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求我,我就放了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伸手指了指厨房,声音低哑沉稳,“秦妈没和你说嘛?从今天开始,你要负责做饭的职责。”

慕薇薇听他这么说,这才想起秦妈早晨的话,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漠然说道,“我为什么要为你做饭?我又不是你请回来的保姆?”

想让我伺候你,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叶少辰冷哼一声,口气带着一丝嘲讽,“慕薇薇,你好像忘记了?我说过你是我花钱买回来的,再说现在我还是你的债主,难道这还不够吗?”

“债主?”

“你忘了,你可是欠我一百万,怎么,现在不想认账了?!”

听到她提起一百万的事情,慕薇薇神色一怔。心中难免有些心虚,于是开口说道,“不就是做个饭吗?这有什么难?”

望着她自觉的走向厨房,叶少辰嘴角不禁扬起一抹轻笑。

如果知道那一百万如此管用,他以前就该搬出来才对!

慕薇薇走进厨房,发现秦妈正在摘菜,慕薇薇走到水池旁,开口说道,“秦妈,你教我做饭吧。”

秦妈抬起头来,难得她能如此配合,心下顿时松了口气,赶忙说道,“好嘞,少奶奶你第一次进厨房,先从简单的做起,今天您就学着洗菜吧。”

慕薇薇听到她的话,倒也不再推迟,开口说道,“好啊。”

就这样,两人相互配合着完成今天的晚饭,而就在客厅里,叶少辰正翻阅着今天的财政晚报,反倒是乔心优,则盯着电视机观看娱乐资讯。

只要想到慕薇薇在厨房忙碌,浑身上下围绕着油烟污垢的景象,乔心优此刻的心情就超爽。

还有比这种被讨厌的人。伺候的感觉更美好的事情吗?

反倒是一旁的叶少辰,心情相对平静许多,他的眼角不时瞥向厨房的方向,他把这种行为当作监视。

其实心头却忽然涌现出,一种陌生的感觉,他也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有些希望,今晚的晚饭早点上桌。

慕薇薇专注的看秦妈做饭,望着她熟练的切肉。炝锅,甚至是炖肉熬粥,心情难得非常平静,感觉每天都吃到的饭菜,不是那么容易做成的。

望着秦妈一边炒菜,一边仔细的放着各种调料,心里顿时默默记下。

“少奶奶,你看明白了没有?每做一道菜都要放上盐,另外还有少许酱油。这两样不但提升了食物的色泽,更加增加了食物的口感。”

听到秦妈的讲解,慕薇薇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

秦妈正在做一道冬菇焖鸡,只见她熟练的将处理干净的乌鸡,房间早已熬好的砂锅里,撒上香菇,葱姜蒜,还有其他几位香料,开始中火慢慢熬制。

大约半个多小时,秦妈感觉差不多入味,对着身边的慕薇薇说道,“少奶奶,这道菜只剩下放盐了,你可以自己尝试着放。”

慕薇薇听到她这么说,倒也不再拘束,直接走到放调料的小厨子里,取出一勺白色的晶体,慢慢的放进锅里。

秦妈想着尝下口味,后来一想第一口应该由少爷点评,毕竟这是少奶奶第一次下厨,如此想着,秦妈感觉盐差不多入围,直接关上了火。

一大桌子菜上桌,慕薇薇帮着秦妈上菜,不想却被秦妈阻止,说道,“少奶奶,刚盛出来的饭餐很烫,不如您去去摆摆筷子吧。”

慕薇薇没有反驳,直接去了饭桌上准备着。

叶少辰望着餐桌上传来食物的香气,第一次觉得胃口不错,还不等秦妈招呼,就对着身旁的乔心优说道,“心优。先去吃饭吧。”

乔心优点了点头,直接关掉电视,跟着他往饭桌上走去,望着看似丰盛可口的饭菜,心下顿时一声冷哼。

就以她对慕薇薇的了解,相信不会好吃到拿去,万一食物中毒怎么办?

