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半夜来袭,她招架不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神色不以为然,说道,“我有什么好在意的,每天好吃好喝的,反倒是委屈了乔小姐。”

“你要是真这么想,从明天开始,家里的饭菜由你亲自准备!”

慕薇薇眉头皱起,心里悔恨的要死,她要不要这么大舌头啊!

“我不会。”说的理直气壮。

叶少辰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容,漠然说道,“我会让秦妈教给你。你说的对,与其让你每天吃好喝好后,就是和我作对,不如为这家做点实事!”

慕薇薇气急,不由得说道,“你就不怕我下药毒死你!”

叶少辰冷冷一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若是敢,我就让你下地狱!!!”

慕薇薇冷哼一声,嘴角扬起一抹不以为然的笑容,漠然说道,“下地狱?你不觉的我现在就在地狱里吗?!”

你就是地狱里的魔鬼!

叶少辰勾起她的下巴,嘴角带着一抹凉薄的笑,森然说道,“慕薇薇,你倒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是不是我最近对你的关注不够啊!”

慕薇薇一把甩掉他的手,直接往门口走去,忽然感觉手腕被他拉住,接着后背撞上一个炙热伟岸的胸膛。

慕薇薇神色一沉,拼命的挣扎着要起身,奈何力气不够,只能任由他将自己摔倒在大床上。

恶狠狠的瞪着他。慕薇薇气愤的喊道,“叶少辰,你赶快放开我,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叶少辰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漠然说道,“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否则等会儿受罪的还是你!”

慕薇薇脸色一红,用脚趾头都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里顿时一冷,抬起腿梦猛然扫向他某个部位。

就在马上要得手时。她感觉腰间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一迟疑间,腿间早被他给控制住了。

“叶少辰,你拧我,你个混蛋!”慕薇薇愤恨的吼道。

叶少辰神色染上些许摄人的冷芒,凉薄的唇扯出个微小的弧度,口气低压却充满磁性,“你能奈我何?!”

“你——!”

慕薇薇刚想破口大骂,嘴巴瞬间被他堵住,炙热狂野的吻入侵着她的口腔,令她牙根发麻,心里一横,张开牙齿狠狠的咬下去。

叶少辰感觉舌尖传来极致的痛,令他瞬间离开她的唇,厚薄适中的菱唇泛出点点猩红,为他增加了一种邪肆魅惑。

“慕薇薇,你想死是不是!我现在就成全你!”

叶少辰用力一扯,慕薇薇的身体瞬间摔到床底,慕薇薇眉头一皱,膝盖被蹭破了皮的地方,散发着剧烈的痛感。

叶少辰丝毫不理会她的状况,直接硬掰开她的。随后……

慕薇薇神色满是气愤,她伸出手极力阻止,却根本抵挡不住他的力气,不出片刻,感觉内心传来一阵凉意,赫然发现自己正浑身……的躺在地板上。

后背上传来极致的冰冷,令她身体忍不住发颤,眼神忽然撇见床头柜上的手电筒,迅速的拿过来,对准叶少辰的双眼打开开关。

骤然出现的强光,令叶少辰的眼睛出现短暂失明。他气急的吼道,“慕薇薇,你个死女人!你想让我变成瞎子吗?!”

慕薇薇趁机一把推开他,直接光着身子冲进了卫生间,锁上卫生间的房门,不由得松了口气。

望着膝盖处青紫的伤口,慕薇薇不由暗骂道:叶少辰,你这个疯子!我诅咒你变成瞎子!

叶少辰闭上眼睛在睁开,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当看到房间早不见了她的身影,胸口的恶气堵在心口吐不出。

想起她的拼命反抗,叶少辰顿时气的肝疼,这个死女人,现在竟然会反抗他了?!

她竟然敢不让他碰他了!很好!

她是打算为谁守身如玉?!南宫昊吗!

想到这一点,叶少辰胸口愤懑难平,随手抄起床头柜上台灯,就往地上狠狠砸去。

躲在洗手间的慕薇薇,只听到‘咣当——!’一声巨响,顿时吓了一跳,心里骂道:又在抽什么风!有本事砸你自己!

叶少辰神色冷漠的瞥了眼,地面上破碎的残渣,转过身就往门外走去,经过门口时狠狠的砸上房门。

始终关注着外面动静的慕薇薇,在听到那声房门声响,确定他已经离开,心下顿时一松,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

望着光荣牺牲的台灯,慕薇薇一脸肉疼,她先想到不是收拾它,而是先去锁上房门,免得他再次回来。

关上房间的门,慕薇薇开始收拾残局,就这样鸵鸟般的呆在房间半晌,慕薇薇这才走出房间。

顺着楼梯下了楼,慕薇薇想要去花园走走,经过客厅时,遇到了正在观看娱乐新闻的乔心优。

慕薇薇不想理会,直接经过她向门口走去,但她自觉不代表乔心优,就会自觉,刚刚进过她面前,阴测测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你这是要去哪啊?不会是约会情郎去吧?”

