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只想要她的身体/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神色染上一抹嘲讽,口气带着不屑,“叶少辰,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纵容我?说出来不觉得可笑吗?!”

自从嫁给他,他对她做过纵容的事情吗?!

那天她不得被他扒层皮?哪次她不被他折磨的上伤痕累累?!

叶少辰倒也不恼,口气冷漠至极,“慕薇薇,你别不知好歹,就你对心优做出那些恶毒的事情,我没有深究,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

听到他提起乔心优,慕薇薇心里气个半死。

那些她被乔心优设计陷害的事情,仿佛走马观花般,迅速从脑子里过了一遍。

先是设计稿被她撕毁,让她成为众人的笑柄;接着设计进入叶家,对她咄咄逼人;再是设计滚下楼梯。让她被叶少辰赶出家门……

她所做过的每一件事,都仿佛一只只涂着剧毒的冷箭,万分残忍的射向她的心房。

导致她的伤口溃烂生脓,即使好了伤疤,也无法忘记疼痛。

慕薇薇冷笑两声,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口气充满了怜悯和悲哀,“叶少辰,你就是个瞎子!被别人耍的团团转,竟然毫无自觉!真是可悲!”

‘啪——!’

慕薇薇脸一偏,脸颊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仿佛无数火焰焚烧着她的心。

叶少辰神色阴沉的可怕,蓝色的冰眸射出两簇妖冶的光芒,那是狼的眼睛,带着不可侵犯的嗜血暗沉。

“慕薇薇,最让我恶心的是你!知道我最厌恶哪种女人?!就是你这种不但恶毒,又自以为是的女人!”

慕薇薇扬起嘴巴,嘴角满是嘲讽和不屑,“既然我如此让你厌恶,你为何迟迟不愿和我离婚呢?天天面对一个令你恶心的女人,你还能吃下饭睡着觉,看来你很喜欢自虐啊!”

叶少辰嗤笑一声,漠然说道,“你不用激怒我。我一天没抓到慕天野,你就休想和我离婚!”

慕薇薇神色一愣,嘴角扬起一抹清冷的笑容,冷冷说道,“你的心真够大的!就为了报复我哥,就连结婚对象都可以将就!”

叶少辰不以为然,双手用力一扯,只听‘撕拉——’一声。慕薇薇身上质地柔软的丝绸睡衣应声而落。

触摸着她娇嫩美好的肌肤,口气带着一丝沙哑,“你只要能取悦我的身体,我就可以继续将就下去。”

慕薇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里气闷难平。

他把她当作什么了!迎合他身体的女支、女?!该死,他这么这么可恶!

慕薇薇极力反抗,却被他死死的压在床上,手指动、情的插进她的发丝。动作狂、野的进、入她的体内。

“唔……”慕薇薇咬紧牙关,无声的忍受着他粗鲁的进攻,没有丝毫怜香惜玉,只有最原始的律、动……

完事后。

慕薇薇浑身酸软的趴在床头,累的连手指头都无法抬起,感受到身旁人已经离去,眼角逐渐落下一滴冰冷的液体。

……

乔心优顺着月光看了看腕表,时间一点点移动,可是叶少辰,却依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令她心头多少有些焦急。

她在一直等在叶少辰的房间,甚至穿上性、感的睡衣,她迫切的希望,自己成为他真正的女人!

她本以为,叶少辰或许在书房办公,她就躺在他柔软的大床上等他,尽管心里忐忑不安,甚至因为过于害羞想要逃跑,但是她在心里,始终为自己加油打气。

乔心优,不要怕,你可以的!只要过了今晚,慕薇薇就再也威胁不到你了!

这一等,一直到了下半夜。

终于,房间门口传来一道脚步声,她知道是他来了。

乔心优感觉更加紧张,她用被子将自己包裹住,满怀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房门被打开,接着看到一道暗沉的身影走进来,房间立刻如白昼般明亮。

乔心优心头一紧,满脸羞涩的抬起头,却在看到他此刻的模样后。内心大受打击。

他浑身赤果,身上只穿了条内裤,将他完美的体型全部展现出来,如果是平日,乔心优肯定会脸红。

但当看到他身上数道新鲜的划痕时,乔心优几乎要昏迷过去!

