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夫妻之间的不信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死死的咬住唇,她感觉手臂要被他扯下来,望着他暴怒疯狂的眸子,慕薇薇心如死灰。

她不由想起一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既然他已经表现出,明显不相信她而质问她的样子,那她的回答还有意义吗?

既然已经在心里给她定了罪,她还需要解释什么呢?

反正无论说什么,在他心中都会是狡辩,不是吗!

真是可笑啊!

“说!难道那群记者说的都是真的?!你就真是这么耐不住寂寞的贱人!”

再难听的话都被他安上了,一个贱人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你都这么问我了,摆明内心就不相信我,我解释与否,又有什么区别呢?!”慕薇薇神色极为冷淡。

“我相不相信是一回事,你要不要解释是另一回事儿!慕薇薇,你这个该死的贱人,在我的耐心彻底透支之前,你最好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慕薇薇神色一片坦然,望着他神色里的阴狠之色,内心却再也起不了一丝波澜。

哀莫大于心死,就是她此刻心境的写照。

“我和南宫昊没任何关系,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个解释可以吗?”慕薇薇嘴角一勾,轻声问道。

“那些记者怎么拍上你们的?!还有当时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叶少辰神色极其难堪。蓝色的冰眸夹杂着冷漠的光泽,怒然的质问道。

慕薇薇感觉极其可笑,他在质问自己的同时,是否想过他和乔心优,就算她和南宫昊做过什么,他又有什么质问的资格?

“该解释的我都已经解释了,你要是实在不相信,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慕薇薇嘴角扬起一抹无谓的笑容。

“这就算你的回答?!”叶少辰眼神一眯。口气微沉。

“不然呢?”

叶少辰气极反笑,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笑容,冷冷说道,“慕薇薇,我发现你胆子越来越肥了,好像越来越不把我当回事了!”

你算个毛线?你天天虐我,我反过来还得把你当大爷,你也未必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慕薇薇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转过身望向窗外,沉默不语。

……

宴会结束后,南宫昊送走了前来道贺的贵宾,刚刚转过身,就看到一位雍容得体的中年妇女,因为保养得当,浑身散发出优雅成熟的贵族范儿。

南宫昊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谦和的叫道,“妈。”

眼前这位就是南宫昊的母亲陈淑桦。

陈淑桦嘴角微勾,向来慈爱的眼眸却被,另一种情愫所覆盖,声音端庄大方,“昊儿,刚才那些记者是怎么回事?”

南宫昊神色微愣,随后染上一抹悠然的笑容,平和的说道。“妈,记者的事情,我已经派杜衡去调查了,等到出了结果,一定第一时间给您汇报。”

陈淑桦听到,脸上没有丝毫缓和,反而愈加严肃了几分,“昊儿,南宫家族从没出现过安保系统的疏忽,除非是人为。”

面对母亲的点破,南宫昊脸上的笑意变淡了许多,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没错,那些记者是我安排的。”

“你在自己的生日宴会,摆这么一出,到底是怎么想的?”陈淑桦神色带着严厉,与刚才的慈爱全然不同,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想气死你爸爸吗?”

南宫昊上前搂住母亲的肩膀,满是亲昵撒娇道,“我相信您不会忍心您儿子责怪的,妈,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陈淑桦冷哼一声,倒是脸色平缓少许,问道,“为了那个叫慕薇薇的女孩?你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她现在是叶少辰的老婆!”

南宫昊听到她的话,一点都不吃惊,以她母亲对自己的关注度。恐怕知道的不只是这些。

南宫昊神情染上一抹痛楚,口气似乎有些无力,“妈,我知道。”

“知道你还做?”

“因为我爱她。”

陈淑桦神色一震,脸上难得露出一股烦闷,说道,“好女人有的是,你怎么偏偏爱上她?!”

“你问过我,几年前救了我的女孩是谁?我当时没有回答,现在我告诉您,就是她。”

陈淑桦神色一怔,随机问道,“当时怎么不说?”

