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那晚被夺走的真相/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慕薇薇的问题,南宫昊神色一闪,口气晦暗不明,“谁跟你提起的这件事?”

慕薇薇冷哼一声,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口气很冷,“谁和我提有必要吗?我只想知道答案?”

“薇薇,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南宫昊想要稳住她的心神,开口说道。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会是谁想的那样?南宫,你知道当我知道这一切后,我有多么痛苦,我是那么信任你,可是你呢,你又对我做了什么!”

慕薇薇的神情有些激动,她的眼神满是无尽的失望,这令南宫昊心里一顿,内心的不安开始放大。

南宫昊迅速来到她面前,强迫着她看着自己的眼睛,里面透露着真诚和坚决,“薇薇,相信我,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或许我之前的做法有些欠妥当,但我也是因为爱你!”

那晚的人到底是谁,南宫昊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却打算将真相烂在肚子里。

陆子航以为那晚的男人是他,想必并不清楚,当晚他因为差点出了交通事故,而没能来得及赴约,既然他们都以为是他,那他就打算将计就计。

爱她?

慕薇薇嗤笑一声,爱这个字眼多么伟大了,任何人都会这么说,陆子航说过爱她。结果亲手将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

现在南宫昊又说爱她,就在她刚刚得知,亲手夺走她初、夜,却害她如此痛苦的就是他!

他们的爱又是多么自私。

“南宫,不要和我说爱,我自认为没那个魅力能让尊贵的南宫少爷爱上我?您怎么能爱我呢?为什么会爱我呢?”

南宫昊眉头皱起,感觉到慕薇薇这次没那么容易妥协,于是开口说道,“有一件事,你可能早就不记得了,三年前在一条漆黑的巷子口,你曾经救过我的命。”

听完他的话,慕薇薇眉头紧紧的皱起,她努力回想他所说的事情,忽然感觉有些印象,口气满是惊愕的问道,“当初我救得人是你?”

见她想起来,南宫昊心里很开心,慎重的点了下头,这才开口说道,“没错,因为当初你走的匆忙,我也没好意思打扰你,但是这些年来,我却始终默默注视着你。”

慕薇薇神色一怔,继而开口问道,“这是为什么?我都说了不需要你回报,你根本没必要这么做!就算当时换做别人,我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听到她这么说,南宫昊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继而开口说道,“我知道,可是你却在不知不觉中吸引了我,令我越来越对你着迷。”

慕薇薇默不作声,因为她实在不知如何回答。

“我发现你经常喂路边那些流浪狗,也会去当地的福利院做义工,你真的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女人,而这恰恰是吸引我的地方。”

慕薇薇低下头,神情晦暗不明,嘴角勾起一抹清浅的笑容,淡淡说道,“你怎么就知道对我是爱?而不是感激,或是怜悯?”

慕薇薇以前相信一见钟情的缘分,可经过这些事件的遭遇,她渐渐懂得,以爱之名来达成自己想要的目的,那不是爱,而是自私的占有。

南宫昊眉毛一挑,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笑容,口气柔和好似大提琴弹奏一般,“我从来不会拿爱情当作筹码,薇薇,你应该了解我,我没必要这么做。”

要说到了解,慕薇薇现在对谁都无法说了解,当她以为东西是圆的,结果却是方的。

当她觉得他们的友情是纯粹的,现在事实却包裹着欺骗和肮脏。

慕薇薇神色夹杂着冷清,嘴角的笑容不含一丝温暖,口气变得淡漠,“南宫,知道吗?我现在的生活就是一盘散沙,所有的经历都变得毫无意义。你的存在,就像沙漠的一片绿洲……”

听到她的形容,南宫昊眉头皱起,却没有开口打断她。

“每当我受伤时,你总会适当的给我温暖,我真的很感激,很开心认识你,可是现在你却告诉我,我看到的不过是表象。真实却是如此不堪!”

