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神秘男子,突如其来的相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子见她问起,直接开口说道,“你现在腿脚不方便,不要选用底部带滑轮的拐杖,不然很容易造成向刚才滑倒那种情况。”

听到他说完,慕薇薇这才仔细观察这幅拐杖,立即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谢谢你哦,我会注意的,您是医生吗?好像懂得好多啊!”

听到她的话,男子的神色铺上一层暗影,脸上的笑容浅淡了许多,口气带着些许沙哑,“因为我曾经有过此类遭遇。”

听完他的话,慕薇薇神色一愣,继而口气抱歉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失言了。”

如此说着,心里却为他感到惋惜,向他这般心底善良的人,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遭遇,看来当真应了那句话:好事多磨。

听到她道歉,男子显得有些意外,轻轻的摇了摇头,口气显得极其温和,“没关系,我还要感谢那段经历,它令我看清了一些事物的本质。”

听到他有感而发,慕薇薇忽然感觉有些倾心,当下开口说道,“确实,人只有经历了一些痛苦折磨。才能够彻底长大。”

男子‘噗呲——’笑的出来,抬起手腕看看表,于是开口说道,“好了,我一会儿还有些事情,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修养。”

慕薇薇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直到男子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口,慕薇薇忽然才意识到,她刚才似乎忘记询问他的名字。不过随后一想,他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即使知道彼此的姓名,往后也不会再有交集。

但她却想错了,生活就像一本神奇的魔法书,它总会让你遇见不可思议的人,摊上不可思议的事情,至于是喜还是悲,那就不是现在可以猜测的了。

再与慕薇薇告别后,男子没有立刻离开医院,实际上他来医院也是看病的。而他要去的地方,距离慕薇薇病房不远。

男子微微抬起头,只见房门的上方写着‘骨科’两个字,这才慢条斯理的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中年医生,在看到他的面孔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再三端详之下,这才开口叫道,“叶少爷!!!”

男子的神情显得很淡定,嘴角扬起一抹温雅的笑容,语气带着丝俏皮。“李伯伯,难得你还记得我。”

李医生神色依然很吃惊,却也不敢表现的太出格,而是擦了擦脑门的汗水,一脸惊喜的说道,“我当然不会忘了你,从小到大你每次受伤,都会来我这,你……这些年都去了哪里?”

叶少岩抬起头,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开口说道,“我这些年在外面旅旅游,让自己彻底放松了一下,现在视野开阔了不少呢。”

听到他这么说,李医生的脸上满是欣慰,口气似感叹的说道,“当年听到你出事,我真的吓了一跳,这几年你哥哥一直在找你,现在你回来,相信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听到‘哥哥’两个字,叶少岩的神色染上一抹复杂的神色,语气隐晦不明,“我听他最近结婚了?”

听到他提起这点,李医生脸上显得很欣慰,开口说道,“听说那个女孩子刚毕业,现在两人关系不错,当时他刚结婚那阵,惹得我们医院许多小姑娘哭呢!”

嘴角微微上扬,叶少岩的口气带着一丝失落,“看来他现在过的不错。”

李医生不明所以,直接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你回来后还没见到他吗?”

叶少岩摇了摇头,随意说道,“我回去马上去联系他,在这之前我想拜托您一件事。”

说完这句话,叶少岩递上了一份黄皮文件,语气谦卑温和,“这是我的右手诊断档案,上面记录者近几年我的治疗过程,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想请您看一下我的右手还有希望吗?”

听到他的话,李医生赶紧接过文件,掏出里面的纸张,仔细的观看了起来,越看到最后,眉头越皱的深。

光看他的表情,叶少岩似乎便得到了答案,心里的失落更加明显。

这些年他辗转世界各个国家,其实表面说是散心,实则为了治好他的右手,却不想看了这么多家医院,依然没有丝毫气色。

后来听说本国在骨科研究领域获得不小的成功。所以他时隔多年想起回来看看,顺便见一见他许久未见的哥哥。

“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伤的如此严重?”李医生神色满是凝重。

叶少岩望着没有任何知觉的右手,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口气依然如此温和,“当年出了点事故,不过没有关系,我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

看来他的哥哥没有向外界,透漏丝毫有关他的消息,现在连婚都结了,是不是说明,他早已忘记了当年发生的一切。甚至是自己?

听到他的话,李医生觉得一阵心酸,口气带着深深的心疼,“你这孩子,从小就让人心疼,无论多么痛苦却还要照顾其他人的感受。”

“呵呵……”叶少岩笑了两声,开口问道,“李伯伯,你跟我说实话,我的右手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李医生眉头一皱,话说的十分含蓄,“有是有,但是几率不太大。”

“我知道了,我就先回去了,过后再来看您。”

“好。”

直到走出房门,叶少岩脸上的笑容开始凝固,神情变得极其痛苦,甚至带着几分狰狞。

这些年他听过太多这种话,每当听到几率不大的答案,实际上是将他的右手判了死刑,因为他曾问过一位权威的法国专家,他所谓的几率不大,则是百分之三的几率!