“我担心您对她下手,您打发女孩子一向都有一套啊。”

陈淑桦听完沉默了一下,心里顿时做出了一个决定。

……

慕薇薇被叶少辰带到了公司,因为他要召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少了他在身边转悠,慕薇薇反倒是,暂时松了口气。

想起刚才在车上,他说的惩罚,慕薇薇面上平静,心里却有些揪心,想到会被他变态的折磨,慕薇薇的心就提了起来。

在对待她的态度上。他绝对是个变、态!

慕薇薇打开电脑,听何经理提起,她设计的成衣样品已经出炉,作品图片已经发到了她的电脑上面,并表示她可以提出适当建议。

望着原本一张张图稿,变成真正的展品,慕薇薇内心涌起一抹感动,这说明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也是她向专业服装设计师,迈进了重要一步。

确认无误后,慕薇薇给何经理回了条短信,很快收到了回复:OK。

慕薇薇重新拿出稿纸,她脑海中重新出现了灵感,趁着灵感还在,她赶紧开始设计图稿。

就在这时,身旁转来一道声响。慕薇薇瞥了一眼,就看到乔心优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收回视线,慕薇薇专心作图,显然乔心优并不想她如意,虽然看不到她表情,但刺耳的讥讽却如影随形。

“慕薇薇,刚才在南宫昊的生日宴会上,你可是大出风头啊!知道现在外面人。对你的评论是什么?”乔心优幸灾乐祸的瞥了她一眼,口气满是不屑。

慕薇薇眉头微皱,耳朵自动过滤她的话,依然专注的画着图。

乔心优对她的态度很恼火,神色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继而说道,“他们都说你就是个荡妇!明明嫁给少辰,还要勾、引南宫昊!”

慕薇薇神色染上一抹凉意。因为乔心优的‘打扰’,她的灵感逐渐消失,最终笔尖停留在纸板上,却无从下手。

缓缓的放下笔,口气清冷的问道,“乔心优,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聊吗?通过侮辱别人获得存在感,我只能说你可真卑鄙!”

卑鄙的程度,简直刷新了慕薇薇的认知!

乔心优神色透着一股阴狠,嘴角却扬起一抹极致的笑,漠然说道,“卑鄙总比不要脸好!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狐媚子!”

“呵呵……”慕薇薇冷笑一声,漠然问道,“乔心优,要比贱你可是鼻祖,就以你勾引有妇之夫的种种作为来看。狐媚子这三个字,与你不是更为贴切吗!”

“你!”

乔心优气的死死瞪了她一眼,随后嘴角扬起一抹悠然的笑容,一脸得意的问道,“不过我倒很佩服你的忍耐力,明知我和少辰……你还能忍着不发作,你可真贤惠啊!”

听到她讽刺的话,慕薇薇内心没有一丝难堪,反倒是扬起一抹无谓的小脸,灿然说道,“你也够有本事的,身子被人家用了,到现在却还没得到个名分,我和你一比,不是显得幸运多了!”

慕薇薇现在明白了,当别人给你一巴掌时。你不能只还给对方一巴掌,你要想办法撕掉对方的脸皮!

她羞辱了你的脸面,你就毁掉她的脸!

乔心优恶狠狠的瞪着她,内心气的吐血,这个慕薇薇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就连她都吃了不少暗亏。

名分这两个词,现在都成了乔心优的心结,她迫切的想要抓住的东西。却被慕薇薇轻而易举的得到,这样她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你也别得意,你以为得到了名分,处境会比我好吗?!别做梦了,少辰根本不会看你一眼,你连得宠的机会都没有!”乔心优咬牙切齿的讽刺道。

慕薇薇神色染上一抹冷意,不以为然的说道,“争宠?你古装剧看多了吧!乔心优。你眼巴巴求着叶少辰的眷顾,真给我们女同胞长脸!”