作为女人,她怎会不知道,那些刺眼的痕迹代表着什么!

为什么?!

他明明极其讨厌。慕薇薇那个贱人不是吗?那他怎么还愿意碰她!

她等了他那么久,难道得到的却是如此不堪的一幕?!

她不甘心!

叶少辰回到房间,顺势打开了灯光开关,当看到靠在她床上的乔心优,神色顿时一愣。

“心优,你怎么在这?”叶少辰眉头轻抬,口气满是惊讶。

他不知道,他此刻的一举一动,无意间再次伤害她的心。

乔心优双眼泛红,双手死死的攥紧,朱红色的指甲深深的刺进血肉,她却没有丝毫感觉,口气带着明显的委屈,“少辰,我等你很久了,你去找薇薇了?”

她感觉心里痛彻心扉,强烈的痛苦和酸涩,几乎快要将她淹没,此刻她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叶少辰神色一怔,内心却不打算隐藏,如实说道,“嗯。你赶快回房间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公司。”

说完这句话,他径直转过身,迈着修长的步伐直接走向洗手间。

望着他没有丝毫迟疑的背影,乔心优心里更痛,她不顾一切的跳下床,却不是走向门口,而是直接跑上前搂住他的腰。

感受着身后她柔软的身体,叶少辰浑身一僵,半晌才转过身,盯着她满是受伤的表情,轻声说道,“怎么了?”

乔心优咬了下嘴唇,声音满是悲伤,“少辰,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你宁愿找薇薇,也不愿意要我?”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慕薇薇,为什么他就是不碰她!

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

叶少辰专注的望着她的脸庞,心下的某一处顿时泛起一抹柔软,轻轻的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开口说道,“我不想伤害你。”

男女之间最亲密的状态,怎么能算是伤害呢?

乔心优很想这样问她,但理智告诉她,她不可以,她不能逼他太紧。那样只会令他对她厌烦,那样只会让他,离自己越来越远!

乔心优低下头,嘴角扯起一抹释然的笑容,温柔的说道,“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少辰,我可以等,等你愿意爱我。”

望着她明明很痛苦,却要强颜欢笑的模样,叶少辰心头一动,他轻轻的抚摸着,乔心优柔软的发丝,温和的说道,“心优,你怎么这么傻?”

傻到我为你心疼,傻到我觉得对你亏欠。

乔心优望着他温柔的神情,内心十分满意,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要做一位‘贤妻’,可以忍受‘丈夫’偶尔的犯错,却会‘大方’表示理解的女人。

她太了解男人了,与其得到他一时的宠爱,不如得到他永久的疼惜。

只有这样。他才会对你念念不忘,无论怎么玩,他的心中始终保留着你的位置……

不得不说,乔心优的情商太高,慕薇薇遇到她做对手,绝对是不幸中的不幸。

……

到了第二天,慕薇薇睁开了眼睛,拖着酸痛的身体进了浴室。任由冰冷的水雾冲洗着她的全身,嘴边传来咸咸的感觉,这才察觉到,眼眶已然濡湿一片。

望着镜子里全身赤果的自己,上面的青紫痕迹刺痛的,不只有他的眼睛,还有她冷寂多时的心。

叶少辰昨夜的话历历在目,令她心痛斐然。

匆匆数载。她却变成最令自己厌恶的样子。

叶少辰说的没错,她现在的样子,恐怕比女支、女高明不多少!唯一的区别是,女支、女取悦无数男人,她却只取一瓢。

等到哭的累了,慕薇薇轻轻的擦掉了眼泪,取出旁边的浴巾披上,动作迅速的走出了洗手间。

穿戴整齐之后。慕薇薇刚打开房门,不想就看到一张令她倒尽胃口的脸。

“乔心优,这一大清早,你站在我房间做什么?!”慕薇薇眉头皱起,口气满是不耐的说道。

乔心优望着她的脸,内心升起一抹疯狂的想法,她真想撕碎她那张狐媚的脸,让其他男人看到她。就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当然是想看看你那张虚伪的面孔!”乔心优冷冷一笑,口气满是不屑,“看来昨晚是没睡好啊?脸上的黑眼圈简直触目惊心啊!”