百分之三!

难道还有比这个结果更糟糕的情况吗?

即使这样,不是令他绝望的,而是当他听说自己的哥哥结婚的消息后,他还在地狱苦苦挣扎之时,难道他的哥哥开始享受幸福了吗?

他难道忘记了,当初他为他付出了什么?

叶少岩缓缓的走出医院,望着全然陌生的诚实,他觉的如此冰冷,不过他很快调整好心态,直接走到了大街上,拦了一辆车子。

车子迅速的疾驰,叶少岩思索了许久,终于下决心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他在万分熟悉的号码,直到电话接通,他才缓缓开口,“哥,好久不见。”

匆匆说了几句,叶少岩再次挂掉了电话,心情多少有些感慨。

前方的司机忽然探过头来,望着他俊美的不似常人的脸庞,开口问道,“这位帅哥,您要去哪里?”

叶少岩没有丝毫迟疑,完美的菱唇缓缓吐出几个字,“菲斯特西餐厅。”

“好嘞。”

……

菲斯特西餐厅。

望着极为熟悉的标志性建筑,叶少岩的心里感慨万千,这里是他与哥哥经常前来的餐厅,里面的菜品极具特色,非常适合家庭聚餐的氛围。

自动旋转式楼门,叶少岩步伐轻快的踏进去,头顶奢华璀璨的蛋糕塔水晶灯,脚下铺着昂贵的羊毛地毯。加上随时可见的金属系摆设,处处彰显着恢宏与奢华。

直接来到二楼的雅间,推开房门,逆着光便看到一道倾长伟岸的身影,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直到看清男子的真实面貌时,神情止不住的激动,“少岩,你回来了,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死了,真是难以置信。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叶少岩神色一愣,神色显得平静许多,望着他愈来愈进的身影,轻轻叫了声,“哥。”

叶少辰神情满是震惊,向来凉薄的蓝色冰眸,甚至带了些闪烁的光影,他紧紧的搂住他的身影,口气难以掩饰的颤抖,“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了……”

叶少辰拉着他做到座位上,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弟弟,他比当年更高了些,不过却少了当年的青涩,多了一些成熟和稳重。

“少岩,你这些年都在哪呢?我找了你好久好久,以为你真的已经死了!”

叶少辰掩盖住神色中的一抹黯然,望着依旧帅气硬朗的哥哥,口气似是夹杂着一丝沧桑,“我当年出事后被好心人所救,并且为我疗伤。不过有很长时间失忆了,后来逐渐回想起来。”

听到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叶少辰觉得心仿佛被撕扯开来。

当年叶少岩为了救自己掉下了悬崖,他派了无数的人前去寻找,却依然了无音讯,那段时间自责和愧恨充斥着他的心,他恨不得摔下悬崖的是他自己!

这些年他一直没放弃寻找他,他心中始终坚信,当时没有发现他的踪影,或许他已经得救了,虽然希望渺茫,但就是这个希望一直支撑他走到今天。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是哥哥让你受苦了!既然你回来了,就和我回家吧,我们兄弟俩还和以前那样生活,可以吗?”

叶少辰神色盛满了期待,他期待他能回家,期待他能给他这个哥哥一个赔偿的机会。

叶少岩心头一震,他的哥哥有多骄傲,他向来是清楚的,可是此刻他不可一世的哥哥,竟然以商量的口气要他回家,看来这些年,改变的不仅仅是他自己。

叶少岩嘴角微勾,轻声说道,“好啊。”

接下来的谈话轻松了许多,基本都是叶少岩在谈话,他讲述这几年来所遭遇的种种事情,却没有提及他曾经最灰暗的那段地狱般的生活。

讲着讲着,话题便引到了叶少辰的身上。

叶少岩嘴角笑得很含蓄,口气显得颇为轻松,“我听说,哥哥已经结婚了。不知道我的嫂子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我想肯定很漂亮吧?”

听他提起慕薇薇,叶少辰神色一愣,心里不知道他到底了解多少,少岩知道慕薇薇是慕天野的妹妹吗?

