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我们不要再见面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不用去公司上班吗?!我看你就是太闲了!”慕薇薇开口就是一阵数落,内心的怒气憋了太久,久到她快要憋死了!

替乔心优背了这么多次的黑锅,既然再次醒来,她自然不能随她所欲。

所有伤害她玩弄她的人,别想她在给他们好脸色!

叶少辰神色一扯,口气带着一抹明显的嘲讽,冷冷说道,“我看你恢复的不错嘛?竟然还有心思管我的事情。”

慕薇薇听完,嘴角猛抽了一下,冷冷说道,“叶少辰,你知道吗?你不说话时像幅画,可是一旦说话,就像是——”

慕薇薇故意欲言又止,叶少辰眉毛一挑。冷然问道,“像什么?”

叶少辰的直觉告诉他,她将要出口的绝对不是好话,但他内心依然有些好奇,好奇他在她心中的形象。

慕薇薇冷哼一声,灿笑说道,“当然是恶魔!”

“慕薇薇!”叶少辰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冷冷的大吼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的嘴巴和心一样恶毒,简直就是欠收拾!”

慕薇薇笑得不以为然,即使头皮上都被他揪的发麻,但她依然笑得灿烂,“我就是恶毒,你不是亲身体验过了吗?”

反正她的‘坏人’标签,已经被乔心优贴在了,所有人身上,那无论她如何证明都无济于事,那就这样吧!

她就是恶毒阴狠的女人,她就是欠收拾,他们能把她怎么样?

叶少辰冷冷一笑,扯着她头发的手劲加大,恨不得给她全部拔下来,嘴里森然残酷,“你果真承认了!给心优下毒的果然是你!”

慕薇薇眼神透着瘆人的光,极力忽略头皮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冷冷说道,“不管我承不承认,你们都认为是我不是吗?”

“章贺已经调查清楚,你盛给心优的粥里有大量安眠药成分,你还如何狡辩?”叶少辰已然失去了理智,他被慕薇薇气的肝疼。

“叶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难道我熬得粥,就可以认定为下毒者是我吗?”慕薇薇冷哼一声,口气中满是轻蔑。

叶少辰神色冷冽,漠然说道,“本来不能认定是你,因为秦妈当时也应该在厨房,但我从王叔那得知,秦妈当时去找他要咖啡豆去了!”

“所以呢。你们没有一双眼睛亲自看到,就认定我是那个下毒者?”

“这还需要认定吗?秦妈根本就没有作案动机,还有她跟了我10多年,对于她的脾性我是最清楚!”

慕薇薇嘴角一勾,勾起一抹冷然的笑容,口气满是气愤,“我有说是秦妈吗?就算是警察作案,所有人都有作案动机,你却直接扣在我身上?”

“那你说还有谁?”叶少辰冷漠的说道。

“乔心优呢?你敢保证说完全了解她?”慕薇薇声音冷酷,口气里隐藏着一抹恨意。

她怎能不恨!

刚才从护士那里得知,她差点因此无辜死掉,却被乔心优输血才得以续命,她听完真想呵呵了,她可不会相信,乔心优会有那么好心,她又在演戏了!

她是想借这次机会,让自己温柔善良的形象,再次展现在众人的面前,而她自己冷酷残暴的形象,不是更好的衬托她了吗?

真是宇宙第一心机婊,能装能忍能表演,怪不得能把叶少辰耍的团团转,真快要成精了!

听到她对乔心优质疑的话,叶少辰有一瞬间,真恨不得上前掐死她!

她见过铁石心肠的,却没见过如此恩将仇报的!

“你难道不知道,因为心优为你输血,你现在才有命在这说话吗?否则,你早就死了!”叶少辰死死的瞪着她,一脸的难以置信。

慕薇薇神色满是讽刺,口气带着漠然,“那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需要给她磕个响头,叫她一声救命恩人?”

要不是乔心优,她至于躺在手术室吗?!

