,他蓦地转过身,望着身旁这位位于流言蜚语中间,却万分淡定的妻子身上。

就在这时,她的腰部忽然被搂住,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忽然就看到叶少辰逐渐放大的俊颜,直到完美的菱唇扣上她的。

慕薇薇瞪大了眼睛,她忽然听到一些轻微的吸气声,以及身侧闪光灯‘咔咔咔——’发出的声音。

“叶少辰,你——”不等她说完,就被叶少辰打断。

叶少辰眼神一撇,旁边不远处的章贺等人收到命令,动作迅速的赶过来。

“你们想了解的,既然都清楚了,那我就远走不送了。”

那些记者还想提问,直接被章贺等人连拉带提的弄走了,耳边顿时清净许多。

“少辰,你还是这么雷厉风行啊?好歹我生日,你怎么也得给我留给面子啊!”南宫昊嘴角扬起一抹和熙的笑容,虽是这样说,口气却没有丝毫不满之意。

叶少辰神色冷淡,口气分不出喜怒,“南宫家族的安保系统被人破坏,你待会应该有的忙了,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听到他的话,南宫昊眉头上挑,疑惑的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不等到吃蛋糕就要走?”

叶少辰低下头,望着慕薇薇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出了这个大的乱子,我和薇薇就暂时不留在这里了,改天补给你。”

南宫昊神色暗淡,貌似无意的望着她一眼,轻声说道,“事情是有些突然,但你也没必要——”

叶少辰摆了摆手,直接抓住慕薇薇的胳膊,径直往外走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着一脸震惊的乔心优。说道,“心优,你可以留下来,一会儿玩得高兴些。”

望着他的背影,乔心优用力的跺了跺脚,他都不在这,她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忽然注意到身旁人的打量,乔心优稳住心神,开口问道,“南宫,记者什么话都没套出来,这次我们的努力又白费了!”

南宫昊却显得气定神闲,轻声说道,“这只是一段小插曲,无论结局如何,都不会影响整盘棋局的走向。”

听到他这么说。乔心优内心顿时安定不少,不过却有些心不在焉,她特别想知道,叶少辰会把慕薇薇怎么样?

……

叶少辰拉着慕薇薇的身体一直走出大门,径直坐到了停靠在路边的车子,内心一直压抑的情绪才瞬间爆发出来。

“慕薇薇,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那些照片的画面到底怎么回事?”

叶少辰神色透着一股阴狠。仿佛她如果不能给出满意的答复,他会毫不犹豫的给她惩罚。

慕薇薇漆黑的瞳眸一片坦然,如此平静的望着她,清淡的说道,“我和南宫只是朋友。”

“只是朋友就要搂搂抱抱!如果再进一步是否就要上床了!或许我猜错了,你或许真的给我带上绿帽子也说不定!”

在他将她赶走的那几天中,章贺的调查显示,她当时就住在南宫昊的家中!

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胳膊,神色染上一抹嗜血的毒辣,只想想到她在其他男人身下,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叶少辰保存着随后一丝理智,手下的劲头却越来越大,神色带着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一字一句的问道,“说!你有没有被南宫昊上过?!赶快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