“嗯,她叫慕薇薇。”叶少辰暗中观察着他的反应,开口说道。

叶少岩神色只是愣了一下,随后不以为然的笑了下,不经意将话题转移,“听说哥哥讲叶皇管理的很不错,我在国外旅行时时常看到国外的产业,如果爸妈知道。他们肯定会为你骄傲的。”

听到他的话,叶少辰神色暗沉了许多,口气夹杂着一丝苦涩,“明天我们去看看爸妈吧,当年我在爸妈的坟墓上说,我绝对会找到你,现在终于实现了。”

提起父母,叶少岩同样有些动容,嘴角扬起的笑容更甚,开口说道,“好。”

……

市中心医院。

慕薇薇躺在床上,忽然房门被人开启,接着南宫昊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位中年妇女,手中推着一个造型精致的餐车。

南宫昊缓缓的来到她的面前,在她抬起身时,为她细心的垫了个枕头,神色满是享受的表情,口气亲切温柔,“薇薇,这是我特意让刘妈做的,你一会儿多吃点。”

慕薇薇恢复的不错。现在已经可以吃点清淡的饭菜。

慕薇薇点了点头,神色很是轻松,口气愉悦的说道,“谢谢你,南宫。”

“跟我还客气?快来看看都有什么。”

南宫昊一边说,一边为她支起特质的小饭桌,一边吩咐刘妈上菜,刘妈是个精明的人,热情周到的为慕薇薇介绍菜品时,不忘介绍它的功效。

慕薇薇听着津津有味,多日来寡淡的食欲被勾了起来。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起来。

南宫昊专心的看着她,慕薇薇的吃相算不上好看,心里却明白了为何喜欢她。

她很真实。

没有那些名媛千金的矫揉造作,也没有那些女人的城府心机,永远都做最真实的自己。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慕薇薇脸色微微有些红,口气带着一丝窘迫。

南宫昊漆黑的眸子盛满了期待,口气带着些许不自然,“薇薇,你现在算是原谅我了吗?”

听到南宫昊说完,慕薇薇顿时感觉食不知味,她轻轻的放下筷子。略微思索了一下,缓缓说道,“对不起,南宫。”

那件事就仿佛一根刺,每当她想起来都会觉得隐隐作痛,除非她失忆,否则怎能说忘记就忘记呢!

南宫昊神色暗淡,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故作不以为然的说道,“没关系薇薇,我可以等,我会等你原谅我。”

听到他如此说,慕薇薇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他在某些方面同样倔强,他不知道,这对她来说相当于一种无形的压力。

……

今天对叶宅来说,绝对算得上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失踪多年,本以为早已去世的叶家二公子回来了,这对常年在叶宅工作的众人,无疑算是一件喜事。

别看叶宅大张旗鼓的搞着欢迎会,却在外面极其低调,叶少辰吩咐,任何人不得透露这件事,因为他担心,叶少岩再次成为别人对付他的牺牲品。

王叔从小看着叶少岩长大,望着帅气风雅的他缓缓走来,向来老练的他禁不住老泪纵横。

秦妈也是这里的老人,以前叶少岩的饮食都是她亲自料理的,对他的感情自然不言而喻,看到他好端端的样子,止不住内心的激动,哽咽的叫道,“二少爷……”

叶少岩笔直的站着,望着几张熟悉的面孔,嘴角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王叔,秦妈,好久不见。”

“这一晃确实好多年了。”这话是叶少辰说的,他仔细端详着弟弟的脸庞,发现他的脸庞多了抹坚毅的弧度,取代了曾经的青涩俊雅。

“是啊。”

众人嘘寒问暖一番,便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秦妈和王叔张罗着布菜,打算为叶少岩做一份丰富的接风宴。

客厅里兄弟俩人,叶少辰亲自为他倒了杯红酒,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摇晃了下玻璃杯,殷红色的液体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望着叶少岩俊美的侧脸,叶少辰略微思索了一下,口气低哑而富有磁性,“少岩,这些年你全国各地的跑,不仅仅是为了旅游吧?是有其他……”

叶少岩神色一愣,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口气似乎带着无声的叹息,“哥哥,你的心思还是这么毒啊……”

叶少辰没有回复,只是安静的望着他,冰眸中带着点点的暗影。

叶少岩不再隐藏,目光注视着叶少辰的脸庞,漆黑的眸子满是狭促的笑意,轻轻的开口说道,“没有啦,我不过是想散散心,找回失去的记忆。”

“少岩,你什么时候熟练的使用左手拿杯子了?”叶少辰目光犀利的盯着他的右手,缓缓问道。

叶少岩神色一怔,嘴角轻勾,眼角隐藏着丝丝寒意,声音依然柔和,“啊,我早就猜到瞒不住哥你了,却没想到这么快。”

说完他放下酒杯,伸出左手抚摸着右手臂,声音出奇的平静,“没关系的,只是一条胳膊而已。”

叶少辰神色一痛,他走上前强行举起他的右臂,却发现他没有任何的知觉,内心满是难以置信,口气带着明显的悲痛,“你放心,我绝对会给你治好的。”

叶少岩点了点头,神色更深沉了几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