况且真相如何,乔心优自己心知肚明,她被她蓄意陷害,完了还得感谢她,她怕乔心优受不起!

“慕薇薇你!”叶少辰拳头死死的攥起,她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他当初怎么会想到。用心优的血救她!

“你真是毫不羞耻啊!慕薇薇,要不是心优输血给你,你觉得你还能躺在这?!”

慕薇薇嘴角一勾,勾起一抹极其凉薄的笑,口气却是不以为然,“我有让你们救了吗?我要是知道乔心优救我,我还不如去死!”

一想到乔心优的血,在她的身体里流淌,她就觉得万分恶心。

她那么恶毒,血液里不知存在什么东西,要是沾染上她,那她还不如去死!

“慕薇薇,别看你嘴硬,其实你特别嫉妒心优对不对?”叶少辰紧盯着她的眸子,却发现她眼神中只有嘲讽。

她嫉妒乔心优?叶少辰的脑门被驴踢坏了吧?!

乔心优害她这么惨,她竟然还嫉妒她?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吗?!

“你说我嫉妒乔心优,我嫉妒她哪里呢?”

叶少辰冷哼一声,嘴角扬起若有所思的笑容,漠然说道,“一般恶毒的人都嫉妒良善的人,这还需要我说明吗?”

“你可真会认为。”慕薇薇不屑的说道。

“我来找你,不是听你跟我抬杠的,你现在情况特殊,我暂时不和你计较,不过等你康复出院了,你要当着叶家所有人的面,给心优正式道歉!”

听到他说完,慕薇薇甚至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有没有搞错,竟然让她给乔心优道歉?!

她害她这么惨,她却要反过来给她道歉,这绝对不可能!

慕薇薇略微思索了一下,努力控制自己保持冷静,忽然她嘴角微勾,开口说道,“让我跟她道歉可以,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叶少辰听她同意,神色顿时一松,可是听到她竟然开口提条件,神色再次阴狠了下来。她果然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啊!

“你先说说。”

“你要先同意,否则我不会说的,自然也不会同意道歉!”

慕薇薇冷冷一笑,他以为她还会像过去那样,想个如软柿子似的,任由他们搓圆捏扁!

叶少辰略微思索一下,缓缓开口,“什么条件?”

慕薇薇嘴角一勾,冷然说道,“你想让我当着全部人的面,当面向乔心优道歉之前,你要先当着全部人的面,向我道歉!”

叶少辰听完,神色染上难以置信的暗影,嘴角的讥笑毫不掩饰,漠然说道,“你在开玩笑?”

慕薇薇同样一笑,冷冷回答,“你觉得呢?”

叶少辰神色一闪,蓝色的冰眸染上一抹妖冶的光芒,口气充满低沉的磁性,“你觉得可能吗?你犯了错误,却要被伤害的人道歉!”

他怀疑慕薇薇神志不正常了,否则她不会说出。如此不理智的话。

“被伤害的人?”慕薇薇嗤笑一声,口气满是嘲讽,“就算我真的伤害人,伤害也是乔心优,我有伤害你吗?你是被伤害的人吗?”

叶少辰冷冷的看着她,不屑的说道,“你觉得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吗?”

慕薇薇不怒反笑,清冷的说道。“你同样没有,因为在我们的关系里,我还算是受害者,所以想要我道歉,你还是先给我道歉吧!否则,一切免谈!”

叶少辰被她义愤填膺的神色感觉可笑,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竟然敢和她谈条件,她真是疯了!

现在不但做的事情疯狂,就连脑子都疯了,不然怎么敢说出,让他叶少辰道歉的蠢话!

“慕薇薇,你知道想要我叶少辰道歉的人,现在都什么下场吗?”

慕薇薇嘴角一勾,对他的威胁置之不理,冷冷回道。“无论在哪里,我只知道,你不向我道歉,那我不可能向乔心优道歉,就算你掐死我!”

望着他想要伸手的动作,慕薇薇漠然说道,他现在只要一伸手,她就知道他接下来的动作。

呵呵,真可笑!她竟然比了解自己还了解他!