想到这里,乔心优顿时心头一动,她好像再次想到一个绝佳的计划……

秦妈看着叶少辰上了桌。神色闪过一丝精明,嘴角笑得很开,轻声说道,“少爷,中间这道冬菇焖鸡,少奶奶可是帮了不少的忙,您和乔小姐可以吃点品尝一下。”

慕薇薇听完表示汗颜,提到帮忙这事,她不过是放了两把盐,其他的都是秦妈的功劳。

不过秦妈到底处于好意,她自然不会服了她的面,只是安静的呆自己的座位上,默默的用餐。

叶少辰听完,抬起头瞥了她一眼,随后任由秦妈给他挑了两块鸡肉,拿起筷子夹起咬了一口,轻轻咀嚼了两口,而后放下了筷子。

眉毛深深的皱起,口气带着一丝难以忍受的痛楚,“水。”

慕薇薇眉头一愣,难道是盐放多了太咸了吗?

秦妈赶紧递上水杯,一脸紧张的望着他,心里也有同样的疑惑。

“怎么这么甜?!薇薇,你不会把糖当作盐了吧?”

乔心优同样放掉筷子,连忙端起一旁的牛奶大口喝了起来,脸上带着万分痛苦的神色。

她根本怀疑慕薇薇是故意的,她是在抒发对做饭的不满吗?!她难道连盐和糖都分不清吗?!

嘴里满是甜的发腻的滋味,令乔心优胃里一阵干呕,她迅速把一杯牛奶喝掉,稍微缓解了口中的味道。

慕薇薇嘴角一抽,她竟然把盐放成了糖,如此想想那道菜的滋味,眉头不由有些纠结。

她很庆幸自己没吃,否则光是想想那个味道,她就忍不住想吐了……

望着叶少辰探究的眼神,慕薇薇神色维持平静,坦然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叶少辰神色满是怀疑,口气不顺的说道,“不要告诉我,你连糖和盐都分不清。”

慕薇薇显得很无辜,直接说道,“放调料的罐子没有标注。”

听到她的解释,叶少辰神色一怔,随后转过身对着身后的秦妈说道,“秦妈,等会儿吃完饭,你领着少奶奶,将所有装有调料的罐子,都标注清楚。”

秦妈听到吩咐,直接答道,“是,少爷。”

慕薇薇心里不愿,却也无法反抗。平生第一次,深刻理解到何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饭后洗碗的工作,也落到了慕薇薇的身上,叶少辰亲自吩咐,要慕薇薇独自一人完成,慕薇薇从他不太好看的神色得出,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报复行为。

慕薇薇围着工作服,手中戴着胶皮手套,站在水槽池清洗满是油渍的盘子。

她感觉自己此刻绝对算得上忍辱负重,自从嫁给叶少辰,精神摧残受了不少,现在身体的磨练也开始了。

她怀疑上辈子是不是欠他的!这辈子被他如此对待!

大约花了半小时时间,她终于将半人高的盘子清洗干净,顿时感觉腰酸手痛,终于叹了口气,摘下了围裙,无精打采的走出厨房。

她本想顺着楼梯直接上楼,不想经过客厅时,正好对上叶少辰若有所思的神情。

慕薇薇神色一怔,内心顿时有种不祥预感,她想要直接无视他,直接向前走掉,却不想他显然并不想放过她。

“盘子都洗完了?”

慕薇薇停下脚步,转过身答道,“全部洗完了。”

叶少辰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问道。“所有调料的罐子都做了备注了?”

慕薇薇心下一沉,神色满是无奈的说道,“可是秦妈不在,多数调料我不认识,根本做不了。”

本以为如此能逃过一劫,显然慕薇薇想多了。

只见叶少辰请呷了口咖啡,嘴角扬起一抹恶劣的笑容,缓缓说道,“还有一个办法。”

慕薇薇神色一愣。问道,“什么办法?”

“每种调料你都尝一遍。”

听完他的话,慕薇薇神情抿成了一条线,口气满是难以置信,“叶少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而且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开什么国际玩笑!

刚才拉开橱柜,里面的调料少说也有一百多种,要她一种种的亲自品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叶少辰神色晦暗不明。口气夹杂着一丝凉薄,“我没有在开玩笑。”

慕薇薇嘴一抿,冷冷说道,“不可能!不然你先尝一遍。”

“你觉得有谈条件的资格吗?别忘了,你现在还欠我一百万,作为债主,我没让你立即还钱,已经算是很大的仁慈了。”

叶少辰说的富丽堂皇,仿佛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慕薇薇听到他又拿一百万说事。内心气愤难平,见过卑鄙的,没见过如此卑鄙的!