慕薇薇神色紧绷,缓缓的转过身。清冷的说道,“乔心优,你嘴巴是从茅坑里捡出来的吗?不然说话怎么会这么臭?”

乔心优冷声一笑,眼角充满蔑视,不屑的说道,“我这嘴巴向来对人,对于好人全是赞美,面对贱人就客气不起来!”

“哦,是吗?”慕薇薇轻声反问道,“你是垃圾箱吗?还会选择性的回收利用?!”

乔心优神色一沉,迅速走上前。一巴掌甩在慕薇薇的脸上,望着她逐渐红肿清晰的痕迹,心里满是得意的说道,“我要代替你的脸,教训一下你的嘴巴,真是给脸丢人!”

慕薇薇冷哼一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随即抬起手直接一脸呼在她的嘴巴上,望着她难以置信的愤怒神情,淡淡说道,“你都没有脸,我只能教训一下你的嘴,省的你没有自知之明!”

乔心优捂着疼痛的嘴巴,又气又怒的吼道,“慕薇薇你个贱人,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张装腔作势的脸!”慕薇薇冷冷的瞪着她,开口说道。

乔心优脸上露出疯狂的阴狠,慕薇薇这巴掌算是她的耻辱,她从来没被人如此对待,内心滋生了许多恶毒的像样,想着要把它付之行动。

就在这时,叶少辰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楼梯间,乔心优抓住机会,脸上立马就像变戏法似的变成梨花带雨的模样,口气带着一丝委屈。

“薇薇,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你不就是不想我呆在叶家吗?我走还不行吗?”

慕薇薇早在同一时间,便看到了叶少辰,心想乔心优这下找到靠山了。

果不其然,乔心优的话成功引来叶少辰的注意,只见他迅速走到她的身边,满心关切的问道,“心优,你这是怎么了?”

乔心优本来捂着嘴,忽然将手拿开,嘴唇顿时肿得老高,甚至渗出丝丝血迹。

泪水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口气带着些许柔弱,“少辰,你还是派人将我送走吧,我住在这里不太合适。”

说完这话,装作不经意的看了慕薇薇一眼。

慕薇薇内心冷哼一声,她可不记得她的巴掌那么厉害,竟然还能打出血来!不过她明显是针对她,可真算是下了血本了!

相比上次故意从楼梯上摔下来,嘴巴破了点皮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不过慕薇薇不再向以前一般,闭着嘴巴任由她诉苦,然后她再被叶少辰收拾一顿。

虽然她不想和他解释,但眼前却是必要的。

慕薇薇脸上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大声问道,“心优,你这话也太见外了吧?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搬出去呢?”

说完这句话,装作不经意的撩了下头发,正好肿得老高的右脸颊露出来,意外捕捉到乔心优眼角的一丝慌乱。

叶少辰神色阴沉,看到慕薇薇脸颊时愣了一下,随即淡淡的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心优咬了下嘴唇,刺痛的感觉令她的眼泪更多,难过的开口说道,“少辰,这件事与薇薇姐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

乔心优神色满是失落,眼角夹杂着一丝不舍,说道,“我本来就是个外人,天天住在这里,难免被人说闲话。”

叶少辰望着她脆弱难受的表情,尤其是她肿的老高正渗着血的嘴巴,语气低沉了许多,“告诉我,你的嘴巴是被谁弄成这样的?!”

乔心优一听,眼角的泪水更汹涌了,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弱弱的说道,“我自己啦!”

叶少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命令道。“我要听实话!”

慕薇薇神色冷漠的望着,眼前温情的画面,她名义上的丈夫,丝毫不在意妻子肿胀的脸,却在当着她的面,关心另一个女人的伤情!

她想,或许是她做不到乔心优的狠毒,她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真是个可怕的疯子!

乔心优的故作沉默,令叶少辰最终转过身来。瞪着一双阴沉的眸子,满是愤怒的质问道,“慕薇薇,是不是你?”

慕薇薇眉头一撇,脸上染上一抹嘲讽的笑,不由问道,“你难道没看到我的右脸吗?还是因为我没落泪,所以就如此没有存在感呢?”

叶少辰眉头微皱,一时没有说话。

慕薇薇灿笑一声,漠然说道,“既然没有事。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两人单独相处了。”

望着慕薇薇的身影,乔心优内心满是不甘,她顿时把心一横,闭上眼睛装作昏了过去。

“心优,你怎么样了?”叶少辰神色一愣,一把接住她下落的身子,神色焦急的喊道,“章贺!”

听到吩咐的章贺,立刻来到叶少辰的面前,当看到昏迷不醒的乔心优时,心里顿时一愣,开口说道,“少爷。”

“赶快去叫韩医生!”

“是。”

叶少辰立刻将她抱上楼,在经过她房间时,神色顿时一沉,对着身旁的王叔吩咐道,“王叔,从今天开始,不准少奶奶踏出房门一步!”