叶少辰停住手,浑身不禁有些僵硬,内心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掐死她,最终再落到她过分惨白的脸上,顿时收住了手。

他可不是因为同情,不过是考虑到因为她,乔心优做出的努力,如果他掐死她,那心优的血不是白废了吗?!

想到这里,他狠狠的盯了他一会儿,继而转过身离开了。

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口,慕薇薇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无论她表面装作如何淡定,但内心深处被他折磨的阴影,却迟迟无法消散。

直到现在,她的头皮传来阵阵刺痛,因为刚才的用力过猛而已经麻木了。

她的后背上,虽然玻璃片子被医生取出,但是尚未愈合的伤口,依然痛的她揪心。

还有她的右臂……

慕薇薇轻轻的抚摸了下,早已经恢复直觉的手臂,她依然还清晰的记得,当时被他亲手造成骨头错位时,到底有多么痛彻心扉!

都说骨头连着筋,就在那一刻,她不由得想到,他要是一枪打死她该多好?那样她可能会感激他,感激他令她解脱。

可是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除了满腔的恨意,还是恨意!

她恨造成这一切的乔心优,更恨残酷的叶少辰!

他们根本不是人,简直就是恶魔!

其实有句话乔心优说对了,她和叶少辰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同样自私冷漠,同样残暴虐肆,同样没有人性的同情和怜悯。

可怜她自己,不幸成为他们毒辣手段下的牺牲品……

就在这时,房间响起手机铃声,打算了慕薇薇的思绪。

慕薇薇望了眼来电显示,略微犹豫了一下。继而接听了电话,“喂,南宫,你打电话来有事情吗?”

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阵熟悉的温和声音,夹杂着丝丝暖意,逐渐抚平慕薇薇心中的烦闷。

“薇薇,你现在在上班吗?我们找个时间一起见个面吧?”

慕薇薇神色染上一抹愁绪,内心深深的抽了口气,直接了当的说道,“南宫,我想我说的应该很清楚了,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听到她的话,南宫昊的神色染上一抹痛苦,他抬起头,目光沉静的落在窗外的绿茵上。轻声说道,“薇薇,你知不知道从你口中说出这句话,真的让我比死还难受?你就这么残忍?一点周旋的余地都不肯给我?”

慕薇薇神色微皱,显得惨白的小脸更加晦暗,她盯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臂,内心顿时有些不忍,说到底,南宫是现在唯一肯对她,付出真心的朋友,她不想自己显得过分无情。

“南宫,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明明不可能,你这样执着,对我们两个都不好。”

“你就这么讨厌我了吗?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总是缠着你,你特别讨厌我了?”

慕薇薇深深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口气无力的说道,“我真的没有,我只能需要时间冷静一下,好好梳理一下我们的关系。”

听到她矢口否认,南宫昊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暂时不能逼她太紧,但他实在忍受不了。不能再与她见面的事实,那样他真的会崩溃!

“好,薇薇,我给你时间,但总有个期限吧?一个星期,还是一个月?”

慕薇薇想了下,淡淡开口,“一个月吧。”

“好的,一个月后,我想听到你的答案。”

“恩。”

挂掉了南宫昊的电话,慕薇薇顿时感觉头痛不已,内心被各种情绪搅动着,令她不知所措。

其实她并不想失去南宫昊这个朋友,可是现在哥哥下落不明,南宫昊算是身边唯一真心对她的男人,可是他却要逼她。

他对她的感觉,她不是察觉不到,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不得不犹豫。

她不想和他有一天,因为这件事情互相受到伤害,与其是这样,还不如趁早远离。

她其实是有些自卑的,毕竟她现在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女孩子了,她厌恶现在的生活,她甚至觉得自己配不上南宫昊了。

毕竟她已经嫁给了叶少辰。

同样她心里对南宫昊的定义,真的就是单纯的友谊,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可是南宫昊呢?他能够放开自己的感情,坦诚与她做个好朋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