简直就是落井下石!

慕薇薇神色僵硬无比,她面无表情的望着他,声音没有丝毫弱势,“我是欠你一百万,但是那时我们约好了,我可是有三年筹集资金的时间!”

“所以呢?”

“虽然你是我的债主,但既然还不到还款期限。你没有随便命令我的资格!”

慕薇薇一气呵成的说完,随后不再理会他,径直往二楼走去。

叶少辰望着她清瘦却挺直的背影,神色蓦地一沉,内心升起一股无名气。

很好!现在竟然敢反抗他了!

是不是最近对她太纵容了,竟然让她不断挑战他的底线!

慕薇薇回到房间,先是去了洗手间,清洗掉身上的油烟味道,洗好以后直接躺在床上,就连头发都没来的及擦干,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叶少辰望着她睡的毫无章法的睡姿,脸上露出一抹嫌弃的神色,目光缓缓下移,当眼角扫到她胸口裸露的大片春光时,神色顿时一暗。

好难受啊……

慕薇薇感觉胸口,仿佛被压了块滚烫的石头,压得她浑身难受,她努力抬起手想要推开它。忽然腰部传来一道尖锐的疼痛,令她意识逐渐恢复了清醒。

睁开惺忪的眼睛,却发现原来压在她身上不是大石头,而是叶少辰!

“叶少辰,大晚上你不回房睡觉,跑到我的房间干什么?!”慕薇薇眉头紧皱,因为睡眠不足头痛欲裂,口气带着一种烦躁。

叶少辰嘴角一勾,脸上满是不以为然。口气低沉暗哑,“你说呢?当然是让你履行职责了!不然你以为我来找你纯聊天吗?”

慕薇薇嘴角一撇,心里急躁不安,她现在困得要死,实在不想和他做那种事!

“我困了,你今天能不能放过我?!或者,你可以去找乔心优!”慕薇薇困乏的闭着眼睛,心里期望他赶快离开。

听到她的话,叶少辰神色一沉。望着她白皙纤细的脖颈,俯下身直接咬了下去。

‘嘶——!’慕薇薇不由深抽了口气,脖子上的痛感令她意识瞬间清醒,内心汇聚着一层怒气,恶狠狠的吼道,“叶少辰,你属狗的吗?!你有神经病啊!知不知道很痛啊!”

叶少辰神情平静许多,一脸我就咬你了你能怎么样的神情,口气充满讽刺的意味。“慕薇薇,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慕薇薇有些委屈,神色满是抱怨,“是你不可理喻才对!你根本就是有病,我劝你趁早去医院治疗!”

根本就是神经病!脖子肯定被他咬破了,不然不会这么痛!

叶少辰神色染上一抹恼怒,他伸出手刚好按在,被他刚才咬破的地方,看到她痛的呲牙咧嘴。心里顿时升起畅快的情绪。

“好痛啊!叶少辰,你赶快放手!”

他的指尖不停摩挲着,刺痛的感觉更强烈了,眼角控制不住的流眼泪。

叶少辰没有理会她,甚至用指甲轻刮着她受伤的部位,惹得她痛的连连抽气。

“求我。”叶少辰神色沉沉,口气淡漠的说道,“只要你求我,我就松开手。”

求他?凭什么?!明明做错事的是他才对!

慕薇薇咬紧牙关,心里十分抗拒他的要求。

叶少辰的动作用力,他能明显感觉到她浑身颤抖,于是再度开口,“求我。”

慕薇薇神色一沉,心顿时一狠,张开嘴狠狠的咬住他的手臂,带着无尽的恨意,好似想要将他的肉咬下来!

叶少辰浑身一僵,望着她神色中的怨恨,嘴角冷冷一勾,伸出手用力钳制住她的下巴,硬是掰开她的嘴巴。

慕薇薇感觉下巴好痛,仿佛骨头要被他捏碎一般,她极力无视这种痛楚,眼睛死死的瞪着他,更像是一种无声的对峙。

“慕薇薇,我发现你天生反骨,以前你的柔弱都是装出来的!是不是我最近太纵容你了。弄的你都尾巴都翘上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