慕薇薇没说一字,都仿佛用尽全部的气力,鼻子酸涩不已,眼角升腾起层层的雾气,晕染了南宫昊的真实表情。

南宫昊心下一紧,他走上前想要替她擦掉泪水,却被慕薇薇一把推开。

南宫昊神色一沉,急忙解释道,“薇薇,我对这件事向你道歉,你可以怪我,但不要不理我!”

慕薇薇神色坚定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南宫,从此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联系了,对于这件事,我无法原谅!”

慕薇薇说完转身就走,却感觉到后背贴上一具温热的胸膛,令她浑身一僵。

南宫昊用尽全身的力气,他内心忽然涌起一抹强烈的不安,他告诉自己不能放手,一旦放开了手,他与她就再也无可能了。

“薇薇,你别这么残忍,好不好?当初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你不可以放开我的手,我会崩溃的!”南宫昊极力的解释,似乎像在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慕薇薇浑身一颤,眼睛紧闭,一把推开他的怀抱,口气淡漠如常,“南宫,不要逼我恨你。”

南宫昊听完这句话,神色满是震惊,他最终迟疑了许久,终是不甘的说道,“好,薇薇,我都听你的。”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会学会成全。

慕薇薇不敢回头,直接跑了出去,直到看不清别墅的样貌,慕薇薇这才疲惫的停下身来。

此刻天空已经放晴,和熙的阳光透过云层射出来。照在慕薇薇冰冷麻木的身上,令她眼冒金星,浑身一阵颤抖。

如果要问何为绝望,慕薇薇想,她此刻已经感受到了。

世界那么大,长期一直在背后支撑她的人,也消失殆尽,她再次剩下一个人。

慕薇薇直接打了个车,回到了叶宅的别墅。匆匆上了楼,将自己摔到柔软的床上,头顶的眩晕感愈加强烈。

慕薇薇盯着天花板,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心里思绪万千,泪水就仿佛决了堤的般,内心深处长期绷紧的那根弦终于断裂,惹得慕薇薇彻底崩溃,好似个迷路的孩子嚎啕大哭。

“呜呜呜……”

为什么现实却要如此不堪!不但没收了她的爱情。现在又让她失去友谊!

叶少辰欺负她,陆子航欺负她,就连一直给予她温暖的南宫昊,到头来却成了伤害她最深的那个人!

或许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所以导致有人进入房间,她却没有丝毫察觉,直到身后传来熟悉的讽刺声,“吆,什么事哭的这么伤心啊?”

慕薇薇停止哭泣,迅速的擦掉脸上的泪水,神色满是冰冷,口气带着明显的沙哑,“你又来干什么?”

乔心优神色满是得意,嘴角带着明显的嘲讽,不屑的说道,“我来自然是安慰你的,这小脸哭的,这得多伤心啊!”

面对她的讽刺与挖苦。慕薇薇神色满是冷淡,她直接站起身,口气毫不示弱,“乔心优,你知不知道你这虚伪的脸,多么令人恶心!”

乔心优讽刺一笑,口气毫不示弱,“我恶心?没错,我恨不得恶心死你!反正现在我在笑,你却在哭!”

慕薇薇神色一沉,口气满是厌恶,“你觉得有恃无恐了?现在你凭借那张伪善的脸孔,确实能迷惑别人,但你不要忘了,凡是讲究物极必反,总有一天你的丑恶会暴露在众人面前!”

面对她诅咒似的讲话,乔心优却嗤之以鼻,口气满是冷傲,“别以为你说这种话,我就会怕你!人都是自私的,拼命努力想要抓住自己想要的有什么不对?”

“是没有不对!”慕薇薇大声指责道,“就算你想要什么东西,那也得凭借自己的本领获得,而不是靠这种见不得光的恶劣伎俩!”

乔心优神色一冷,口气满是不以为然,“这又怎么样!反正我确实离目标越来越近!可是你呢,凭借你那颗脆弱天真的脑袋,你获得的是什么呢?”