慕薇薇嗤笑一声,脸上满是不以为然,口气漠然的说道,“你的气色也好不到哪去啊,看看脸上的黑眼袋,估计和咱们国宝有的一比!”

听到她竟然将自己比作熊猫,乔心优内心气愤难平。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冷冷说道,“慕薇薇,你少得意!看来这阵子我让你太闲了,你都忘记了,我以前对你的‘特殊关照’了!”

慕薇薇心下一冷,随后明白她是想激怒她,然后设计叶少辰替她出气。

慕薇薇神色恢复平静。嘴角扬起一抹清浅的笑容,冷然说道,“你做过的事情,确实令人终身难忘啊,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夜路走多了,迟早会撞到鬼!”

乔心优,你就得意吧!

她相信人间自有公正在。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乔心优嗤笑一声,口气充满了嘲讽之意,“拜托,!慕薇薇,你都多大了?竟然还相信那些哄骗三岁小孩的把戏?你觉得我会怕吗?”

慕薇薇没想她会怕,对于她这种出卖人格的女人,怎么会被她三两句的话就吓到?除非真撞到了鬼。否则她就会一直兴风作浪!

“是不是鬼把戏,我相信你很快就知道了!”慕薇薇冷哼一声,淡然说道。

“我会不会撞到鬼不知道,但是你马上就要倒大霉却是真的!”乔心优眼角露出一抹毒辣的光芒,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

慕薇薇听完,心头顿时一动,她了解乔心优,她从不会说没影的话。她既然这么说,只是说明,她又在筹划着什么事情。

针对她的事情!

“你又要捅什么幺蛾子?从楼梯上滚下去,还是扮委屈装可怜?”慕薇薇神色一片冷然,内心却升起一抹警惕。

乔心优神色满是讥讽,口气满是不屑,“我做事从不重复!这次会是个重头戏,相信绝对会令你终身难忘!对了。别忘了提前预备好棺材!”

乔心优说的狠毒,这句带有诅咒性的话语,令慕薇薇心头一震。

难道仅仅因为叶少辰,她就恨她到了这般境地?!

那她到底有多可怕,她这次准备什么时候对她下手?!

“乔心优,你现在简直就是个疯子!为了个男人,你的心感觉卖给了魔鬼,难道你时候都不想一下,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慕薇薇浑身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气愤!

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算她想嫁给叶少辰,她想成为叶家少奶奶,她为何不去凭借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却要作些如此卑鄙下作的事情!

就算最后她赢了,她就能睡个安慰觉吗?她不觉得惭愧吗?!

乔心优嗤笑一声,漠然说道,“慕薇薇,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现在霸占着一切,你又是用什么立场指责我?!”

慕薇薇气急,大声吼道,“你简直不可理喻!我告诉你,我不会再让着你了,今后无论你耍任何阴谋诡计,你都休想得逞!”

“哦,好大的口气!”乔心优轻蔑的说道。口气满是不以为然,“我等你着,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你就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向我求饶!”

乔心优满脸愤恨的瞪了她一眼,随后转过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慕薇薇感觉眼前一黑,后背缓缓的靠在门板上作为支撑,眼角再次流出冰冷的液体。

都变了,一切都变了。

她好怀念上学时的时光,那些并肩走过的路,共同读过的书,一起探讨的问题。

这一切好像仍在昨天般清晰,但却又不同了。

她想起无意听到的谣言,同学们曾提醒过她,乔心优在背后时常传播她的坏话,她当时不信,甚至指责那些同学企图不良。

现在想起来,她那时该有多傻,傻到分不清好赖话,傻到信任一个只想利用她的骗子!

慕薇薇,你不过是体现我价值的工具,就像是用来衬托红花的绿叶……

慕薇薇低下头,心里酸涩不已。

她好傻,真的好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