王叔神色一愣,忍不住问道,“少爷,这不太好吧?”

叶少辰冷冷盯了他一眼,王叔立刻噤声,他这才开口说道,“你告诉她,让她好好反省,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王叔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慕薇薇被禁了足,房门已经被从外面锁上,王叔说钥匙在叶少辰手里,也就是说,她何时出来,全凭叶少辰的决定。

望着天花板,慕薇薇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她实在感觉可笑,比任何时候都觉得可悲。

她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乔心优扇了她巴掌,作为她的丈夫,他却连问都不问。

也对,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意过她,就连和她的婚姻。都像是在赎罪,怎么会能得到他的怜悯呢?

她不怪任何人,怪只怪自己的力量太弱小,小到无法和他反抗,小的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门口传来一道轻微的响声,接着便是房门被开启的声音。

慕薇薇头也不回,现在已经晌午,肯定是秦妈来送饭了。

“少奶奶,饭菜都给您放在桌上了,您记得多吃点。”秦妈态度恭敬的说道。

慕薇薇摆摆手,说道,“我知道了,秦妈你去忙吧。”

秦妈轻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等到秦妈离开,慕薇薇轻扫了眼桌上的饭餐,望着她一点点的变凉,她却没有丝毫食欲。

她继续一直被放到铁笼里的金丝雀,失去的不只有自由,还有她所剩无几的尊严。

她不甘心!

慕薇薇双手死死的攥紧,她向来不喜争什么,可乔心优丝毫不愿放过她,一次次的设计陷害她,她就要一次次承受叶少辰的无妄之灾。

缓缓的爬起身,慕薇薇望着窗外的天空,心里顿时升起一抹大胆的想法。

她要离开这里。

想到这,慕薇薇迅速的跳下床,在房间四处寻找着绳索之类的东西,好在这里只是二楼,她从窗户的攀爬起来不是太艰难。

可是到处查找了一番,她就连一根线头都没翻到,更别说足够支撑,他身体重量的绳索。

慕薇薇不由有些泄气,将身子重重的甩到床上,双手无意抚摸到柔软的床单,双眼顿时一亮,心里的信心再次爆棚。

因为从事服装设计专业,有些工具慕薇薇随身携带,比如剪刀。

从包包里翻出剪刀,慕薇薇一剪子上去,洁白的床单瞬间变成数根布条,随后将布条边缘打了个结,丈量了下长度。发现还是不够。

四处搜索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有些飘逸的窗帘上,走上前狠狠一扯,素雅的窗帘立刻掉落在地上,在她三下五除二的刀工中,也很快便成为几根布条。

等到一切就绪,慕薇薇将做好的‘绳索’藏在了床地上,等待着晚上的行动准备。

慕薇薇随口扒拉了几口凉饭,心情顿时七上八下,叶宅的保安系统严格,她需要提前构思一下逃跑的线路。

既然在晚上行动。现在她要做的便是养精蓄锐,慕薇薇躺在床上闭上眼,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四周早已漆黑一片,只有些许清冷的月光,透过玻璃窗倾斜进来。

慕薇薇神色一动,动作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对着月光抬起腕表,时针已经指向11点了。

慕薇薇从衣柜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包包,里面装着一些生活用品。取出背在了身上。

从床头拿出绳索,将绳索一头固定在床头,另一头紧紧的固定在腰间,动作轻柔的跳出窗户,利用绳索的力量支撑,动作缓慢的往下移动。

当脚步触碰到地面时,慕薇薇顿时松了口气,解开腰上的束缚,直接往大门方将走去……

当叶宅的安保系统散发出急促的鸣叫声,叶少辰瞬间从床上睁开眼睛,披着睡意直接走出了卧室。

“章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少辰眉头皱起,神情挂着很明显的不满,慵懒的身躯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们给他一个解释。

章贺不停扶额,心里在思考着如何开口,过了几秒钟,这才硬着头皮说道,“回少爷,我们抓到了一位想要翻墙逃走的人,而这个人就是……”

叶少辰眉头一挑,语气沙哑而充满磁性,“是谁?”

“是少奶奶!少奶奶想要逃走,正好被今晚巡逻的兄弟们逮个正着,不知少爷打算如何处置?”

叶少辰神色一沉,面上露出晦暗不明的神色,冷冷说道,“把她带上来。”

好啊,竟然敢逃走,看来胆子是真肥了!

就在慕薇薇被带上来时,他不由仔细瞧上两眼,鼻子里顿时升起一抹嗤笑,衬衣牛仔裤白球鞋,她穿上这样子就敢逃跑?!

慕薇薇无视他的打量,神色自觉望向了别处,内心的狼狈令她分外失落,她早在之前就有预料会被抓住,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快!

“你深更半夜这是打算去哪啊?!”叶少辰双手交叉,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冷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