慕薇薇冷冷一笑,即使反驳的话挂到嘴边,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在事实的面前,她确实丝毫无法反驳!

她不敢说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但她从没害过人,更没有做过为了满足自己私欲,想要加害别人的事情!

可结果呢,就像乔心优说的,她的安分守己得到的是什么呢?

得到的是背叛和羞辱。

总是利用她加害她的乔心优呢,所有人都在夸赞她温柔善良,相比较她的恶毒,她简直就是天使的存在。

可笑吗?当你的解释被别人当成狡辩,当你的痛苦被别人当成罪有应得,这所有的源头,她应该找谁评理呢!

慕薇薇双手死死的攥紧,然后缓缓放开,她已经学会接受了,接受生活赋予她的一切折磨,就像她曾在一本书看到过的那句话:

如果你无法改变生活付诸在你身上的所有痛苦,那你就尝试着学习接受,接受它的一切罪恶。

当时她不太懂,现在却真正理解了。

乔心优神色带着一丝狰狞,口气里满是毫不掩饰的嫌恶,“就像现在,你成了大家口中恶毒的魔鬼,我却成为大家拥护同情的天使,这种落差,你应该很明白了吧!”

慕薇薇神色淡漠,嘴角扬起一抹无谓的冷笑,漠然说道,“既然你觉得胸有成竹了,何必跑到我面前来耀武扬威呢?不论你这么说,到现在为止,我们的身份并没有改变不是吗!”

听到她的话,乔心优内心气个半死,她说的没错,这个结果令她气愤至极!

她可以以任何方式挤兑她,唯有这点她却无法改变!

任凭她说破嘴,慕薇薇依然霸占着叶家少奶奶的身份,而她却什么都不是!

“慕薇薇你不用得意,我祝你能活得长久点,只要你在这里一天,我就会慢慢的折磨你!”

乔心优这个疯子!简直不可理喻!

慕薇薇顿觉心神憔悴,她一把拉住乔心优的胳膊。直接将她推出房门,口气漠然的说道,“我累了,你愿意发神经就回自己房间去发!”

乔心优心下一怒,嘴巴说出的话更加恶毒,“慕薇薇,你这个贱人,怀了别人的野种,还有脸赖着少辰身边不走!简直就是没皮没脸!”

慕薇薇神色一沉。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的笑容,口气冰冷之极,“我再不要脸也比不上你,甘愿给人做情妇,还站在我面前洋洋自得!”

“你!你个死丫头,我打死你!”

乔心优当场扬起手来,恶狠狠的就往慕薇薇脸上打去,却不想被她猛然一推,事先毫无防备的乔心优迅速向后退去。却因为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扭,身子直直的坐在了地上。

乔心优痛的眉头一皱,扭伤的右脚传来彻骨的痛苦,令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你可真够娇气的!”慕薇薇口气满是讽刺,看到乔心优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内心顿时升起一抹不安。

“慕薇薇,你还真是不长记性!三番两次的针对心优,你的心真是恶毒啊!”

直到叶少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慕薇薇瞬间明白。乔心优再次给她摆了一道,心里顿时嗤笑一声,这可真是防不胜防啊!

“我恶毒?反正恶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多一次有什么区别吗?”慕薇薇嘴角冷哼一声,清淡的说道。

对于给人背黑锅这种事,只要背了一次,那两次三次都没区别了,因为‘污点’已经深处别人的内心了。

却是你怎么想洗都洗不掉的!

就像当初被乔心优设计,所有人都任何推她下楼的是自己。从那以后,无论她是否做了任何事,只要乔心优扮演受害人的角色,那无论她如何证明,加害者的帽子都会扣在她头上。

叶少辰望着丝毫不知悔改的慕薇薇,神色顿时一沉,他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口气阴沉冷漠,“你刚才是怎么做的?”

慕薇薇嗤笑一声,堂堂叶皇国际总裁,掌握者无数人的命运,现在却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这是多么讽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