“别给我装清高,你这是吃不到葡萄,硬要说葡萄酸!”乔心优冷哼一声,口气满是不屑。

“这种烂葡萄,你愿意要你就接着,我不屑和你抢!”

像是不愿在和她争执,刚好到了午餐时间。她决定今天去外面吃,省的被其他人打扰,相信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不少人都感到好奇。

她实在没心情,一个个的解释清楚。

慕薇薇走在街道上,偶遇一家兰州拉面店铺,最终停下脚步往里走去。

店铺的老板是一对夫妻,皆信奉伊斯兰教。看到慕薇薇,友好的询问她需要点什么。

慕薇薇要了份牛肉拉面,就在等待的时候,她忽然接到了叶少辰的电话,想到他找自己的理由,最终果断的挂掉电话。

热腾腾的面上桌,慕薇薇吃了几口,忽然感觉心口有些酸涩。或许被热面感染,亦或许因为此刻的处境。

透过厨房的门,她看到夫妻俩默契的配合,妻子正在熬汤,丈夫则在熟练的抻面,头上顶着一台小电扇,呼啦啦的吹着风。

偶尔妻子会帮丈夫拿着毛巾擦擦汗,丈夫也会帮妻子试试汤。

慕薇薇心头一阵动容。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他们却完美的诠释了,何为同甘共苦。

慕薇薇不由想起和叶少辰的婚姻,每天锦衣玉食,却恰恰少了那样的情分。

到底谁更值得羡慕呢?

慕薇薇甩甩头,收回了视线,沉默的吃着面,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再次想起,慕薇薇不想理会,却不想它想个不停。

最终无奈之下,慕薇薇接起了电话,“喂?”

“是慕薇薇小姐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端庄的女人声音,顿时令她一愣。

“你是?”

“我是南宫昊的母亲。”

慕薇薇神色一震,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问道。“伯母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陈淑桦倒也不卖关子,直接了当的说道,“因为我儿子的事情,我想和你见一面,你现在有空吗?”

慕薇薇想了一下,说道,“有空,请问在哪见面?”

“金都豆捞怎么样?”

慕薇薇看了眼桌上,吃了一半的拉面,温和的说道,“没问题。”

挂断了电话,慕薇薇立即付了钱,她出门打了个车,直接报上了地址,就在这期间,她给叶少辰回了个电话。

“你找我有事情吗?”慕薇薇一边望着窗外,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叶少辰神色看不出情绪,食指敲着桌面的速度加快,口气显得沉重而磁性,“你现在在哪?”

“我现在不在公司,我待会有事情,提前向你请半天假。”

叶少辰神色一证,问道。“你现在到底在哪?”

慕薇薇想了一下,随口说道,“我在香格里拉咖啡馆。”

叶少辰眉头皱起,神色有些阴沉,“你去哪里干什么?你现在和谁在一起?”

慕薇薇没有回答,她也不想回答。

她的沉默彻底惹怒了叶少辰,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气,“慕薇薇。你哑巴了?!我问你的话为什么不回答!”

慕薇薇叹了口气,清淡的说道,“我刚才遇到一位同学,许久不见了,打算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叶少辰没有回复,她也没有开口,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就在这时,司机师傅转过身,对着她说道,“这位小姐,您要去的地方已经到了。”

慕薇薇抬起头,透过窗子看到大厦门口,镀金的牌子上写着‘金都豆捞’四个字,伸手交了钱,在下车之时,顺手挂掉了电话。

望着被瞬间挂掉的电话,叶少辰神色染上一抹锐光,他最近是否太过纵容她了?!

竟然敢挂掉他的电话,很好!

慕薇薇进入大厅,就被一位迎宾小姐挡住了路,嘴角扬起客套的笑容,温和的问道,“您是慕薇薇小姐吧?”

慕薇薇神色一怔,淡然说道,“没错。”

“请您跟我来,南宫夫人正在二楼的雅间等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